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再开天地通 > 第24章:鲜卑来袭
    由于“骠骑将军”是个杂号,听起来威武,但实际上无法掌握太多的力量。

    可许重明又有“镇国公”燕家buff加成,于是在军队上层的扯皮下,最后拨给了他五百人马。

    “这也太少了!那些人竟是真不给老国公一点面子!”张老五他们简直就要气死。

    北疆大军三十万,这五百人连个千夫长都比不上!

    许重明则是淡然处之,还能笑出声,“行了,别太贪心,起码那位宗元帅还算手下留情,没有分给我五百老弱病残。”

    那位宗元帅心里估计还是有些正义感的,能分的清基本的是非,所以许重明在平凉城里窝了半个多月,从各种细节上判断出,对方于他,是公事公办的态度。

    当然,也许是还没到利益真正冲突的时候,所以人家显得很大方。

    不过许重明懒得去考虑太多。

    北疆这里乃是大周鲜卑交界之地,不管是哪一方的王朝龙气,都是影响薄弱,对许重明的限制自然也减轻了许多,给了他大显身手的空间。

    实际上,以许大仙此时的身手,“飞花摘叶”都可伤人那是能做到的。

    如果他想,当初在大朝会上,在早就失去大部分战斗力下的禁卫军拱卫下,直接血洗当场都行。

    但他就是不能干。

    狂妄一点说,能阻止许大仙在小世界搅风搅雨的,不是任何一个凡人势力,而是那玄之又玄的世界规则。

    金陵城作为帝都,哪怕此时已经是王朝末路,聚集的龙气也足以让许重明警惕一二。

    可一旦远离,许大仙就要放飞自我了。

    谁还能管的住他!

    “去,将那五百人召集在一处,本将军要好好认识一下他们!”

    许重明下令,迈出了造反的第一步——

    打造出一支只听他话的军队!

    一个人在超神也抵挡不住千军万马,而许重明志在高质量的龙气,更要求他一手缔造的新王朝“兵强马壮,万国来朝”,如此才算不辜负他这次魂游。

    ——————

    高台处风大。

    许重明身上只着简便轻甲,散出来的头发被风吹的有点肆意。

    而他名正言顺的手下们此时正聚在空旷的操练场上面,不解的看着统领自己的主将。

    这么年轻的小孩……

    他能带着自己打胜仗吗?

    “听说这是老元帅的儿子,新的镇国公,咱们给他点面子吧!”

    底下,有几个老兵油子在小声哔哔。

    国公啊,

    好大的官啊!

    可惜在北疆这种彪悍之地,你官再大也比不上拳头大。

    而许重明这次能够顺利的喊来所有人,倚仗的还是燕邢过去的名望。

    要不然一见自己长官是个毛都没长齐的小毛孩,这群老兵油子就要闹起来了。

    只是话说得再好,等许重明给他们布置了第一项任务时,大家又疑惑了。

    这小将军竟然只是命令他们编排队伍和并列跑?

    干啥呢这是?

    有这功夫,让他们拿着长枪大刀多砍砍不香吗?

    打仗直接冲就好了,抓着人就捅刀子,何须如此?

    只是许重明强行下令,并且以身作则的和士卒一起行动,才让五百人带着不解完成了第一天的“操练”。

    当然,最重要的是结束后许重明自掏腰包承包了他们的晚饭,这立马让五百士卒认定——

    只要小将军继续承包伙食,让他们每天能吃上大白馒头,别说今天这种迷惑行为了,你让他们裸着去军营里跑都行!

    北疆能吃上好东西难啊!

    也别说什么要不要脸了。

    实际上不说这个发育不良的小世界,就算是现世,在封建时代的军队脑子里也没啥好概念。

    你跟他说“家国情怀”他是听不明白的,毕竟所谓“民族国家”,都得等到西方变革后才兴起,长时间保持着“有奶便是娘”的状态。

    只要许重明能给他们吃饱饭,带着他们从战场上活命,那跟着一块干怕啥?

    而且就以如今消息的传递速度,指不定许重明带着他们起兵了,被训练到下意识跟随上司行动的手下才会缓慢反应过来——

    艹,老子竟然造反了?

    所以纵观古代战场,数百真正有战斗力的士卒就能击破几倍乃至于几十倍的敌人,很少见吗?

    无非是时代限制住了军队发展罢了。

    不过许重明来这里不是为了促进世界进步的。

    他是来撬世界墙角的。

    所以他只想把自己手下的人管理好,其余的等日后再说。

    只是许重明日日如此,站军姿跑完步后只再给士卒进行单一的突刺劈砍训练,让另外的将领也颇为好奇。

    “天天这般枯燥,能养出什么兵?”

    “养什么都随他去,人家不是自掏腰包包了饭吗?你要是羡慕人家练兵轻松,不如也自己掏钱补贴补贴手下人?”

    “大可不必,大可不必……”

    大周武将待遇在老皇帝刻苦努力的打压下,日子是不太好过的。

    而夫妻尚且贫贱哀百事,何况讲究“货与帝王家”的人臣?

    我跟你做交易嘛,你既然没有君王的威福,就不要再哔哔我没有做臣子的道德了。

    所以这十几年来,私兵家卫的情况非常普遍,加上大周朝本就世家林立,可以去直接属于皇家的军队,是不多的。

    正如那现世明末一般,朝廷正牌军的战力还没人自己养出来的私家军厉害。

    为何燕家百年,一次败亡就迎来了墙倒众人推?

    除了皇帝不爽他之外,还因为燕家训养多年的“燕家军”已然随着燕邢昌远一败,彻底没了。

    好在燕家终究底子厚实,把金陵城的东西买了后,多出来的钱足够许重明再包养个千人来给自己卖命。

    于此,北疆军的其他将军也说不上什么话。

    人是正儿八经拨给许重明的,多花的钱也是人家自己掏不走公账,算下来还给省了不少后勤,哪里能再哔哔?

    而心怀恶意的某些人见此,也只会嘲笑许重明实在是年纪小见识少——

    自养私兵之时并非一人在做,可也不见得真养出什么好东西来。

    十七八岁的年纪,洞房都坚持不了多久,还说什么统御下属?

    且看这几百人能不能把许重明吃空吧!

    不过某些人到底是看不到结果了,在许重明“练兵”二十多天后,平凉城外烽烟再起。

    秋日里草黄树枯,鲜卑使者在许重明离开金陵后虽然扯皮一阵,虽然还是重新拟订了合约,但纸面上的东西此时还没送来北疆草原。

    窝在老家的鲜卑人已经等不及了!

    他们需要赶在冬日前再发动一次“打草谷”,保证部落可以舒舒服服的过完年。

    再说了,今年干死了燕邢这个老仇人,更膨胀了鲜卑人的自信心。

    上次大周内奸主动送过来的手信他们可没扔了,这次就指望着再来个“里通外合”,狠狠咬下大周一块肉了。

    各部联合,约五万人来袭。

    “谁去出阵?”

    集合商量应对事宜的大营之内,从副转正的宗元帅皱着眉头发问。

    他须发皆白,明明转正了是件好事,却让他显得更加苍老。

    鲜卑这次由于之前巨大的胜利,已然看轻北疆军,所以来势汹汹,显然是不好对付的。

    而且燕邢之死,军队中藏着的奸细却没被揪出来,这让所有将官都带上了“我是不是也会被出卖”的心理阴影。

    反正冬日将近,鲜卑是不会活动太久的,估计打完这一次也不常来,如此为什么还要去拼死拼活?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燕邢一死,不仅仅是让大周王朝损失了一名柱国将军,更是让本就紧张的政治局势迅速崩盘了。

    本来还能凑和过日子的,可惜晋王和老皇帝那些只看着自身权势的,把锅碗瓢盆都给砸了!

    人心一散,队伍就不好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