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十五章 突如其来的考验
    蓬莱魔女到门外时,张骏飞已经整理好思路。

    对他来说最重要的还是提升硬实力。

    至于界灵宝库,还有界灵的任务之类的,根本不能与为武道补课相比。

    就算拿到那些宝物,现在他也没有用武之地。

    对于如何修炼异象。

    其实小金刚给过来的情报中就有答案,这道题目张骏飞已经想好了解法。

    而武道,哪怕从头练起,张骏飞相信自己修习传音入密之类的“技能”,进度肯定也是飞快。

    毕竟实打实的境界在这摆着呢!

    因此像《长河桩法》这种宝典多多益善。

    而苏淼正是教中负责保管典籍的。

    一元教自教主以降,下设四大护法和五方使者。

    再往下是十天干的首座,都是先天巅峰。

    一元教做大的时候地跨五国。

    天干十部镇守各方,不说肥的流油,但也风光无限。

    但这十年里主要负责打烂仗,流血流汗丧失大量精华。

    至于长老,则是教内有功之人突破到武道宗师之后,卸下职能,专心武道。

    不需要当差做事。

    但是资源不缺,同时也有继任教主的资格。

    而五方四相九位武道二品宗师掌握着教内很大的实权。

    旺使者搜罗整理神功绝艺,主钻研武道。

    相使者统管考功赏罚等等人事。

    休使者负责吐故纳新,吸纳和训练新鲜血液。

    囚使者负责情报,统管整条秘密战线。

    死使者最简单,负责暗杀。

    五方使者都是教主的臂膀,管着各个堂口。

    相对来说,四相护法主搏杀,不领堂口,但每个护法都有一支自己直属的亲卫,只听教主调遣。

    在一元教数百年的历史上,绝大多数时间内,旺使者都是教主以下本教第二高手。

    偶尔逊色于南北二斗。

    不过在这十年里并不是。

    不但“心剑”林耀仙的武功隐隐压过苏淼,就连暗堂堂主邢锐也获得了一些奇遇,眼看要突破到武宗三品。

    只不过“横死鬼”邢锐是个孤家寡人,既不揽权也不怎么爱出头,更不拉帮结派,平素只是苦修,锯嘴闷葫芦一个,所以并不显眼。

    倒是“大头鬼”王端,也就是刑堂堂主,热衷于教务,在五方四相之间左右横跳,长袖善舞。

    可苏淼还不是这十年里最失意的人。

    最失意的老毒物陈颛株。

    灵气复苏以来,变化最明显的地方就是在灵气的滋润之下,武林中人的体质发生潜移默化的变化。

    越来越抗毒。

    虽然也出现了一些更加猛烈的毒草,似乎是吸收了灵气之后毒性暴增。

    但陈颛株利用不了全白搭,这些新毒已经完全超出了他毕生的钻研。

    以至于最近针对十派联盟的几次暗杀和投毒全都大败而归。

    原本陈颛株的存在使得一元教不可轻侮,谁敢不服就可能死的无声无息。

    灵气复苏生生废了这张王牌。

    这都是张骏飞凭本事听来的!

    这具蜕凡境的肉身,张骏飞已经渐渐体验到神异之处。

    不但有千里眼、顺风耳,而且过目不忘、过耳不忘。

    特别是无论多少人一齐说话,居然听得条理分明,分毫不乱。

    简直不像人类!

    但是他也发现这位苏魔女有点不正常。

    自从他“回归”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在大量的传音入密。

    这才是人之常情。

    连横死鬼邢锐都跟人传音来着。

    唯独蓬莱魔女苏淼,本来很能说话的一个人,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结果自从看到他,再没跟任何人传过音。

    以至于张骏飞一开始都忘了还有这么一位美女。

    很快蓬莱魔女来到门外。

    张骏飞正等着她“求见”,走一个过场,摆摆教主的架子。

    结果愕然看到苏淼一推门,像是在想什么心事似的,略低头,踏着月色迈门而入。

    苏淼是个无论在哪都不会被人忽略的女人。

    张骏飞非常惊艳。

    实际上这已经是今天第三次惊艳了。

    第一次是跪倒一大片的崖顶,苏淼近乎于女扮男装,一头青丝挽起来用簪子插住,身穿劲装跪在人堆里平平无奇,但是一抬头,就像是把所有光线都吸过去了一样。

    只是张骏飞当时处于各种各样的懵逼中,心思都在于必须装好一个哔,没空惊艳。

    第二次是十派的人飞过来堵门挑战时,苏淼换回女装,长发打散了披在身后,眉目含俏,注视他的目光更是充满好奇。

    只是张骏飞当时正在发愁怎么应对司马喆,没心情惊艳。

    不过当时他就意识到这位姐姐有问题了,因为照理说,她应该是传音的主力才对啊!

    那个时候别人理应不知道教主心里虚的一哔,因此所有人的心态都比较放松,被他听到很多隐秘传音,唯独缺少五方使者的头领苏魔女。

    现在是第三次。苏淼一袭白衣,无声无息的从夜色中走来,一身仙气。

    只是张骏飞十分懵逼……

    您怎么不按套路出牌啊喂?

    当了大半天的教主,现在别人一举一动之中是否含有敬畏之情,对他来说已经不难分辨了。

    普遍都有,或多或少罢了。

    但苏淼既没有敬,也没有畏,在所有人里最具平常心,也就最最不正常……

    她为嘛这么坦荡?

    跟原身主人不会是那个吧?

    惊艳归惊艳,张骏飞的心态原本还算好。

    毕竟来自蓝星21世纪。

    看过麻生希的写真。

    看过林允儿的热舞。

    每天被各路网红美女视频冲击。

    滤镜、美颜、瘦脸、长腿各种特效全开。

    等闲的绝色美女还不至于让他破功。

    问题是她现在这份从容和随性太考验人了!

    咱应该以什么表情和心态应对?

    面对别人时,譬如说与王世峡打交道,教主的言行和过去有点差别?

    很正常,毕竟隔了十年呢。

    那是因为跟他们的“距离”远啊!说的都是公务。

    现在换成苏淼,她的距离到底是多少呢?

    这个关键信息不知道,说什么都有可能出错。

    张骏飞感觉此刻就像俄罗斯轮盘赌一样。

    只要一开口,就有一定几率穿帮!

    几率不大,但是绝对存在!

    除非……除非主动出击,让她“关心则乱”!

    他的脑子疯狂的转起来。

    怎么套路?对了!

    他忽然想到,苏淼理应负责教内神功绝艺的传承,但今天缴获的基本武功图册却被王世峡直接呈给了自己。

    这事按理来说应该是教众们先交给苏淼,然后苏淼呈给自己才对啊!

    王世峡越俎代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