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二十八章 你在教我做事?
    果然,教主接着下达指令:“以本座看来,修仙是很好的事情。”

    “因此本教更应该像培养武道弟子一样,直接建立修仙传承,而不是供奉外来修仙者。”

    “外来的供奉,始终也未融入我教,既然如此,拿钱办事就好。”

    “本教南征北战,又不是没用过雇佣军,无论修仙者还是习武之人,不就是那么回事?”

    “武道还是仙道,本座只看有用还是没用!”

    “本教无论是现今还是往后,都有很多任务需要修仙者承担,并不吝于给出修仙资源。”

    “培养本教自己的修仙子弟之事,要尽快着手准备。汪剑冥,这事交给你了,如何?”

    问的是如何,但答案只有一个。

    少阴护法汪剑冥无奈应是。

    往日里这是肥缺,现在绝对是苦活累活,牵扯精力还没什么油水。

    无它,这是头上有没教主的区别。

    顿时,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林耀仙、汪剑冥和一位炼气三层的长老袁一统身上。

    按说炼气三层的战力比先天期的高手都不如,实在不足以晋升长老。

    但袁一统的火系灵根高达55点,在一元教诸多老人里属于天资最佳者。

    本身的武道实力虽然连先天都不到,但为教中出力几十年,资历不错根正苗红。

    因此被心剑林耀仙提名为长老,与闻教中大事,建言建策。

    汪剑冥苦笑。原本四相护法根本不需要带领堂口,只管弹压各地,何等威风潇洒?

    但是谁让林耀仙早早把统领修仙供奉的肥差揽走了呢?

    现在教主让同为四相护法的自己负责育苗,师出有名,想找借口都找不到。

    很快,他听到铁甲仙郭亮给他传音:

    “老汪,其实也没那么糟糕。”

    “说到底,我教于修仙领域一筹莫展,其实都是因为之前一直被人压着打,没办法正常遴选修仙种子。”

    “今后走上正轨,这差事其实蛮不错啊,不是清水衙门。”

    “你得好好请一桌!”

    汪剑冥心说你特么就知道吃吃吃!你都快五百斤了!胖不死你!

    不过仔细一想,郭胖子说的也不无道理。

    过去一元教看着别家不断挖掘修仙奇才,自己只能内部挖潜。

    否则像袁一统这种,40岁开始修仙,早已错过最佳发育时机。

    放在别家属于边角料任其自生自灭,但在本教要任命为长老……

    当初简直传为武林笑柄!

    今后应该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然鹅,袁一统可不这么想。

    只听林耀仙传音说道:“你去试探一二,看张元昊小儿是真想裁撤修仙供奉还是只是对修仙供奉不满意。老规矩,黄龙丹一瓶。”

    袁一统想了想,微微点头。

    主要是十年前他还只是暗堂一个小小的什长,都是道听途说,没当面领教过教主的威风。

    因此等汪剑冥应下差事,他立刻说道:“启禀教主,可否听我一言?”

    张骏飞皱了皱眉,直说一个字:“讲。”

    他皱眉,是没想到居然这个小角色跳出来打断他。

    袁一统这个人张骏飞还真知道,毕竟是教内修仙第一人嘛,考功篇里提到好几次。

    按说55点放眼天下也不能算是很糟糕了。

    可惜出道太晚,纵有不错的灵根也难有什么大的成就。

    如果此人能够突破到炼气4层,价值就会倍增,然而卡在三层实在是个鸡肋。

    只听袁一统说:“教主容禀,修仙者多是苦修之士,心中只有大道,再无其它。”

    “也正是因此,无论本教还是别家,全部都是以供奉来招揽修仙者,充实实力。”

    “若是本教不再供奉修仙者,改为任务制,按劳取酬,也就是酬劳与任务挂钩……”

    “那最有可能的情形,是修仙者连看都不看,纷纷前去别家了。”

    “且不说本教之前投入的资源全部付诸东流。”

    “也不说在修仙者中口碑大坏。”

    “没有修仙者,本教的实力必定骤然下跌。”

    “自从灵气复苏以来,全天下战火不断,从无一日安宁。”

    “本教之前因为形势不利,本来就没多少修仙者愿意前来接受供奉。”

    “如果实力再降,必然引发不可预测的后果。”

    “这等破坏规则之事,还请教主三思啊!”

    张骏飞心说可以啊?这老小子一套一套的,乍一听还挺有道理。

    看,下面不少人在点头呢!

    这很明显是教主的威慑力在下降啊……

    是不是咱表现的太温和了?

    这林耀仙左一个张元昊小儿,右一个竖子年轻妄为不足与谋,传音传的还真起劲呢?

    想到此处,张骏飞轻蔑的问:

    “你在教我做事?”

    “实力骤降能降多少?”

    “本教被人连拿四国,打到百门山下,十派的修仙者供奉在其中起了多大的作用?”

    “本教的修仙供奉又起了多大的作用?”

    袁一统脸如鸡屁股,刚才点头的人纷纷都呆住了。

    本教被人打上门来这段过程可不短,但基本上,都是武道争锋。

    修仙者发挥的作用微乎其微,在座都是教中高层,自然知道主要还是战后疗伤时仙术比杏林医师的手段更有效果。

    不能说没用,特别是对胜利者的作用更大。

    但是“供奉”们普遍上不得战场,能上战场的修仙者都是各派的核心人物,不是供奉。

    只听教主接着说道:

    “以我看来,武林中的各门各派供奉修仙者无非就是虚假繁荣罢了,扩充的是纸面实力。”

    “双方打生打死,修仙者坐在中间微微一笑白拿供奉,有什么用?关键时刻指望的上?”

    “这些人关键时刻全都一心大道,心中并无其它。”

    “真有用的,我看倒是像司马喆那样建立一个纯正的修仙门派。”

    “这些,你们为什么觉得理所当然?因为灵气一复苏,你们变得瞻前顾后!”

    “无敌的信心没了!”

    “武道精神动摇了!”

    “觉得自己不如人!”

    “需要仰望修仙者!”

    “大错特错!”

    “本教有的是修仙资源,不过都要用在刀刃上,没的给那些苦修之士们不劳而获!”

    “至于说破坏规则,更是无稽之谈!强者制定规则,弱者遵守规则。本教今后席卷天下,这种陈规陋习自然一扫而光!”

    “所谓实力骤降,降的是纸面实力!”

    “难道削去这些既不中看也不中用的修仙者,本座就无人可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