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农门灵眸妻 > 96 前方有坏人(4)
    钱婆子一番话,令得在场的众人,一阵无语。

    就连旁听的孙婆子,也忍不住啧啧几声。

    孙婆子心想,她虽然爱财,可比起这钱婆子,她这是不及人家的一根手指头啊。

    钱婆子的为人,在整个安家村,那是出了名儿的。

    想当年,钱婆子死活看不上年纪亲亲,便失去双亲,并且家里穷得叮当响的安有福。

    说什么,安有福家里太穷了,她闺女是她从小到大宝贝似得宠疼着得,她不舍得自家闺女嫁去安家受苦,她做梦都会心疼的。

    可没过多久,当安有福大方的掏出了五两银子彩礼时,钱婆子便丝毫没能犹豫的,便将她口中的宝贝闺女“卖”给了安家。

    收了安有福五两银子,她的“宝贝闺女”出嫁的时候,就随了两床发霉的被褥,其他的,便什么也没有。

    这么多年,若不是安有福和朱氏两夫妻勤俭持家,哪里能攒下如今这微薄的家当。

    钱婆子居然还好意思旧事重提,说什么是她闺女旺夫。

    孙婆子:啊呸!

    字据一式两份,一份儿交给了钱婆子,另一份儿,安有福收起来了。

    告别了孙里正,安平客气的说,送钱婆子回朱家村。

    可钱婆子担心她这打外孙暗地里给她使坏,到时候将银子抢回去。

    所以,便一口回绝了安平的好意。

    钱婆子不让送,安平倒乐得自在。

    离开孙里正家之后,安家几人和钱婆子便分道扬镳。

    钱婆子自个儿走着回朱家村,毕竟,安家村和朱家村比邻,就算走回去,那也不远。

    安有福,安平和安小鱼几人,则直接赶了牛车回家。

    因为钱婆子那么一闹,一家人是连中午饭都没吃上。

    这会儿,安小鱼是饿得肚子咕咕叫了。

    到家之后,安平停好牛车,忙不迭的跑去厨屋做晚饭。

    晚饭做了疙瘩面,炸了一碟花生米,煮了一个萝卜干片儿。

    安有福和安平一人吃了一大碗。

    便是一向胃口小的安小鱼,饿了也吃了大半碗疙瘩面。

    安有福和安平都是话少的人,一顿饭吃着也是安安静静的。

    吃过饭后,一家人坐在一块儿有一句没一句的,说了一会儿话。

    安平跟安有福说,这几日铺子里的生意如何如何。

    安有福跟安平说,家里的农活做了多少多少。

    又问安小鱼的眼睛好些了没有,是不是还像之前那么怕光,病情有没有减轻一些。

    总之,没朱氏和安康在,这聊天的氛围倒真显得没那么热闹。

    赶在天黑之前,一家人轮流着洗漱过后,便早早的歇下了。

    次日,天不亮,安平便起来做早饭和熬药。

    相比较在镇上,在家里的饭食会比较简单一些,吃食也不够丰富。

    安平见安小鱼吃的少,笑着哄安小鱼,“小妹,等咱们一会儿到了镇上,你想吃啥,大哥都给你买。”

    安小鱼抿嘴笑了笑,点了点头,“好啊,那我想吃肉包子,嗯,还有糯米丸子。”

    还有,酸辣粉,珍珠奶茶,炸鸡,啤酒,麻辣烫,烤串儿......

    呜呜呜......她想吃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啊啊啊!!!

    对于安小鱼这个顶顶的吃货,每天这么单一的吃着,她估摸着,用不着多长时间,她得发疯......

    安小鱼只要一想到这些吃的,那心里头,就跟她家的猫咪,用小爪子在她胸口不停的挠似的。

    又痒又难受......

    吃过早饭,安平和安小鱼告别了爹,赶着牛车往镇上出发了。

    今儿天气有些不好,头顶上的天空看起来阴沉沉的。

    一层又一层的乌云,厚厚的叠了起来,感觉快要坠下来似的。

    安平抬头望了望天,对安小鱼说道,“小妹,扶稳了啊,大哥要加快了,看这天,估计今儿会下雨。”

    安小鱼点了点头,“要下雨了吗?那咱们得快些了,要不然,咱们两个会变成落汤鸡的。”

    安平嗯了一声,“是啊,淋湿了容易染上风寒。”

    安平心想着,他一个大男人,淋点儿雨水,变成了落汤鸡倒也不打紧。

    可万一淋湿了小妹,小妹身子弱,染上风寒可就不好了。

    这样一想,安平有些心急了,不由得再次加快了速度。

    安平虽然加快了牛车的速度,可也不敢赶的太快。

    牛车太颠簸了,他担心小妹抓不牢,万一摔了也不好。

    所以,从安家村前往青河镇的一路上,安平一直提着一颗心。

    时不时的抬头望望天,心里一直祈祷者上天,这雨水慢点儿下。

    最好等他们到了之后再下。

    牛车稳中有速的行驶着,渐渐的,离镇上越来越近了。

    安平看了看前方,心里估计着,约摸还有一炷香的时间,便能到镇上。

    安平抬头,看了看天空中沉甸甸的乌云,笑着说道,“快了快了,我看啊,这雨啊,一定是等着咱们到了,才会下。”

    安小鱼却渐渐挺直了腰身,竖着耳朵在听动静。

    见小妹不说话,安平侧身看向安小鱼,“小妹,你怎么了?是不是大哥赶车太快了,颠着你了?”

    但见安小鱼缓缓摇了摇头,“不是,是前方有坏人。”

    安平握着绳子的手一僵,惊道,“啥?有坏人?”

    安小鱼细细听了听,发现情况并不算危险,便松了口气。

    她笑了笑,“大哥用不着紧张,我相信你能应付。”

    安小鱼想着,既然她已经听出了情况好应付,便也没必要跟安平说得太多。

    说得越多,暴露的越多。

    毕竟,她这大哥疑心病还挺重的。

    安平正准备停下牛车,可一听到小妹这么一说,心下松了一口气。

    紧接着,忍不住问道,“小妹,你到底听到什么了?给大哥说说看,也好让大哥心里有个底。”

    安平已经知道自家小妹耳力好的事情,这会儿,便也不似之前那般大惊小怪了。

    这个问题......安小鱼想了想。

    对安平说道,“是这样的,大哥,你到了就知道了。”

    闻言,安平愣了愣。

    疑惑的看向安小鱼,问道,“小妹,你这话到底啥意思啊?你刚才不是说有坏人?到底啥样儿的坏人啊,你就跟大哥说说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