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28
    四月中旬的时候,距离两人住在一起已经差不多一个多月了。

    木棉最近有些提心吊胆。

    林慕安越来越亲近她,在学校的时候会经常明目张胆的伸手牵她,会抱着她的腰撒娇,还会乘机把她拉到学校无人的角落接吻。

    木棉每次都是猝不及防,然后吓得一身冷汗。

    距离六月十八号越来越近,她唯恐再生出一丝变故。

    下午体育课自由活动时间,木棉去李元办公室送完作业,上楼时刚好遇上那一群从操场打球回来的男生。

    林慕安也在里面。

    上次木棉教他打过一次篮球弄懂基本规则之后,便叫李秦带着他和班里的那些男生一起。

    打了几场球下来,也算勉强融入进去,每次他们去打球的时候,都会象征性的叫下林慕安,久而久之,也都熟悉起来。

    他走在那群人的最后面,见到木棉时,刻意放缓了脚步,走到了她身旁,两人并肩在后头走着。

    李秦他们和木棉打过招呼之后便没有注意,继续往前走拐上了第二层楼梯,身影渐渐消失在楼梯间。

    只是其中有几个人忍不住打量了他们几眼。

    但木棉和林慕安向来关系好,他们也没觉得有什么异样。

    此时正值课间,其他班的学生都在上课,整个楼道空无一人,旁边的教室隐约传来整齐的朗诵声。

    林慕安蓦然拉住了木棉的手,然后一扯,她不受控制的跌入到他怀里。

    还未反应过来之际,下巴已经被轻轻捏住,熟悉的气息涌来,唇上传来湿热柔软的触感。

    他含住了她的唇,轻轻吸了一口。

    木棉仿佛触电般立即推开他,身子后退一步,和他保持着正常距离,然后目光慌张的看了眼周围,随后恼怒的瞪着他。

    林慕安懒懒的倚在扶手上,咬着唇笑,眸子乌黑晶亮,一眼望进去,里头仿佛闪烁着一片星光。

    面对这样子的他,木棉是一句责备的话都说不出来,

    她张张嘴,最后还是归于沉默,抿了抿嘴角,顾自的往教室走去。

    林慕安把手插在口袋里,跟在她身后慢悠悠的走着,一副心情大好的模样。

    当天放学,木棉低头收拾着桌上东西,面前便来了一位不速之客,她抬头,程青正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木棉,我们谈谈。”她说。

    “我跟你没什么好谈的。”木棉仰头,轻笑,平静的开口。

    她脸色顿时有些难堪,咬了咬唇,眼里闪过一丝狠意。

    “今天下午我都看到了,在楼梯口。”

    木棉顿时停下了动作,盯着她,目光沉沉。

    “那你要和我谈什么呢?”

    “出来。”

    她说完,率先转身往教室外面走去,木棉把桌上的书胡乱往包里一塞,立刻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穿过人来人往的走廊,走出教学楼,穿过花坛,一直到小树林深处偏僻的围墙边,程青才停住脚步,转身。

    木棉正低头按着手机。

    她见状,眼里闪过一丝恼怒,直接开门见山的问。

    “你和他是在谈恋爱吗?”

    木棉闻言蓦然愣住,抱过亲过睡过,唯独没有对她告白过。

    这应该…不算吧。

    她眸光微沉,笑了笑,不动声色的反问。

    “这和你有关系吗?”

    “你就不怕我把这件事情告诉老师吗?”程青扬着下巴,威胁道。

    很好,完美的击破了她的防卫。

    木棉心头一咯噔,面上却依旧保持着微笑。

    “你想怎么样?”

    “离他远点。”

    .

    木棉走到校门口的时候,发现林慕安倚在不远处的墙上等她,双手插在兜里,书包斜斜的挎在肩头。

    距离下课已经很久了,太阳西斜,来往学生不多,但女孩们依旧还是把目光有意无意的停留在他身上。

    然后娇笑转身侧头与同伴窃窃私语。

    林慕安头垂的很低,一脸认真的盯着脚尖。

    他不喜欢被人这样注视着。

    木棉捏了捏肩上的书包带子,深吸了口气,缓缓露出了一个笑容,提步走了过去。

    “不是发信息叫你先回去了吗?”她神色如常道。

    “一个人在家也无聊。”

    他踢了踢脚下的石子,小声嘟囔着。

    “你都一个人无聊这么多年了,还没习惯呢…”

    木棉笑着调侃他,林慕安不满的看了她一眼,随即把手从校服口袋拿了出来。

    他走过来欲牵她的手。

    木棉眼里闪过一丝惊慌,连忙把手背到身后,说:“校门口好多人看着呢。”

    林慕安皱起了眉头,对峙几秒,最后还是妥协,两人一前一后慢慢往家里走去。

    没走几步,他就不满的回头了。

    “你离这么远干什么?”他看了眼两人之间相隔差不多一米远的距离,面色不虞的开口。

    “想仔细看一下你的背影啊。”

    木棉不动声色的回答,笑容一如既往般温柔恬静。

    林慕安似是被这个答案堵住了,他转过头继续走着,一直到回到家关上门,才转身,好整以暇的盯着她。

    “今天那个人和你说什么了?”

    “哪个啊…”

    “放学找你的那个女的。”他不耐烦的重复了一遍。

    “哦。”

    “她说看到下午你在楼梯口亲我,说要告诉老师”,木棉神色如常,淡淡的说。

    闻言,林慕安难得出现了一种类似于暴躁恼怒的情绪,他皱着眉头思考几秒,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

    “她是不是有病?!”

    饶是此刻的木棉,也忍不住轻笑出声,她看着林慕安那张越来越黑的脸,努力憋笑,点点头,回答。

    “恩,我也觉得。”

    “她得了一种叫做林慕安的病。”

    他沉默了,整个人阴郁下来,嘴唇抿的紧紧的,眉心快皱成了一个疙瘩。

    木棉伸出手,指尖轻轻掠过他眉心,帮他抚平,然后双手缠到他脖子上,踮起脚去吻他。

    在那两片唇温柔辗转片刻,然后放缓了呼吸,木棉半阖着眼,表情专注而认真。

    林慕安垂着眸淡睨她,任由她亲着,面上没有一丝表情。

    须臾,她从他唇上离开,手依然紧揽着他脖子,身体紧贴在他怀里。

    耳边响起了他冷冽的声音。

    “所以这就是你刚才和我保持距离的原因?”

    “嗯呐,她叫我离你远点。”

    “那你现在在干什么”,他不带一丝情绪的反问,眼底晦暗不明。

    木棉笑的十分灿烂,再次踮脚在他唇上碰了一下,抱着他理所当然的说。

    “亲你。”

    两人隔的极近,说话间能感觉到她湿热的气息洒在唇上,她笑得有些狡黠,又带着几分得意,轻而易举就抹平了林慕安的怒火。

    他低低的叹了口气,手里一寸寸收紧,直到两人的身体严丝密合。

    林慕安把头埋在她颈间,慢慢的开口,语气带着丝无可奈何。

    “那你怎么回答她的呢?”

    “我说——”

    “这在一个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总不能老死不相往来吧,况且你今天也看见了,是他先亲我的,要是冷不丁躲着他,说不定他会更加执着…”

    “这样吧,我答应你,除了必要的接触,我不会主动找他,也不会有任何亲密接触,然后尽量开始疏远他,直到两人老死不相往来。”

    “恩?然后呢?”林慕安语调低沉的追问,刻意压低的声线听起来有几分阴翳。

    他面上没有太多情绪,只是腰间的那双手,勒得她有些酸痛。

    “然后她就答应了呀!”木棉理所当然的说,尾音上扬,听起来还有几分雀跃。

    “所以呢?恩?”林慕安的声音越发低沉。

    原谅他实在难以说出口慢慢疏远和老死不相往来这两个词。

    “所以我们在学校要开始避嫌了。”木棉慢条斯理地说出最后关键的一句。

    “我不要。”他立即毫不犹豫的就拒绝了。

    “好呀,那在毕业前,就老死不相往来了。”

    .........

    林慕安今晚是背对着她睡的,在她上床之后破天荒的没有立刻把她揽入怀中,他的呼吸很平稳,但木棉觉得他肯定没有睡着。

    应该会气得睡不着觉。

    她想。

    木棉闭上了眼,放松了身子缓缓入梦,昏昏沉沉间,仿佛感觉身旁的人动了动,木棉顿时从将睡的状态惊醒。

    她睁开了眼。

    身旁那人又没有了动静,只是呼吸仿佛有些慌乱。

    木棉转过身子,感觉面前的背脊带着几分僵硬。

    终究还是不忍心的。

    木棉伸出手搂住了他的腰,把头依偎在他温热的背上,蹭了蹭。

    他几乎僵直了身子。

    “你转过来抱着我睡好不好…”木棉轻轻开口,仿若呓语般。

    “不然我睡不着…”

    静止了几秒,林慕安转过了身,把她紧紧抱在怀中,木棉动了动,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怀里准备入眠。

    沉睡的前一瞬,唇上隐约传来一抹温热柔软的触感。

    她翘起了嘴角,陷入梦乡。

    翌日去学校时,林慕安一直冷着一张脸,刚到校门附近就与她拉开了距离,木棉在后头鼓了鼓腮帮子,默默跟了上去。

    两人一前一后相隔了好几分钟才进的教室。

    木棉余光瞥向了程青,果不其然后者露出了几分满意的神态。

    她掩去眼里的情绪,平静的走到了位子上。

    方芸很快凑了过来。

    “哎,昨天放学那个小贱人找你干嘛呢?!”

    放在以往方芸这么称呼她,木棉一定会皱着眉头一脸认真的教育她。

    比如:方芸,你不能这样叫一个女孩子,这样太不尊重她了。

    现在:

    “那个小贱人说叫我离林慕安远点。”她一边放着书包一边平静的开口。

    “什么!卧槽她哪来的这么大脸!”方芸顿时怒了,那副模样就差拍桌子了,她说完,反应过来,立刻兴奋的问。

    “那你是怎么拒绝并且狠狠羞辱她的?!”

    木棉:“我答应了啊。”

    方芸:“……”

    “她昨天看到了林慕安在楼梯口亲我,说要告诉老师。”

    “???楼梯口?哪个楼梯口?我们这栋教学楼的楼梯口吗?”

    “我的天哪!你们也太明目张胆了吧?!”方芸震惊了。

    木棉:“……...”

    “这是重点吗?”

    方芸一愣,顿时咽了咽口水,睁大了眼睛喃喃自语:“这个小贱人,真是太阴险了。”

    “仙女棉,没想到你这次,竟然阴沟里翻了船!”

    “呵…”木棉冷笑了一声,翻开课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