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灵眸妻 > 19 送他们去见官
    “然后呢?”孙里正问。

    安小鱼继续说道,“说起来,虽然我们家今儿夜里遭了贼是不假,可到底也没受到什么实质性的损失。反而刘大刘二被我爹和两位哥哥打了一顿,这个也算是对他们的惩罚了。”

    安平皱眉,语气明显不赞同,“小妹的意思,今晚这事儿就这么算了?”

    安有福紧跟着接话,“只要他们能改正,往后不再犯事儿,我同意闺女的说法……”

    “爹,他们来我家想干什么,您难道没听到吗?他们是想要……”

    “住口,别再说了。”

    安平不愿轻易放过刘大刘二,想要揭开他们的真面目,不过,却被安有福当众斥了一句。

    安有福对安平摇了摇头,又对他使了个眼色。

    安平这才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没再出声。

    孙里正见状,点了点头,“唔,既然你们……”

    安小鱼截断孙里正的话头,“你们别着急啊,刚才的话,我还没说完呢。”

    闻言,孙里正微愕,“嗯?”

    安有福自是宠闺女,对安小鱼道,“闺女,你想说什么尽管说。”

    安小鱼笑了笑,“我想说的是,虽然我们家是可以这样算了,可是,刚刚来我家的那么多村民们,他们那儿可不会就这么算了。”

    孙里正自是明白安小鱼的意思,今晚的事情,那么多村民可都是见证人,如果没有一个合理的说法,这事儿可没那么容易过去。

    孙里正想了想,正欲说,这事儿他来安排。

    还没来得及开口呢,又被安小鱼抢了先,“里正爷爷,我想过了,今晚这事儿,最好的法子就是送他们去见官。”

    安小鱼一通话,直让整个屋里顿时鸦雀无声。

    一时间,屋子里静悄悄的,静得连一根针落到地上都听得见。

    朱氏拉了拉身边女儿的手,小声道,“闺女啊,这见官……是不是太严重了......我怕......”

    安小鱼自是知道娘在担心什么,常言道,官字两个口,去到官爷跟前,你是有理也难说清。

    更何况,安小鱼已经知道,刘大的确贿赂了县太爷的爱妾......

    不过,这并不影响她惩恶除奸的目的。

    安小鱼拍拍朱氏的手,安慰她,“娘放心,该害怕的应该是外面那两个。”

    又冲孙里正的方向笑了笑,“里正爷爷,眼下送他们去见官是最好的法子,一来证明您老人家不畏强权,公平公正。二来刘大刘二做错了事是该让他们尝尝官司,这样他们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等将来出来了还能做回好人,您老人家这是做了好事一桩。”

    “话说回来,倘若他们真的在县衙有靠山,咱们送他们去衙门,那等于将他们送回家。他们该得感谢咱们高抬贵不计较。如此,里正爷爷也算是秉公办理,两头不亏不是。”

    安小鱼一番话说得是有鼻子有眼的,好像所有的事情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就连孙里正都有些动摇了。

    今晚这事,闹得有些大了,想要息事宁人,除非安家人不追究。

    至于其他村民那里可以想想别的法子,不论什么法子总是人想出来的。

    可在孙里正看来,这安小鱼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算了。

    不过,孙里正仔细想了想,忽然觉得这小丫头说得有几分道理。

    只不过,在他看来,这并不是一个最好的法子。

    说白了,充其量就是一件费力不讨好的事情。

    青河县那县太爷,孙里正见过,那就是一个见钱眼开的官老爷。

    这也是孙里正愿意相信,刘大所说的县太爷见到他,也会给几分脸面。

    这刘大刘二消失了好几年,也不知什么原因发迹了,今日贿赂了他家老婆子,也保不齐在县城贿赂了县太爷......

    “既然里正爷爷不说话,我就当您是默认了。”安小鱼说道。

    孙里正愣了一瞬,半晌之后点头,“只能如此了。”

    安小鱼笑了笑,“那行,就这么决定了,等天一亮,就请里正爷爷派人带着他们去县城,大概太阳下山之前就能到。”

    “好。”孙里正只能无奈点头。

    安小鱼问身边的朱氏,“娘,什么时辰了?”

    朱氏看了看外头的天色,“差不多还有两个时辰天就该亮了......”

    孙里正起身,面向安有福,沉吟道,“这样吧,我先回家一趟,天亮之后,让安平同我一道去一趟县城。”

    安有福也起身,看了一眼旁边的安平,随即点头,“这样也好。”

    待孙里正离开安家之后,安康忍不住又跑去院子里对刘大刘二踹了几脚。

    其原因,不过是他从大哥嘴里听到了刘大刘二今儿晚上来他们家的真正目的。

    而真正目的,便是刘大刘二企图用迷烟迷晕大家,然后偷走安小鱼,将她卖个好价钱。

    刘大刘二被绳索绑着,嘴里又被塞满了破布,挨打只能瞪着一双眼睛,痛苦的嗯嗯啊啊叫着。

    屋里,安有福和朱氏还在对大儿子交待。

    安有福拍了拍安平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大郎啊,这可是你第一回去县城,记得万事小心啊。”

    朱氏也说,“大郎啊,你爹说得对,县城可不比镇上,县城可大多了,好人多,但坏人也多,最好少跟人说话,一路上只管跟着里正。”

    安有福点头,“县城花钱的地方多,让你娘给你多带些盘缠,这回去了县城不定一两日就能回来。”

    一听这话,朱氏一惊一乍,“啥?一两日不能回来?当家的,你这话什么意思?”

    安有福眉头一拧,“大郎去县城可不是去玩的,他是去告官的,去了县城,你以为县太爷说见就马上能见到?妇道人家不懂就少说两句。”

    朱氏这心里忽然七上八下的,她忽然一把抓住安有福的胳膊,“当家的,要不然,这官司咱不打了,咱们不告官了,那刘大刘二就让他哪儿来哪去……”

    话还没说完,就听安平一口拒绝,“不成,那俩砸碎,不给他们一点儿颜色看看,当我们安家好欺负不成。”

    安平的目的很明确,他心里清楚,这刘大刘二对小妹算是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