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23
    早晨七点半的时候,林慕安就被敲门声吵醒了,他皱着眉头翻了个身,扯高被子蒙住了头。

    那道敲门声却依旧锲而不舍。

    一声声如同魔音穿脑。

    往日无比悦耳的女声,此刻听来也是十分聒噪。

    林慕安烦躁的揉了把头发,掀开被子走了过去。

    “干什么?!”他单手握着门,满脸不耐的睇着面前这人。

    “起来刷牙洗脸吃早餐上学。”

    木棉淡定的凝视着他,平静开口。

    “几点了?”他问。

    “七点半。”

    “你知道我以前几点起床吗?”他又问。

    “七点五十。”木棉对答如流。

    每天七点五十起床,八点出门,八点十分到学校,直接跳过预备赶上第一节课铃响。

    林慕安点点头,一脸你懂得的表情,欲关上门。

    “不听话今天就回你自己家去睡。”

    木棉嘴角挑起一丝笑意,慢条斯理的威胁,语气充满了强势。

    林慕安的脸色瞬间变了,眼里阴云密布,在汹涌的沸腾翻滚,他立刻甩上了门。

    哐当一声巨响,那扇木门在木棉面前合上,带起一阵妖风吹起她脸侧的发丝。

    丝丝酥麻拂过肌肤,她摸了摸鼻子,神色悻悻,全然不复方才的稳如泰山。

    真是个吃硬不吃软的小孩。

    她转身,来到厨房,把装在玻璃杯热好的牛奶端出来放到桌上,旁边还放着一个现做的三明治。

    鸡蛋火腿蔬菜,红黄绿颜色搭配的十分好看。

    尤其是在底下淡黄色格子桌布的衬托下。

    木棉前天回来特地换的。

    不到十分钟,他就出来了,依旧是臭着一张脸,在看到桌上早餐的那一瞬间,貌似缓和了几分。

    他拉开椅子,坐到了木棉对面。

    然后默不作声的开始吃着桌上的东西。

    “好吃吗?”木棉看着他柔柔的笑。

    对面那人却头也不抬,也不理她。

    腮帮子微鼓,含着口三明治上下咀嚼着。

    木棉慢慢咬着手里的东西,单手托腮撑在桌子上,好整以暇的开口。

    “不说话就是不好吃了,那明天还是给你买三明治面包吧——”

    就是他每天吃的那种,由小超市出售的,看起来非常油的,甜甜的干面包。

    果然,下一秒那人脸上就闪过一丝挣扎,随后声音嗡嗡的传来出来,带着丝心不甘情不愿。

    “好吃。”

    “恩,那就好。”

    木棉心满意足的点点头,端起桌上的牛奶,喝了一口。

    两人一同出门,木棉看了眼腕上手表,七点五十分,走到学校刚好还能赶上预备课。

    她已经缺席一个多月了。

    吃过早餐,林慕安神色柔和了不少,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至少没有先前那般低气压。

    整个人阴郁得像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一般。

    还是蛮唬人的。

    木棉想,亏得是她心理承受能力强呢。

    同样是踩着铃声进教室,但这次却引来了不少注视,木棉放下书包,方芸立刻凑了过来。

    “我的学委,你竟然来上预备课了,天哪!简直不敢相信我自己的眼睛。”

    她表情夸张的叫道。

    木棉习以为常的扬起了嘴角,从包里拿出了英语课本。

    她还在不依不饶的喋喋不休。

    “不是,我说,你是使了什么法子让林慕安在第一节课铃声响之前来到教室的?!”

    方芸都要震惊了,和林慕安同班快两年,第一次见到他这么早来教室。

    木棉脸上都是狡黠的笑意,她摇摇头,高深莫测。

    “山人自有妙计——”

    方芸翻了个白眼,还欲说些什么,木棉已经开始跟着讲台上李秦朗诵起了英语,神色专注而认真。

    她悻悻的闭上嘴,对木棉崇敬之情再次上了一层。

    “静静,我今天做了三明治!”

    木棉一下课,就雀跃的跑到了徐静桌前,把手里的袋子放到她桌上。

    “你亲手做的吗?好棒!”她拆开袋子,看到那里头堪比外面商店出售的三明治,惊喜的开口。

    “嗯哼。”

    木棉得意而又骄矜的点了点头。

    “我们家棉棉真是个厉害的小姑娘呢——”

    徐静笑着捏了捏她的脸。

    木棉有些不好意思的笑了。

    和徐静聊完之后木棉拿着杯子去打水,饮水机在教室最后面,走过去的时候要经过林慕安的座位。

    他目光一直停留在她脸上。

    “怎么了?”木棉有些奇怪的摸了摸脸。

    “红了。”他淡声开口。

    “恩?”

    “脸红了。”

    他说完,便不再开口。

    ???她满头雾水。

    打完水,木棉还特地问旁边的方芸借了面小镜子,认真打量了好几眼,才发现脸颊刚刚被徐静捏出了一抹红印。

    几乎是不可见。

    但她皮肤白,细嫩而薄,所以看上去有些微红。

    木棉有些奇异的收起了镜子。

    他怎么突然…注意到这些小细节了。

    中午一起去吃完饭,便看到他目光总是若有似无停在自己脸上,木棉干脆停下脚步,双眼发亮的盯着他。

    “干嘛老是偷偷看我!”

    林慕安眸光微闪,正欲开口,耳边已经再次响起了她的声音。

    “我非常乐意你光明正大的看着我。”

    “……”

    他习以为常的止住了话头。

    但旁边那人却开始不依不饶。

    “你说呀,快说!”

    “我要听!”

    林慕安顾自往前走着,脚步不停。

    身后传来她气愤的叫声。

    “林慕安你要气死我是不是!”

    他无奈的停住步伐,侧头,木棉鼓着腮帮子站在原地瞪着他。

    他暗叹一口气。

    “我只是觉得奇怪——”

    “怎么轻轻一捏,脸就红了。”

    恩?

    木棉眨了眨眼睛,然后咧开嘴笑了,露出几颗细白的小米牙,歪头,十分可爱。

    “你来试试不就知道了——”

    林慕安:“……”

    他一言不发的转身继续往前走。

    她得意的笑声接踵而至。

    她的声音雀跃又欢乐。

    “林慕安林慕安!”

    “你好可爱啊!”

    他忍不住微微翘起了嘴角。

    放学的时候,林慕安回了趟家,熟悉的格局再次映入眼帘时,只有浑身的不适,他快步走了进去。

    用了半个小时收拾好常用的东西,他拉着箱子出门的时候,忍不住回头看了眼那个熟悉又陌生的地方。

    然后,毫不留恋的大步向前。

    回去的时候,木棉已经做好了饭,明亮的灯光下,她正在弯腰布置着碗筷,温馨的餐桌上,放着热气腾腾的两菜一汤。

    听到声响,她抬起了头,温柔浅笑。

    “你回来啦!”

    “恩,我回来了。”

    林慕安朝她缓缓地绽开了一个笑容。

    过了这么多年,他终于再次体会到了,有家的感觉。

    木棉吃饭完开始做作业,而林慕安早早的就洗好了澡,抱着枕头躺在沙发上玩着手机。

    时不时还翻个身。

    “你要不要写下作业?”

    “我教你。”

    片刻,在他不知道第几次翻来翻去的时候,木棉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他动作立刻停顿了,仿佛思考了三秒,然后慢吞吞的从沙发上爬了起来,低着头,声音轻不可闻。

    “好吧…”

    他抱着一堆练习册试卷坐到了木棉身边,沙发前面那个白色小茶几充当了两人的书桌,他们盘腿坐在雪白的地摊上。

    “这个题呢,是这样的…”

    木棉低头给他在草稿纸上勾画着,侧脸清秀恬静,耳侧发丝滑落,她伸出手轻轻把它勾起,再次挽在耳后。

    手指白生生的纤细,简单的动作让人觉得满是温柔。

    他莫名移不开视线。

    “林慕安你看哪呢?”

    木棉停下手里的笔挑眉冷斥。

    他瞬间收回了视线,目光闪烁,抿抿唇,神色悻悻然。

    仿佛做了坏事被人抓包一般。

    木棉缓了神色,探身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语气温柔又宠溺。

    “听话,写完让你看个够。”

    林慕安瞬间恢复成了以往的面无表情。

    夜里很静,女孩轻声细语的讲解听起来格外悦耳,伴随着笔尖摩擦过纸面的刷刷声。

    她的耐心出奇好,对于林慕安的一窍不通也不恼,从最基本的知识点给他讲起,三个小时下来,竟也让他有些隐隐得窥门径。

    临睡前,木棉热了杯牛奶给他端了进来,林慕安躺在床上,看着她穿着白色睡裙的身影,突然有些恍惚。

    年幼时的他,也是这般躺在床上,看着安菱端着杯牛奶含笑朝他走来。

    那个时候,她面容还是温和的,会披散着一头黑色长发,穿着睡裙,对他温柔的笑。

    他眨了眨眼睛,掩去那一丝晦暗复杂。

    “喝完睡觉,晚安。”

    木棉把手里的杯子放在他旁边的床头柜上,俯身,揉了揉他的头发。

    嘴角笑意温暖,动作柔和。

    “晚安。”

    林慕安轻声开口。

    木棉帮他掩上门,回房,看着书桌上那一堆未做完的作业,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坐下,认命的开始做题。

    不知过了多久,那个端坐了一整晚的身影才开始动了起来。

    木棉伸了个懒腰,看了眼旁边的钟表,十二点整。

    她起身,去厨房倒了杯水。

    经过林慕安门口时突然听到声响,很大,像是痛苦到极致发出来的呜咽声。

    她心头一跳,立刻放下手里的杯子推开了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