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二十二章 司马喆吐血说魔气
    可能是看出了张骏飞的心思,小金刚一咧嘴,咧成一个嚣张的弧度:

    “你别想了。”

    “你是靠武道灵根炼气,就算走仙道,练成元神、元婴,寿元还是按照武道算,这叫大道法则!”

    “更何况你能练的成吗?”

    “你以为一夜炼气因为你是什么修仙奇才?”

    “那是因为你蜕凡了啊!”

    “都说了你是靠蜕凡的境界御使灵气炼气,相当于金丹境界炼气,自然无往而不利。”

    “但是顶多帮你修炼到筑基大圆满,而且越到后面越慢,金丹必须要你自己凝聚。”

    “就你?”

    张骏飞被小金刚一通怼,但是意外的,感觉还不错。

    小金刚的话不但没能打击到他,反而坚定了武道、仙道一起抓的心。

    无它,虽然相比于蜕凡的大境界,修仙只有炼气期,差的非常远。

    但是仙道实力的提升看得见摸得着啊!

    关键是可控,是自己练出来的,听话!

    实际上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都压抑着自己的兴奋,不能让小金刚看出来他的兴奋!

    只要他想,今夜就可以开始学习仙术,甚至现在,心念一动,灵力气旋就随心而动,十分乖巧。

    这对一个21世纪的蓝星人来说,足够兴奋一晚上!

    怀着这个好心情,他直奔桌案而去,打开苏魔女送来的仙术秘籍开始揣摩。

    小金刚一赌气,喷了一句:“冥顽不灵!”

    然后“嗖”的飞了出去。

    在张骏飞“学习使我快乐”之时,远在百门山外,十派驻地,篝火无精打采的燃烧着,众位武林大侠和修仙者们终于迎回他们的盟主。

    司马喆面色铁青的站在营门前。

    他是压住伤势屏着一口气飞回来的,路上还被百门山中的先天高手发现,挨了两下劈空掌,伤上加伤。

    看着满营盘乱窜的修仙供奉们一个个状若癫痫,看着侠士们比他还青的脸色,司马喆顿时不淡定了:“你等,这是为何?一元教来偷营劫寨了?”

    “那倒没有。”铁脚仙古争迎上来,面色复杂的说:“就是咱们这边的修仙者们突然都感应不到灵气了。因此纷纷疑神疑鬼,互相询问是否灵气复苏结束了?”

    这话说的很克制,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个刺头一向看不惯修仙者,这时候说出来实在是颇有讽刺之意。

    司马喆狠狠压住差点喷出来的血,默默的抖了抖手指,被吸干灵气的灵石化为灰灰,从指尖飘落。

    “非也!”他看不少修仙者围拢上来,朗声说道:“众位道友稍安,灵气并没有消散,只是变得十分稀薄,仔细感应尚能感应得到。”

    这话并没能让修仙者们的心情变好:“敢问道友,这是为何啊?”

    古争默默吐糟:因为你们境界太低呗!练到司马喆的境界就能感应到了。

    “哼!本座刚刚还在百门山中探查了一番原因!”司马喆厚着脸皮将逃窜说成探查,然后愤然说道:“是张元昊那魔头在修炼魔功!才将天地间的灵气吞噬一空!”

    这话一出,众侠士顿时连连惊呼!

    “此话当真?”

    “想不到十年不见,这魔头的功力愈发深不可测了!”

    “道消魔长,这可如何是好啊?”

    “此人倒行逆施,必遭天谴!”

    “黑面判官到现在也没能回来,定是遭了他们毒手!”

    黑面判官柳斯羽,是司马喆的左膀右臂,霄云派副掌门,先天巅峰的武道高手。同时修仙资质上佳,现在炼气六层,是十大派中不可多得的好手。

    铁脚仙古争心说最后这位,您提这茬干嘛啊?

    果然,司马喆突然听到最后一句,一口内息终于稳不住了,毫无征兆的喷出压不住的血线!

    “盟主!”

    “不好!”

    “谁还能用回春术?”

    一片惊慌之中,司马喆摆摆手。

    心说幸亏没有昏厥!

    此时万万不能乱,一乱,难保十派联盟都要散架!

    他只是晃了一下,立刻强提精神,脸上做出得意之色:“妙哉,我这一口血能吐出去可是大大的好事。”

    古争心说就算是为了稳定军心,您这么打肿脸充胖子真的好咩?

    落缤侠董义也在一旁,似乎性子颇为急躁,立刻就问:“敢问盟主,妙在何处?”

    只听司马喆说:

    “你等有所不知,那幽冥至尊练的乃是一门歹毒的魔功!”

    “本座后来冒死抵近观察,看到此獠将灵气吞噬一空之后,污染成紫黑色的魔气,又排了出来!”

    群侠顿时惊呼!白天的一幕,深刻的烙印在每一个人的脑海中,此时,被司马喆几句话再度勾搭出来。

    魔气!

    他们连灵气都还没搞懂呢,魔气是什么?不知道!

    然而这是带有魔力的两个字,虽不明,但觉厉!

    勇猛!

    霸道!

    神秘!

    强大!

    一时间甚至有人心向往之。

    董义立刻急切的问:“然后呢?”

    司马喆淡淡的说:“然后本座就魔气入体了呗。你不知道,当时那个时刻,本座只能尽量延缓,做出任何抵抗都会被张元昊小儿发觉!因此只得坐视魔气入体,默运玄功相抗衡。直到刚才才终于将魔气顺着一口毒血喷出去!这不是大大的好事?”

    顿时,群雄激动了!

    “盟主义薄云天!我等感佩无地!”

    “多亏盟主功力深厚,才能压住魔气安然身退,换成我等必死无疑!”

    “张元昊那小魔头也太可怕了吧?连盟主这样的当世豪杰都被逼到这等地步!”

    “那魔头到底要做什么?”

    “这谁说的好啊?”

    铁脚仙古争一看众说纷纭,心说咱也得表个忠心,来个给力一点的:“可不是嘛,像我等这般都没资格到魔头面前吐血,憾甚!”

    群雄齐齐侧目,这话怎么听着都觉得别扭!

    然而几个今天也在摩云舰上的修仙者纷纷皱起眉头,有人喃喃自语:“可是白天的时候,张元昊做狮子吼时,为什么我就没感觉到灵气方面有什么问题呢?”

    “我也是我也是。当时完全没觉得灵气有何不妥。”

    古争立刻插进去开喷:“那是因为你们境界不到。等你们到了盟主的境界自然能够感受到魔君的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