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顶流影帝竹马来讨债 > 第95章还原事情真相
    “对!池遇,你冷静一点,宁生真的没对我做过一点过分的举动。他很克制,我们很清白。你相信我们,别让那个预谋之人奸计得逞。”

    顾锦夏费力许久才算能爬坐起来,又急又难受到额角都冒了一串串汗珠滚下。

    她眯着双眼想要看清楚房间里都有谁,奈何她身上的药物很特殊。

    算不得欲高涨到无法自控,却是迷糊的厉害,浑身无力的厉害。

    设计这个圈套的人,明显是知道付宁生对她的感情,可以接近她和付宁生。

    所以对方给付宁生用了猛药,让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欲念,再加上付宁生对她有情。

    这件事本应该是水到渠成的。

    然而连顾锦夏都想不到,付宁生的自控能力这么强。

    甚至不惜将自己的左手用玻璃片割出深口子,也要自己保持清醒,不对她做出什么事。

    池故渊听到顾锦夏的声音,总算是冷静一些。

    他使劲蹬了付宁生一眼,快步走过去脱下自己的外套。

    将西装外套披在她的身上,刚刚弯腰将她抱起来,门口就突然传来很多人跑过来的脚步声。

    “哪里?哪里?到底哪个房间是顾视后和付律师偷情的房间?这可是大新闻,我们绝对不能错过第一手资料。”

    蓝时惊第一个反应过来,冲过去将房门锁死。

    之后屋内的四个人就都不再出声音,直到那些接到消息赶过来的记者,仔细的找了许多房间。

    发现是对方发布假消息后,骂骂咧咧都走了。

    顾锦夏靠在池故渊的怀里,闻着他身上特殊的体香,身体里欲念的种子越长越大。

    下药的人其实很恶毒。

    她有理智却没有反抗能力,最后只能是被强的结果。

    那个人不仅要毁了她的身体,还要将她的内心毁掉。

    另外还提前通知,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池故渊出现。

    很显然就是要池故渊抓奸在床,那样她和池故渊也就完了。

    毕竟她不是被一般的男人强迫,而是被她和池故渊都知道的,喜欢她的付宁生。

    到时候她是自愿还是被迫,一万张嘴也说不清楚。

    那个人的终极目的是毁了她的身心名誉,以及她和池故渊的感情。

    到底是谁?

    又是通过什么样的办法,在她和付宁生两个都有防备的精明人身上下了药呢?

    顾锦夏越想越头疼,却根本想不到答案。

    “付律师,你心里有怀疑的目标吗?”

    蓝时惊扶着付宁生坐到沙发上,又去吧台倒了两杯冰水,全部都端给付宁生之后看着他喝下去,才问。

    两杯冰水下肚,付宁生的药力更是散了不少,这会儿右手捏了捏眉心,沉思一下才说道:

    “其实我今天来之前,脑袋就已经有些昏昏沉沉,我还以为是最近熬夜没休息好,这才会引起身体上的不适。我进宴会厅有一个小时,什么都没吃,什么都没喝,更是什么都没碰。”

    “因为找不到愿愿,这才会问了服务生之后,来这边找卫生间。没想到刚到楼梯拐角,就看到愿愿站在不远处。我就过来和愿愿说两句话,突然头晕的更厉害。愿愿才会扶我来房间,之后她给我在冰箱倒了两杯冰水,我和她都没来得及喝。”

    “她递给我水的时候,我的确闻到一股若有似无特殊的香味。我们都以为是房间的熏香,谁都没有注意。之后我们两个就都不对劲,我想要出去喊医生的时候脚滑,摔倒在愿愿身上,才会碰了她的脸颊。至于她胸口的血,是她咬破下唇滴上去的。”

    付宁生知道池故渊最愤怒的是什么。

    虽然他不在乎池故渊怎样想,他更不在乎池故渊觉得他下流。

    但是他不能让池故渊误会顾锦夏,他和顾锦夏本来就是清白的。

    蓝时惊的关注点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他听完付宁生的解释起身,在房间里寻了一圈。

    “地毯上有不少玻璃珠,看来这房间早就被人动了手脚。屋内的熏香,和你说得一样,是有燃情功效的。会不会……是之前酒店服务人员来回进房间时,做了这些事情?夏夏,你和付律师到底得罪了谁?会被人这样计谋精妙的摆了一道?”

    顾锦夏被池故渊紧紧抱在怀中,也不知道是冷还是身体难受,浑身都犹如过电似的在打颤。

    狼狈不堪的模样,看的在场三个男人都心疼不已。

    池故渊用下巴轻轻摩挲一下她的头顶,强忍着现在就抱她去看医生的冲动。

    他必须马上弄清楚是怎么回事。

    否则万一心急冲出去,再中了对方的圈套,那边是彻底毁了顾锦夏。

    毕竟顾锦夏是公众人物。

    她被下药,有没有和付宁生发生关系,在外人看来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捕风捉影有了苗头,那么大众的舆论就能彻底淹死她,毁了她的前途,甚至毁了她整个人生。

    他不能冲动。

    “虽然我没有证据,但是这件事一定和关雎有关系。”

    “关雎?对!今天是关雎的二哥订婚的日子,这酒店也是关雎的二哥定的。如果她真的想安排人在酒店对你动手,那再顺理成章不过。”

    蓝时惊右手握拳砸在左手手心中,一双异色瞳惊讶的长大,恍然明白过来一切。

    付宁生在听到关雎两个字时,双手狠狠的用力握紧。

    他就不该心存一点仁慈,放过关雎一次又一次。

    “我先出去。这件事交给我,明天早晨之后,京城将不会再有关印荷这个人。”

    付宁生猛然起身大步离去,发狠的模样就像一头被挑衅的狮子。

    哪怕顾锦夏此刻看不清他离去的背影,都能从他的话语里听出来,他的恼怒与笃定。

    蓝时惊看着付宁生推门离去,转头看向池故渊怀里闭着眼睛打颤的顾锦夏。

    想了想,终究没憋住,道:

    “我早就知道,付宁生手中握着关氏集团和关雎的秘密。只是没想到,他手里的东西这么重要。重要到只需要一晚上,就能把关雎送到看守所去。关雎这次真是,自寻死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