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13
    佛陀山之所有出名,便是因为山顶上的那座寺庙,根基深厚,香火极其旺盛,听说佛祖格外灵验。

    而且后院还专门开辟出一块地,供来往香客自行食宿。

    刚好可以作为他们解决中饭的地点。

    一行人抵达寺庙时,正值午后,勤奋的孩子开始烧火做饭,贪玩的孩子已经开始漫山遍野的乱窜。

    木棉拽着林慕安,穿过层层庙宇,来往香客,带着满身的香火气息,来到了大雄宝殿。

    “听说这里的签很灵验的,我们也来求一个吧”,木棉兴致勃勃,林慕安被动的顺从了她。

    “施主,求什么?”

    木棉:“姻缘!”

    林慕安:“???”

    慈眉善目的菩萨面前,木棉抱着签筒,跪在蒲团上,满脸虔诚。

    手里的竹签在摇晃,啪嗒一声,掉下来一根。

    木棉兴奋的捡起,满眼期待。

    浅褐色的竹签上,写着几个黑色蝇头小字:秋水正寒,寒潭下钓,难遂心愿。

    纵然木棉不是很解其意,但最后那句难遂心愿还是通俗易懂的,她脸色顿时暗了下来,林慕安忍不住侧头看了一眼。

    随后也是有些发愣。

    他嘴唇微动正欲说些什么,木棉已经飞快起身走到一旁的僧人面前,楚楚可怜:“大师,你帮我看看这支签——”

    眉眼祥和的僧人接过竹签,垂眸凝视片刻,抬头平静的叙述:

    “此签为中平,施主求的是姻缘,因此暗示的是目前机缘不对,不宜妄想妄动,否则事事落空,一无所成。”

    木棉脸色立刻丧了起来。

    林慕安终于把梗在喉间许久的那句话说了出来。

    “信则灵不信则无。”

    木棉闻言,立刻振奋起来,抬头双眼发亮可怜巴巴的看他:

    “所以你会遂了我心愿的是吗?”

    林慕安:“…….”

    “走了。”

    他抬腿,转身往外走去,木棉对着面前的僧人道了句谢,连忙跟上,两人的背影渐渐消失在门口,隐约还能听到少女清脆的声音传来。

    “你等等我呀——”

    殿中,慈眉善目的僧人看着两人消失的方向目光悠远,许久,缓缓摇了摇头。

    木棉和林慕安回去的时候,后头的小院子里已经飘出了阵阵香气,红木四方桌上摆着几碗炒好的菜,冒着腾腾热气。

    小小的院子中大家都分工合作着,你洗菜我添柴,你掌勺,我打下手,一派其乐融融。

    林慕安径直走到了桌前的那张红木长椅上,低头按着手机。

    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木棉转了一圈,发现已经没了她的容身之地,于是百无聊赖的坐到他旁边,托腮发着呆,须臾,眼珠子转了转,身子往旁边那人方向挪了挪。

    等了几秒,见他没有反应,又往前移了几寸。

    直到两人衣袖的布料摩擦在了一起。

    木棉方才心满意足地停下了动作。

    鼻尖飘来丝丝菜香,面前几个白底青花瓷碗,其中一个上面搁着双筷子,木棉环顾了四周一圈,见没人注意,悄悄伸出了手。

    身旁的林慕安从手机中抬起头,淡淡睨了她一眼。

    木棉捏着筷子,伸向了碗里,夹起一块香干送入嘴中,立刻惊异的轻赞了一声。

    “好好吃!你要不要试试——”

    木棉马上又夹了块,推了推旁边的林慕安,送到他嘴边,满脸激动。

    “真的好吃!”

    她神色雀跃的像分享惊喜的孩子。

    此时下午两点的光景,距离上一次吃早餐已经过去了大半天,林慕安中途就只喝了瓶牛奶,此刻看着面前筷间卖相十足的香干。

    他…情不自禁的张开嘴咬入唇间。

    香干特有的柔软裹上了生抽的浓郁味道,其中还沾染着淡淡的青椒味,霎时间在齿间化开扩散。

    林慕安点点头,暗赞,确实不错。

    木棉歪头看他,捏着筷子吃吃的笑,眉眼弯弯十分喜人。

    小小的院子中,大多数人都在顾自忙碌着,没有人注意这边的动静,只有一两个不经意间看到了这一幕,目光愣住,随后又若无其事的转开眼。

    内心波涛骇浪。

    忙忙碌碌,终于饭菜全部上桌,一群师生们热热闹闹吃过午饭之后,组织学生去到了寺庙后山。

    爬上几道台阶,沿着庙宇青色墙壁转过一个弯,视线顿时开阔起来。

    一大片青色草地,旁边几棵大树郁郁葱葱,午后细碎的阳光从枝缝中洒了下来,班主任带头找了片阴凉地,众人席地而坐。

    木棉毫不在意的大大咧咧盘腿下来,环顾四周。

    这就苦了那些穿裙子的女生了,一个个只能并膝斜着腿,侧坐在地上,宛如一条美人鱼。

    并不是很美的那种。

    众人围成了一个圈,班主任正站在中间宣布接下来玩个非常有趣的小游戏——

    丢手绢。

    被抓到的人要当众表演节目。

    在一大片的嘘声中,他淡定的继续宣布着游戏规则。

    木棉双手托腮,听的津津有味。

    风轻轻吹起她鬓角的碎发,清秀的侧脸十分恬静。

    林慕安收回了视线。

    游戏热火朝天的玩起来了,虽然方才遭到了群嘲,但大家玩起来之后依旧一个个兴奋得像半大的孩子。

    玩过几轮,木棉被迫欣赏了几首不美的音乐,诗歌朗诵,还有模仿动物叫声。

    新一轮游戏又继续开始。

    林慕安在看着前方发呆。

    他的身后静静躺着一团花手绢。

    众人屏息,那个丢下手绢的妹子神色紧张,加快了脚下的步伐。

    越来越近,越来越近,她已经跑完了大半圈,即将要来到他身后抓住他了!

    木棉飞快的撞了下他。

    林慕安警觉,立刻转身,拿起身后的手绢,跑了起来,然后随手一丢,那人立刻发现,起身,奔跑,林慕安落座。

    木棉身旁变成了方才的那个妹子。

    她还有些微喘,看木棉的眼神无比埋怨。

    木棉笑笑,看向了已经坐到她对面的那个人。

    恰巧他也在看她,黑亮的眸子清透水润,木棉嘴角笑意加深。

    他垂下了眸。

    日暮西斜,大半个草坪都被树木的阴影笼罩,阳光已不复午后的火辣,微风阵阵吹拂,清凉怡人。

    山上早晚温差很大,太阳一落下,便觉得有些凉意,木棉双手合拢,对着掌心哈了口气。

    班主任在组织着下山。

    一行人浩浩荡荡,乘着夕阳的余晖,沿着石板小路往下走去,经过下午欢快的游戏,每个人脸上都带着雀跃的笑意,气氛轻松而愉快。

    木棉和林慕安并肩走着,渐渐落后于人群中。

    天边烧红的晚霞,层层叠叠似云锦,远处山川河流,缩小了无数倍堆积在脚下眼底,无比壮丽,美不胜收。

    微风袭来,由内而外的遍体舒畅。

    木棉悄悄伸出手,试探牵住身旁那人。

    他没有回应,也没有拒绝。

    木棉翘起嘴角,一根根收紧了手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