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名侦探修炼手册 > 第396章 第一个障眼法
    “这......”周言拉着长音。

    他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形容这件事情。

    反正按照陆大哥的描述,他只能脑补出这样一个过程。

    就是陆仁甲在箱子里时,摸了摸臻美小姐的脸。

    这时候臻美小姐还活着。

    但是就在他的手离开臻美小姐的那一瞬间......她的头就消失了。

    仅仅是消失,却没有往出喷血。

    这时候木门缓缓敞开,直到舞台上的灯光照射进来时,断开的脖子才开始喷血。

    好吧,如果这么想的话,那不论哪个方面,都是不合常理的!

    所以这肯定是障眼法。

    铺天盖地的障眼法,每一分,每一秒,每一个细节都是障眼法!

    必须要破除这些障眼法,才能直指这个案件的本身。

    周言翻开了书......

    “兄弟们啊,咱们要一同破解这个魔术中所有的秘密了,加把劲啊!”

    而书上的留言,其实也已经活跃了起来。

    团长不告诉魔术的秘密,那就自己将秘密解开。

    看起来大家对‘打团长脸’这件事都抱着浓厚的兴趣啊。

    【呵呵S:整蒙了,难不成是空间技术?两人在箱子里应该是面对面的】

    “哈哈,兄弟,别丧气啊,秘密都是一层一层剥开的。

    至于‘箱子里俩人是面对面的’这个说法,应该是对的。

    毕竟陆大哥已经摸到对方的脸了。

    而且,对方也用手握住了陆仁甲的手腕。”

    【和光同塵:周言,在没有得出确切的真相前,不应该再出现奇怪的行为了,他在一步一步试探】

    “哦?”周言愣了愣:“你是想说,这个案件也是犯罪者俱乐部弄出来的么?

    呵,之前不是都说了么,犯罪者俱乐部已经盯上我了,所以我在明,他们在暗。

    也就是说,就算是我一味的躲避也是毫无用处的。

    正所谓兵来将挡,水来土淹,我还不如就等着他们亮招数。

    至于他们是不是在试探书中的你们能力到底有多强大......

    呵呵,那就试探呗。

    我在成长,你们也在成长。

    他们现在还没有弄死我,那么他们将越来越难以弄死我。

    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

    无法置我于死地的,又会令我更强大。

    你们应该也一样吧。”

    【bc1111:考虑一下‘路人甲不是被随机选中’的可能性,一些非常重要的魔术里面不可能允许存在不稳定因素的,路人甲也是团员之一?】

    “哎哎,你们注意点,人家大哥叫‘陆仁甲’,从你们嘴里说出来咋就跟个龙套一样呢。

    还有,这位大哥应该是完全随机的,起码我是想不出来有什么方法能让那乒乓球百分百落到他手里。

    乒乓球上的字我也看过了,就是我写的,差不了。”

    【弱虫的正义:问题来了,30米的距离,路人甲在没人带着的情况,独自在黑暗的环境中,飞快的到达舞台,还连自己都不知道。

    除非他本来就知道路,还隐瞒了自己是托的事实,要不然不可能实现的。

    除非犯人有办法利用滑轮组迅速把人拉到舞台。

    人头和身体可以通过滑轮移动到后台完成快速移动,但路人甲不行。】

    周言看完这一段话后,突然怔了怔。

    他好像是想到了什么。

    这位兄弟说的话十分的在理,30米的距离,是不可能在两秒钟之内就到达的。

    就算是用绳索高速移动,那陆仁甲大哥也不可能感知不到。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性!

    那就是陆仁甲大哥是托!

    他明明感觉到了自己锁在的木头箱子快速的移动了,但是他不说!

    然而,周言能确定,陆仁甲大哥就是一个完全随机的人选啊,他不应该是魔术团事先串通好的人啊。

    这两者之间,就出现了矛盾。

    除非......除非......

    周言突然想到了什么!

    “等等!”他脑子里嗡的一下,忙低下头,开始往前翻书。

    他刚才好像是看到了一句话!

    那句话很短,当时就被周言快速的阅读方式给自动忽略掉了。

    【艾玛小仙女啊:摸不着头脑(物理)】

    “不是这句!”

    【C丶寒影:是不是有镜子啊,镜像魔术】

    “嘶——也不是这句。”

    【杜梓桐:检查一半走了,有猫腻】

    “对!就是这句!”

    检查一半就走了!

    刚才陆仁甲老哥说了,他上台后,喝了魔药,穿了斗篷,然后臻美小姐让他去检查箱子。

    他说......自己检查一半,就被主持人带去了篝火。

    可是——

    周言记得,陆仁甲老哥是检查完了箱子,很心满意足的走到了台前,然后和臻美小姐示意‘我检查完了’之后,才被带走的啊。

    嘶——如此一来,陆仁甲的证词就和周言的所见所闻产生了差别!

    周言立刻抬头,望向坐在床上的陆仁甲大哥。

    “陆大哥,您刚才说,您检查箱子只检查了一半?”

    陆仁甲点了点头:“是啊,估计是我检查的太仔细了,有点浪费时间了,所以就被主持人先叫走了。”

    “可是......你不是检查完了,才被带向篝火的么?”

    “啊?”陆仁甲一愣:“小兄弟,你记错了吧。

    当时,我是先检查了那扇活动的木板门,然后转到了左边,检查了箱子上的木板,然后,又转到了后面......”

    说到这,陆仁甲突然一下愣住了。

    周言也愣住了。

    就连站在一旁一直没有插话的林溪都愣住了。

    看起来,他们三个同时想到了一种可能性!

    “喂......你不会是,就在检查木箱子后方的那块木板时,被主持人带走的吧!”

    陆仁甲眨巴眨巴眼睛,看着陆远。

    “对......对啊......”

    “卧槽?!”周言的语气一下子快了许多:“那,你是怎么被带下台的?”

    “我是被那主持人带到了舞台后方,穿过幕布,然后从幕布后的台阶走到观众席上,又顺着观众席走到了篝火台上的啊。”

    “你穿过了幕布?”

    “是啊!”

    周言微微张着嘴......

    “可是......我明明看到了你检查完了箱子,从箱子后面又绕了回来,再次站到了台前啊!

    那么......如果你在检查箱子后方的木板时,就被带走了。

    那走到台前的那个人又是谁?”

    其实......到这里,所有人都已经知道了当时发生了什么了。

    那就是......

    当陆仁甲走到箱子后方,检查木板是否有机关的那段时间里。

    他被换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