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替嫁小可爱原来是满级黑心莲 > 第二百零七章 还有自己的暗语了
    封北寒还想调用内力为她压制这毒。

    唐婉却陡然用力,直直将他拉了下去,乌发纠缠,鼻息相融。

    “帮我……”

    只这两个字,如旋涡将封北寒仅剩的理智吞噬殆尽。

    星火燎原,一发不可收拾。

    可唐婉却只觉得羞耻无比,涨红的脸颊几乎挤出血来,可那感觉,更像是饮鸩止渴,她只能贪婪如赌徒,一次又一次抓住封北寒的手臂,却又在清明的一瞬间,狠狠将他推开。

    还不能做到最后的那一步,不能让他发现自己手臂上的事情。

    可这太难受了……

    她还想用抓挠伤口,用疼痛来让自己保持理智,可每次还没实施,男人的手就如镣铐一般落下,桎梏着她所有的动作,并告诉他。

    “别伤害自己。”

    “难受……”

    唐婉的声音还是微弱的几乎听不见,那只大手才向下而去。

    封北寒索性将她锁在自己的怀抱里,感觉到这炙热的怀抱将自己包裹起来。

    封北寒体内的内力都凌乱的不成样子,还是极为忍耐的为她纾解,以最令唐婉难受的办法,循序渐进,直至那冰冷的内力如游丝流水一般落入她的经络,听着她的呻吟变成痛呼,封北寒同样汗如雨下。

    他绝不会在这种地方,强要了自己喜欢的人。

    封北寒眼底恢复一丝清明,感觉到怀里的人软绵无力的倒在自己的怀里,才收回手:“有什么药可以解毒吗?”

    唐婉发不出任何的声音,就连指尖抬起来都困难。

    她哪里还有时间去想药名!

    想到这里,唐婉头脑不清醒的咬了一口封北寒的脖子,为什么封北寒做事这么磨磨唧唧的!不想做到最后一步,就找个大夫!

    可对于封北寒来说,那贝齿摩挲过的感觉,带着一阵痒,无异于邀宠。

    他目光微沉,又非要在唐婉身上讨得几分报酬,折腾的她双唇殷红如血,手臂上更多了些其他的痕迹,方才沉着脸将人安置回榻上:“马上。”

    “……”

    唐婉被折腾的没了力气,只觉得两腿凉飕飕的,想到刚才封北寒的动作,一时只扎进被褥之中没了声息。

    也不知过了多久,热浪再起,封北寒才重新回来,看着她装鸵鸟的样子,眼神一暗,上前几步,将两颗药丸放入她的口中。

    唐婉只看了那药一眼,蹙眉着从袖口里抖出一个小药瓶来,只是没能接住,眼睁睁的看着它要落下。

    封北寒手疾眼快的为她拿住,打开药瓶拿了一颗,裹着之前的药一并送入她的口中,唐婉被呛了一口,马上就被喂了一口水。

    药效上来,唐婉恢复了些理智,隐约还记得刚才的触感,红着脸埋进了封北寒的胸口,张了张嘴,还是说不出什么话来。

    封北寒环着她,眼神更冷。

    如果刚才不是他发现端倪,跟着前去的话……

    想到这里,封北寒将她抱紧,不顾她挣扎,为她重新整理好里里外外的衣裳。

    将那些肌肤和痕迹都严丝密合的包裹起来,再不让其他人看见。

    唐婉在这个怀抱里靠了许久,久到她都快不记得以前被人保护的时日有多远,等她回想起封北寒方才那些抚慰的动作时,悄然攥紧了他的衣襟。

    那失控的感觉……

    实在是太奇怪了。

    “寿宴不顺利,我们也该回府了。”封北寒环着她的手臂渐渐收紧,眼神微暗的替她整理好发钗,“还能起身吗?”

    唐婉试着动了动腿,酸麻至极,别说是起身了,现在她恨不得摊在地上装死。

    封北寒竟然愿意用手……

    唐婉不敢继续再想下去,索性一头闷在他的怀里,摇头。

    “王妃身子不适。”

    封北寒只对外面的李修满说了这么一句,便拿来披风将唐婉严丝密合的包裹住,“突染风寒,晕了过去。”

    唐婉的眼前被一片黑暗所遮盖,仍是紧扣着封北寒的衣襟,有些贪恋这温暖的怀抱。

    封北寒眼底划过一抹心疼,将人紧紧抱着,快步踏出院外。

    离了唐婉的小院,就能听见前厅里乱糟糟的一团,莫夫人正朝着莫水清发火:“我们可就这么一个儿子,你连查都不查,算怎么回事!”

    莫水清只堪堪将人拽住:“别闹了,有什么事情回家说。”

    “不回!你这做爹的要是不给查,我就直接一封诉状入宫门!”

    “不准,还不跟我回去,勿要……搅乱了唐大学士的寿宴!”

    两人的声音几乎要见屋顶给掀翻,唐玄育的声音却微乎其微。

    唐婉听着那声音,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怎么莫水清这等狗腿子、仰人鼻息的玩意儿,今日竟敢大闹她爹爹的寿宴?

    她下意识的探了探头,就听封北寒开口:“莫谦被唐临州所伤,如今奄奄一息,便跟你爹闹起来了。”

    唐婉拍了拍他的胸膛,不明白为什么唐临州会伤害莫谦。

    李修满看着唐婉的动作,不明白的歪了脑袋。

    封北寒却道:“本王不知。”

    唐婉瘪嘴,究竟在她中迷情散的这段时间里,发生了什么?

    如果封北寒不知道的话,那只可能是唐临州那个蠢蛋,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想到这里,唐婉又碰了碰自己还怦怦跳个不停的胸膛,抬起两只手来,用一根手指头在自己的另一个掌心里比划,她现在声音嘶哑至极,且气息不稳,不如直接做动作交流。

    “等会儿再说。”

    唐婉了然的点点头,封北寒现在也腾不出手来,让她在掌心里写字。

    李修满跟在一边,脑子里冒出无数疑问。

    什么时候,王爷和王妃还有自己的暗语了?

    寿宴几乎不欢而散,封北寒带着唐婉上了王府的,马车。

    唐婉被安置在封北寒的身边坐着,只是死死抓着头上的披风不放,拉着封北寒的手写下几个字:“药,不对劲。”

    封北寒蹙眉,他之前以为按照唐婉的医术,还有她身上总带着的东西,应当有问题,可没想到他回来之后,唐婉仍备受折磨。

    “你怀疑这东西的来路不清?”

    “不是,正常东西。”唐婉勉力的写下这几个字,没听到封北寒的回应,又补了一句,“里面有药材,不是,天启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