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二十四章 和你一起撞南墙
    武曲界毕竟是灵气刚刚复苏不久,可谓是一片修仙荒漠。

    各种坑都要修仙者自己去踩。

    几乎人手一册的《大五行炼气诀》之所以人人都能练,正是因为虽然平庸,但是没啥要求。

    五种属性的功法里挑一门自己灵根点数最高的就是。

    想练到多高深是很难,但是保入门,没有坑。

    这也是一元教供奉的修仙者基本都是炼气一层、二层的原因。

    但张骏飞感到这套体系到了自己身上很可能会失效。

    因为一般修仙者气海中的气旋都是有颜色的。

    和自己的主修功法保持一致。

    但他的气旋是花的……

    打翻了调色板,各种颜色你中有我。

    武道灵根无色,五行灵根各分五色。

    所以,咱是船新的版本——花灵根?

    看到苏魔女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张骏飞莫名的心虚,立刻转换话题:“司马喆的资质也未必差很多。日巴毕竟是红莲老佛的关门弟子,连筑基丹都准备好了,灵石灵药之类的还能少的……哎等下!”

    说话间他忽然一愣:“日巴是红莲老佛的‘关门’弟子?”

    见苏淼点头,张骏飞发现事情变得有趣了。

    林耀仙这个师尊如无意外就是红莲老佛了,然后还是秘密拜师?

    同样都是叛教,这个性质可是完全不一样。

    林耀仙,他当然是瞒着整个一元教。

    但莲花无量宫也没有将老佛收徒的事情昭告武林?

    要知道武林中人最重名分和江湖规矩。

    如果红莲老佛没有什么非分之想,那肯定要放出风声,告诉武林同道自己收徒了,徒弟的身份可以秘而不宣。

    到时候林耀仙认祖归宗,因为早有名分,也算得上周正。

    这是武林规矩。

    但是现在这个样子?

    一元教一旦发现,因为敌意极为明显,两派之间再没有转寰的余地。

    苏淼听到这个问题也是一愣,心说关门弟子怎么了?

    但看张骏飞没打算多说的样子,并不多问,只是扶风摆柳一样坐在一旁,静静的等待。

    只见张骏飞沉吟良久,终于敲了敲桌子:“是时候整顿一下教务了。”

    原本,他是打算以提升实力为先。

    无论探秘境,还是修仙,乃至修炼内力外放或者开高达等等,都是男人的浪漫,值得分配精力。

    相比之下一元教里那点事非常无趣,左不过八个字——勾心斗角、分赃不均。

    提不起精神。

    但是林耀仙这颗钉子实在没理由留着过年。

    虽然此人叛教了并不值得心疼,但一元教本身值得心疼。

    对面,苏淼一听这句话,眼睛当时就亮了起来!

    “不错,自从你消失之后,本教就一直没能好好全面整顿一下,有十成的能力,连三成都发挥不出来,整整十年了……”

    张骏飞汗颜,心说我所谓的整顿只是割掉林耀仙这个毒瘤……

    全面整顿?就咱这个能力,哪里搞的定啊?

    不把一元教整废了就算我输!

    想到此处他脱口而出:“我的想法你似乎一直就没反对过?”

    其实张骏飞的意思是,咱要的是金玉良言,是“面刺寡人之过”,不是应声虫。

    不料苏魔女忽然白了他一眼,然后略微把头低下,低声说:“反对?为什么要反对?你做什么我都支持。”

    “可我要是错了呢?”

    “错就错了呗。我管你是对是错?是错的,我跟着你一路错到底,撞南墙就是了。你去哪我就跟你到哪,我再也不想听到你突然消失的消息了。”

    苏淼一口气说完,久久没有作声。

    张骏飞同样久久没有作声。

    一缕日光掠过苏魔女的面颊洒落在桌案上。

    宁静。

    张骏飞知道苏淼虽然在自己面前时很柔,但是内心十分刚强。

    所以他不想破坏气氛。

    但,也确实没想好是否要跟苏魔女发展一段超距离的关系。

    心理建设严重不足!

    半晌之后,他长长的吐了口气:“要不还是先说下整顿教务的事。”

    他的千里眼洞察到苏淼在这一瞬间的表情变化——嘴角翘起一个得意的弧线。

    算你狠!

    不过刚才苏魔女说一元教十成实力仲发挥不出三成,确实十分关键。

    因为,他现在需要一元教提供资源给自己挥霍啊!

    以一元教的底蕴,万一真给拧成一股绳,绝对是指哪打哪。

    所谓节流开源,不能光让一元教买单,还得让它能挣钱才行。

    不但要名正言顺的把修仙资源握在手里,还得让一元教变得更给力。这才方便持续的薅羊毛。

    而现在,他的声望达到顶峰,正是拧绳子的时机。

    这一刻,他的心态已经悄然发生了几许变化。主要是修仙有所成就,自身战力不再是一串零,还有大招压阵。和之前的状态可谓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信心往往就是这么来的,否则一元教怎么可能变得值得心疼呢?

    苏魔女立刻站起身,俯瞰着张骏飞,一副“聊这个我可就不困了”的架势。

    张骏飞顿时想起来这也是个喜欢争权的主儿呢。

    只听苏淼问道:“你想要怎么做?可否说给我听听?”

    张骏飞沉吟片刻,说了两句话:“确实要想一想,毕竟只要动手整顿,就必然打翻某些狗食盆子。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些利益不该他们碰,才需要整顿教务。”

    苏淼点头,然后犹豫片刻,说:“本教现在虽然情况好转,但依然是用人之际。”

    张骏飞没想到苏魔女此时想的居然不是趁机揽权,不由得暗自点头。

    “你说的对,只杀该杀的。”

    说话间他展开苏淼拿来的名单,其实上边的人他连号都不能完全对上,但还是要装模作样看一通。

    然后提起笔来画了两个圈,都是靠顺风耳侦听的时候感觉比较忠心的人。

    最后,特地在上面加了一个名字——老毒物陈颛株。

    这样凑起三个人,加上苏魔女和自己正好五人。

    考虑到毒龙湖下只是一个小型秘境,以及自己已经不完全是一个废物的现实,张骏飞决定对下副本的计划进行微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