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22
    傍晚,下课铃响前分,木棉已经开始低头收拾着东西,一旁方芸见状,忍不住调侃。

    “多日来难得下个早课是吧?!”

    “嗯哼”,木棉应完,下课铃声恰好响起。

    “我走了,明天见。”

    她提着书包往教室后面走去。

    转身之际,目光所及。林慕安恰好站了起来,抬手把包单肩斜斜挂在背上,姿势潇洒而利落。

    两人目光在空中遥遥相接,木棉对着他笑了一下,并肩往外走去。

    “晚上吃什么?”

    “想吃面。”

    木棉刚要做声,林慕安补充:“你做的。”

    “好呀,那去我家?”她声音不由带上了几分雀跃。

    “恩。”林慕安点点头。

    他很喜欢她们家,很好,很温暖。

    木棉家离学校也很近,穿过两条马路就是。昨天夜里下过雨,空气很清冽,一阵风吹来,带起阵阵凉意。

    她侧头看了眼林慕安被汗湿的头发,目光有些忧虑。

    “冷吗?”她问。

    “不冷。”

    “可是你刚出一身汗,现在又吹风…”要是感冒了,木棉应该会自责死。

    都是自己拉着他去打篮球的。

    “没关系。”

    林慕安面上没有太多表情,嗓音清淡的回答。

    他没有这么娇弱。

    木棉没有再开口。

    回去的时候经过楼下生活超市,想起空旷已久的冰箱,她侧头问道:“你饿吗?”

    “还行。”

    “那去买点东西?”

    “好。”

    买了一堆的蔬菜零食干粮,木棉推着车,慢慢转到了生活区,她抬手,从架子上抽出一条天蓝色毛巾。

    “好看吗?”她笑意盈盈的注视着林慕安。

    “好看。”他喜欢天蓝色。

    木棉点点头,把那条毛巾放到了购物车里。

    随后是牙刷,杯子,拖鞋,最后…是睡衣。

    林慕安终于察觉到不对了。

    “你买这些东西干什么?”

    木棉正在认真比较着手上浅蓝格子睡衣和红色格子睡衣哪个好看,闻言头也不抬的回答。

    “用啊。”

    “给谁用?”他锲而不舍的追问。

    木棉闻言,立刻抬头,脸上的笑容灿烂得过分。

    “当然是给我喜欢的人用啦!”

    林慕安顿时沉默,神色无比复杂,眼底涌动着晦暗不明的光。

    须臾,他说。

    “买那个浅蓝色格子的。”

    .

    木棉很快就买齐了东西,前后大概十来分钟,小超市人不是特别多,结账付款什么的都不用排很久队。

    到家,木棉一打开门就把他推进了浴室,然后把刚买的东西全部塞到他怀里,给他讲解着洗浴开关。

    “这个热水在这里…”

    “毛巾挂这边…”

    “沐浴露用我的就好了…”

    “好了!”林慕安忍不住低呵。

    “我知道了,出去。”

    “我再说最后一句——”

    木棉手扒着门框,探出头来。

    “水温记得调热一点,别感冒了。”

    “我煮面去了!”

    她说完,极快闪人。

    因为那个少年的耳根,已经爬上了一抹薄红。

    真是难得一见。

    木棉翘起了嘴角。

    烧水,下面条,烫青菜,最后起锅煎蛋铺至上面。

    木棉端详几眼,打开冰箱拿出酱料。

    红油油的肉酱,放上去热气一蒸,立刻浓香扑鼻,让人食指大动。

    木棉满意的点点头。

    这当然不是什么她在网上找的教程,而是木棉按照安菱给的食谱,一次次实践终于做出来的,和她一模一样的味道。

    木棉自那天过后去见过她很多次,她除了面色比常人憔悴几分外,看起来与旁人无异,一点都看不出来像是会突然自杀。

    但不知道为什么,木棉心里总觉得隐隐有些异样。

    可木棉能做的,只有多陪陪她,陪她聊聊天,晒晒太阳,安静的听她讲述着,那个木棉未曾知道过的林慕安。

    在孩童时期,乖巧,活泼又可爱的林慕安。

    .

    浴室水声停住。

    木棉恰好把碗端出去。

    一阵窸窣声响起,不多时,门被拉开,仿佛能感觉到一阵水汽扑来,他穿着那身浅蓝色格子睡衣,手里拿着条白色毛巾,边擦着头发,边走出来。

    对上木棉的视线时,动作微微一顿,随后走了过来,拉开桌前的椅子坐下。

    “吹干头发再吃。”

    木棉从客厅茶几下拿出一个吹风机,握在手里朝他摇了摇。

    林慕安有些不甘愿的走了过来,木棉按着他的肩膀在沙发上坐下。

    吹风机轰隆声响起,温暖的热风一阵阵吹来。木棉轻轻拨弄着他濡湿的黑发,用指尖一根根顺开,吹干。

    柔软的指腹擦过头皮,舒服的让人浑身发软,林慕安眯了眯眼睛,乖顺的由她拨弄着。

    木棉把他的头发吹了个半干,方才放他去吃面,仿佛是饿了,他动作有些急促,很快就消灭了大半碗,鼻尖隐隐冒出汗珠。

    “慢点吃,等会出了一身汗,澡又白洗了。”

    木棉伸出筷子,敲了敲他的碗边。

    清脆声响起,打断了他的动作,林慕安有些不满的皱起眉头,不耐烦的开口。

    “木棉,你是我妈吗?”

    话音刚落,木棉顿时噗嗤一声笑出声,语气轻柔,尾音上扬,带着一抹调笑。

    “乖宝宝,听话。”

    “……”

    林慕安习惯性的止住了话头。

    一碗面他吃的十分餍足,吃完躺在沙发上懒洋洋的不想动。

    刚洗过澡整个人都很舒服,身上柔软的睡衣也很舒服,这个房子也很舒服。

    厨房里忙碌的那个身影更加让人觉得舒服。

    林慕安突然一点都不想再回到那个冷冰冰的,空旷的,寂静的房子里。

    温暖这种东西,没得到之前,总觉得自己可以忍受,而一旦拥有过之后,就再也不想放开。

    只想多一点,更多一点。

    木棉擦干手出来时,林慕安正在看着某个点发呆,他躺在沙发上,头下是一个大红色方形抱枕,显得他脸特别白嫩。

    他双手还抱着一个米黄色的放置在胸前。

    明明是很简单的动作,但在他身上,莫名让人觉得可爱和孩子气。

    可能是他平日里总是冷漠的双手插兜,面无表情的形象太深入人心了。

    她迈开腿走了过去,那抹视线停在了她身上,一直追随着她,来到自己身前。

    木棉俯身,和他面对面,四目相对,她开口。

    “今晚在这睡好不好?”

    “家里还空了一间客房。”

    “昨天我把整个房间都收拾了一遍,很干净。

    “被子也都换过了,是你最爱的蓝色。”

    林慕安盯着那张白净的脸。

    她满脸温柔,声音轻软,嘴唇淡红,在灯光下,清丽的让人移不开眼。

    猝不及防,林慕安抓住了她的手用力往下拉,然后按住她的脖颈仰头,含住了那双唇。

    脑海里只有一个念头。

    想吻她。

    木棉睁大了眼睛,手撑在他身体两侧,极力控制住自己不往下坠,旁边却突然横出来一只手,用力一带。

    顿时,木棉整个人倒在了他身上。

    两具身体猝不及防地靠在了一起。

    他仿佛极其享受这种姿势,触碰着她的唇,轻阖着眼睛仿佛是得到了心爱的糖果。

    .........................................................

    不知何时,两人已经换了个反向,木棉躺在底下,头枕着他方才枕过的红色抱枕。

    林慕安头埋在她脖颈中,缓慢呼吸间,热气一阵阵喷洒在上面。

    他的手还放在她腰间。

    “怎么这么细…”

    他小声的嘟囔着。

    木棉轻笑出声,指间穿过他细软的发丝,音调软糯绵长。

    “喜欢吗?”

    他顿时没有声音,手下也止住了动作。

    许久,才闷闷的开口。

    “木棉,你能不能像个女孩子。”

    木棉顿时笑得弯起了眼,她伸手,把他的头从脖颈间抱了出来,对上那双湿亮的眸子,抵着他的额头认真道。

    “我哪里不像女孩子。”

    “你看,我的腰这么细!”

    她覆住了那双还停留在她腰身的手。

    林慕安眼里闪过一丝懊恼,立刻放开她直起身子,坐在沙发上睇着她,开口。

    “我要睡觉了。”

    声音依旧冷冽,表情依旧漠然,只是凌乱的头发,嫣红的唇,水润的眸。

    出卖了他。

    木棉爬了起来,穿上拖鞋,一把拉住他的手往她隔壁房间走去。

    推门,开灯,一气呵成。

    淡黄色原木家具,蓝色格子四件套,窗户半开,夜风夹杂着莫名的香气袭来,白色纱窗随风轻轻飘舞。

    耳边响起了她含笑的声音,温柔,恬静,就像夜里的微风一般,让入熨帖而舒适。

    “我给你一个家。”

    .

    林慕安在这一刻感受到了安宁。

    .

    他有些认床,每次到陌生的环境,总是很难入睡,所以在那座如空城般的房子里,他最留念的东西就是那张床。

    但出乎意料的是,躺下不久,他就陷入了睡眠。

    梦里平和又安详。

    有个女孩,在对他温柔的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