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再开天地通 > 第22章:出发
    带领众人连夜出城,几匹大马拉上物件钱粮,许重明却是见到了一位出乎意料的人物。

    “晋王殿下?”

    许重明挑眉看人,不知道这位主动凑上来是不是故意来恶心自己的。

    可对面那人却是一脸理所当然,手里摇着一把名贵折扇,以上位者的身份注视着许重明。

    “孤王下了朝,听说骠骑将军竟然就要出发离开,便慌张赶过来,为少将军送行了。”

    他嘴上说得好,可许大仙也不是没见过说谎话不打草稿的家伙,一眼就能看破对方的假笑。

    于是他也假笑着回应,跟晋王扯皮。

    所谓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家伙找过来肯定不是啥好事。

    话说这人还是谋害燕邢的罪魁祸首呢,眼下还能装出大义凛然的模样来找自己,脸皮可真是够厚的。

    果然不过几句,许重明就听出了晋王的意思。

    无非是来拉拢自己的。

    “今日少将军在殿上冲撞了陛下,使得到了后宫,陛下就大发雷霆,处置死了好几个宫人。”

    “孤王心知少将军不过年少轻狂,心中又含有委屈,才至于在朝会上失仪,故而特意求见了陛下,为你求情……”

    一边说,晋王还一边微微抬头瞥向许重明,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老子施舍给你恩情了,快点来跪舔”。

    许重明都快让这人单蠢直白的政治手段给弄笑了。

    小世界的确是小世界,玩弄权术的手段还没现世一半好呢!

    “此处虽说夜黑风高,但也难免风送人声入耳,”许重明不动声色的对着晋王说道,“殿下若是想要在下说出心里话,不如凑过来点,倾心交谈?”

    晋王应了。

    就算他这次忙着溜过来给许重明刷好感度,并没有带多少人,自身也是个外强中干的,但晋王的自信心却莫名的高,认为他是皇族,谁也不敢对自己动手。

    许重明为了跟他谈事,身边也没跟过来人嘛!

    一对多,他怕什么?

    而过于自信的结果,就是在凑过去后,被许重明狠狠捶了一拳!

    一拳不算,在晋王被打懵之后,许重明又给了他两巴掌。

    “你,你偷袭!”

    晋王捂住自己被打肿发青的脸,含恨指责。

    “没错,今日我就不讲武德了!”

    许重明揪住晋王的衣襟,将人控制下手下,让晋王带过来的侍卫投鼠忌器不敢乱动后,伸手捏了把晋王高高肿起的脸蛋子。

    他目光发寒,“殿下在对我家做出那样的事后,还敢过来找我。真不知道该说殿下您是缺心眼呢?还是艺高人大胆?”

    “你!”

    “你大胆!”

    晋王做梦也想不到自己有被打的一天,顿时也装不成人前“豪迈大度”的王爷了,气急败坏的要许重明放开他。

    许重明哪里怕他?

    “要我放你也简单,乖乖叫爹就给你放了。”

    许重明抽出随身携带的小刀在晋王脖子上画了一圈,冷飕飕的刀风只把人刮的汗毛耸立。

    “孤乃大周晋王,你竟然敢……”

    “你命人下手谋害燕家的时候,就要有被反杀的准备!”

    “以你这种下作的政斗水平,估计也只能去偶像剧里赢一把了。”

    这也算是小世界的局限。

    毕竟天地就这么大,能给人长多少见识?

    何况规则残缺有损,根本支撑不住小世界发展得多好多科学,也养不出啥惊才绝艳的人物,能凑合运转就够了。

    别指望太多!

    “快点叫!我不是有耐心的人!”

    许重明见晋王死活开不了口,便拿着刀子要助他一臂之力。

    “别!”

    晋王吓得风度尽失,伪装出来的豪迈在真刀真枪之下即刻消失的一干二净,“我叫!”

    他憋红了脸,眼中满是屈辱,

    “爹!”

    “叫大声点!叫两声!”

    “爹!爹!”

    许重明这才觉得浑身舒坦。

    他大笑着拿刀拍拍晋王的脸,“真是个乖儿子。”

    “今日你叫我一声爹,那我日后肯定也给你两分薄面。”

    给你一个痛快吧!

    “接好我这便宜儿子,可别让他再出来丢人现眼,随便叫爹了!”

    “堂堂亲王,被人拿刀吓唬两下就慌成这样,还真没你亲爹心狠!”

    反正在许重明看来,要真是有能力的野心家,在老皇帝多年拉踩和搞平衡下,是绝对忍不住抽刀子,玩他个异界版玄武门之变的。

    更好笑的事,这群人竟还真把自己当独一无二的人物了。

    把晋王一把扔给他带来的狗腿子们,许重明朗笑着跨马而去,

    “有缘再会!”

    只留下晋王一行人在原地气的跳脚,决心要故技重施,让燕家最后一个男丁死在战场之上。

    可惜许重明对他们的决心毫不在意。

    许大仙在现世的网络世界畅游多日,这种水平是真的连言情编剧都懒得跟他比。

    他一路走出城门,见到了等候多时的陆伝。

    不过一月,陆伝明显又憔悴了许多。

    而这儿,想想便知不是剿匪给他带来的苦恼。

    “你在朝堂上做的,我都听说了。”

    时过半天,陆伝更是做了一把推手的人,如何能不知道许重明在朝会上的“豪言壮语”?

    身穿孝服去上朝,一般人还真做不出来这样的事。

    可那些敏感的事,做都做了,此时再说也坏风景,还不如提些其他话。

    “你当真觉得,去了北疆,打服鲜卑只要三年?”

    “没有。”许重明摇摇头道。

    陆伝心里一松。

    他还有些信先前许重明说的神仙保佑,可也不想侄子在获得庇佑后就飘了。

    “不用三年,一年就足够了。”

    “……”刚刚松了口气的陆伝差点又给他憋死。

    “你当自己神仙转世?能一年灭了鲜卑?”

    许重明笑笑不说话。

    三年时间,或者说两年半,是许重明给自己定的最大期限。

    虽然理论上可以在这里停留三年多,但谁也保不准会不会有意外出现。

    现世里没了元神的身体极为脆弱,许重明可不想返回了,却发现自己已经成了个肌肉萎缩的半残废。

    所以两年半,够了。

    绝对够了!

    不能用法术,可不代表他不能使用其他催化手段。

    “只能送你到这里了。”

    两天后,陆伝宣布要和许重明分道扬镳了。

    他是有正式职责的官员,违背规矩跑来给许重明撑腰,已经惹怒了皇帝,如果再牵扯不断,来个想送十万里,只会更加挑战老皇帝的容忍底线。

    “你要好好照顾你母亲和妹妹,现在你是一家之主了。”

    陆伝特地来到密封的燕邢棺椁前,拍了拍它,叹气道,“兄弟,你儿子也算长大了,我要是有这样的儿子,也不至于烦心。”

    “你说等他出了孝期,咱们结亲怎么样?”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反正以前也说要结啥两姓之好的。”

    ……

    别说许重明是个志在修行的,就算他是有需求的普通人,看看陆伝的外表,也不至于想不开娶他的女儿。

    先把基因改良一下再说这种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