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都市小说 > 离婚后夫人又怀了 > 第350章 不提他
    时念和慕晋北即将举行盛大婚礼的消息,不胫而走。

    城里多少人关注着他俩的婚礼问题,直到现在,还有好些两人的cp粉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好多粉丝跑到时念的微博下留言,纷纷觉得不可思议。

    【是我眼瞎了吗?还是这消息来的太过突然?我咋傻傻分不清这是真是假?】

    【这结婚的消息也忒快了点儿吧?就三天时间,慕总,你怎么给念念一个世纪婚礼?】

    【楼上的,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这年头,有钱可以在三分内建起一幢摩天大楼】

    【是我失礼了!】

    【恭喜我们慕总,总算转正有名分了!】

    说什么的都有,但大部分都是祝福和柠檬精。

    听说婚礼要在四季酒店举行的时候,还有粉丝特意跑到四季酒店去打卡。

    只不过……

    她没能进去,只在外头拍了个很模糊的影象。

    但,只是那一张小小的照片,也足够让她炫耀的了,一下涨粉上万。

    准新娘这会儿可没心思管网上那些声音,她在忙着照顾孩子,忙着试婚纱,忙着和肖瞳说贴心话

    家里的三个宝贝,两个由老爷子照顾,最小的那个则是慕晋北在照顾。

    肖瞳看着属于时念的一套又一套的婚纱,有欣慰,有祝福,也有羡慕。

    “真羡慕你,虽然之前一场婚礼没那么尽如人意,但是慕晋北现在补给你了。”

    “你们有情人终成眷属,真好!”

    这是她的真心话。

    天底下有情人那么多,真正能修成正果的,又有多少?

    时念抱了抱她,想起她和傅予年的事,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和傅予年怎样?”

    肖瞳摇了摇头:“不提他。”

    “我这次来是参加你婚礼的,只谈咱们,不谈别人!”

    时念没想到她连提傅予年都不愿意提,在心底对傅予年意见更大了。

    “瞳瞳,你千万不要跟傅予年在一起,那个人啊,城府深,我怕你被他卖了还帮着他数钱呢!”

    肖瞳笑笑:“好啦,我知道啦!”

    傅予年城府是挺深的,如果他自己不说,谁也猜不透他的心思。

    再加上那个人素来高冷,也就导致他人缘不太好。

    对他不了解的人,都会觉得这人不好相处。

    这一夜,肖瞳睡在时念给她安排好的公寓里。

    因为择床,一直到晚上的十二点,她还没能睡着。

    睡不着,干脆就开了床头灯,躺在床上刷手机,看时下最新的资讯消息。

    刷着刷着,就刷到了时念和慕晋北婚礼被曝光出来的那张照片。

    拍照片的人离得比较远,拍出来的场景、人物、建筑物都比较小,但图片还是比较清晰的,把图片放大仔细看的话,还能看到慕晋北和时念的名字。

    看着看着,就看到了傅予年和白珊珊的名字。

    原来……

    他这么等不及和她结婚。

    之所以杳无音讯,对自己不理不睬,是因为于心有愧吧?

    想到傅予年那个人,她没有再看手机,匆匆关掉网页,把自己埋进被子里。

    不去想他,心就不会疼。

    ――――

    时念和慕晋北婚礼这天,是个大晴天。

    十月份的天气,已经变得凉爽起来,即便穿着繁琐的婚纱,也并不觉得有多热。

    婚礼是按着古代习俗走的,时念要住在苏远博家里,拜别双亲,再踏上慕晋北来接亲的车。

    时念原是想让肖瞳做伴娘的,肖瞳没答应。

    她已经生过孩子了,哪有伴娘已为人母的道理?

    尽管她没有做好友的伴娘,还是时时刻刻陪在时念身旁,给她弄这弄那。

    这一路上,因为有肖瞳的陪伴,时念才没那么慌乱。

    虽然这是她第二次举行婚礼,但……

    意义不一样!

    还有两个孩子做小花童,一点儿也不能马虎。

    苏远博接过女儿和慕晋北递过来的茶,象征性了喝了一口,拿过两个厚厚的红包,递给两人各一个。

    “喏,这是我的一点心意,往后你们俩好好过日子,要夫妻恩爱。”

    白想想也在,但她没有坐苏远博旁边那个位置。

    毕竟……

    她和苏远博分开了那么多年,她的身子早就不干净了,她没办法说服自己和他重新在一起。

    尽管她很想做女方母亲那个位置,却也只能站在一旁,送上自己的祝福和礼物。

    “念念,一定要狠狠幸福!”

    接亲的车子缓缓驶出苏远博的公寓,苏远博和白想想目送婚车走远,二人久久凝望着对方的眉眼,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只对怪造化弄人。

    婚车离开苏远博的公寓后,便开往慕家老宅。

    尽管许芳表达过她想参加婚礼的意愿,慕晋北没有同意。

    这是他和念念一生之中最重要的日子,绝对不能让时念有半点不开心。

    既然许芳曾经伤害过念念,她就不配出现在婚礼上。

    接亲的队伍足足有三十多辆车,一字排开来,整条街都装不下,随处可见来拍摄的媒体和记者。

    慕晋北察觉时念的掌心湿漉漉的,关切的问她:“手怎么这么湿?”

    “是紧张?还是冷?”

    时念摇头,在他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我这是高兴的!”

    这么大胆又热情的撩拔动作,引得慕晋北喉头滚动,看她时的眼神也变了。

    “念念,你就不怕我现在把你给办了?”

    时念却是一点儿也不怕,冲他笑的眉眼弯弯:“我不怕!”

    这么大喜的日子,慕晋北怎么可能让它不圆满?

    所以她有恃无恐!

    来观礼的群众很多,车队所到之处,全是黑压压的人,尽管慕晋北安排了不少慕家的保镖,却还是让人挤了进来。

    不过……

    那个人很快就被按住,又遣送回了人群中。

    这时,天空中有直升机飞过,嗡嗡响的时候,突然哗啦啦撒下来一大堆东西。

    仔细一看,全是红红的毛爷爷和玫瑰花,绑在一起,上头全是祝福语。

    “捡钱啦!”

    “捡完之后,要把上面的祝福语念出来哦!”

    “祝福新人,幸福美满!”

    “白头偕老!”

    “平安顺遂!”

    “早生贵子!”

    热闹是属于别人的,肖瞳的注意力突然被人群中的一道人影吸引。

    霍靖庭!

    她敢肯定,那个人是霍靖庭!

    他穿着黑色的风衣,戴着黑色帽子,似乎比以前胖了不少。

    站在人群最后,与这副热闹场面格格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