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再开天地通 > 第21章:气运终变
    “那陛下是不愿与我大鲜卑议和了?”

    本想出来看宿敌笑话,却被许重明又拿来做了靶子的鲜卑使者十分愤怒。

    他打断丞相对皇帝的吹捧,在史官记录的空档站出,冷声质问。

    “不不不,议和还是要的!”

    鸿胪寺丞立刻安抚住对方。

    他是主和派,岂能坐看两国议和成为空谈?

    那他这段日子的功夫不是白费了嘛!

    “可陛下已然应了骠骑将军的恳求,若再一意将燕家女和亲,只会激怒我大周子民!”

    “陛下,切不可事事如鲜卑之意,使我大周受辱啊!”

    几个老臣也站出来,要求压制鲜卑使者的嚣张气焰。

    打仗嘛,

    谁没赢过败过?

    虽然大周立国以来,便习惯于用和亲岁币换取和平,可心底还是有身为“天朝上国”傲气的。

    凭什么这次输惨了点,就要对着鲜卑当狗?

    陛下,真的是越老越萎啊!

    “你们这是要教朕做事?”老皇帝暴怒,几乎要把龙椅的扶手拍烂。

    对于许重明,他又是多厌恶了数倍。

    这小子要是跟他爹一块死在战场上多好?

    哪里会发生这么多事!

    好在刚刚许重明主动立誓,让老皇帝自觉抓住了他的把柄。

    等期限一到,自己就要即刻赐死这混账,泄泄心头恶气。

    晋王这时候也站出来,带着身“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道德感说道,“陛下,儿臣愿为陛下分忧!”

    “近日必选宗室好女和亲鲜卑,以成两国之好!”

    没办法,

    这档子事本来是老皇帝为他擦屁股惹出来的,如果这时候晋王还不能有眼力劲儿的出来给皇帝“分忧”,只怕父子之间更要冷漠了。

    这样只会便宜了楚王!

    “那就稍后再议吧。”

    老皇帝对晋王的识相颇为满意,将许重明这等破坏心情的东西放到脑后,也让鸿胪寺丞去绞尽脑汁的安抚鲜卑使者,便走起了真正的朝会流程。

    许重明被刻意安排到角落冷眼旁观,只等着一切结束。

    当走出宫门,打马返回将军府时,他又有了个惊喜的发现。

    “燕琅”身上的气运在返回金陵城后,一直都在缓缓恢复,只是时运如此,顶多让它变回正常的世家子还有的状态。

    而如今上过朝堂后,本是白色雾气的气运团忽然猛地一变,隐隐透出灼人赤色,并且云团变幻不定,约莫有了形状。

    气运成形!

    这是吉兆啊!

    古来成大事者,谁的气运没有带点异象?

    不过由于许重明心中意图“颠倒乾坤”,所生出的异象自然与大周龙气相排斥。

    仅仅一丝,就引得金陵城上的金龙垂目,凶狠的盯住他。

    可许重明早就习惯了。

    从来这儿的第一天起,他啥时候没被盯过?

    外强中干的东西,还能靠眼神给他盯下来一块肉吗?

    今天他更是在朝堂上狠狠蹦哒里一阵,这大周龙气有什么作用?

    废物长虫而已!

    金龙恼怒的嘶吼几声,可吼到一半便虚弱的蜷缩起来,身上的黑色侵蚀再次增多,虚张的龙嘴中喷出几股离散龙气。

    应该是刚才许重明的一通操作,让臣子对君王继续失去耐心的缘故。

    于是第二个好迹象到来——

    龙气游离后本该回归天地,有微妙的几丝却是在空中徘徊许久后,被许重明所吸引,融入了他体内。

    气运团中的赤色顿时肉眼可见的扩大了点。

    这便是天地规则认可许重明有争夺天下的潜力了,已经可以引起周围无主龙气的依附。

    就算小世界的规则意识到许重明是个外来者又如何?

    他的壳子“燕琅”是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小世界规则死板不知变通,不还是要憋着气按规矩给他送龙气?

    许重明心底放肆的笑出声,可脸上还是保持着三分悲愤和七分坚毅,带着人设回到了将军府。

    林氏匆忙上前,直到发现儿子并没有出什么差错,方才安心。

    “陆将军已经在城外驻扎,事不宜迟,我们立刻就动身!”

    许重明将衣服换成便装,召集来了府内家兵和亲信。

    这些人也是早有准备,家当在此前就有老管家负责清点整理,所以行事有条不紊,黄昏时分,诺大的将军府就变得空洞宽敞起来。

    “且让我行今日最后一事!”

    面对众人,许重明抱拳大声说道,“我家遭难,幸得诸位扶持。如今要扶棺北上雍州,恐怕难回金陵,因此若有意不追随我家去雍州者,可领些钱财,做个分别!”

    “丑话说在前头,我这几日狂言不断,已然惹怒了朝堂贵人,若大家随我而去,必是享受不了金陵这般繁华舒适的!”

    “公子这话是何意!”

    话音刚落,就有个红脸的魁梧汉子走出来,怒气冲冲道,“我等为燕家府卫多年,深受其恩,如今主家遇难,哪有拿钱走人的道理!”

    “眼下话不多说,愿护燕氏者右袒,便随公子北去雍州,再往塞北驱逐鲜卑蛮夷,报大将军恩义!”

    说罢,这人也懒得动胳膊,直接双手用劲,将身上单薄的衣服撕成两半,露出精壮身材。

    而这些汉子,此前就被挑选过,走个流程让他们和过去告别,自然是要继续跟随燕家的。

    于是众人也纷纷动手,力大者爆衣,瘦弱文雅点的亦是袒露右臂,表明决心。

    “那些金银也不能白拿出来!”

    事情发展并不出乎意外,许重明爽朗一笑,竟是垂手将垫在各种金银珠宝下的垫布扯出,金山银山即刻倾倒!

    “各位既然肯为我家卖命,那今日财物皆送与各位,算做定金——”

    “来日,必率各位立不世之功,成青史之名!”

    豪言一出,不但众人响应,更是刺激的幕后金龙张牙舞爪。

    也不知是否天意弄人,天空尚且挂着半轮红日,红云飘荡,竟有一道惊雷忽然响起,震的无数人耳膜发疼。

    这是秋日,哪来的轰鸣雷声!

    从未有过这样的异象!

    大周流行神鬼之说,此时此刻,就连钦天监都骚动了起来,绞尽脑汁的想要找出异象根源。

    起码也要编个理由,搪塞下皇帝问责。

    许重明丝毫不怯,在周围人惊异的眼神下,反倒放声大笑。

    “好雷声!”

    “真是好雷声!”

    他转身回房,一头倒下,放任自己睡了个前所未有的好觉。

    直到一个时辰后,燕静姝过来敲门。

    一切收拾完毕,该启程了。

    许重明精神饱满的起身,见了燕静姝,发现这便宜妹妹已经换上了身简练男装,淡化了不少娇弱之气。

    “这身衣服不错。”

    妹妹一点也不娇蛮,许重明对她还是很体贴的。

    毕竟燕琅就是个疼妹子的好兄长,许重明无意去更换这条人设。

    “那……我也可以和大哥去北疆吗?”

    燕静姝跟在许重明身后慢慢走向大门,穿过不少填装了物件的马车,突然问道。

    “你为什么想去那里?”许重明脚步一顿。

    “北疆苦寒,大哥你现在也没有成亲,身边无人照顾,我和阿娘都放心不下。况且……我也不想只依赖别人。我是燕家血脉,父亲在时可以安居闺房,可如今……不能让大哥你一个人担着担子。”

    “可你比我还小,谈何承担?”

    许重明笑了。

    他知道这是小姑娘对自己担忧不定,所以决心出来分担点压力。

    可那只是普通人啊,

    他许重明早就不做人了!

    “先去雍州待三年,和阿娘一起把祖宅收拾好,不用担心我。”

    “说不定,连三年也用不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