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再开天地通 > 第4章:告别猪朋狗友
    “老周呢?”

    用豪华私人病房里的康复器材锻炼了一下,许重明出了点汗,问小胖子。

    老周算是许重明的救命恩人了,不但帮他送了医院,还联络了许家人,人情是很大的。

    碰巧这个假期里,来老周家里旅游暂住的没多少人,许重明干脆邀请他得空来医院里陪聊,拉进点感情。

    老周也不拒绝。

    有人出大钱请他陪说话打游戏,这可是好事儿嘛!

    而且许二叔私底下也给了他一大笔感激费,让自觉只是打了电话,跑跑龙套的老周感到很不自在。

    毕竟他救人可不是为了钱,竟然就把一年的收入给挣了,着实有点天上掉馅饼的不真实感。

    所以得好好和富二代们沟通沟通,把这种不真实感给消掉!

    “来了来了!”

    老周提着个保温饭盒进来,给包了他的金主打开,“尝尝我妈做的鸡汤!”

    “这是我湘楚那边的亲戚带来的土鸡,听说湘楚人送礼都爱这个,绝对好吃!”

    饭盒一开,浓郁的香气就鼓了出来,的确馋人。

    “老姨的手艺真好,这汤一看就好喝!”

    许重光当仁不让,仗着是“照顾”堂哥的自由人士,先把饭盒抱到了自己怀里。

    “对了,我刚才遇到了几个人,他们好像在打听你。”

    老周帮忙拿出备好的消毒碗筷,一边对许重明说道。

    “嗯?”许重明疑惑的看向他。

    老周直接比划起来,“几个这么高的小伙子,还有两个小姑娘,问我认不认识被蛇咬了住院的年轻人。”

    “我一琢磨,最近被毒蛇咬了,还在私人vip里住着的年轻仔,可不就你一个嘛!”

    老周被问的时候已经到了私人住院楼这边,搜索范围本就不大,再加上几个条件,除了许重明还能有谁?

    “找我的?”

    许重明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来者的身份,“随便,我还以为那些人早就跑了呢。”

    那几个年轻人不用说,就是鼓动许重明涉险进入武夷大山,最后让蛇咬了的“朋友”。

    当时的许重明刚收到财大的录取通知书,喜气洋洋,自认去了财大,能给自己拉人脉关系,对抗幻想之敌许二叔,所以暑假闲着没事,就放飞了很多。

    其中几个一直想讨好许重明的小富二代,找准机会就抱上了许重明的腿,提出各种馊主意,让他快乐刺激一下。

    这也是几人“野外丛林探险”的开始。

    可等到真到了林子里面,几个人又为了往哪个方向走产生了冲突。

    唯二的同行女生害了怕,想要原路返回,其余的二代为了应和美女,而且还没有丧失全部大脑,也想回去。

    只有许重明坚持深入,连美女的面子都不给。

    话说当初探险都叫了妹子过来,几个抱大腿的小富二代打得还是给许重明拉皮条的主意。

    让他这个明明有条件,但除了叛逆长辈外出奇守法的好孩子开开荤,勾引他进一步堕落。

    他们是知道许重明成年后能获得多少资本的。

    许家在东南商圈乃是一霸,光是许重明手里的那份遗产,就让人眼热的流口水。

    偏偏这小子还中二,可不得努力忽悠?

    奈何丛林里人迹罕至,待久了总能引发人内心的阴暗面。

    小富二代图的是许重明手里的钱,又不是真心要把他舔的升了仙,哪能全都顺他的意?

    在野外遇到各种意外磨了一段时间后,几个人的矛盾就爆发了。

    大家都是家里小有资产的人,凭什么就捧着你?

    之前在公众场合还要注意一下,现在四周除了他们几个,空旷无人,非得出出气不可!

    小富二代有意给许重明一个教训,萝卜大棒一起上,好在未来从他身上套钱。

    结果架才吵了一半,激动中的许重明就踩到了条眼镜蛇,完美中彩。

    其他人一看人给毒蛇咬了,都惊慌失措,第一时间远离许重明。

    然后看着人被蛇毒痛的倒地打滚,林子深了没信号,干脆咬牙跑了,免得自己也被毒蛇缠上来。

    反正山这么大,少一个人算什么?

    许重明跟他叔关系不好,估计后者是不会为了侄子跟他们拼到底的。

    一直听许重明念叨“手足相残的家丑”,他们也被洗了脑,心里猜测说不定真就跟狗血豪门大戏一样,许二叔巴不得侄子嗝屁了。

    实在不行他们还能出国混日子,等风头过了再回来。

    一瞬间在心里想明白了最坏结果,这群家伙一边安慰着许重明“我们去有信号的地方打120”,一边扒拉着包儿就没了影。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要不是濒死之际许重明恢复了前世记忆,胎中之谜被破开的一瞬间释放出了一丝前世真人力量,维持住了体内生机供他求生,估计事情发展就要顺着对方想的那样了。

    今天突然找过来,应该是听说他没死的消息,想着过来“解释”一下,免得许重明这个金钱包飞了。

    许二叔在回去调查了后,大概也跟对方家里联系了一下,把人逼了过来——

    虽然他侄子的确态度不好,但以许二叔长者的身份看来,没有乱搞男女关系,不混迹奇怪场所,肯好好学习去高考的许重明算是“好小孩”了。

    比吃吃喝喝,光长肉不长心眼的小胖子许重光好多了。

    最起码许重明继承了许家改良了几代的优良基因,创新了许家人的颜值记录。

    中二少年对他的莫名仇恨,在许二叔眼里算不上大事。

    如果这次许重明真的丢了命,许二叔还要为之伤心一段时间。

    “老许啊,我们来看你了!”

    也许是说啥来啥,许重明才把当时在山里的乱象和另外两个说了,话题中的其他主人公就出了场。

    来的几个公子哥都打扮的人模人样,不过相由心生,看他们的眼神就让人觉得莫名油腻。

    “看病人都穿的这么漂亮,你们是来村头吃饭的吗?”

    小胖子头一个开炮。

    他跟他哥虽说有矛盾,但一家人关门打架可以,绝对不能让外人欺负了!

    “哎,你这胖子怎么说话的?”

    二代三人组中的陈才落了脸,发现许重明也是一副面无表情的,尴尬的大声反驳。

    “老许都没出声,就你嚷嚷!”

    “我是他弟,你们有哪里不服的?”小胖子挺胸抬肚,身上的肥肉颤了三颤。

    陈才等人听到这话,就不敢跟人对线了。

    这矮墩墩的胖子一看就比许重明机灵,不好忽悠。

    今天的重头戏,还是得落在许重明头上。

    “唉,我知道当时把你落在那鬼地方不地道,可是……”

    陈才调动演技,企图先把钱袋子哄回来。

    “我跟你们没什么话说,好聚好散吧!”

    许重明面对这些人,的确说的是实话。

    不管对方人品怎么样,到底是他这辈子自己选的“朋友”。

    他浑浑噩噩的投胎转世,脑子不清楚爱瞎折腾,许重明也认了,不至于一恢复记忆就引以为耻。

    但错的终究是错的。

    得认!

    得改!

    不改正过错,他还修个屁的仙!

    但是把自己做错的,怪罪到他人引导上,许重明还不至于这么厚脸皮。

    所以当断则断,还要断的干净利落。

    陈才脸色当即变了。

    他们为什么要哄着许重明?

    最开始不就图他身份嘛!

    虽然他爸早就死了,但“许家人”仍旧是许重明头上的光环,他死鬼老爸留下来的人脉也没散尽。

    借着他的名义,足够陈家这样费尽心机挤进上流社会的暴发户吃到肉了。

    谁让这个社会的本质是讲关系呢?

    而事实也证明了,在许二叔没有正式打压侄子前,许重明的招牌的确好用。

    更别说等知道许二叔极为豪迈的定下了规矩,等许重明一成年就把他爸的遗产划到他名下的消息,陈才等人有多激动了。

    人越是有钱有见识,划分出的等级差距也就越大。

    就算陈家财富积累到许家的地步,那总价值也比不上后者。

    毕竟许家在东南商界耕耘几代人,早就在这里扎根遍布根系了。

    人常说“魔都一片叶,可遮半东夏”,可在东南商界这地盘,许家何尝不是如此?

    泰山会顶级大佬的搓麻将,能跟川省土豪的搓麻比吗?

    只要能说动许重明拿到遗产后,让他们家染指一点,后者绝对能再上一个台阶!

    如果不是因为许重明家庭有变故,他自己脑子也不大行,陈才等人都没有跟他称兄道弟的机会。

    “老许,你看我们这不是来给你道歉了嘛!”

    陈才还想和许重明拉关系,舍不得手里的鸭王飞了。

    “我叔叔有来看过我,对于我和你们来往的事,他很不高兴,而我濒死过一回,对你们也高兴不起来了。”

    “要是还想留面子,现在就走。不想留,那就只能让你们吃点亏了。”

    小胖子也跟着堂哥叫嚣,把身为许家少爷的纨绔气势摆出来赶人,“就是!再不走我就叫人了!”

    而看着对面“朋友”瞬间变黑了的脸色,许重明只是默默喝了几口老周带来的土鸡汤。

    说到底,他和陈才等人之间的关系并不牢靠。

    本来就是建立在一方傻缺,另一方心怀不轨的基础之上的,只要许重明智力恢复正常,放下和许二叔的间隙,那这所谓的“死党”也就做不下去了。

    而陈才几人最惧怕的,自然也是这个,或者说不管许重明怎样,一旦许二叔对此表现出丝毫不满,他们就不敢再和许重明接触下去——

    掌握着庞大资源的许二叔才是真正的天,许重明手上的钱财和对方一比,贪心如陈家也只能忍痛割爱,放弃薅羊毛。

    面对着许二叔的亲儿子,还有许重明转达的话,几人有点装不下去了。

    毕竟才从高中出来不久,要说有多心机,那是不可能的,除非天赋异禀。

    于是陈才几人尴尬的自说自话两句,让许重明养好身体,又用糊弄人的理由“解释”了下许重明被蛇咬的事,放下礼品就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