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31
    事实证明他是真的不再搭理程青了,任凭她再怎么做妖,都毫无反应。

    在位子上看到她来时便立刻离开,出门必定跟着李秦他们在一起,避免和她单独碰面,两人几乎没有接触的机会。

    在这样勉强平静了一个星期后,程青有些急了。放学后直接把他堵在了门口。

    被四五个女生团团围绕,林慕安只能站在原地。

    程青慢慢靠近他,两具身子贴的越来越近,在碰到他衣角的前一秒,林慕安猛地伸手推向她。

    猝不及防,程青摔到了地上。

    “林慕安你是不是个男人!竟然对女孩子动手!”莫玉在一旁叫道,眼里都是难以置信。

    另外两人立刻上前去扶程青,然后狠狠的瞪他,嘴里不住骂着。

    “就是!怎么能推人呢!”

    “你太过分了!”

    林慕安听完,一言不发越过她们,径直往外走着,脸上夹杂着的冷漠,仿佛冬日里凛冽的寒风。

    程青死死的咬住唇,眼眶绯红,里头闪烁着点点水光。

    “林慕安!”

    她悲愤的叫着,随着话音落地,一颗颗晶莹剔透的泪水滑了下来,在那张姣好的脸上留下两道泪痕。

    偏生她还在努力的睁大的眼睛看他,鼻尖嫣红,梨花带雨的模样我见犹怜。

    可林慕安只是侧头,冷冷的瞥了她一眼,随后毫不留恋的转身走人。

    .

    他回去的时候,厨房已经传来菜香了,木棉穿着围裙在里面忙碌着,林慕安扔掉书包,倚在门上看她。

    怎么看都看不够。

    那抹纤细的腰身,凌乱的发丝,胡乱卷起来的袖口。

    一切都是他喜欢的模样。

    林慕安放缓了呼吸,他忍不住上前,轻轻的抱住了那抹在他眼前晃动了无数次的细腰,然后把头,放在了她肩头。

    木棉身上的味道很好闻,淡淡的皂角香,夹杂着不知名的香气。

    比起方才程青靠近那一瞬间飘来的浓密刺鼻香味,要好闻舒服的多。

    他在底下熟悉的布料上蹭了蹭,无比满足。

    “怎么啦?”木棉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侧头问道。

    “抱抱你。”林慕安懒洋洋的开口,脸依旧埋在她肩头,十分眷恋。

    木棉轻笑,过了几秒,开始赶人。

    “好了,出去,待会菜糊了。”

    他不情不愿的松开手,趿拉着拖鞋摩擦地面发出重重声响,那个声音一直蔓延到浴室,然后水声响起。

    木棉是第二天去学校的时候,才知道这件事的。

    彼时一进教室,就感觉气氛有些异样,某种熟悉的感觉席卷而来,木棉看向那个坐在角落里的人,目光染上了几分深思。

    她到座位上放下书包,果不其然,方芸立刻凑了过来。

    “棉棉,棉棉,出事了出事了!”

    “说。”

    “听说昨天放学的时候林慕安打了程青!!!”

    “???”

    “今天一大早的时候她们那一群人就在教室里说了,现在全班都知道了!那个齐铭还说要来找林慕安的麻烦呢!”

    “她有病吧!”木棉忍不住骂道。

    饶是她这样的好脾气,现在都觉得有些上头。真是让人火大。

    林慕安会主动打人?

    木棉第一个不相信。

    当初她把人压在墙上亲,他也只是用力把她推开。

    而这次,不用脑子想木棉都能猜出来。

    估计是某人想强撩不成,反被羞辱。

    然后恼羞成怒,决定先发制人,颠倒黑白。

    木棉气得连课都上不进去了。

    她放在心尖尖上的人,现在竟然被这么泼脏水。

    木棉快炸了。

    下课铃声一响,她立刻给林慕安发了条短信。

    “出来。”

    木棉在教学楼后那个偏僻的小花园里等他。

    这里离教室有点远,来回大概就要七八分钟的样子,所以通常课间的时候,这个小花园都是空无一人。

    林慕安的身影很快就出现了

    手插在校服口袋慢悠悠的走过来,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犹如闲庭散步般散漫而懒样。

    木棉立刻伸手把他拽到身前,然后从校服口袋把他的手掏了出来,抓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来回翻开。

    “听说你昨晚打人啦?厉害了我的小哥哥,让我看看用了哪只手,受伤了没有?!”

    话音刚落,头顶传来闷笑声,林慕安收紧了手指,把她手攥在手心,声音清亮带着一抹磁性。

    “用了两只手,你怕不怕——”

    “她对你做什么了?”木棉挑眉,仰头质问。

    “放心,她没你的胆子大”,林慕安调侃。毕竟一言不合就把人压在墙上亲这种事情,也只有木棉能做出来了。

    “嗯哼?”

    “就是把我堵在教室,然后被我推了一把,用的力稍稍大了点,不小心推到地上去了。”

    “娇弱。”木棉皱眉,忍不住骂道。不仅娇弱还做作,作天作地公主病。

    “恩,确实比不上你。”林慕安点头附和。毕竟当初他推木棉的那一把,似乎也是同样的力度…?

    木棉没有理他,顾自低头沉思,须臾,她开口。

    “我知道了,回去吧。”

    两人到教室的时候,预备铃恰好响起,全班人整整齐齐的坐在下面。

    木棉拉着他,站到了讲台上,拍了拍桌子,喧闹的教室顿时安静下来。

    她清了清嗓子,一脸正经。

    “今天,我要在这里澄清一下,林慕安同学并未主动攻击过我们班的程青同学,他只是正当防卫,情急之下不小心推了她一把而已。”

    “而正好我们的程青同学,身子娇弱,一不小心,就摔到了地上,然后有些目击者就开始夸大其词,以讹传讹。”

    “同学们,你们知道有种东西叫名誉权的吗?!这要放在法院,你们可是都要坐牢的呀!”

    木棉语重心长痛心疾首的拍着桌子。

    话音刚落,底下就传来了李秦他们的起哄声。

    “学委,你可别瞎胡说八道了,我们都是有文化的人!”

    “就是,政治老师听到了想打人。”

    “安静安静!”木棉皱眉满脸严肃的喝止,然后环顾底下一圈,略过某些人做贼心虚的脸,顾自继续的说下去。

    “至于为什么会正当防卫,这个就要问问我们的程青同学了,毕竟,对于喜欢的人,总有些时候会情难自禁。”

    底下哄堂大笑,程青坐在下面,脸色青紫一片,她咬着唇难堪的承受着众人视线,然后猛地,趴在了桌上。

    把头深深的埋在臂弯里,肩膀仿佛还是微微颤抖。

    虽方式有些简单粗暴,但效果却是极好,一节课结束的时候,风头便开始逆转。

    程青追林慕安这件事情在这段时间是闹得沸沸扬扬,全班人都看在眼里,比起前者说的,那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打人事件,后者木棉的解释则更为符合常理。

    一场风波,总算惊无险的结束了。

    只是木棉,却没有这么轻松了。

    下课的时候,莫玉立刻走过来敲她的桌子,语气不善,下巴高扬。

    “出来,找你谈谈。”

    “谈话可以,希望你们克制住自己的身体,毕竟下节课,是数学。”木棉淡定的微笑。

    莫玉眯了眯眼睛,冷笑了一声。

    木棉跟着她走了出去,临走前,对着方芸那张担忧的脸狡黠地眨了眨眼睛。

    女厕所,门被关紧,以莫玉为首的几人,把木棉团团围住,程青双眼微红的站在中间,一副柔柔弱弱让人生怜的模样。

    但说出来的话,可是一点都不柔弱生怜。

    “木棉!你就不怕我把你们的事告诉老师吗!”她面无表情,语气讥讽,眼里带着明晃晃的威胁。

    “我想——”

    “他应该不会相信你的一面之词吧”,木棉勾起嘴角,露出一个微笑。

    “对!但是你别忘了!我们学校是有监控的!”程青双手抱胸,对着她连连冷笑。

    “恩,是。”木棉点点头。

    “那顺便叫他把昨天晚上教室里的监控也看一遍好了。”

    “想强行占人家便宜未得逞的事情,恐怕是更丢人吧。”

    “哦,还有,我和林慕安的事情,你要说就去吧,反正李老师他…”

    “也早就知道了。”

    她说完,无所谓的笑了笑,转身往外走去,留下几人干瞪眼又不甘心的模样。

    程青捏紧了拳头,看着她的背影,气得直咬牙。

    木棉回到了教室,远没有她方才表现得那么淡定,她坐在位子,脑海开始盘算着各种对策。

    许久,她沉下眉眼,翻开书本认真预习这节课的内容。

    事情过了一周,依旧是风平浪静,木棉略微放下心。

    日子一天天重复的过着,除了她把林慕安赶回自己房间去睡了之后,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

    至于为什么要把他赶回去睡——

    只能说,饱暖思淫|欲,饥寒起盗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