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奶糖酥 > 番外君
    舒湄趁着周五放假跑来C市的,平时觉得时间慢的像只蜗牛一样,不知道为什么这个周末却那么的快,再不想离开,还是得回学校。

    高铁站外人来人往,西装笔挺的男人和身旁女孩儿出众的外貌吸引来不少的目光,还以为是哪个明星现身车站。

    两人走到安检入口处驻足,舒湄转过身仰面看向眼前的男人,有太多想说的话,到了嘴边却又说不出口,她弯起唇。“那……三哥,我就进去咯。”

    “嗯,到了给我打电话。”

    女孩儿头顶的一缕呆毛调皮地翘起,傅津北伸出手轻轻揉了揉她柔软的头发,温声道。

    “知道了知道了,一定会报平安的。”

    平时正愁着没理由给他打电话,这么好的机会她又怎么会错过。

    离别本就是伤感的一件事,下一次见面也不知道要多久以后……

    心情某些沉重,她抿了抿嘴角,故作轻松地挥挥手。“三哥,你快回去吧。”

    “等你进去我再离开。”

    “嗯。”

    舒湄收回视线,攥着手中的车票朝安检门走去。

    那道纤瘦的背影在傅津北的目光中一步步远离,心上缠上了藤蔓,有东西随着女孩儿的离开被一同剥离,垂在身侧的手掌无意识地蜷握起来,一点点地收紧。

    “阿湄!”他突然出声,随后看见女孩儿顿住脚步,缓缓转身朝自己看来。

    隔着穿梭的人群,两人的目光碰撞在一起,在几米之外的距离,朦胧的情絮变得清晰而笃定。

    偌大的高铁站傅津北漆黑的眸子里只容纳得下那张刻进了心头的面容。

    那晚的意外打破了他筑起的城墙,唇瓣感受到那一抹柔软的刹那,他才发觉自己把心丢的这么完全。

    眼前是他看着长大的小姑娘,他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产生了这样的感觉。

    可她却说她有个很喜欢的人。

    那个吻,记得的只有自己,沉沦的也注定唯有他一个人而已。

    见三哥叫住她又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自己,舒湄折了回去开口询问。“三哥,怎么了?”

    他滚动着喉咙,薄唇轻启,最后却只化作一声叮嘱。

    “路上小心。”

    “知道啦,会很小心的,三哥拜拜。”

    “嗯。”

    分别的时间越久,舒湄就越舍不得,她挥挥手准备离开,忽地想起一件事又顿住了脚步。

    “对了,三哥,再过一个月就是我的生日,你可不可以来看我?”

    她仰着素净的脸颊,目光满含期待地看着眼前的男人,握住背包带子的手指泄露了她的紧张。

    从小到大每一年的生日都有收到三哥送的礼物,但18岁成人礼,对她而言是个意义不同的生日,她希望最重要的人都能在身边。

    可三哥现在这么忙,还不知道有没有时间……

    “我记得。”他说。

    眼里的欣喜蔓延开来,舒湄唇角止不住地上扬。“那……”

    “我会来。”

    不等她开口便得到男人肯定的回答,一时间喜悦的心情冲散了原本离别的不舍,她咬了咬唇瓣丢了下句“一个月后见”,开心地转身跑开。

    身后的傅津北注视着舒湄离开的方向,看着她经过安检门朝候车大厅走去的背影,再然后消失在视线范围之中。

    他单手插在裤兜,静静地驻足在原地,深邃的眼眸里闪烁着暗涌。

    阿湄生日

    她喜欢的那个人会去吗?

    *

    悠扬的琴声飘荡在夏夜的晚风中,灯火通明的秦宅露天花园正举行着秦易和夫妇唯一的女儿,舒湄18岁的生日宴。

    湛蓝清澈的泳池旁衣香鬓影,来参加生日宴的宾客都是秦舒两家交好的亲朋好友。

    为了给疼爱的女儿留下美好的纪念,今天的宴会夫妻两很早就开始筹备了。

    宾客正愉悦地攀谈时便见从屋内缓缓走出的两道身影,目光纷纷流露出惊艳之色。

    身着浅粉流苏长裙的女孩儿乖巧地挽着男人的胳膊,微卷的长发散落在肩头,一双明眸宛若星子般璀璨,粉唇漾开浅浅的笑意,灯光下那张白皙的脸蛋越发地明丽动人。

    秦易和看了眼身边的女儿,眼里满满都是慈爱,随后转过目光看向众人,微笑地开口。

    “今天对于我来说是一个特殊的日子,过了今天我的宝贝女儿就是个大姑娘了,谢谢各位来参加我家小湄18岁的生日宴,大家吃好喝好也玩好,如果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也请见谅了。”

    热烈的掌声响起,离两人最近的一对夫妻端着香槟走来。“易和、幼微呀,几年不见小湄都长这么大了,小丫头可真是遗传了你们夫妻两的所有优点,瞧瞧这长得多漂亮。”

    秦易和爽朗笑道。“麻烦你们了,这么大老远从国外回来。”

    “这说的什么话,咱们这么多年的交情,小湄小时候也算是我们看着长大的,今天她的成人宴说什么也要来的。”

    “小湄,这是你周叔叔和李阿姨。”

    一旁的舒湄听了爸爸的话,立刻甜巧地喊人。“叔叔、阿姨好。”

    女人笑着点点头。“真羡慕你们,有这么个乖巧的女儿。”

    十几年老朋友,这几年不见,丝毫不影响之间的友情。几人热络地寒暄,站在一旁的舒湄微微探头左右张望,却始终没有找到想见的人。

    目光一转就看到两道的身影朝他们走来,她忙伸手挥挥手,声音微扬兴奋地叫到。

    “傅伯伯!”

    傅钧夫妇走到几人身旁,看向小姑娘慈爱地开口说到。“生日快乐啊小湄,以后可就是个大人了。”

    “谢谢伯伯、伯母。”

    “再过几年找了男朋友,就有你爸难过的了哟!”

    傅钧的话逗得在场的人大笑,舒湄有些羞涩,看了眼他们身后问到。“伯母,三哥来了吗?”

    宋爱瑜愣了愣。“津北他……这我倒不清楚,他最近没回家,一直都在C市呢。”

    “哦。”不来了吗……

    眼底的光渐渐暗淡下来,见爸妈和伯母他们正愉快地攀谈,舒湄小声和妈妈说了自己去找曼曼就离开了。

    宾客大多在花园,前厅里相较为安静,舒湄绕过人群上了楼回到房间。

    明亮的镜子里映着一张画着淡妆的脸孔。

    她很少画妆,这是为数不多的一次。

    一个月前从C市离开的那天,在高铁站他们说好的,津北哥哥明明已经答应了自己。

    为了这一天,她等呀盼呀,期望着时间过得快点,再快点。

    可他却没有出现。

    舒湄坐在床头,取过放在柜子上的手机,上面没有来电也没有信息。

    三哥或许是有急事来不了呢……又或者是他只是暂时忘了他们之间的约定……

    她努力地寻找他不来的理由,却无法挥去心头的那抹失落。

    难过的情绪蔓延上来,舒湄敛住目光,轻轻吸了吸鼻头。

    房间里的安静与别墅花园的热闹形成了鲜明的对比,之前的期待有多大,这一刻的失落就有多深。

    静静地坐了很久,她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手机放了回去,正准备起身下楼,忽地“叮咚”一声划破了空气里的安静。

    放在柜子上的手机亮起了屏,提示着一条短信进入。

    舒湄怔愣了一下,缓缓取过手机,在看到信息内容的那一刻,眼底弥漫开来欣喜的神色。

    她握紧手机飞快地跑到窗边掀开了窗帘。

    大门栅栏外一辆黑色的轿车如同蛰伏的野兽,静静地隐于一片浓墨夜色里,车旁静立着一道修长的身形,似乎察觉到目光注视,那人侧目朝这个方向看来。

    这样暗淡的光线,明明看不见他的神情,舒湄却仿若看到他微扬的唇角。

    他来了……

    手机亮起的屏幕,信息的内容只有两个字。

    出来

    她匆忙跑下楼,一路上耳边传来自己狂乱的心跳,双眸中只剩下门外那道愈来愈近的身形。

    急匆匆的脚步在距离那人几米的地方停下,舒湄咬着唇目光热烈地望着来人,然后缓缓朝他走过去,轻声开口叫到。

    “三哥。”

    倚在车旁的傅津北直起身,在看到她的那一刻抿起的唇不自觉地放松,幽深的眸子微微闪烁,静静地注视眼前的女孩儿。

    静默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转开来,久久等不到回应,被男人的目光看的有些紧张,舒湄舔了舔干燥的唇瓣。“三哥?”

    男人回过神,伸手打开了副驾的车门,看向她。

    “阿湄,上车。”

    “上、上车?”舒湄困惑地驻足在原地。“我们要去哪儿?”

    “带你去个地方。”

    她看了眼身后的家,仍能听到里面传来的热闹,有些踌躇。“可是……我朋友还在里面。”

    听女孩儿提起“朋友”,傅津北微不可察地拧起眉,他当然知道她“朋友”在里面,就是因为知道才没有进去。

    “舒姨会招待好他们的,阿湄,上车。”

    他就那样低垂着眸子,静静地注视着自己,让舒湄说不出拒绝的话来。她提起裙摆弯腰坐进了车内,紧跟着男人高大的身子俯下将她笼罩在一片阴影里。

    眼前是一张男人轮廓分明的俊脸,他伸手扯下过一侧的安全带替她系好,随即起身绕过车前走到另一侧。

    鼻间萦绕着来自男人身上好闻的气息,舒湄不禁地红了脸颊,她悄悄侧眸看了眼身旁坐进车内的三哥抿起了唇角,心里像是蜜糖罐子被打翻了一样,甜滋滋的。

    好朋友来参加自己的生日宴,她偷偷跑掉似乎不太好,舒湄想了想用手机给曼曼发了条短信,让她帮忙好好招呼他们。

    曼曼从小性格外向开朗,她那些好朋友她也都认识。

    别墅内收到短信的舒曼正和她姐的朋友在一起玩游戏,看到消息起身跑到窗边。

    她眼睛有些近视,看的不太清晰,却认得她姐身上那条粉裙子,只见舒湄弯腰坐进车内,而那个看不清长相的男人也上了车,不一会儿车子便缓缓驶离了秦宅。

    什么情况!

    舒曼飞快地跑到门外,路灯下大门外空荡荡的,再不见车的踪迹。

    舒湄的朋友见她急匆匆跑出来,也跟了过来。“小曼你在看什么呢?对了,你姐她怎么还不过来?”

    “怕是来不了了……”她喃喃自语。

    几人面面相觑,不解地询问。“为什么?”

    舒曼转过身摊开手。“喏,好像有个男生把她接走了。”

    “好呀!谈恋爱竟然不告诉我们!太过分了!回来一定要好好盘问她!”

    “……”

    所以,她姐男朋友长什么样?

    舒曼委实好奇。

    车子行驶了二十分钟,空气中咸湿的味道也越来越重,下车看向窗外,舒湄才知道原来三哥带她是来海边。

    这个时间点沙滩上漆黑一片,远处灯塔投来淡淡的光线倒映在两人的脸庞上。

    虽说是夏天,可晚上海边的风还是有些冷,风吹拂着她裸.露在外的肌肤上生出一股凉意,舒湄拢着手搓了搓胳膊,蓦地有温热的柔软覆盖在她身上。

    她侧眸望去,肩头是一件黑色的西装外套。

    “三哥,我们来这里干嘛?唔,看海吗?”

    傅津北揉了揉她鬓角的发,没有回答,朝她伸出大手。“阿湄,把手给我。”

    “哦。”

    冰凉的手放入一片温热中,她被牵着朝海边走去,可舒湄今天为了配礼服,穿的是一双细跟还很高的高跟鞋,鞋跟陷入柔软的沙子里没两步她就脚步趔趄,差点跌倒。

    “怎么了?”

    舒湄委屈地瘪着嘴巴,掀起长长的裙摆,露出脚上的高跟鞋。

    “我穿的是这个。”

    傅津北注视着她纤细脚腕缓缓俯下.身,仰头对她说到。“阿湄,抬脚。”

    她顺从地抬起脚,那双滚烫的手脱掉了碍事的高跟鞋,舒湄垂眸望着蹲在身前的男人,整个心沦陷地一塌糊涂。

    脚底踩在柔软的沙堆里,她动了动脚趾头,忽地一双有力的胳膊将她拦腰抱起,舒湄低呼了一声,下意识伸手圈住了男人的颈。

    “冷吗?”

    抬头便落入一双深邃的眸子里,她摇摇头。“不冷。”

    心脏砰砰砰地乱跳个不停。

    走了一段距离后,海边忽地亮起一抹亮光,她好奇地望去,竟看到海湾那里竟然停了座游艇,再然后男人抱着自己登上了那座游艇。

    她这才发现那光亮不是灯光,而是烛光,游艇里面四周都摆放着精致的烛台,烛光摇曳在墙壁上,为整个游艇覆上一层朦胧的美。

    中间的位置是一张长桌,中间摆放着舒湄最喜欢的满天星,她被放在一侧的椅子上,紧跟着那道高大的身影在她面前缓缓蹲下。

    有低缓的小提琴声缓缓流淌在安静的空气里,可这偌大的厅内只有他们两人,舒湄左右张望,也没有看到第三个人。

    她双手撑在椅子上,低眼看着正在给自己穿鞋的男人,喃喃道。“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

    傅津北的动作一顿,抬起头深深注视着她,他说。

    “我记得。”他一直都记得。

    舒湄点点脑袋弯起唇,眼里盛满了笑意。“嗯嗯。”

    收到短信的那一刻,漫天的狂喜涌来,她知道他没忘的。

    她正暗自欣喜着,忽地察觉到脚腕处袭上一抹冰凉的触感,男人收回手的同时舒湄同时看清了光洁的足腕上的那条链子。

    银白的链身精致而简洁,上面镶嵌着几颗深蓝色的钻石,即使在这般朦胧的环境中也能折射出漂亮的光芒。

    舒湄俯下身看的更仔细些,伸手轻轻摸了摸,惊讶道。“好漂亮。”

    “喜欢吗?”男人低沉的声音在耳边传来,她用力点头。“喜欢!”

    女孩儿的脚腕白皙细腻,线条柔和,傅津北注视着那寸肌肤,眸光深邃,随后起身走到另一侧坐下。

    朦胧的烛光、浪漫的花束,精致的西餐、优雅的琴音……

    以及坐在对面英俊帅气的津北哥哥……

    舒湄在梦里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却在今夜变成了现实。

    像做梦一样……好不真切。

    她悄悄用手指在桌子下掐了掐自己。

    疼的!不是梦!

    手边玻璃杯里的红酒折射着妖冶的颜色,舒湄只觉得口干舌燥端起,便咕咚咕咚喝下,抬眼就看见男人不赞同的目光。

    “会醉的。”

    她放下空杯。“我酒量很好。”

    “以后在外面不许喝酒。”傅津北顿了顿,补充到。“今晚是例外。”

    “好,不喝。都听三哥的。”

    女孩儿的回答无疑愉悦了傅津北,他不禁地弯起唇角,倾身接过她面前的空杯亲自蓄上浅浅的一点红酒,随后端起了自己的。

    “小寿星,生日快乐。”

    男人执杯的动作优雅而矜贵,烛台上摇曳着惑人的光,忽地跳跃进了那双深邃的眸中,她看到一片星河也为之倾倒。

    醇香的红酒入口,在舌尖的味蕾扩散开来,透过玻璃杯壁,她看见男人性感的喉结轻轻地在滚动。

    舒湄下意识地也跟着滚了滚自己的喉咙,见到他放下杯子就连忙挪开了偷窥的目光。

    除了悠扬的音乐,安静的厅内只剩下刀叉轻轻在碟子上划过的细小声响,用餐的过程中他们并没有太多交谈,而这已经足够了。

    和三哥在一起,即使是这样的安静也是一种享受。

    她……很喜欢。

    正在此时,忽地有明亮的光划破了窗外的漆黑,舒湄一愣,抬眼就看到男人不知何时已经停止了用餐,正静静地凝视着自己,薄唇边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见她望来,便微转过目光示意自己看向窗外。

    侧目之际,一朵绚烂的烟火绽放在窗外,她怔怔地凝视那处,等反应过来后起身朝游艇外走去。

    游艇不知何时已经驶离了岸边,面前是一片浩瀚无垠的大海,在夜空下静默无声。

    一朵又一朵花火在她眼前绽放,照亮了整片夜空,色彩缤纷又绚烂至极。

    她缓缓走到甲板上,手握在冰凉的围栏上,屏住呼吸,目光眨也不眨地望着眼前腾空的缤纷美景,生怕错过每一个美好的瞬间。

    烟火映照在女孩儿皎洁的脸颊上,风吹起她肩后的长发露出了白皙的细颈,比月光和烟火更美的,是傅津北眼中的女孩儿那张柔和的侧颜。

    她恍然转过头,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注视着自己。

    “谢谢你,三哥。”

    不等他回应,她又重新望向前方,拢起手对着大海大声呐喊。“谢谢你——津北哥哥——”

    心头的那根弦蓦地被拨动,傅津北微扬起唇,在女孩儿看不到的地方眼底的温柔无处躲藏。

    舒湄喘着气趴在栏杆上,只觉得这一幕浪漫的不可思议,心头一动,她转过身站直身体,缓缓朝男人伸出了手,俏皮地开口。

    “这位先生,可以邀请你跳个舞吗?”

    几秒的沉默过后,她伸出的手忽地被一只温热的大手反握住,男人低沉喑哑的声音透过夜风,送入了耳中。

    “这种事,应该男人主动。”

    腰间袭上一股轻巧的力道,她整个人被向前一带,两人之间的距离近乎面贴面,即使在这样寒凉的夜风中,她的脸颊仍不受控制地变得滚烫起来。

    “专心。”

    她窘迫地收回视线,另一只手轻轻攀上了他的肩头。

    悠扬的小提琴声萦绕着整座游艇,他们在甲板上翩翩起舞,身后绚烂的花火久久未歇。

    舒湄忍不住仰起头,却撞进了一双幽深的黑眸里,那里面似乎潜藏着不为人知的东西,她想看的更仔细些,可眼神却变得迷离起来。

    眼前的烟火,星空,大海,男人英俊的脸都在旋转旋转,怎么都停不下来。

    她晃了晃脑袋,脚下的舞步乱了节拍,身体微微踉跄,一头扎进了一个温暖宽阔的怀中。

    想起身却使不出力气,双手撑着那个结实的胸膛仰头脑袋,舒湄眯起眼睛瞧着上方的人,傻傻地咧开嘴巴乐呵着。

    “喝醉了?”

    男人的声音低沉却不失温柔,听的舒湄鼻头一酸,她伸手胳膊牢牢地圈住他的腰,缓缓磨蹭着燥热的脸蛋,嘟囔着。

    “才没醉,我酒量可好了。”唔,可是她怎么好像站不稳呐……

    “三哥,呵呵……好神奇,你的脸在转圈圈呢!”

    傅津北悉心地揽住她瘦弱的脊背,语气笃定,“阿湄,你醉了。”

    “没醉没醉。”像是要证明自己一样,舒湄努力站直身体,可眼前男人的脸仍在转圈圈,她不满地皱起眉毛,伸手按住了他的脸颊,满意地弯起唇。“嘿嘿,这下终于看清了……”

    “你怎么长得这么帅呢?真好看……让人忍不住、忍不住……”话音落下的同时,她蓦地踮起了脚尖,轻轻地吻上了那张削薄的唇。

    时间戛然而止,所有的声音通通消失殆尽,傅津北僵硬着身躯,怔怔地愣在那里,眼神里满是不可思议与震惊。

    她却放下脚,撑在他的胸膛前狡黠地笑着。“忍不住想亲一下。”

    困倦席卷而来,吞噬着舒湄的意识,她重新倒回那温热的胸膛,寻了个舒适的姿势闭上眼睛,嘴里喃喃自语。“唔,我好喜欢你……好喜欢你呀……”

    傅津北高大的身形一顿,听清了女孩儿的话,他屏住呼吸,轻声问到。

    “阿湄。”

    “嗯。”怀中的舒湄挠了挠脸颊,哼唧了一声。

    他滚动着喉咙,缓缓出声。“你喜欢谁?”

    “我喜欢,唔……我喜欢……”

    月亮掉进了海里,荡漾成闪烁璀璨的繁星。

    远处烟火绚烂,海风在耳边呢喃浅语

    怀里传来浅浅的呼吸声,良久过后,傅津北终是没有等来那声回答。

    他收紧手臂,在无人的这一刻释放了所有的温柔,紧紧将女孩儿搂在了怀中。

    ——全文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