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5
    林慕安沉沉的盯着她没有开口,对峙许久,木棉轻笑一声,语气清淡。

    “林慕安,你的唇比你人软多了。”

    “离我远点。”他说。

    木棉这次破天荒的没有追上去,就这样看着林慕安的身影消失在巷口,她眨了眨眼睛,缓缓地蹲了下来,盯着脚尖笑得满脸荡漾。

    翌日清晨,林慕安看到她时的脸色,堪比初次见面般,极寒。

    木棉试探的过去拉他袖子,毫不意外的立刻被甩开,再拉,再甩,不知道第几次拉上去的时候,林慕安拧眉不耐的看她,眼里都是厌烦。

    “滚。”

    木棉倒吸了一口冷气,随后没皮没脸的笑着,语气却很认真:“不行,留你一个人,我不放心。”

    他不置一词,扭头继续往前走着,木棉默默地跟了上去,早餐给他放到桌上的时候,听到了熟悉的咚的一声。

    重物落入垃圾桶的声音。

    木棉低低的叹了口气,功亏一篑。但是她一点都不后悔。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第一节课下课的时候林慕安没有去买早餐,趴在桌上好像在睡觉,木棉觉得他可能是被自己气到吃不下,所以非常负责任的帮他去楼下又买了一份。

    被桌上轻微响动惊醒,林慕安看着眼前熟悉的东西,眉头一挑,正欲动手时,耳边响起来威胁的话语:“再丢我就捡起来塞你嘴里。”

    胃里传来隐约饥饿感,他垂眸暗忖片刻,有些不甘不愿的拿起桌上那瓶奶,拆开吸管,咬进了嘴里,熟悉的液体滑入口中,浓厚香醇,他却情不自禁的想起昨天那个吻。

    眉头一皱,把手里喝到一半的奶扔进了垃圾桶。

    下午的时候下起了小雨,淅淅沥沥,一直到放学都没有停,阴沉潮湿的空气莫名让他心情好了几分,林慕安淋着细雨,漫步踩着水洼。

    凉丝丝的雨水直往身体里钻,让人浑身发颤,自虐的快感一阵阵从心底传来,林慕安嘴角微不可察的翘起一个弧度。

    久违的放纵。今天木棉破天荒的没在,她放学后好像有什么事急匆匆的走了,要不然此刻头顶一定有一把伞,牢牢的遮住他。

    她总是把手举得高高的,宽大的伞面遮得两人严不透风。

    也不知道她哪里买来这么大的伞。

    林慕安回家的时候才发现没有热水,应该是没有燃气了,他随意冲了个冷水澡,没吃饭就往床上一躺,附近的外卖都吃遍了,他提不起来任何胃口。

    就这样沉沉睡去,半夜被饿醒,头很晕,熟悉的滚烫传来。林慕安喝了杯冷水,又重新躺回了床上。

    第二天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林慕安给班主任打电话请了个假,随后继续昏昏沉沉的睡去,陷于昏迷和睡梦之间。

    他脑海闪过很多画面,母亲那张温婉的脸,总是柔柔的笑着,从来不轻易发火,林慕安最喜欢在她怀里撒娇,忽的,那张脸和木棉重合了起来,她也总是一副温顺柔和的模样,看起来无害又乖巧。

    接着画面一变,那张脸突然艳丽起来,面容变得极具侵略性,眼里像是有钩子似的,唇上传来柔软温热的触感,舌尖被吸住,林慕安皱起了眉头,睫毛颤抖,睁开了沉重的眼皮。

    面前是一张熟悉的脸,嘴里是湿热的气息。

    她眼睛微闭,纤长的睫毛扫过自己的面颊,带来丝丝酥麻,林慕安伸手去推她,结果软绵的没有一丝力气,木棉觉察,轻笑出声,唇堪堪离开。

    “生气了?”她声音低哑,沙沙的,在唇畔响起,缕缕热气扑洒在唇上,让他情不自禁回忆起了方才的触感。

    “滚开。”

    他低低的吐出两个字,颇带着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

    木棉握住推她的那只手,穿插|进去,十指紧扣,然后脸一凑,再次把唇印了上去,温热柔软相贴,他的呼吸立刻急促起来,像是在强忍着怒火。

    木棉暗嗤,纸老虎。

    她直起身子离开,林慕安一把甩开了她的手,木棉勾唇:“你发烧了,吃药。”

    她说完俯身过来,林慕安极快往后躲,木棉低笑,越过他的身子从旁边床头柜拿过放在上面的水杯和药片,送到他唇边。

    林慕安未动,脸色阴沉的开口:“你怎么进来的?”

    “你家右边的那个花盆底下不是有备用钥匙吗?”

    木棉平静的回道,丝毫不见心虚,更多的是生气,她好好护了这么久的人,就一天没有看着,便把自己整成了这幅鬼样子,任谁看到都平静不起来。

    昨天不过是大姨妈来的突然,所以放学直接赶回家了,没想到第二天就没见他人影,下课一问班主任才知道请病假了,联想到昨天的那场小雨,木棉瞬间明了,因此中午一放学,就立刻过来了。

    大门紧闭,木棉曾经看他在花盆下拿过钥匙,因此轻车熟路,屋子里的模样却是让她有些心惊,尤其是在推开卧室门的那一刹那,酸涩感充盈了整个心间。

    房间窗户紧闭,阴暗昏沉,他的身子紧紧裹在被子里,脸上苍白,唇色极淡,眉头在梦里时还是蹙起的,就算门口传来那么大的响动还是毫无知觉。

    木棉走过去手放上他的额头,果不其然滚烫一片。

    当时恨不得立刻把他叫起来骂一顿,可最后还是冷静下来,深吸了两口气出去买药,顺便买了些肉和米,结果回来一开火,才发现燃气也没有了。

    当时木棉就猜到了,淋那点小雨也不至于弱到这种程度,恐怕是加上昨晚洗了个冷水澡。江城四月天,夜里睡觉还是要盖棉被的气候。

    木棉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难怪他会自杀。

    接触到他的生活之后,才发现他完全不是在生活,只是勉强的活着。

    木棉忍着泪水,吸了吸鼻子,在客厅茶几上翻到了燃气公司电话,缴完费之后熟练的淘米,切肉,烧水,然后拿出买来的药一起给他放在床头。

    木棉在不甚明亮的光线中盯了他许久,不忍叫醒他。

    那张脸即使此刻苍白无比,也依旧让人心往神驰,工整的眉,笔直的鼻梁,薄厚适宜的唇,形状十分好看,小半边脸陷在枕头里,小而精致。

    最重要的是,被子下轻微的起伏,她面前躺着的,是一个活生生的林慕安。

    木棉不知道自己痴痴地看了多久,直到鼻尖飘来肉和米炖烂的混合香味时,才反应过来,此刻床头柜上的那杯开水已经凉了。

    她低低叹了口气,

    端着杯子走了出去,壶里的水已经温了,热度刚刚好,她拿起勺子,把锅里的粥搅拌均匀,继续小火熬着,再次端着水进去时,看着那张脸,莫名恶从心起。

    木棉跪坐在床边,俯身恰好可以亲到他的唇,她盯了几秒,毫不犹豫的压上了上去。

    软的不可思议,比起上次的争锋相对,木棉更喜欢现在这个乖巧安静的林慕安,她微阖上眼,在他唇上辗转,许久,轻轻探了进去。

    或许是因为发烧的原因,他的唇舌滚烫,交织在一起,烫的木棉心尖微颤,她痴迷的汲取着他嘴里的热气,沉溺其中,难以自拔。

    直到脸上传来丝丝羽毛拂过般的酥麻,木棉才悄然回神,唇下动作却是愈发放肆,果不其然,底下的人醒来,像一只被轻薄发怒的小兽,手里无力,轻飘飘的推着她。

    莫名脑海里就闪过了娇弱这个词。

    木棉笑的无比得意。上次被他推的那下,肩膀还有些微疼呢。

    看着那双白皙骨节分明的手,心痒难耐,木棉毫不犹豫的扣了上去,十指交缠掌心相贴的那一瞬间,阵阵酥麻从手心传到了五脏六腑。

    这感觉,比亲他更销魂。

    木棉看着那双此刻红润潋滟的唇,控制不住的轻啄了上去。

    他气的脸愈发通红,木棉笑了,不再逗他,俯身去拿药,结果面前的人立刻如临大敌,木棉笑的愈发快活,把药片和水送到了他唇边。

    他似乎对她这种不请自来的行为十分不满,听完她的回答之后立刻恨恨扭过了头,一副生着闷气的模样,木棉想,要不是因为他此刻这幅身子,恐怕早就把自己拎出去了。

    “乖,听话好不好,吃了药你才有力气把我赶出去啊——”木棉轻笑,柔声哄着,把手里的东西再次放到了他唇边,像是对待不听话的小孩一般。

    “滚开。”

    林慕安冷冷的开口,伸手打开她,杯里的水洒出来不少,落在白色的被子上,分外惹眼,她盯着他,此刻他那双漂亮的眼里都是寒凉。

    木棉收起了笑意。

    “你不吃是吧,好,那我喂你啊——”

    她把药片放到舌尖,糖衣和苦涩同时在嘴里化开,木棉捏着他的下巴,贴上,撬开他的唇,极快的把舌尖的药片送到他嘴里,然后推了进去。

    未等他反应过来,立刻端起杯里的水往他嘴里灌。

    一系列的动作行云流水,几乎发生在一瞬间,前后相差不过三秒,林慕安还愣愣的呆坐在那里,药片和水已经滑入了他的喉咙,进了胃中。

    他毫无防备,他完全没有想到木棉会用这种方式喂他。

    林慕安气的头更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