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三十九章 你副教主不想做了可以让给想做的人
    (12点加一更)

    其实张骏飞十分理解王世峡的兴奋,他自己不也兴奋么?

    对异象的理解突然变得深邃而扎实,武道更是直接突飞猛进,他比王世峡可兴奋多了。

    特别是“上路指”,仙武合击威力不俗,他都想找人来试试到底上限在哪里。

    比苏魔女、王世峡等人的绝学如何?

    现在唯一还没掌握的,无非就是真意巨像的凝聚。

    真意必须自己凝聚,没有捷径可走。这个磨练的环节,也是真意最终成型的过程。

    可以说每位宗师对武道的理解都有差别。纵然两人修炼的是同样的武学,但是因为个人经历的不同,性格的差异等等,最终凝聚出的武道真意也可能南辕北辙。

    所以它才叫做“武道”。

    想要成为武学巨匠,必须走出自己的道。

    但张骏飞知道距离开上自己的高达已经是看得见摸得着的事情,无非时间问题。

    可是兴奋归兴奋,王世峡竟敢质疑自己亲手画出来的图纸?

    这是在鄙视咱的审美吗?这不能忍!

    张骏飞用鼻孔喷气:“哼!”

    王世峡立刻像是立正一样站好:“好甲胄!教主的铁甲别出心裁,定有深意!属下一定安排教中最好的铸剑师用最好的材料亲手打造!”

    你这马屁拍的相当生硬啊!张骏飞摆摆手,“你来见本座有什么事?”

    “启禀教主,属下,属下也想探索秘境……”

    “嗯?”

    张骏飞继续用鼻音,王世峡立刻满头大汗。

    “你副教主不想做了?不想做就让给想做的人,我看宋时英就挺好。”

    “万万不可!”王世峡吓了一跳,不但是因为副教主的位子要飞飞,而且,宋时英是什么鬼?那不是跟林耀仙一丘之貉吗?

    实际上打扫战场的时候他就已经着人盯着宋时英了。

    四相护法里,汪剑冥已经当场与林耀仙决裂。铁甲仙郭亮一直都是个凑数的,只有吃饭是第一名。唯独宋时英,是林耀仙的铁杆好友,两人过从甚密。

    很难说林耀仙背叛本教的事情宋时英是否知情,虽然他矢口否认。

    问题是教主并未下令彻查,以至于四相护法一派无论护法还是长老全都人心惶惶等着被清洗,然后发现虚惊一场。

    教主的板子重重的举起来只打林耀仙一人,然后轻轻放下。

    原本王世峡也不敢提这茬,现在教主说起宋时英了,他只得鼓起勇气:“教主,林耀仙叛教之事恐非他一人所为,四相护法和支持他们的长老,难道不彻查一二?”

    张骏飞心里冒出一个卧槽!

    心说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对啊,应该彻查内奸啊!

    但是此时已经不能这么说了,现在点头岂不是坐实了本大教主把这事忘掉了吗?

    想到此处张骏飞一副高深莫测的样子,连视线都没有转动,轻笑一声说道:“你不懂,就不要问。好好干你的副教主。”

    王世峡汗颜,心说如果不问我不是就永远都不懂了吗?

    不过一元教的规矩确实是教主不发话下面就别多嘴,看来教主必有深意,是咱孟浪了,回头还得跟老毒物合计合计,猜猜教主到底咋想的……

    很快灵山盟的王凌到了,王世峡把测灵盘放下,恭敬的告退,然后一路小跑跑到老毒物陈颛株那。

    正好神机院主陈贤是陈颛株的侄子,打造战甲这种事情归神机院管辖。

    老毒物正在喝茶,等王世峡说明来意,他先要过教主的图纸打算观摩一下,结果看一眼,顿时一口茶水喷向王世峡。

    换往日王世峡非得闪转腾挪一番才能躲开,但今天已经不用了。

    只见他稳坐钓鱼台,暗中运转功力,身不动膀不摇,几股内劲各自划过玄奥的轨迹在半空中交汇,正好拖住老毒物的茶水,然后向旁边一卸。

    老毒物看看手中图纸,又看看王世峡,一时间开始怀疑人生,半晌才说:“教主教你的神功?似乎又有精进了?”

    “那是自然。教主这门神功,我每练一遍都有进益,真是奇了!”王世峡露出淡淡的得意,“老毒物,你给参详参详,教主拿下林耀仙,为什么不彻查护法一党啊?”

    陈颛株嘎嘎怪笑一番:“怎么?你着急了?我们都不急,你急个啥?”

    实际上两人都清楚,在教主回归之前一元教里大部分人都已经站队护法派或者使者派。只有天干十部一直不站队,有自成一派的野心,但被视作中间派。

    按理说这时应该是使者派更希望看到教主清洗护法。

    只见陈颛株伸出瘪鸡爪子:“要我老人家来说啊,教主心里明镜一样,护法里谁有毛病、谁对我教赤胆忠心,教主都知道了,何必彻查?”

    “果真如此?”

    “要不然呢?你说林耀仙和邢锐叛教这事,谁能知道?偏偏教主就知道。谁还能藏的比他两人更深?林耀仙也就罢了,邢锐,嘿,反正我老毒物是打破脑袋也想不到!”

    正在这时外边噔噔噔走进一人,王世峡听脚步声就知道是赵康阳。

    只听他说:“老王,教主为何不处置护法派这事,你为什么不问问我啊?”

    王世峡一翻铜铃大眼:“因为你并没有脑子。”

    “我呸!”赵康阳一边笑骂一边动手给自己沏茶,正想长篇大论,忽然看到老毒物手上的图纸。

    他凑过去看了一眼,莫名其妙的问:“这是啥?”

    陈颛株淡淡的说:“教主手绘的草图。”

    “哇!”赵康阳眼珠一亮:“难不成,是教主赐给我的神功?老王你可以啊,终于替我求到了!”说罢端起茶水就喝。

    “是给你的没错,但不是神功,而是教主亲手为你设计的……战甲。”

    王世峡一边说着一边往远处躲,陈颛株亦然。

    果然,这口茶水喷出来但两人安然无恙……

    “你告诉我这跟螃蟹壳子一样的东西是战甲?这玩意穿出去我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死使居所上空响起赵康阳的咆哮。

    但王世峡不为所动,拍着他的肩膀说:“我告诉你个好消息。”

    “讲!”

    “申平也得穿这个,你不孤单。”

    赵康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