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深渊对峙 > 44.搭讪
    次日。

    毛利小五郎有些亢奋,一想到免费的伊豆之行,脑海中不可避免地出现了沙滩和比基尼,由此便联想到了艳遇。

    从一开始,大侦探脸上的笑容就没有收敛过。

    毛利兰只觉得脸有些热。

    另一边,将要同行的忱幸也在阿笠博士家接到了灰原哀。

    小丫头打扮得颇为清凉,白色印着卡通图案的短袖,蓝白色的棉质短裤,再加上一双小巧的凉鞋,瞧着很是纯真。

    如果忽略她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的话,的确是个漂亮又乖巧的小女生。

    “那么接下来的几天,小哀就拜托你照顾了。”阿笠博士脑袋锃亮,笑眯眯道。

    “好。”忱幸点头。

    灰原哀背着小书包,面无表情地走到他身边。

    “嗯...虽然她看起来像是不太好相处,但其实是个善良的小姑娘,心思也比较敏感,如果有不愉快的地方,你多担待一些。”阿笠博士像个老父亲,不断嘱托着。

    而心里的确是有着担心的:就算灰原哀曾是那个组织的一员,可现在只是个小孩子。

    他怕她玩不过忱幸。

    毕竟这小子看着疏离冷淡,却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好了,啰嗦。”灰原哀不咸不淡道。

    她的语气向来如此,但相处久了,还是能听出她的心情该是不错的,听着像是不耐烦,其实有着不易察觉的柔和。

    “那我就不多嘴了。”阿笠博士笑了笑。

    忱幸便带着灰原哀与柯南他们汇合。

    ……

    蓝天白云,微风不燥,阳光充足。

    海水轻柔,白浪卷卷,细碎的金色沙滩上到处都是人,入眼多的是比阳光还要耀眼的白腻,妖娆的尽情舒展着身姿。

    女孩们嬉戏着,男人们目不转睛,小孩子跑来跑去,处处欢声。

    太阳伞下,柯南穿着一条短裤,枕着胳膊躺在沙滩椅上,像是晾晒的咸鱼。

    忱幸卷起了长裤,露出一节少见阳光的小腿,上身是宽松的纯黑T恤,冷清的模样,少年气十足。

    他在买冰激凌,柯南那小子自己懒得动,却是个嘴馋的,小嘴甜起来令人很难招架,忱幸只好头皮发麻地答应下来。

    灰原哀一直跟在他身边。

    “这么热的天气,你在那边等着就好。”忱幸说道。

    灰原哀仰头看他一眼,并不作声。

    忱幸已经习惯了。

    这时,身边走近几个女生,她们都穿着泳衣,少女的身材根本没想着掩盖,总是偷眼看他,羞涩又有些跃跃欲试。

    忱幸对此也已经习惯了。

    “那个...你好。”终于有人鼓起勇气,上前搭讪。

    女孩子微微低着头,脸色红红的,像是羞赧。

    “你也好。”忱幸点头,很有礼貌。

    女孩像是受到了鼓舞,旁边几个女生更是因他平和的态度而觉得有机会,其中一个看了眼他身边的灰原哀,还主动说小妹妹真可爱,不外乎是以此创造话题,让彼此能顺理成章地聊下去。

    灰原哀虽然是理科生,但对这种搭讪见的不要太多,此时偏过头看了眼土方忱幸,见他没什么表情的样子,心中不免冷笑。

    呵,永远不会拒绝的男人。

    她便展颜一笑,明明是清纯天真的小女生,偏偏沾了些妩媚,“他是gay。”

    “……”忱幸愣住。

    “……”搭讪的众女。

    热络的气氛陡然安静下来,甚至就连一旁走近、竖着耳朵等小帅哥说联系方式的其他女孩都惊愕顿步。

    对她们来说,这不吝是比已婚还要操蛋的回应。

    “呵呵。”众女自觉退散,尴尬而不失礼貌。

    忱幸脸色有些黑。

    他读书是不多,好歹还懂几个单词。

    “你生气了?”拿着冰激凌往回走的时候,灰原哀看了他一眼,淡声道。

    “没有。”忱幸说。

    “骗人。”灰原哀唇角轻扬。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虽然是名为试探的旅行,刚刚或许是观察他人品的机会,但有个词叫鬼使神差,就像她就那样鬼使神差地开口。

    似乎,捉弄他,看他这张八方不动的面瘫脸上,出现别扭或异样的表情,这种感觉也很不错。

    大概人心里都有一种诡异的破坏欲吧,灰原哀这么想着,小舌头灵巧地舔了下冰激凌,白色的奶油沾在了嘴角。

    忱幸递过纸巾。

    灰原哀不明所以地抬头。

    忱幸说道:“女孩子要注意形象,不要让人觉得邋遢。”

    灰原哀失笑,小气的男人,这就开始报复了吗?

    “想用女生的小瑕疵来引起注意的男生,一点都不绅士,反而让人觉得猥琐油腻。”她平心静气地掏出湿巾,擦拭嘴角,“而且我本来就是小孩子,难道这样不可爱吗?”

    说着,她故技重施,轻轻舔了一下,歪歪头,捋了下头发,目光有些挑衅。

    “……”忱幸便决定不再开口。

    灰原哀轻轻一笑,像是自言自语,“果然,外表高冷的男生其实更像是某种人设,内心总有猥琐因子。”

    忱幸眼皮一抖,这还是他第一次碰到这么不怕,这么扎心的女生,虽然只是个小女孩,却足够腹黑毒舌。

    不喜欢。他这么想着。

    “不开心了?”灰原哀问,她此刻莫名开心。

    忱幸不说话。

    “好啦,刚刚也是想帮你解围,可能没用对方式。”灰原哀微笑道:“如果让你不高兴了,我道歉?”

    忱幸竟觉得这件事是自己的错?

    他不禁产生了怀疑。

    直到回到太阳伞下,把冰激凌递给柯南。

    “你好慢啊。”柯南虚着眼,明明看到冰激凌很开心,还是做出嫌弃的样子。

    忱幸想给他一拳,怎么他碰到的小学生一点都不可爱?

    他忽然有些想念园子了,或者毛利小五郎也行,这二位可是小学生杀手,一个不假辞色,一个暴力输出。

    有他们在,小孩子从不敢调皮捣蛋。

    忱幸在沙滩椅上躺下。

    一旁,柯南冲灰原哀使眼色:看出什么了?

    灰原哀白眼:?

    柯南眼神一亮:难道他真有问题?

    同时,心里不免有些酸涩,土方忱幸是自己朋友,如果真有问题,他觉得自己会伤心的。

    灰原哀蹙眉:?

    柯南眼神一黯:想不到只是买个冰激凌就试探出马脚了,该说真不愧是那个组织的人吗?

    想到这里,他再看土方忱幸的时候,神情不免复杂起来。

    忱幸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看过去,一怔,“你...便秘吗?”

    柯南脸色顿时一黑。

    “不要多想。”灰原哀憋住笑。

    柯南搓了搓脸,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