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历史小说 > 我要做门阀 > 第一千两百三十八节 峰回路转(2)
    宫中的火焰升腾而起,很快就将大半个长安城都映照的通红。

    数不清的百姓,战战兢兢的趴在家中窗台,看着失火的地方,双目呆滞,不能言语。

    而在建章宫外的叛军,则是欢呼雀跃。

    火灾,必将吸引守军的注意力,从而给他们的进攻创造有利条件!

    于是人人欢喜鼓舞,只有太子刘据,眼中闪现过一丝伤感与忧郁,但很快就消失不见。

    “进宫!”刘据拔出自己腰间的佩剑:“火僰宫阙,此天命在孤,卿等勠力同心,功成之日,孤不吝重赏!”

    于是,趁着火灾爆发,守军混乱的有利时间。

    叛军第一次发起对了建章宫的强力进攻!

    仅仅是第一波,就足足有一千五百名甲兵和两千多家臣、食客,他们抬着云梯,举着火把,向着宫城蜂拥而去。

    一边进攻,他们一边大声高呼:“奸贼裹胁君父,陷害太子,乱国家社稷,公等缘何助纣为虐?今未央火起,此天命在太子也!公等何不拨乱反正,辅佐太子?”

    数千人的齐声呐喊,瞬间就让建章宫守军心神动摇。

    在不知道未央宫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情况下,有些守军开始退缩、开始避战。

    而更要命的是——原本主持宫城防御的光禄大夫金日磾带走他的亲卫队,去了未央宫,而临时受命的侍中、驸马都尉赵充国在守军中威望不足,力量单薄。

    这位驸马都尉,仅仅只能勉力维持住北阙主城楼的秩序。

    而其他侧翼城楼与城门,就根本无力顾及了。

    于是,当叛军开始攻城,数不清的云梯架到城楼上。

    黑暗中,远方的喊话,声声阵阵。

    终于有人开始抵不住压力了。

    某一刻,忽地一声欢呼声在城墙下响起:“宫门打开了!”

    太子刘据闻声,激动的看过去。

    却见远方黑暗的城墙下,一道宫门敞开。

    虽然只是一道偏门,狭小的偏门。

    但他还是用力的挥舞了一下拳头,振奋的道:“功成就在此刻!”

    刘据立刻下令:“命人将城门已开之事,晓瑜全军!”

    “诺!”

    于是,叛军马上就改变了喊话内容。

    “宫门已开,义士忠臣,为汉左袒者,还不快快来投?!”

    原本坚不可摧,甚至不可陷落的建章宫宫城防御,于是彻底崩溃。

    不过两刻钟,便有大量守军打开了城门,或者放弃了防御,崩溃而逃。

    许多忠于职守的军官,在眼看着一扇扇宫门洞开的时候,绝望的举剑自刎。

    而剩下的人,则在赵充国的率领下,带着残余的依旧忠于天子的军队,匆忙撤向玉堂殿方向。

    但,到这个时候,叛军与建章宫之间的力量对比,已经发生了根本性变法。

    之前,叛军只是在人数上堪堪与建章宫守军相当,甚至还处于劣势。

    但如今,当刘据在群臣的簇拥下,等下未央宫北阙著名的凤凰阙,眺望整个长安城时。

    他麾下已经多了至少两千禁军的追随。

    且,还有源源不断的禁军溃兵与宫城守军来投。

    更重要的是,刘据现在还可以派人去长乐宫,将皇后卫队与宫城守军调来——现在,他已占据优势,只要下令,长乐宫的军队不怕不来。

    如此,他第一次拥有了对自己父亲的优势。

    “父皇!”刘据望着远方黑暗中的宫室:“儿臣今将兵入宫,未知您是否愿意看到?”

    他知道,自己距离胜利,已经只剩下一步之遥了。

    只要带兵来到玉堂殿前,击破玉堂殿外围的守军。

    那么,即使他的父亲麾下依然有大批精锐,依然可以与他相争。

    但,战斗和政变却已经结束了。

    玉堂殿只要被围,哪怕只是象征性的。

    都将传递给所有人一个明确信息——胜负已分。

    即使他的父亲不愿认输,却也不得不认输了。

    不然……

    齐恒与赵武灵王的下场,就是他的未来!

    至于其他大臣?

    自然是会排着队来向他劝进。

    只是,刘据心中依然有着不安。

    他扭头看向长安城里的武库方向,那鹰扬大军屯兵之所。

    “武库可有异动?”刘据问着身侧的人。

    “回禀殿下,武库方面没有任何动静……”专门负责为刘据传递消息与情报的太子舍人周严立刻回答。

    “这不对劲啊!”刘据皱着眉头。

    “殿下,您何必为张子重而心忧呢?”在刘据身侧孔安国见缝插针:“只要您来到天子御前,那么,张子重即使再厉害,也只能免冠谢罪,引颈待戮……”

    其他人也都纷纷点头,深以为然。

    自古以来,不都是这样的吗?

    再厉害的大将,再牛逼的权臣,在君权面前,都是待宰羔羊。

    秦之白起、蒙恬,赵之李牧,汉之韩信、周亚夫,皆如此。

    难道,那张子重就不同?

    他还敢明目张胆的造反不成?

    不可能!

    每一个人都是自信满满。

    所有人脸上都洋溢着不可一世的笑容。

    胜利的果实,已经近在咫尺。

    人人都沉浸了分功夺权的美梦之中。

    只有刘据,心中充满了不安。

    但,他又说不来到底哪里不对了?

    而群臣们又都说那张子重必不能反抗,而且,事已至此,即使鹰扬大军现在就来到建章宫,也无力回天了。

    因为他马上就可以兵临玉堂殿,然后一清君侧,接着自是众正盈朝,盛世可期!

    …………………………

    武库。

    张越轻轻的从续相如手中接过一个在襁褓中睡得极为香甜的孩子。

    “真贤孙也!”张越看着自己怀中的孩子,笑了起来:“必可兴国家,昌社稷!”

    他举起这个在熟睡中的孩子,面朝着自己的部将,正色的道:“此太孙世子也!”

    他抱着这个孩子,走到诸将面前,将他展示给所有人看,让所有人都记住他的样子。

    “今宫阙失火,若天子、太孙不幸,世子宜当奉宗庙以安天下!”

    “来!”

    “诸公与吾,一同拜见少主!”

    于是,在张越的带头下,上百名鹰扬系的将官,恭恭敬敬的跪下来,对着那个不到两岁的皇曾孙大礼参拜:“臣等拜见世孙殿下!”

    礼毕,张越将这个孩子小心翼翼的交给续相如,嘱咐道:“此国本也!务必仔细小心侍奉!”

    然后他才扭头看向另一侧,笑着道:“去将钦使请来吧!”

    那建章宫来的使者,也晾了差不多半个时辰了,是时候去见一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