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修真小说 > 我从凡间来(这个修士很危险) > 三百二十二章 豪迈三龙客
    许易不看三人,一道光掌凌空洒出,直抓孟堂主,三龙客同时出手,三道光波,凌空聚成一只巨大的光拳,朝那道光掌击去。
  
      光掌凌空变形,又扩大数倍,准而又准地将击来的光拳握住。
  
      荀匡眼中闪过一抹喜色,便在这时,那光掌竟消失无踪,下一刻出现在孟堂主近前,轰然一掌,正中孟堂主。
  
      孟堂主被光掌拍中,动也不动,似乎那光掌的威力,根本不大,徒有其形。
  
      下一瞬,孟堂主开始大口喷血,周身的毛孔溢出各色的浆液。
  
      整个人瞬息薄如蝉翼,风一吹,竟只剩了一张皮。
  
      许易收了招魂幡,大手一招,孟堂主衰弱的元魂,进了他的光笼。
  
      令人牙酸心痛皮发紧的炼魂之旅,再度开启。
  
      满场众人无不面如土色,尤其是那些曾叫嚣着要灭杀老魔的,此刻热腾腾的腔子里像是被千年玄冰的冰块塞满了,通体凉彻。
  
      齐怀也紧张到了极点,他已传音,派出人去,去请家主和大长老速速回归。
  
      对手的强大,超乎了预料。
  
      不过,他还是有自信挺到家主和大长老归来。
  
      “重复我的规矩,某没叫说话,敢说话者死!”
  
      许易冷声说罢,扫视全场,无一人敢以之对视,三龙客中的龙身洪野才要说话,却被荀匡死死按在肩上拦住。
  
      只一击,荀匡便看出眼前的老魔绝非他们曾面对的那两位真丹后期强者可比。
  
      毕竟,真丹后期与真丹后期之间,也隔着巨大的鸿沟。
  
      “先前叫嚣要灭掉我的,自己站出来,可以自裁,否则,必被我炼死。”
  
      许易声音冰冷得没有温度。
  
      在他发现晏姿连话都不会说的时候,心头的杀意便开始疯狂地堆积着。
  
      “跟老魔拼了,大家同时出手,未必……”
  
      一位黑面汉子才呼喝出声,一道剑气缥缈无声,如毒蛇一般吻断了他的脖子。
  
      许老魔掐动法诀,光笼成禁,黑面汉子的元魂被打入了光笼,撕心裂肺的惨嚎再度响彻天地。
  
      顿时,十余道遁光四散飚飞,可不管飞出多远,总有诡异的剑气后发先至,如影随形,接连十余道元魂先后被投入光笼中。
  
      一时间惨叫之声,令人头皮不住抽紧。
  
      睹见晏姿似有痛苦之色,许易赶忙挥手结束了炼魂,直接将十余道元魂炼成青烟。
  
      “很吵是不是,是我不好,忘了。”
  
      许易拍拍她肩头,宽慰她道。
  
      邪恶至极的老魔,竟也有如此温暖的面孔,不知多少人惊爆了眼球。
  
      与此同时,所有人都意识到晏姿是关键,尤其是早被许易炼魂吓得魂飞魄散的参与了叫嚣的众修士。
  
      此刻,怪模怪样青衫覆面的晏姿,在他们眼中,就是大慈大悲圣母娘娘临凡。
  
      “姑娘,求求你了,姑娘,我什么也不知道啊,就是凑热闹,谁知道会得罪魔头大爷,不是,是真没想惹怒仙尊,您饶了我,千万饶了我,我不是齐家的人,也不是广龙堂的人啊……”
  
      不知谁先跪倒在地,发一声喊。
  
      瞬间,十余道身影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不住告饶。
  
      他们当中不乏一方大豪,平素最是风光威风,临战之际,也曾拼死争斗,不曾告饶。
  
      关键眼前的魔头,根本就是不可抗力,你想拼死相斗,人家伸出一根指头,便轻松将你碾死了,最可怕的是,血肉之躯死了还不算,还得被拘拿元魂,生生炼化。
  
      这种魂飞湮灭的恐怖和后悔生出来的痛苦,没有谁有勇气体验。
  
      众人苦苦哀求,许易本想痛下杀手,结束聒噪。
  
      忽的,晏姿伸手抓住了他,摊开他掌心,在他掌中写了个“放”字。
  
      许易道,“小晏,若我敌不过广龙堂这帮人,他们定然会换一副嘴脸对我,你说呢?”
  
      “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
  
      晏姿快速地写着文字。
  
      许易看着晏姿,心中又是感叹又是欢喜,感叹的是晏姿经历了诸多磨难,心中的善良不改,如此心性,他是远远难及。
  
      惊喜的是,晏姿终于肯和他交流了。
  
      “罢了,既然我家小晏说话了,此前的事便揭过,谁再犯我规矩,必死!”
  
      他现在魔头属性越来越浓烈,全凭心情行事,心情不好,谁敢废话,动辄灭杀,心情一好,看着心烦之辈,也能活命。
  
      许易这一发话,一众人中竟有数人昏死过去,还有两人疯狂大叫,状若疯癫。
  
      此时,最觉尴尬、怪异的却是三龙客。
  
      他们三人拦阻过许易对孟堂主的追击,这会儿,正悬浮在半空中,遥遥对着许易,在人群中最是显眼。
  
      本来,三龙客是打算趁势挑战许易,公平一战,哪知道这魔头实在是邪恶得出奇,动则抽炼魂魄。
  
      手下更是无一合之敌,一帮修为还算过得去的修士,在这老魔头手中,竟连逃出一千丈的能力也没有。
  
      如此凶神恶煞,宛若上古魔神,实在是生平仅见。
  
      如此一来,三人的处境便尴尬了。
  
      想进攻不敢,想候车又抹不开面子。
  
      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呆呆立在半空,紧紧盯着许易,全神戒备,
  
      许易料理了众人,注意力终于转到三人脸上来。
  
      许易何等眼光,自是看破三人的窘态,冷冷一笑,“诸君战又不战,退又不退,岂不惹人耻笑。”
  
      洪野性子最烈,眉头一扬,正待说话,荀匡死死把住他的手臂,冲许易抱拳道,“前辈神通盖世,我等拜伏,冒犯之处,还请前辈千万见谅。”
  
      许易八风不动,冷然道,“废话少说,汤别灌,想活命简单,每人杀三条齐家的狗就行。”
  
      忽的,洪野挣开荀匡的束缚,怒道,“大哥,怕什么!我们兄弟三人合力,纵横天下这些年,何曾怕过谁来,老魔要战就陪他战上一场又有何妨?”
  
      对齐家他并没有丝毫的好感,更谈不上什么责任,他就是单纯的不爽许易的嚣张跋扈,宁鸣而死,不默而生。
  
      徐鼎笑道,“二哥之言,正合我意,堂堂三龙客岂能被谁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