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33
    木棉一觉醒来的时候,是被人抱在怀里的,身后胸膛传来熟悉的温热,正贴着她的背脊匀速起伏。

    她看着腰上的那条手臂,轻轻的把它从上头移开,然后身子一滚,从他怀里脱离了出来。

    林慕安睡得很沉,看起来安稳又恬静,在木棉离开之后,他却微微蹙起了眉头,自发地朝她的方向寻了过来。

    搜寻无果之后,他在沾满了她气味的枕头上睡着了。

    手里还抱着那床被子蹭了蹭,白皙的脸上都是眷恋,莫名的,木棉就忍不住翘起了嘴角,心情一片大好。

    昨夜的时候他们一个睡在地上,一个睡在床上,林慕安却执意要拉着她的手才肯入睡。

    木棉只能睡到床边上,把手垂了下去,给他拉着。

    夜里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他突然低低的说起话来,声音很轻,像是从遥远的地方飘过来的一般。

    他说着他的家庭,他的童年,还有木棉未曾知道的过去。

    黑暗给了无数人的勇气,在这个夜晚,林慕安第一次对人倾诉了积压在心头,被累积发酵几乎长成了一颗毒瘤的回忆。

    木棉安静的听着,面容看不出一丝异样,只是呼吸却被放得极轻,生怕惊扰到他。

    对木棉来说,这一刻弥足珍贵。

    那是他的世界。

    第一次主动为别人打开了门。

    庆幸那个人是她。

    像往常一样,木棉做好了早餐之后,林慕安方才洗漱完出来,四目相对的那一刻,好像和平常一样,又好像多了些什么别的东西。

    如果真要说出个所以然出来,那可能就是亲密吧。

    那种坦诚相待之后的默契和信任。

    让人变得更加亲密。

    .

    木棉好几次回家的时候,都觉得有人在跟踪她,但回头一看,又什么人都没有。

    直到有次她突然想起家里没有生抽了,然后走进了路口拐角处的那个小超市,不经意间从巨大的玻璃窗后看到了那个男孩。

    他穿着蓝白校服,单肩背着一个黑色书包,站在路边神色焦急的四处张望。

    木棉眯着眼睛不动声色的打量他。

    面容很稚嫩,大概十六七岁的模样,五官白皙秀气,高高瘦瘦,看起来斯文而无害。

    木棉收回目光,从身旁的架子上拿下一瓶生抽,走到柜台结账,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的样子,提着手里的东西走了出去。

    余光中,看到那个男孩仿佛松了一口气,夕阳把影子拉的很长,投射在旁边的墙上,细长且扭曲。

    她影子的不远处,有一道黑影,一直保持着不远不近的距离,紧跟在她身后。

    木棉回家,关上了门,林慕安正盘腿坐在沙发上打游戏。

    校服外套被脱了扔在一边,穿着大大的纯白T恤,宽松的蓝白校服裤子,脖颈白皙柔嫩,锁骨笔直纤细。

    黑发软软的覆在额头,脸上的神情专注又认真,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唇轻轻抿起。

    偶尔眉头微蹙,满脸不虞,又偶尔眉目舒展,嘴角荡起一抹孩童般的欣喜。

    木棉站在门口,觉得自己已经无药可救了。

    因为这样子的林慕安,她也好喜欢。

    “我回来了…”

    她强迫自己移开视线,低头换鞋。

    那个专注着打游戏的人,沉浸其中,理都没理她,或者从鼻中溢出来了一个单音节,但由于太过于漫不经心,可能只有他自己听到了。

    木棉走了过去,不满地抬起他的下巴,手指在那块白嫩柔软的皮肤上摩挲,然后俯身,朝那双微张的唇压了下去。

    心满意足里里外外亲了个遍。

    把他的不满抱怨全部吞入腹中。

    待放开他时,果不其然,那双黑亮的眸子里只剩下温情和湿润。

    他低头看向屏幕,嘴里嘟嘟囔囔。

    “我正在开黑呢,你看都死了…”

    “游戏重要还是我重要?恩?”木棉又挑起了他的下巴,眯着眼睛问。

    他五官生的极好,尤其是下巴,形状精巧,皮肤细腻,捏在指间小小的一团,手感格外舒服。

    自从发现了这个秘密之后,木棉便爱上了这个动作。

    而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的,林慕安就变得十分温顺,对她几乎都是无条件的服从。

    每每当木棉挑起他下巴时,他便睁大眼睛,乖乖的看着她。

    不反抗,也不生气。

    “你重要…”

    他眨了眨那对纤长浓密的睫毛,慢吞吞的回答。

    木棉方才心满意足地点点头,起身去厨房做饭。

    不多时,浴室便传来了水声,他总是喜欢洗完澡换上一身宽松舒适的短袖长裤后,再吃饭洗碗写作业,然后直接睡觉。

    木棉端着碗,看着对面那个白净软萌的少年,悄悄吞了吞口水。

    须臾,小声试探的开口。

    “林慕安…”

    “你那个便宜弟弟,是不是和你一样白白净净高高瘦瘦的呀…”

    他好似一会儿才反应了过来,从碗里抬起头来,极其缓慢的眨了眨眼睛,目光复杂的盯着她。

    “你为什么突然问起他…”

    “突然好奇…”木棉回答,若无其事的低头夹了口菜,然后抬头认真的补充。

    “万一哪天在街上看到了,好躲远一点。”

    林慕安怔住了,随后面色恢复了正常,想了想,点点头:“差不多…”

    “哦”,木棉仿佛仅仅只是随口一问,应了声之后便低头专心吃饭,神色无一丝异样。

    林慕安顿了一下,缓缓地夹着菜往嘴里送。

    .

    第二天的时候,木棉又发现了那个男孩,她依旧装作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像往常一样买菜,回家。

    如此一个星期之后,他自己先按耐不住了。

    “木棉,我是林珩。”

    小区大门的花坛旁,他伸出手拦住了木棉,直接自报家门,神色自然而平静。

    看不出一丝跟踪别人的心虚和贸然挡在陌生人面前的失礼。

    木棉仰头,从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到她家阳台。

    她笑了笑,开口。

    “对不起,我没有兴趣认识你。”

    说完,毫不犹豫的越过他往前走去,身后传来脚步声,木棉三做两步刷卡跨进小区内,然后把门哐当一声锁上。

    她转头对门里的保安说。

    “不好意思,我不认识那个人,请不要让他进来谢谢!”

    门被锁上,林珩平静的脸上出现了裂缝,带着丝丝恼怒,木棉收回视线,看着保安,语气带着一丝请求的意味。

    “保安大叔,麻烦和你交接的同事也说一下,千万不要放他进来,这个男的跟踪我半个月了,好可怕。”

    “这个真看不出来,长得斯文白净的,姑娘,要不要帮你报警啊?!”他热情的建议。

    木棉连忙拒绝:“不用不用了,谢谢大叔,千万别放他进来就好了。”

    “对了,你最好拍个照,给上夜班的那个大叔看一下…”她提醒。

    “对对对。”

    那个保安连忙点头,然后掏出手机,对着还站在外头的林珩狂拍,闪光灯和咔嚓声一同响起。

    林珩大惊失色,连忙伸手捂脸,慌乱的跑远,背影带着几分落荒而逃。

    木棉站在原地,捏着书包带子,轻轻的勾起嘴角。

    林…珩吗?

    .

    直到回家打开门换鞋时,木棉脑海里还是刚才的那张脸。

    前几次都只是远远看到了大概轮廓,方才四目相对的那一刻,他的五官充分暴露在了木棉眼前。

    与林父六成像的脸,和林慕安有三分相似。

    放在人群中,依旧是最惹眼的那种。

    但和林慕安相比,还是少了几分精致,在木棉心中,更像是赝品与原装的区别。

    即使他看起来,要阳光开朗招人喜欢的多。

    可木棉最爱的,还是那个冷漠寡言,脆弱阴郁,会对着她撒娇的男孩。

    与此同时,耳边响起了那道熟悉的声音,清冷干净,带着一丝违和的委屈。

    “你回来都不和我打招呼了——”

    木棉侧头,盘腿坐在沙发上的那人正睁着那双大眼睛瞪着她,手机里还传来了熟悉的游戏背景音乐,他却不管不顾。

    就这样执拗的盯着她,黑亮的眸里写满了控诉。

    木棉轻笑,逗他。

    “因为你上次没理我呀,所以不想和你打招呼了。”

    她说完,就进了厨房,拿出围裙套上,刚背过手准备系带子,身后已经传来了脚步声,接着指间的那两条浅蓝色细布条被抽走。

    湿热的吻落在她颈后。

    腰间慢慢被收紧。

    他系好带子,从背后搂住了她,唇附在她的耳旁,低低认错。

    “我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不理你了——”

    客厅里手机的游戏声还在响着,背景乐和游戏人物的独白混杂在一起,吵闹刺耳,无比喧嚣。

    但在这一刻好像都归于平静。

    木棉只感受到了身后温热的胸膛,跳动的心脏,还有耳畔柔软,动人的话语。

    她忍不住侧头,覆上了那双唇,轻轻触碰便分开,然后如同情人间窃窃私语般悄声开口。

    “恩,我原谅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