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灵眸妻 > 48 她怎么来了,真扫兴
    说到底,不过就是看他们穿的寒酸,担心他们付不起这几碗面钱。

    面馆儿的浇头都是现成的,面条提前备好了,只要在开水里面烫一烫,便可出锅装碗。

    不大一会儿,便见店小二用托盘端着五碗热腾腾的羊肉面出来了。

    店小二说的不错,每一碗羊肉面的分量都很足,且浇头也厚实。

    安康捧着碗喝了一小口汤,双眼顿时亮了,“嚯,这面汤可真鲜。”

    安小鱼尝了一口汤,又吃了一点儿面,“味道是不错,不过比起孙大哥做的,味道还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儿。”

    安康嗦了一大口面条,嘴里的面条还未吞下去,嘴里囫囵道,“那当然了,孙大哥人是在县城做生意的,就这小面馆儿哪儿能比。”

    “二郎,你少说两句,吃面还堵不住你的嘴。”

    在外面,朱氏向来都是遵循尽量少惹事儿的原则,不由得说了安康一句。

    安康不服气,嘴里小声嘟囔,“谁让他们狗眼看人低,我说两句怎么了。”

    朱氏叹了口气,没再继续说。

    一家人继续低头吃面,直到面馆儿门口忽然响起一道高亮且熟悉的嗓音。

    “美兰?”

    嗓门又大又敞亮,引得面馆儿里好些人往外望过去。

    朱氏对这声音再是熟悉不过,下意识的就往外看去。

    面馆儿门外,一个银发丛生的婆子领着个五六岁的男童站在门口。

    安小鱼也顺着声音望了过去。

    对于安小鱼来说,门口的婆孙三人的模样陌生。

    不过,嗓音却是再熟悉不过的了。

    安康见到来人,不悦的皱了皱眉头,“她怎么来了,真扫兴。”

    安平低声斥责,“怎么说话的,那可是你外婆。”

    安康嗤鼻一笑,没吭声。

    安有福见状,忙起身朝外迎了出去。

    朱氏也跟着出去了。

    不错,来人不是别人,正是朱氏的生母钱氏。

    钱婆子见面馆儿里头果真是她的姑爷和闺女,瞬间笑得一双眼眯成了一条缝的模样。

    随即,拉着她的宝贝孙子疾步进了面馆儿。

    朱氏加快脚步迎上去,“娘,你咋来镇上了?”

    安有福也跟钱氏打招呼,“岳母。”

    钱婆子看都不看朱氏一眼,直接对朱氏身后的安有福笑道,“哟,你们来这儿吃面呢。”

    一句话说完,俩眼便越过自己的闺女和姑爷,看向俩人身后安平,安康和安小鱼的方向。

    朱氏拉过钱婆子,小声说道,“娘,你今儿怎么来镇上了,来镇上做什么?就你和成才两个?”

    一听这话,钱婆子顿时拉下脸来,当下就训斥起来,“咋的?我就不能来镇上了?就你能来?我可是你亲娘,亲闺女见着亲娘哪儿能是你这样说话的?”

    朱氏的大嗓门儿,引得面馆儿里不少人朝这边望。

    朱氏皱了皱眉,耐着性子道,“我就是随口问问,啥时候说你不能来镇上了?再说,我什么态度了?你无缘无故发什么火啊?”

    朱氏一番话,引得钱婆子更加不满,“我说朱美兰,我这个做娘的,当长辈的,看到自己的闺女和姑爷,我二话不说就主动来跟你们小辈打招呼,咋的,我还有错了?还是你嫌弃我这个老婆子?碍了你的眼了?我告诉你,你这样就是不孝。”

    朱氏见不少人朝这边望,顿时觉得有些尴尬,拉着钱婆子做了个噤声的动作,“娘,你小点儿声儿,这么多人看着呢,再说,我哪儿就嫌弃你了。”

    钱婆子的嗓门儿更大了,“你不嫌弃我,你一见着我,你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你做这样儿给谁看呢,你是当我傻啊,还是当我老婆子眼花啊。”

    因着钱婆子的高嗓门儿,面馆儿里已经有人开始小声议论。

    安有福见状,忙上前帮着说道,“岳母,还没吃中饭呢吧,一块儿吃点儿吧。”

    对于这个岳母,安有福是打心底里不喜欢。

    可天圣王朝最重孝道,饶是岳母有百般不是,他也不敢多说半句。

    否则,一个弄不好,那可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钱婆子一听安有福这话,脸上的颜色这才好看了点儿。

    笑眯眯的对安有福说道,“还是我这姑爷会说话。”

    钱婆子嘴里说着,人已经拉着她的宝贝孙子,坐上了安小鱼这一桌。

    “外婆。”安平见钱婆子过来,主动打招呼。

    说完又用手肘捅了一下身侧安康的胳膊,安康这才不情不愿的对着钱婆子叫了一声外婆。

    安小鱼也很客气的对着钱婆子的方向,叫了一声,“外婆好。”

    “奶奶,我要吃肉。”成才看着安有福面碗里的肉,馋得口水直流。

    这五六岁的男孩儿正是钱婆子最宝贝的孙子,名叫朱成才。

    朱氏的娘家老朱家,钱婆子为老朱家一共生育一儿一女。

    朱氏是老朱家的长女,朱老汉和钱婆子都是个重男轻女的,朱氏自小没少被打,也因此在农活儿家务上边儿,练就了一身能干的本事。

    可谓是下地干活,厨房做饭,没哪一样是朱氏不会的。

    朱老汉和钱婆子有了朱氏之后,也怀过两次身孕,可都因为不明原因,孩子没能顺利出生。

    直到钱婆子三十岁那年,才生育了小儿子朱家宝。

    眼前这钱婆子带着的这个小男孩儿,正是朱氏的弟弟朱成宝的长子。

    也就是朱氏的亲侄子。

    钱婆子自是对这个唯一的宝贝孙子疼到心窝子里,一听到宝贝孙子说要吃肉,大手一挥,“掌柜的,再来两碗羊肉面,肉要放多点儿。”

    店小二笑眯眯的迎了上来,对着朱氏道,“双份儿浇头需要加三文钱,两碗面一共十六文。”

    钱婆子看了一眼站在桌旁的朱氏,“愣着做什么,还不赶紧给钱。”

    自己的亲娘要吃面,朱氏哪好不给钱。

    看了自家男人一眼,肉疼的从怀里掏了钱递给了店小二。

    倒不是因为朱氏不舍得给自己的亲娘付两碗面钱,只因朱氏知道她这个娘可不是那么好打发的。

    安康看着钱婆子,不由得白了她一眼,嘴里小声嘟囔,“吃面就吃面,还得要双份儿浇头,有本事自个儿掏钱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