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时空法则 > 第九十五章 杳无音讯
    “看来,你还挺受欢迎的。”岚姻看了这些争奇斗艳的女子们,笑叹着说道。

    艾克才想着得意回复,可立马就反应过来,毕竟方才已经吃了一堑,这会怎么也得长点智了。

    可是岚姻对于男人心里那些小九九也是有着入木三分地了解。

    即便艾克可以做到面如止水,可心里的得意只怕像是平静海面下的暗流涌动。

    “你看看她们,那眼睛里的妒火,只怕想把我烧死,咯咯。。。”岚姻朝着艾克挑眉笑道。

    岚姻可不是那种会畏惧众人眼神的人儿,甚至说,人家越是要指指点点,她就是越是想要刺激刺激人家。

    她这一挑眉,一娇笑,越发显得她与艾克是在打情骂俏。

    这倒是打了艾克一个措不及防,让他一时间有些应对失据,傻愣愣地看着岚姻,不知道是惊喜还是意外。

    不过这也没引起岚姻的反感,现在的她,倒是已经习惯艾克这慢半拍的反应了。虽然是有点憨,但还挺有趣。虽然谈不上喜欢,却也没那么讨厌了。

    她在意的,可能只是那转瞬即逝的真性情罢了。

    而且她也想明白了,每个人都是特别的,不应该因为自己的失落而去强求他人什么。况且,那住在心底里的人儿,也不见得十全十美。

    -------------------------------------------------------

    在艾克这群拥趸的围观下,岚姻在这因特拉尔好好地游览了一番。其实这座古城的规模并不大,虽说历时数百年,可一直保持中等城市的规模。

    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地标建筑,也就是亚汀文图书馆、狄文特尔大教堂、博兰修道院这几处。

    去到狄文特尔教堂的时候,岚姻顺便打听了下这北方的宗教信仰。于是也就知道了主流的圣世教和普世教,以及那新渡教。

    这狄文特尔大教堂就隶属于圣世教会。

    显赫的达暸家族自然也都是信奉圣世教的。

    至于艾克嘛,他自己倒是有些偏向于新渡教,毕竟是年轻贵族,但凡和文艺搭点边的东西,都得想办法沾一下。

    当艾克在那娓娓道来的时候,不知为何,岚姻听到“教会”二字就蓦地蹙起眉头,那空白的记忆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呼之欲出,可在思索得有些神经痛之余,毫无所得。

    于是她回过身,恼恨地望了一眼杵在那跟个木头似的大个骷髅。

    大个骷髅面无表情,显得相当“无辜”。

    “为何我好像对所谓的‘教会’,有着没来由的厌恶?”岚姻盯着大个骷髅问道。

    “天知道。”大个骷髅仰着脑袋,欣赏着教堂里的穹顶画,就差给岚姻看看它的下眼白了,如果它有的话。

    “你真的不知道?”岚姻眯起眼追问道。

    大个骷髅依然仰着脑袋,显然觉得有些不耐烦了。

    一会之后,大个骷髅一本正经地望着她,“你不是要找艾尔文吗?”

    “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你打听那么多作甚?”

    岚姻一看它这态度,本来想要发作,想了一想之后还是作罢了,“算了,懒得和你吵。”

    ---------------------------------------------------------

    是夜。

    艾克豪华的宅邸。

    他正对着一桌子的信封发着呆。这些喷洒着各色香水的信封里,装着姑娘们暧昧的心事,而此时的他,却觉得兴趣缺缺。

    而归萤正巧在这时推门进来。

    “主家,你找我?”

    艾克没吱声,点了点头。

    归萤低下头去,已经大概猜到艾克要问什么了。

    “你我相识,应该是事先安排好的吧?”艾克说完,望了归萤一眼。

    归萤也没多想,直截了当地点了点头。

    “那是谁派你来的?”艾克的语气倒是没有责怪,更多的是无奈。

    “我父亲?”没等归萤回答,艾克直接问道。

    归萤想了一想,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哈!我就知道是他。”艾克呛声道,当即一脸怒容。

    归萤咽了口口水,打探了下艾克的神色后缓缓说道:“公爵大人也是在乎您的安全。”

    “少替他说话!”艾克吼道。

    归萤当即闭嘴了。

    艾克一看归萤低着脑袋不说话了,心下又软下来,暗想自己是不是骂得太凶了。

    两人就这么互相不说话地僵持了一会。

    最终还是艾克先开口了。

    “给我塞个护卫就护卫嘛,弄个什么吟游诗人的行头。”艾克语气还是在责怪与怨怼,不过缓和了不少了。

    “公爵大人不是知道您好文艺这口嘛。”归萤一看艾克面色和缓下来,笑嘻嘻地说道。

    艾克没就那个话题再聊下去,而是转念问道:“关于那位岚姻小姐,你怎么看?”

    “难度不小。”

    艾克闻言,一口红茶差点呛得从鼻孔里出来。

    归萤赶紧上去拍了拍他的背,实则脸上是偷着乐。

    “我哪是问这个。”艾克没好气地笑骂道。

    归萤思忖过后说道:“以她的的身手来看,想必是大有来头。”

    “那。。。以你的实力,能和她较量较量嘛?”艾克说罢,望了归萤一眼。

    这下换成归萤当即咳了出来,“我哪里能是她的对手哟。。。”

    “就这么说吧,三个我都不一定能伤了她分毫。”

    “这么厉害啊。。。”艾克感叹了这么一句,脑海里又回想起在“啸风”店里,岚姻那令人叹为观止的手段。他心想那也许只是冰山一角呢。

    “所以我还是劝主家您,别打那姑娘的主意了。”归萤说罢,小意地望了一眼艾克。

    “怎么,你觉得我配不上人家?”艾克瞟着归萤说道。

    “那哪能啊。”归萤赶紧堆笑解释道,“您可是达暸家的唯一继承人,谁不知道这范奥公国将来都是您的。哪有配不上的一说啊。。。”

    “哼,你别跟我绕弯子,我哪里会真的听不懂你的意思。”艾克倒是没吃这记马屁。

    而后他一脸失落地感慨道:“其实,我也知道,岚姻小姐。。。我根本够不着她呢。”

    “我平生还是第一次,在一个姑娘面前,觉得那么自卑来着。”艾克低下头去说道。

    “完了,这下动真感情了。。。”归萤望着在那暗自神伤的艾克,心下叹说道。

    “那我们,还帮不帮她找那个艾尔文了?”归萤这话接得很聪明,看着是给艾克出主意呢,实则是在提醒艾克人家已经有丈夫了,别搁这瞎惦记了。

    艾克闻言,猛地抬起头来,瞪眼望着归萤道:“找!当然要找!我既然答应岚姻小姐了,那自然不可能反悔。”

    “怎的,你以为我喜欢人家,为了得到她,我就会用那下作的手段了?”

    “不可能。别人或许会这么做,我达暸?艾克可做不出来这样的事儿。”

    听了这话,归萤望着艾克,一脸的赞许与佩服。

    这也是他为何愿意为达暸一家效命的缘由。达暸家族的人,都是这般光明磊落,老公爵是如此,艾克也是如此。

    “好嘞。那我就吩咐下去,就是掘地三尺,也得把这个艾尔文给找出来。”归萤笑着领命道。

    “不过还有件事,岚姻小姐那两个随从,您可得小心点他们。”归萤在退下前,提醒了这么一句。

    “噢?怎么说?”

    “那两人可与岚姻小姐不一样。”归萤望着艾克说道,“那两个随从,身上散发着一股阴寒的气息。您感觉不到吗?”

    “我只感觉那两人穿着怪异得很,还成天蒙着脸,兜个头。。。”

    归萤心想可能是艾克的武道修为太低了,感觉不出来那两人身上散发的那种和“死人差不多的气息”。

    以免艾克吓坏,他没说这话。

    “总而言之,若是没有护卫在身边,主家您还是少去招惹那位岚姻小姐吧。”归萤关切地说道。

    本来艾克想说归萤太夸张了,但是看着归萤一脸正经的神色,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

    岚姻这边,一行人顺利地入驻到了因特拉尔城。

    这位女首领出手相当阔绰地把一家上好的旅店“神佑”给包了。反正她这一行十几个人,都快把所有房间占满了,也就不在乎那剩下的一两间房了。

    岚姻知道豫让这些人此时拿不出房费来,自然是大方从自己的腰包掏了。再者说了,人家名义上也是她的随从了,那这卢尼自然得她来了。

    艾克虽然邀不到岚姻去自己豪华的宅邸做客,但是答应她找艾尔文的事确实没落下。

    可是整个范奥公国就是找不出来“艾尔文?斐裂”这个人。

    以达暸家族的实力,若是说查不到这个人,那就说明这个人没来过范奥公国。

    这不禁让岚姻再度郁闷起来。

    于是这两天,她总是在找大个骷髅的麻烦。

    “他走之前,有没有提到他去北方哪里了?真就一点都没提到?”

    “怎么可能一点都没提到呢?”

    “你再好好想想呢?”

    “你是不是在这敷衍我呢?”

    类似这样的一连串的拷问,在这几日来已经上演了很多遍了。

    一开始大个骷髅总是木然以对,甚至觉得有些厌烦,好几次用骨爪项圈狠狠地警告了岚姻。可是越往后,它越发觉得岚姻着急的样子有趣,着实有趣。

    甚至说,岚姻越是跳脚,它就越觉得欢乐。

    不过在岚姻的百般逼问之下,它还是告诉了岚姻一个提示,“他提到过要到北方来找寻他的母亲。”

    这就是唯一的线索了。

    世界就是这么无巧不成书,岚姻死活不同意跟着大个骷髅去寻找那冰龙的踪迹,可是牵扯到艾尔文去向的谜团,偏偏又与那冰龙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