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八章 十大派很有想法(上)
    “还要什么凭据?”林耀仙一脸惊奇,“就以我今天在议事堂里说的话,放在十年前死十次都够了。结果张元昊连传我问责都没有,你不觉得有问题?”

    宋时英还是摇头:“教主又没有顺风耳。他在崖顶,还能听到议事堂里说话不成?”

    “但他传召王世峡了啊。”

    “先召见副教主有什么错?而且,王世峡已经不叫王世峡了,现在叫做王副教主。”

    宋时英心想你是不是这十年头顶上没有大山压着,过的太飘了?

    作为多年的好友,他感觉有必要跟林耀仙说清楚:“咱俩多年的交情,我有句话你可能不爱听。你是不是到现在仍然觉得王世峡是个蠢才,地位在你我之下啊?人家已经一步登天了,你清醒一点。召见你我,就应该靠后。”

    林耀仙被好友宋时英小瞧,又不能向他解释自己的大计,顿时脸色铁青:“我当然知道!”

    这一嗓子差点没控制住传音的范围。

    他心虚的左右看看,才说:“我说的是王世峡那狗才被传召之后怎么可能不跟张元昊说我的短长?”

    “我才不信他是那种宽宏大度之人。”

    “别的不说,他只要把今天我失言的事情跟张元昊一讲,张元昊小儿会不来杀我?”

    “我看你纯粹就是瞎想。这教主,总不会是假的吧?”宋时英说话间面色变得古怪起来:“不过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有点奇怪了。”

    “你奇怪我为什么这么想?”

    “不,我奇怪的是你怎么没跑路啊?”宋时英小心的问:“你又不知道教主不打算为难你,按你的性子,王世峡一被传召你就应该脚底抹油了呗?”

    林耀仙眼珠一转:“我对一元教忠心耿耿,牵线莲花宫都是为了教中兄弟有个退路,问心无愧。”

    “得啦,老林,你这话也就骗骗新晋入教的菜鸟。咱这位爷喜怒无常,他管你所做的事情有没有愧?”宋时英冷笑,“他没传你,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也难说早教主心里你已经是个死人了,看看还能不能再用用,因此不急着处理。毕竟一块擦脚布也是有用处的。”

    林耀仙脸色变得难看无比,把手伸入怀中摸了摸。

    崖外的天空中,一架颇具压迫感的战舰横亘半空。

    将它说成“飞舟”实在过于勉强。

    一层透明的护罩笼罩着船体,风动崖的风不小,但对舰内毫无影响。

    舰首,黑压压站着一群人。

    有人一脸兴奋,有人指指点点,有人窃窃私语。

    正当中,定阳王司马喆雄踞宝座,身穿一身华丽的白袍,人近中年,一脸刚毅。

    他有个代表智慧的大额头,相应的,发际线也很高。

    “诸位!”他遥指风动崖:

    “想那一元教,教主失踪多年,群龙无首,政出多门。”

    “教内虽有数十位武道宗师,然而实力最高不过二品,而且并无高阶的修仙者,实不足为惧也。”

    “今日,我们是来风动崖上看风景的吗?”

    “是来试探敌情的吗?”

    “是来煊赫武力,让那群魔崽子们心生畏惧的吗?”

    “都不是!我们打到他们武林除名!”

    顿时,甲板上爆发出一阵欢呼。

    然而灵山盟的女侠王凌朗声问道:“要是一元教的人甘当缩头乌龟呢?咱们总不能从风动崖顶攻进去吧?”

    司马喆心中评价——浅薄的女人!

    不等他解说,王凌的姐姐王霜已经抢先开口:

    “要是所谓的西方魔教被人打上总舵了连应战都不敢,肯定被天下人耻笑。”

    “他们以后也就没法再混江湖了。

    “一元教地跨五国,咱们虽然很顺利攻下其中四国,但是各地的下宗帮派并未归心。”

    “你知道为何?”

    “因为一元教未伤筋骨,仍然有数十位武道宗师,大几百先天高手。”

    “别人看不到他们外强中干,还以为是有什么阴谋诡计。”

    “声望有损但未崩溃。”

    “但若是缩在百门山里不敢应战,被我等宣扬出去,那可就有意思了。”

    “今后还如何号令那些下宗帮派?”

    “姐姐厉害!”王凌露出恍然的神色。

    司马喆心说厉害个屁!

    他对王霜的评价依旧是——浅薄的女人!

    因为他已经吃准了一元教不可能不应战。

    根本不是脸面的问题。

    那可是魔教,脸是什么?魔教有?

    魔教看重的是实力,实力比你强,你敢不听差遣?

    灭你满门!

    想当初西风镖局不就是稍有不从于是被一元教随手灭了的吗?

    不过也正是因为西风镖局灭门,他这条漏网的小虾米才辗转多国,在灵气复苏中获得机缘。

    所以,得好好的“报答”一元教才可以!

    今天这条船上的武林英雄,大半都跟一元教有宿怨。

    此时一元教高手众多,实力依旧强大。

    然而这并不是什么优势,相反还是致命问题。

    因为精进武学需要的是各种资源,修仙更不用说。

    百门山一地纵然有一点点资源产出,怎么可能供养几十位武道宗师和几百位先天高手?

    修仙者的存在会使得资源愈发紧张。

    想必,他们怕的不是围攻,而是围而不攻。

    当缩头乌龟绝对是取死之道。

    只是对本方而言这同样也是下策,伤敌一千自损三百。

    这么对耗没必要,三百他也不想损!

    当然,也不能全怪这两个浅薄的女人没见识,她们是灵山盟的人。

    灵山盟的人一向不食人间烟火,哪里懂得什么叫做后勤?

    灵山盟的另一个说法,就是天下第一盟。

    这又涉及到武曲界二十年一度的灵山法会。

    据说一元教上代教主就是十年前去旁观灵山法会才失踪的。

    而且武曲界有通往上界的界面通道,其中公开的只有两条。

    一条在海外,另一条就在灵山。

    总之,虽然灵山盟并未加入十派联盟,这两位来看热闹的女侠无论如何仍然必须伺候好。

    头疼!

    只听另一边的落缤侠董义慨然问道:“司马大师。是否今天就强攻风动崖雨花洞?”

    司马喆露出赞许之色:“是否强攻,相机而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