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洪荒养老计划 > 第043章别的……与狗无关
    喝酒赏月吃烤肉,外加青牛不算走调的小曲,罗浮洞碧湖边,其乐融融。

    唐鱼决定回去少揍几次白白,某头牛唱的太难听了,真是不比不知道,白白的声音绝对是天籁级别!

    吴均摸了下唐鱼的小脑袋,方寸门版当面传音,笑道:【可要变成童子的样子,不用担心言言它们几个心情低落。】

    唐鱼歪着小脑袋想了下,扑棱着翅膀飞到远处的桃花林……半柱香后,一身淡黄色云裳,梳着双丫髻的小仙子,回到吴均身边,开心地拿起烤肉串来吃。

    青牛、赵公明和云霄仙子:“……”

    吴均淡淡笑道:“山门中灵兽居多,还不能化形,小鱼是为了照顾他们的心情。”

    云霄仙子好奇地问道:“小鱼这也是十八层伪装后的样子吗?”

    唐鱼看了眼吴均,看到他微微颔首,转头看向云霄仙子,声音清脆地说道:“不是,我的伪装是三十六层。”实际是七十二层,随时可以切换到不同年龄,不同性别,不同种族。

    云霄仙子眨了下眼睛,这也太……谨慎了些,十八层伪装就已经够多了。扯了下嘴角,有些勉强地笑道:“吴兄思虑深远。”

    唐鱼边吃着烤肉边点头,门主不知思虑深远,改造仙术和阵法更厉害哒!

    赵公明却想到唐鱼刚开始和玄都大法师斗法的情况,忙转移话题说道:“吴兄,灵山最近这一百来年,安静得有些吓人。”

    青牛在一旁陷入沉思,能让大师兄那么狼狈的仙子……老牛怎么会一点印象都没有?刚才是小鸡仔的形象……有些惊恐地看向吴均,太清版传音问道:【吴兄,唐鱼就是那个老二一直再找的孔雀,是吗?】

    若是那只孔雀,老二他们师兄弟怎么会推演不出来位置?从被镇元子劈到灵山被封,妥妥地一只鸟引发的血案,绝对是血案,那个老二前后都吐了多少次血?最惨圣人,实至名归。

    吴均拿起酒杯,敬青牛,淡淡笑道:【小鱼和他们灵山无缘。】

    青牛端起酒杯来一饮而尽,难怪老师总是让自己陪着一起游历。这个洪荒很危险,暗流涌动,一不小心就会被坑……金翅大鹏也跟着吴兄,再加上文道人……门内三位大罗级金仙,实力很雄厚啊!

    唐鱼开心地啃着兔腿,在山门里,大家吃兔肉都是片好的,直接啃,有挑衅之嫌。虽然言言打不过自己,面子还是要给它留着的,谁让自己进山门晚呢……突然有点淡淡的忧伤,化忧伤为食欲,一会再啃两只兔腿。

    月上中天,碧湖边的聚会才散去,云霄仙子和唐鱼去小楼里休憩。吴均和青牛、赵公明半躺在木船上,饮酒赏月。

    ……

    沉默是今夜的灵山。

    谛听晃了晃自己的大尾巴,懒懒地趴在那里,玄都大法师想收食铁兽做坐骑,羡慕嫉妒外加不理解。跑得慢吃得多,动不动就睡觉……难道是图它毛厚,图它肉多?

    看了眼仍在打坐的主人,谛听想到那几个可怜的试验品,不得不说二不二,与境界的关系,没有太大的必然联系。上次大战激烈时,人族差点没被杀光了,地书护住薪火,得以一步步成为如今的天地主角。

    二……再强,是能比那十二……十一个蛮巫凶残,还是能比妖庭那些大妖冷酷?关键是他们的下场,说实话,都不咋地。死的死,逃的逃,剩下的都是老奸巨猾之辈,喊口号一个比一个溜,做事……就只能“呵呵”了。

    还有近九百年的无聊岁月,本兽太难了,好想出去打打牙祭啊……谛听抬起爪子,摘了一朵白色莲花,扯花瓣玩:今天下雨,今天不下雨,今天下雨……今天下雨。

    抬头看了眼星光璀璨,明月高悬的夜空,谛听撇了撇嘴角,占卜之法,果然十卦九不灵。

    地藏缓缓睁开眼睛,无奈叹息道:“你就不能消停些吗?抱怨几句,是能解决眼前的问题,还是能让你的神兽血脉更加纯净?”

    谛听用心灵感应说道:【我发现孔雀了,确实不是镇元子大仙或者兜率宫老爷收留的。】

    地藏很想仰天长啸,合着师叔折腾半天,折腾了个寂寞!封山千年,千年后不论空缺在哪,都与灵山没有任何关系:【他在哪里?】

    谛听小声说道:【应该是她,仙子,目前在罗浮洞做客,跟着一位姓吴的仙人,山门不知在何处。】

    地藏脸色微变,也就是说师叔去五庄观和罗浮洞……也不算错,错就错在没有抓到实际证据。轻声嘱咐道:【谛听,忘记你听到的事情,也不要再去探听,这里面有大阴谋,我们不能掺和。】

    谛听下出一身汗来,忙点头,盖住耳朵。本兽只是个弱小无助的白狗子,跟在主人身边混日子,别的……与狗无关。

    地藏想的却更多,师叔刚养好伤,到万寿山就遇到镇元子大仙,继而去混沌海斗法。老师赶去助拳,遇到太上老君……地书封山,紫霄神雷也跟着过来加入封山行列……脸色瞬间变得惨白,也就是说收留妖庭余孽和上古凶兽,道祖生气了!

    西方教本就艰难,若是道祖再不眷顾……地藏看向池塘里的那朵金色莲花,若是都用功德抵消业障,将会再次回到一穷二白的上古时代,谋算那么多,又有何用?

    今夜的风甚是喧嚣,不知是谁在风中隐隐低泣,只可惜灵山没有长篙,无法向青草更青处漫溯;满载一船星辉,在星辉斑斓里放歌。

    沉默是今晚的灵山,悄悄的风走了,正如风悄悄的来,没有带走一根狗毛……

    ……

    青牛看着吴均点碎云镜,有些担心地说道:“吴兄,那两位知道后,你会很危险。”

    “所以老君和大哥帮我争取到了千年的时间。”吴均晃着手里酒杯,懒懒地笑道。“不用担心,大不了我在山门里待着养老,也很自在。”

    赵公明眉头紧锁,千年的时间也只是能度过金仙劫,想要踏足大罗,是不可能的。小声说道:“若是别人还好说,那两位……不会顾及面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