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亮剑之咱老孔能爆装 > 第10章 突袭车站
    田中怒不可遏的指着伪军哇啦直骂。

    他这个班长可是担负着方水镇范围内铁路的安全,若出了什么差错,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猪猡似的支那人,净会好吃懒做!

    “你滴死啦死啦……”

    话还没完,车站外围骤然响起一道枪声。

    一颗呼啸而来的子弹,瞬间穿透他的身体。

    在伪军惊愕的目光中,田中一头栽倒在地。

    “轰!”

    “轰!”

    震耳欲聋的轰炸声猛然响起,火光冲天。

    一颗颗炮弹向敌人的碉堡轰炸而去。

    “杀啊!”

    一挺挺机关枪开火齐射,掩护数以百计的战士们对敌人的碉堡和炮楼发起冲锋。

    孔捷手持一支加兰德步枪,瞄准碉堡、炮楼的射击孔,连续点射,将开枪的日伪军陆续击杀。

    而炮楼顶层,已有个鬼子操起九二式重机枪朝下面的战士们扫射。

    密集的弹雨汹涌而来,几个战士躲闪不及,被子弹击中,倒在了血泊之中。

    刚刚干掉一个轻机枪手的孔捷见状,迅速调转枪头,瞄准的瞬间,一个点射。

    鬼子机枪手的头盔上飙起一股鲜血,整个人从炮楼顶层栽了下来。

    重机枪暂时哑火,不少战士抓紧时机冲到了炮楼旁,其余的战士也已冲到碉堡旁,将成捆手榴弹扯了引线丢进去。

    “轰!”

    炮楼、碉堡一层的鬼子被当场炸死。

    孔捷干掉了一个刚接手的重机枪手,又将起枪头往碉堡处的轻机枪手瞄准。

    就在这时,一枚手榴弹呈一道漂亮的弧线,钻进了敌人的机枪眼。

    轰的一声巨响,碉堡闪过一道火光,机枪手被当场炸死。

    孔捷见状一喜,叫道:“好样的!谁扔的手榴弹?”

    一个战士回头道:“报告团长,是俺,王根生!”

    孔捷喜道:“你他娘可真是个神投手!

    就这样扔,老子给你记上一功!”

    王根生受到了夸奖,咧嘴一笑,越发卖力的投起了手榴弹。

    这小子果然是一投一个准,个个都顺着机枪眼就扔了进去。

    孔捷喜的合不拢嘴,这他娘的简直赶上迫击炮了!

    就在这档口,刚刚接手炮楼顶层的重机枪手又不知被谁打中,摔落下来,死的透透的。

    “好好好!”

    孔捷更是欣喜不已,没想到二营有这么多人才。

    “谁把鬼子的重机枪手干掉的?”

    有个小战士叫道:“是王喜奎!”

    王喜奎此时正沉默的端着一支加兰德半自动步枪。

    瞄准,扣动扳机,子弹从枪管爆射而出。

    敌人的轻机枪再次哑火。

    这一枪一又一次命中,王喜奎的心头却没有多大的起伏。

    听团长说,这枪是美国人造的。

    确实比他之前那把膛线都磨平了的三八大盖好用。

    射击精度高,还省却不少换子弹的时间。

    他躬着腰抱着枪敏捷的换了个位置。

    趴下,瞄准,扣动扳机。

    直到那声清脆悦耳的“叮”声响起,王喜奎的嘴角才露出了一丝笑容。

    孔捷已将王喜奎的举动都看在眼底。

    这他娘的是个天生的狙击手啊!

    沉着冷静,枪法精准,打几枪换一个位置。

    这一趟,一下子发现了两个宝贝。

    孔捷欣喜不已。

    在孔捷、王喜奎两个神枪手的精准射杀与王根生的精准投射之下,敌人的火力被有效的压制住。

    那几挺机枪愣是成了摆设。

    经过一几轮精准射杀,与一波手榴弹轰击,炮楼与碉堡内的日伪军已死伤大半。

    战士们顺利的冲了上去,破门而入,手里的步枪、冲锋枪齐齐扫射,余下的残敌瞬间被肃清。

    孔捷见沈泉那边暂时还未攻下敌人的碉堡,便令战士们前去支援。

    同时,他冲到了炮楼顶层,将九二式重机枪的枪头调转,朝向那两座碉堡疯狂扫射,进行火力压制。

    而丁伟那边,和赵大虎碰头之后就一并赶往万家镇。

    到达目的地后,丁伟没有着急行动,而是令作战部队暂时驻扎在万家镇外围,等到后半夜,二鬼子睡死了再动手。

    赵大虎自然听从上级的。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原本站在镇门口放哨的几个二鬼子,已困得直点头。

    丁伟看了眼腕表,已是凌晨两点二十。

    他便道:“时间差不多了,赵大虎,你带十几个战士去探探情况,有机会就把伪军的岗哨摸掉,我在后头给你接应。”

    “是,丁团长。”

    丁伟继续道:“一营长,你带上两个连,把万家镇给我包围起来,封住的所有出口,绝不能放跑一个敌人!”

    “是,团长!”

    丁伟的命令一下达,战士们纷纷行动起来。

    赵大虎带着十几个战士,轻轻松松就将门口站岗的几个伪军全部抹了脖子。

    战士们悄无声息的走进镇子。

    只见高高的岗楼内灯光明亮,但是不见人影晃动,保不准里面的二鬼子都睡着了。

    赵大虎带着战士们悄悄挨到岗楼旁。

    只见有两个伪军正缩着脑袋烤火,其余的五六个伪军正靠着墙睡觉。

    而丁伟这边,剪断了伪军的电话线之后,也悄悄摸进了万家镇。

    侦察兵汇报到:“团长,前面就是二鬼子的军营。”

    “走!”

    守在军营门口的伪军士兵早已被干掉。

    一部分战士爬上了房顶,架起了机枪。

    另一部分战士则准备悄悄拉开大门。

    就在此时,忽然远处传来隐约的枪响。

    丁伟听出了来源的方向,心头一惊,让老孔那小子打援,咋还先被发现了?

    眼下顾不得细想,丁伟一脚踹开了大门,战士们端着枪迅速冲进军营。

    “不许动!”

    “不许动!”

    “都他娘的不许动,不然老子毙了他!”

    刚从睡梦中惊醒的伪军们,还没搞明白是什么情况,就被从被窝里揪了出来。

    而赵大虎那边,一听到枪响就立刻对岗楼里的二鬼子们扣动了扳机。

    “突突突!”

    这七八个二鬼子,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部被打成了筛子。

    伪军骑兵营营长李海鹏原本正抱着女人睡得正香,却震耳欲聋的枪声猛然惊醒。

    与此同时,几个伪军冲进来,惊慌大叫道:“营长,八…八路来了!”

    李海鹏一怔,随即气急败坏道:“还愣着干啥!快电话叫皇军支援!”

    一个伪军哭丧着脸道:“营长,咱的电话线被剪断了,根本打不出去。”

    “啥?”

    李海鹏瞪大眼睛,还未作出反应。

    忽然十几个八路军冲了进来。

    那几个伪军刚想开火攻击,却被对方一通扫射,如割麦子一般全部倒下。

    骑兵营营长李海鹏见状吓得当场跪下,举起双手叫道:“八爷饶命!八爷饶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