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玄幻小说 > 我都天下无敌了难道还要继续苟 > 第四十三章 司马喆有先见之明?(2/3求票)
    这一路上,红莲老佛已经放弃思索那九大神魔虚影是什么样的存在了。

    灵气复苏以来不可解的事情太多,一元教的底蕴比莲花宫还要深厚,再加上一元教主突然出现,他知道自己的错误其实是太过心急!

    特别是连夜接到林耀仙的玉简传信之后,一看张元昊突然出现,立刻感到事情正在起变化,又自持武功绝顶,没等探明幽冥至尊的虚实就快马加鞭赶去。

    看似风风火火,实则是小看了天下英雄。

    然而这一刻,他发现自己也小看了自己的徒弟!

    火光跳跃下,洛亚玛两道剑眉斜飞,看起来分外醒目,特别当他俯瞰灯芯时,不但醒目,而且狠厉!

    只听他说:“师尊,实际上我今日此来,本是为了毁掉这副对你而言重中之重的魂命牌,然后逃出寺去,趁你远行,逃到一个再也不会被你找到的地方。没想到,天道好轮回!”

    说罢,他一翻手腕,掌心中,是一颗死不瞑目的人头——

    拔希具利,莲花宫曾经的第一位术士,红莲老佛的师弟。虽然后来被日巴名措超过,但也到了炼气九重,而且精通一些修仙者并不擅长的巫蛊之术,真打起来日巴这种正统修仙者未必打的过。

    多吉秀丹腿一软,坐倒在地。

    红莲惊恐的表情一闪即逝,幻化出的人脸上呈现出一幅充满不解的震怒:“你这孽徒!你为什么——”

    洛亚玛径直打断:“师尊,你道我不晓得我这具皮囊是你看重的庐舍吗?你让师叔练习破瓦法,不就是为了有不测时,助你夺舍于我?”

    “哪有此事!你莫不是听信谁的谗言——”

    “若非如此,师尊一旦归来,寺中还有其它好手,为何直接要我与师叔二人前来呢?”洛亚玛抬起头,越过红莲的灯芯,直视魂命牌,“现而今,徒儿倒是不需要毁掉这件至宝了。”

    “孽徒!为师待你不薄,你怎可如此怀疑为师!”

    “呵,待我不薄?你知道徒儿有多少次从噩梦中醒来——”

    正在这时,闪烁的灯芯突然“噗”的一下爆成一朵灯花,紧接着魂命牌上大放光明,无数强芒直刺洛亚玛!

    一道白光猛然钻进多吉秀丹怀里,红莲老佛声音惶急:“快逃!我这招不能将那孽徒困住多久!他也不会放过你!”

    多吉秀丹看洛亚玛已经结伽趺坐,似乎正在运转心法内力,一副眉头紧锁的样子,赶紧蹿上旋梯,一路跑出大雄宝殿!

    他刚要呼救,莲花老佛立刻说道:“不要叫!本寺之内现在已经无人能够制住那个孽徒!逃出寺去!”

    此时正是午间,大雄宝殿外并没有僧人,多吉秀丹已经跑到围墙以外,前面就是一百多级的台阶通向外间。

    但他一听老佛此言,不再外逃,反而踮起脚尖踩着自己脚印跑回殿内。

    然后一纵身,三蹿两蹦,轻手轻脚的翻上药师光王佛的头顶。

    这尊立像有七丈来高,双脚站在地上,慈眉善目心广体胖,头顶还带着比卢遮那冠,藏个瘦猴不在话下。

    藏好身形,多吉秀丹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莲花宫实在是太大了,人又多,一味想着逃走肯定没前途,还不如躲起来。

    很快,内殿中窜出一道人影,飞也似的冲出大雄宝殿,然后东张西望一番,径直冲下小山。

    “好孩子!干的漂亮!”红莲老佛猛夸。

    但多吉秀丹忽然问:“尊者,您真的打算夺舍洛亚玛?”

    红莲老佛沉默半晌,冷然说道:“是又怎样?”

    然后,他的口气放缓:“你不用担心,本寺现在无人能用破瓦法,再说以你的资质,也实在不适合夺舍。”

    多吉秀丹长出一口气。

    只听红莲老佛决然说道:“我这生魂没有魂命牌和聚魂灯,实在坚持不了多久,为今之计只有一个办法,你能帮我吗?”

    “尊者但讲无妨。”

    “去洞天界!呵呵呵呵……”红莲老佛惨笑,“洞天界的临时空门到明日就彻底关闭,还好空门之处所在乃是本寺最大的机密,此真乃天数也!”

    在莲花宫乱作一团之际,一元教正在接受八大派投诚。

    王世峡忙的脚不点地,主要不是招降纳叛,而是组织人马追击蛇王庙一路人马。

    不知道是花摩诃见机极快,还是一元教中潜伏的奸细将消息传出,当听说红莲老佛一招毙命的时候,花摩诃连司马喆的面都没见,直接拔营起寨,带着蛇王庙的人马就……

    退向中州方向。

    老巢都不打算要了!

    也实在是要不起,普天之下像百门山这种经营了几百年的老巢都是凤毛麟角。

    就蛇王庙那种易攻难守的地形,花摩诃并没有任何信心守住。

    特别是在不存在援兵的条件下。

    他十分确信当红莲老佛的死讯传出之后,整个西疆绝不会有人胆敢违逆一元教,换言之,从昨天开始,时代变了……

    整个西疆从没有三品大宗师陨落,直到红莲老佛做这个恶人。

    结果几年的时间,他自己成了全天下唯一陨落的五品大宗师,充满轮回的意味。

    但奇怪的是,为什么司马喆不跑呢?

    当十派驻地翻天的时候,霄云派那边特别淡定,旌旗招展空幡影,不知道司马喆还行不行?

    花摩诃带着这种心情跑路,没能看到后面的一幕——

    天干十部在丁字首座孔休的带领下将霄云派的驻地团团围住,然后孔休的怒吼回荡在十派联盟上空:“怎么回事!营地为什么是空的?他们什么时候走掉的!你们会不知道?莫不是在耍老子!”

    面对一介先天巅峰的愤怒,几个武道宗师面面相觑:“昨,昨天还看到司马喆呢?”

    “不对,昨天早晨看到司马喆之后,就没再见到霄云派的人了。”

    “圣使息怒,霄云派的人最少了,他们真的要走,故布疑阵最是容易。”

    “回禀圣使,应当是昨日上午。”一个修仙供奉上前说道:“昨日上午我本来约着霄云派几位道友论道,结果他们一个未到,看起来应该那时已经离去了。”

    孔休感觉十分诧异,因为莲花老佛是昨日午时毙命的。

    这司马喆,有先见之明?

    (8点第三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