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此路仙人止步李亥玄 > 第十九章 解药
    伪装出翻看书籍的假象,李亥玄取出了这次传递情报的书籍,每一次的情报传递位置和书籍都是不一样的,其中的规律只有李亥玄那个背后的接头人知道。

    很快,这次的消息便被李亥玄破译:解药已经放到山泉谷谷口左侧天青石之下。

    看到这里,李亥玄眼睛一眯,清秀的眉头下意识锁在了一起。

    他提前给身后那个人传递出自己要闭关修炼的消息,的确是为了向他讨取解药。

    毕竟这一闭关就是数月之久,如果没有解药,他可能中途就得毒性爆发。

    而那个人也明白了李亥玄的想法,所以给出的答案也正和他心意。

    但让李亥玄感觉心头烦闷并不是解药的问题,而是那个人居然知道自己已经离开藏经阁,去到了山泉谷居住。

    要知道,自己离开藏经阁去到山泉谷也仅仅只是昨天的事情,而且这个消息,李亥玄并没有向那个人汇报过。

    “他是在警告我吗?”嘴角噙着一丝冷意,李亥玄轻轻将书籍合拢。

    背后那个人直接将解药放到山泉谷,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默许了李亥玄要闭关的举动,因为他也知道,这次宗门历练代表了什么,如果李亥玄不能通过这次历练,他将缺少一个重要的棋子。

    第二层意思是告诉李亥玄,你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我的眼睛。

    完全是带着警告了。

    这自然让李亥玄情绪烦躁。

    烦躁的不是那个人的警告,而是他居然一直都在监视自己。

    他是以什么方式监视自己的?对自己的监视达到了一种什么程度?李亥玄对此没有一点察觉。

    要知道,以李亥玄的敏锐,凭借着先天灵箓的加持,一般的侦查手段根本难以逃过他的感知。

    钱松就是最好的证明。

    “钱松?”忽然,李亥玄眼睛里爆发诡谲光芒,似乎想到了什么。

    今天的这则消息,对于自己击杀钱松的事情只字未提。

    对于自己击杀钱松的目的,好像也不知道。

    要知道自己是为了警告简素,为了引起她的戒备心,可是做出了违背身后那个人意愿的事情。

    说大点,完全可以说是叛变了。

    但他却没有提及一个字,如果他知道了,会没有一点反应吗?还会给自己解药?

    显然是不可能的,证明他对自己的监控还没有达到那么细致的地步。

    想到这里,李亥玄表情这才一松。

    “还好,事情并没有到达最糟糕的地步,日后行事必须要更加小心了。”

    即便如此,一直被人监视着的感觉也让李亥玄心头很是压抑。

    想罢,他的目光从面前拿着的书籍上挪开,在博文楼内举目四顾,周围都是些埋头研习道术的外门弟子,没有人交谈,都各自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楼内落针可闻。

    “我早晚把你逮出来。”以仅有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轻声呢喃,李亥玄平静的将书籍放置回远处,然后随意的挑选了一本古籍,缓步离开。

    在门口做好书籍的相关登记,李亥玄一路回归山泉谷。

    可能是因为那条留言的原因,途中李亥玄多次停驻脚步,暗自观察周围的风吹草动,试图发现被人监视的端倪。

    结果可想而知,李亥玄什么都没察觉到,一路上平静得不像话。

    这让李亥玄心情更加低沉,索性不再去管,笔直的朝着山泉谷谷口左侧,那个留言中提到的天青石走去。

    那是一块差不多有李亥玄胸口位置高的青石,形状如同一只俯身低伏的水牛。

    天青石材质普通,并没有什么特异的地方,常常被用以一些雕刻。

    来到天青石旁,李亥玄经过稍息的探索后,很容易的就在天青石边缘生长着的株浓密杂草中,发现了一个三寸高黑色的陶瓷瓶。

    将其拿起在鼻尖轻轻嗅了嗅,李亥玄闻到了熟悉的刺鼻腥臭味,有些类似于死鱼腐烂后的气息。

    这就是自己服下的毒药解药。

    又不完全是解药,只能有半年左右的药效,一旦时间到了,不继续服用这种解药,毒性就会爆发。

    他们就是用这种手段来控制李亥玄的。

    紧了紧手中的陶瓷瓶,李亥玄吐出一口气息,而后面无表情的径直朝着山泉谷走去。

    现在的他还无力摆脱身后门派的控制。

    一旦有一天他找到了真正的解药,或者说有了自己解除这个毒药的实力,他会让他们知道,这么多年驱使自己的代价。

    山泉谷潭水中,李亥玄在潭水中赤裸着身姿站立,他的皮肤白皙,背后那条黑色蜈蚣纹身在他的身体上狰狞无比,显得异常醒目。

    他貌似已经逐渐习惯了深潭中的温度,已经能够神色如常的站在潭水中央无动于衷。

    相反,寒冷反而能让他的脑子更加清醒。

    “呼!”呼出一口气息,李亥玄缓缓将那瓶解药打开,露出内部黑色粘稠的液体物质。

    更加浓郁的腥臭味从黑色液体上毫无保留的扩散开来,顿时弥漫整个深潭。

    恶臭的气息,令得那些偶尔还停留在谷内的飞鸟纷纷逃离。

    李亥玄貌似也受不住了这个味道,恶臭扑鼻的气息被他吸入肺部后,脸色明显有些铁青,但这是他唯一能够缓解自己毒性的途经了。

    仰头,李亥玄张开了嘴巴,仍由瓶口倾泻的黑色液体流入自己口腔。

    这么难闻的东西,味道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李亥玄没有吃过腐烂的死鱼,但他估摸着,这个味道也差不了太远,浓郁的恶臭味,夹杂着苦涩的味道在舌尖炸开。

    强忍着恶心,李亥玄喉结一阵滚动,将其强行咽了下去。

    为了不让解药有一丝一毫的浪费,他甚至还伸出被液体染黑的舌头,轻轻将嘴角残留的黑色物质舔舐。

    做完这一切,李亥玄轻描淡写的打了一个响指。

    嘭!湛蓝色的火焰将已经空置的陶瓷瓶引燃。

    亲眼看着那瓶之前盛有解药的瓶子,融化为一滩赤红的液体,顺着自己的指缝流入身下的深潭。

    随即李亥玄偏头,将目光如有若无的看向自己身后的那个蜈蚣纹身。

    几乎是在解药服下不到十个呼吸间。

    黑色狰狞的蜈蚣图案,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萎缩,最后化为一个鸡蛋大小的黑色斑块,龟缩在了他的尾椎骨位置。

    这是毒性得到了控制的表现。

    那个蜈蚣纹身,就是他说中之毒的外在表现。

    随着时间推移,解药的效果逐渐淡去,它又会再次生长起来。

    等到这个纹身顺着他的脊椎骨,生长到他脑子的那一天,就是李亥玄的死期。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起码李亥玄目前对于身后那个门派来说还有用处,不会断供解药。

    “闭关开始了。”收敛心情,李亥玄不再去想解药的事情,当务之急还是闭关修炼将自己的实力提升到五窍巅峰才是正事。

    不仅仅只是因为五个月后的历练考核。

    只有表现出足够的时候,让身后的那个组织,意识到自己还有利用价值,李亥玄才能保证自己的安全。

    报复什么,是建立在自己还能活着的前提下。

    呼!闭目沉神。

    随着李亥玄双手掐诀,运行起烛阴功的功法,整个山泉谷寒潭中的灵气,再一次被调动。

    氤氲的灵气纷纷从深潭中涌出,将李亥玄包裹。

    李亥玄的闭关,对于揽月门来说微不足道,它依然没有停止运作。

    当然,他身后的组织更是不可能消停。

    在李亥玄闭关不到一个半月。

    揽月门发生了两件大事。

    这批新入门弟子中的天赋最高者,那个叫赵烈的,拥有七品资质的少年。

    在接到了他原本家族的书信后,回归家族的路上遭遇了伏击,赵烈不知所踪。

    对于揽月门而言,失去一个拥有七品资质的弟子,无疑是巨大的损失。

    尽管之前一直有门派弟子在门外丧命,但都抵不上一个七品资质的天才弟子的损失,要知道被誉为外门第一天的巫马麟,也不过才八品资质。

    揽月门高层极其震怒,命令内门执法队严查此事,听闻还出动了一个执法堂的副堂主,那种地位的强者,就算是放在青芒洲,都是不容小觑的存在,对于外门弟子而言,更是庞然大物。

    再有就是这一批新入门弟子中,一个名叫简素的女性弟子。

    深夜在宗门洞府中修行时,洞府中的法阵被人攻击。

    似乎有人试图强行破开阵法的防御,对她袭击。

    但好在阵法足够坚固,尽管被严重破坏,但也撑到了他哥哥简白猿的到来,惊退了来犯者,简素毫发无损。

    但这两件事,却是整个宗门的气氛莫名的紧张起来。

    也可能是因为这件事所造成的影响太大了,那个隐匿在暗处的势力选择了低调潜伏。

    虽然简素没有死,但起码赵烈已经被他们清除了,就这件事而言,他们已经取得了胜利。

    然而作为这些事情的间接参与者,李亥玄都不知道。

    他这一闭关,就是整整两个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