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开局选择在大唐种田 > 第276章:有关三个大人物的案子
    如果不是他们亲眼所见,那么这些衙役,绝对不会去相信这个世界上,居然真的有这么恐怖的人!

    秦祖来,他还是人吗?

    传说中的大唐第一聪明人,真的是太厉害了。

    秦祖来伸完懒腰,见到那些衙役还愣在原地看着自己,他皱眉道:“怎么了,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去抓人去啊。”

    衙役们这才反应的过来,他们连忙呼啦一下就跑了。

    而关于秦祖来恐怖的传说,已经是在整个京兆伊衙门传开的。

    那些新来的衙役们,此时看向秦祖来的神色,比看韩敏的神色都要更加恭敬,更加崇拜。

    韩敏看到这一幕,心中真的是百感交集。

    他觉得以后京兆伊可以改名了,叫做大理寺审法官衙门算了。

    秦祖来的声望,可比他这个京兆伊管事者高太多了。

    不过一想到秦祖来是自己的大腿,那么韩敏也就无所谓了。

    抱紧大腿不松手,是自己永远都要坚持的方针。

    “除了这些案子,还有别的吗?”秦祖来突然问道。

    韩敏顿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他看向秦祖来,却见秦祖来脸色并不是太过开心。

    他说道:“暂时没有了……秦县令,怎么了,案子不是破了吗,怎么秦县令你现在看起来,还是不太开心啊。”

    秦祖来摇头道:“案子是破了,可是宇文成都所说的提示,我却只找到了一些,但是范围太广了,还缺少一个核心的决定性的线索。”

    韩敏闻言,神色也顿时紧张了起来。

    说道:“宇文成都是不是故意的?他其实,根本就没有想要让秦县令你找到线索?”

    “不会的。”

    秦祖来平静道:“正所谓最了解自己的人,那便是敌人,而我与他交手多次,对他的性格也算是了解。”

    “宇文成都,他是一个极为自负的人,他既然说了,那么就一定会有,他想要在赢我的那一次,那就必须也给我秦某人一个公平的机会。”

    “否则,哪怕是他赢了,他自己也不会有多大的自豪感的。”

    “所以肯定是有些东西,可那些案子里没有? 难道说实在那些小案子中?还是说……”

    秦祖来眼眸眯了眯? “有别的案子,但是你们京兆伊还不知道呢。”

    “大人!!”

    就在这时? 一个衙役突然跑了过来? 说道:“有人报案,长安城外一个废弃的破庙里面? 发现了一具尸首。”

    “报案人说那句尸首,穿着官服? 似乎是朝廷里面的官员。”

    秦祖来闻言? 眼中金光猛然一闪。

    韩敏脸色也是瞬间一变,又死了个人,而且还是个当官的??

    这事可不小啊!

    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自己管辖地界之内,要是死了朝廷命官。

    卧槽啊? 自己真的要完了啊!

    这……

    他连忙看向秦祖来? “秦县令……”

    秦祖来没有任何迟疑,说道:“走,去瞧瞧,也许线索,就在这个案子里面。”

    韩敏见状? 不再耽搁,连忙是叫了一些京兆伊的衙役? 跟着秦祖来便走出出了长安城,来到了那个破庙。

    破庙位于长安城东五里处? 在一片树林的前方。

    破庙不算太大,只是一个小庙宇? 多年前就已经荒废了? 平时里? 下雨天会有人来这里避雨。

    他们抵达破庙的时候,便见破庙外聚集了一些人了。

    这些人穿着粗布麻衣,有人肩上还扛着锄头,一看就是附近农忙的百姓。

    此时估计听到了命案的消息,都过来看热闹了。

    京兆伊的衙役们连忙让这些百姓让开,然后带着秦祖来他们进入了破庙内。

    一进入供有佛像的大殿内,秦祖来就发现在蒲团上,正趴着一具尸首。

    这具尸首,面目朝下,穿着官袍,后心处正刺入一把匕首。

    此时他都已经是死的彻彻底底了。

    韩敏跑到这尸首的前方,抬起尸首的脑袋,目光一看……

    “什么!?怎么会是他?”韩敏突然惊呼了一声。

    秦祖来闻言,不由得看了过来。

    说道:“怎么了,死的是谁?”

    韩敏仰起头看向秦祖来,脸上充满了无比震惊的神色。

    他咽了口唾沫,说道:“死的……是前刑部尚书,张亮!!”

    “张亮?!”

    秦祖来闻言,眼中瞳孔也是微微一缩,内心猛地一震。

    他连忙走过去,蹲下身看去。

    果不其然,死的这个人,不是之前和他有过过节,被魏征给赶下台的张亮,又是何人?

    他记得张亮被李二给贬谪了,似乎贬到了地方去做个小小的县令了。

    可他怎么会在这里?

    而且还死在了这里?

    秦祖来眼眸微眯,他站起身来,看了一下张亮的情况。

    衣服上沾染了一些泥土,看起来似乎有过和人搏斗的痕迹。

    身上则有一些伤痕,也证明了这一点。

    身后的匕首是常见的匕首,没有什么特殊的。

    可是张亮的遗容,却有些奇怪。

    他在笑……

    没错,遗容很是安详,嘴角甚至上扬,看起来是有一种讥讽的感觉。

    这一点,和他被杀的情况有种违和感。

    是他认为死是一种解脱吗?

    还是说这笑容,是他死了之后,被凶手给弄的?

    秦祖来眉毛微微皱起,他又仔仔细细检查了一番,然后看向仵作,说道:“验尸吧。”

    仵作点头,连忙过去验尸了。

    秦祖来站起身来,看向这个破庙,只见这个破庙并不大。

    这里只供奉了一尊佛像,不过常年无人打理,此时佛像已经倾斜了,全靠墙体才支撑住没有彻底倒下。

    佛像上都是灰尘,可以看出很久都没有被人打扫过了。

    “这是?”

    秦祖来突然走到尸体身后的桌子旁,手指在上面轻轻一抹,然后抬起手,闻了一下。

    自语道:“水?哪来的水?”

    韩敏说道:“可能漏雨吧,昨天下了一天的雨了,今早雨才停,这破庙无人收拾,漏雨也很正常。”

    秦祖来点了点头,没多说什么。

    他目光向下看去,桌子上的灰尘处,有一些长方形的压痕,似乎是被什么东西给压过了。

    “那是……”

    这时,他突然跳到了桌子上,靠近那与桌子挨着的佛像。

    只见佛像的肚子旁,有一条干净的线,直接流向脚下。

    佛像上,全是灰尘,唯有这一处灰尘极少,看起来很是明显。

    韩敏说道:“可能还是漏雨,正好有水滴滴下,清洗了佛像的这一块。”

    秦祖来眼眸眯了一下,突然嘴角翘了起来,他跳下桌子,重新回到了尸首旁边。

    这时仵作检查完了,他说道:“启禀两位大人,死者死亡时间,大概是昨日的申时到酉时之间。”

    “死因是后心被利器所伤,直接刺穿心脏而死。”

    “昨日申时到酉时之间?”

    秦祖来眉头微皱,这都死了十个时辰,时间可不算短了。

    “昨天申时到酉时之间,不就是昨天下午吗?”

    “你们记不记得,昨天下午有好几个人来过这破庙。”

    “好像真的是啊,我也记得。”

    就在这时,门外有一些百姓的声音传了进来。

    秦祖来与韩敏闻言,互相对视的一眼。

    秦祖来向韩敏点了点头,韩敏便说道:“你们几个进来。”

    那几个刚刚开口的百姓,连忙紧张的走了过来。

    韩敏说道:“你们刚刚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些百姓很是紧张,他们连忙说道:“大人,这人可不是我们杀的啊,我们……我们就是看到昨天下午有人来了而已,别的可什么都不知道啊。”

    秦祖来温和说道:“你们别紧张,我们知道这事和你们无关,但是你们的证词,很有可能帮助我们破案,所以希望你们能够实话实说。”

    “昨天申时到酉时之间,你们,都看到谁进来过这破庙。”

    这些百姓彼此对视了一眼,见秦祖来态度温和,这才松了口气。

    一个中年留着两撇胡子的男子,说道:“启禀大人,昨日下的暴雨太大了,我们担心田地里的庄稼被雨水给泡死,所以就顶着大雨去放水,疏通雨水。”

    “而那个时候,我们便发现一共有四个人,先后进入了这破庙里面。”

    “四个人?都有谁?”秦祖来问道。

    那个两撇胡子的中年男子,低头看了看死者的脸,突然说道:“他,他就是第一个进来的。”

    “张亮?”

    秦祖来问道:“你们确定,他是第一个进来的?没有其他人的陪伴?”

    其余几个百姓也都看了一眼张亮,然后重重点头。

    “没错,我们确定,毕竟那么大的雨,还有人在路上行走,我们也很好奇。”

    “那么其他人呢?”秦祖来想了想,眯着眼睛,继续问道。

    中年男子继续说道:“其他三个人都很巧,我们也都认识,可那都是大人物,想必这长安城里,没有几个人不认识他们的。”

    “谁?”

    “第二个进来的,是首府长孙大人,他在这个死者进入破庙一刻钟后进来的,不过他没待多久,也就一刻钟左右,然后就离开了。”

    “我也记得,时间差不多吧。”

    “我还记得他走的时候,差点摔了一跤,似乎是有些惊慌。”

    “没错。”

    这些百姓们,你一言我一语,都十分确信。

    毕竟大暴雨天的路上,就一个人走动,很容易被注意。

    秦祖来与韩敏对视了一眼,韩敏点了点头,命一个衙役离开了。

    “后面呢?”秦祖来继续问道。

    “长孙大人离开了不久,宰相房大人就来了。”

    中年男子记得很清楚,“当时我还向房大人打了个招呼呢,不过房大人离开破庙时,表情也有些不对劲。”

    “他都没有理睬我,平常房大人不是这样的。”

    “房玄龄?”秦祖来得脸色有些异样了。

    而韩敏则是脸都白了。

    他觉得自己真正要完蛋了!!

    张亮死了也就死了吧,可是怎么长孙无忌和房玄龄,他们这两尊大佬,都被牵扯其中了?

    而且听这些百姓的话,他们离开的时候表情,都有些惊慌。

    为什么惊慌?

    该不会是杀了人吧??

    我的天!

    一想到这里,韩敏心都在发颤。

    也就秦祖来在这里,他还能够坚持的住,要不然他都想立马给佛像磕头,求菩萨保佑了。

    秦祖来看着这些百姓,说道:“第三个人也,是朝廷命官吧?”

    中年男子有些惊讶,“秦大人,你怎么知道?”

    秦祖来目光闪烁了一下,没回答,他问道:“第三个人是谁?”

    中年百姓说道:“是程将军,之前程将军得胜归来,坐在战马上,十分威风,我记得很清楚,那人绝对是程将军,长相绝对一模一样。”

    程咬金!?

    长孙无忌,房玄龄,程咬金……

    这个案子,有意思了。

    秦祖来无奈摇头,说道:“程咬金是不是离开时,表情也不对劲?”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不知道了,当时我们在干活,都没注意,不过我知道程将军离开时,比他过来时速度要快很多,就仿佛像连忙离开这里一般。”

    “没错,我也发现了,程将军都是跑着离开的。”

    秦祖来听完这些人的话,抿着嘴思索了一会儿。

    旋即,他问道:“那么张亮呢,你们可曾见过张亮离开?”

    他们都摇头,“没有,我们只看到他进来,但是并没有看到他离开。”

    “你们确定,时间就是在申时到酉时之间?”

    “确定,不会记错的。”

    话音落下,秦祖来长长吐出了一口气。

    他看向韩敏,发现韩敏现在都站不稳了。

    而且此时,韩敏正眨巴着那小眼睛,可怜兮兮地看着秦祖来。

    “秦祖来,下官觉得下官要惨了啊,要不然,这个案子还是转交给大理寺办吧?下关有点怕。”

    “怕,你怕什么啊,韩大人。”

    秦祖来都被韩敏给逗笑了。

    这货,怎么还是那么怂啊。

    他说道:“放心吧,有我在,你就放心,我保你没事,无论是谁杀的人,都逃不掉。”

    “你附耳过来,去为我做件事先。”

    韩敏连忙侧耳过来,听到秦祖来说的话,他双眼突然一动,脸上露出了不解之色。

    “秦县令,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