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灵眸妻 > 61 这个美男子不大好惹
    “你懂医术?文大夫收你为徒了?”

    安平和安小鱼刚坐下,便听到身边响起一道熟悉的男低音。

    闻声,安平和安小鱼这才发现白慕辞这厮竟然就在旁边。

    安平的两道眉毛瞬间就拧成了毛毛虫,拉着安小鱼便要离开。

    “小妹,咱们走。”

    安小鱼自是知道旁边这个美男子不太好惹,是以,安平说要离开。

    安小鱼二话没说,便起了身。

    不过,对方这会儿似乎并不想要让他们离开。

    安平拉着安小鱼刚起身,白慕辞的随从司默便阻住了兄妹二人的去路。

    “安姑娘,我家主子在向你问话。”司默面无表情的说道。

    安平下意识的将安小鱼护在身后,攥着拳头恶狠狠的盯着司默,“你想做什么?”

    司默看也没看安平,只垂着眼淡淡的重复了一句刚才的话。

    “我家主子在跟安姑娘问话。”

    安平哼了哼鼻子,“我们不想回答行不行。”

    司默抬眼,漠视着安平,冷漠的回了两个字。

    “不行。”

    “你......”

    眼看着安平就要动怒,安小鱼忙拉了拉安平的袖子。

    “大哥别生气,不就是说个话。”

    安小鱼一边儿说着,一边挽着安平的胳膊转过身子,面对白慕辞。

    “不瞒公子,刚才对那女子说谎,实在是不得已。”

    当时安小鱼只顾着给那孩子退烧,哪里会晓得白慕辞竟然目睹了整个过程。

    既然白慕辞什么都看到了,安小鱼也没必要遮遮掩掩的。

    闻言,男子好看的眉眼微微挑起,眸中闪过一丝疑惑,“说谎?”

    安小鱼点了点头,“对啊,你也知道,我自幼在乡下长大,哪里懂什么医术。”

    笑了笑,又继续解释,“我不骗她说是文大夫的徒弟,她是不会让我碰她孩子的。至于,那套退烧的手法,其实是幼时跟一个云游的和尚学的。”

    安小鱼说的认真,白慕辞只一言不发的听着。

    一旁的安平虽然心有疑惑,可此刻碍于白慕辞在这儿,便也什么都没问。

    司默看了一眼自家主子,随即挪了一下脚步,“话说完了,你们可以走了。”

    依旧是一副面无表情的样子。

    安平深深的看了一眼白慕辞,又瞪了一眼司默,嘴里哼了一声,拉着安小鱼往堂外的另一边去了。

    妙药堂掌柜的将看热闹的人群渐渐疏散了,此刻,只让药堂里两名帮手将孙大兴给好好控制了。

    这会儿,孙大兴的那股疯劲儿还没散。

    尽管被两个人牢牢的按住了,嘴里依旧喊着难听的话。

    而且,越说越难听,越说越离谱。

    安小鱼实在是听不下去了,终于忍不住开口,“这位孙大哥,能请你消停一会儿吗?”

    孙大兴正在气头上,一听这话,猛然转过身,一双通红的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

    安平见状,忙出声警告孙大兴,“瞪什么瞪,这里是药堂,是你太吵了。”

    安平嗓门儿大,直让孙大兴愣住了。

    就在孙大兴愣神的功夫,安小鱼说道,“孙大哥,听说你是个读书人,那么,我们来讲讲道理可好?”

    孙大兴看了看说话的人,竟是个蒙眼的小丫头。

    顿时就不乐意了,“哪里来的黄毛丫头,用得着你来跟我讲道理。”

    安小鱼低声一笑,“只要我占理,谁来说又有什么分别呢,你说对吗?孙秀才?”

    一句话,将最后的秀才两个字咬的特别重。

    孙大兴看着对面的安小鱼,觉得有些好笑,索性不予理会,看了一眼内堂门口的方向,又要开骂。

    只不过,还未来得及开口,便被安小鱼抢了先。

    只听安小鱼继续说道,“孙秀才,你口口声声说你媳妇儿佟小玉和文大夫有染,你有证据吗?没有证据你就是......”

    “诽谤”二字还未出口,安小鱼忽然意识到,这个朝代好像没有诽谤的罪名。

    没想到,安平却在这时接了话,“没有证据,你就是诬蔑,亏你还是个读书人,你这样简直就是有污读书人的名声。”

    听了安平的话,安小鱼心里连连点头:对对对,就是诬蔑,刚才想半天没想到这个词汇。

    只不过,可惜的是,好像这里诬蔑不能定罪。

    “你......”

    孙大兴没想到自己会被两个孩子指着鼻子骂,顿时气得险些翻白眼儿。

    瞪着安平和安小鱼兄妹二人,你你你了半天,愣是没说出一句。

    安小鱼深深叹了一口气,对孙大兴劝道,“孙秀才,做人得讲究良心,文大夫这会儿正和阎王爷拼命抢人呢,你倒好,在这儿拼命拖后腿......”

    一说起文大夫,孙大兴本就还没消下去的火气,噌的一下再次燃起来了。

    “放开我......”

    不知怎的,孙大兴突然大力爆发,一下子挣开了药堂里那两名男子的控制。

    随即,风一般的速度朝内堂奔去。

    “不好了,大哥,你快去帮忙。”安小鱼见状,忙叫安平。

    安平闻言,忙跟着孙大兴追了进去。

    安小鱼握了手杖,起身也朝内堂的方向迈了步子。

    “里面乱的很,安姑娘还是别进去了。”白慕辞的声音冷不丁的在身侧响起。

    安小鱼侧身,面对白慕辞的方向。

    咬了咬下唇,担忧道,“我是担心那个孩子,他还那么小,如果不及时医治,他会没命的......”

    言下之意便是:我不是去凑热闹的,我是真的担心里面那个病危的小孩儿。

    但见白慕辞唇角不易察觉的勾了勾,随即吩咐司默,“司默,不要让任何人打扰文大夫医治病人。”

    司默垂首应了一声是,随即转身迈步进了内堂。

    不过眨眼的功夫,内堂里面所有的人,除了文大夫和那个孩子,其余的人都被司默轰了出来。

    包括那个孩子的母亲,也就是孙大兴的媳妇儿佟小玉。

    当然了,最打眼的还是司默手里头那柄明晃晃的长剑。

    司默这厮嫌麻烦,一柄长剑一亮出,直接将孙大兴和佟小玉夫妻俩赶了出来,逼进了墙角排排站好,分毫不敢造次。

    “没我的允许,你们寸步不可离开。”司默冷冰冰的丢了这么一句话,便又再次回到了白慕辞的身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