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44
    大三的国庆节,木棉回了趟家,姑妈身体有些微恙,所以趁这七天假期回来看看。

    因为木铭和李萱常年不在家的原因,木棉即使是放寒暑假也是在外实习打工,基本很少回去江城。

    因为每次一个人待在那座房子里时。

    总会难受的喘不过气来。

    假期前一天,高中班级群无比热闹,一班以李秦为首欲组织了一场同学聚会,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十分积极活跃,事情很快就敲定了下来。

    木棉看着上面的那个@全部人,想了想,最终还是在对话框里敲下一个字。

    [来]

    她一冒泡,李秦激动地连发了几条消息。

    [嘿,我们学委终于出现了,还以为您老在海上失联了呢!]

    [是不是风浪太大,听不见我们这群老同学的呼唤啊!]

    [这次见面可得要和你好好喝上两杯!]

    [还有我还有我!棉棉你可真不够意思,前两次同学聚会都没来!]方芸立刻冒了出来。

    [对呀,大家都好久没见到你了]徐静也开始发话。

    木棉忍不住勾起了嘴角,慢慢敲着键盘。

    [对不起啊,前两次我都没有回家,这次一定奉陪到底。]

    她发完,目光又忍不住在群成员那一栏里搜索着那个熟悉的头像,果不其然还是一片灰暗。

    木棉伸出手指缓缓摩挲着那个图标,然后按灭了屏幕。

    同学聚会当天,阴雨绵绵,但大家依旧十分激动热情,就像未曾分开过一样,亲近而自然,回忆过往,聊着现在,畅谈未来。

    木棉在班里一直人缘不错,一进门就响起了几道吆喝声,然后手里就被塞进一个装满了啤酒的杯子。

    “来来来,前两次都缺席,这次先自罚三杯。”

    其中以李秦最为积极,连声高呼,木棉无奈的摇头,沈昊在一旁安静的笑。

    方芸和徐静连忙上来劝阻,木棉已经端子杯子一饮而尽。

    “好了,赔罪。”

    “好!”房间里响起了一阵掌声和叫好声。

    席间笑笑闹闹,不知不觉已经华灯初上,几杯薄酒下肚,话匣子完全被打开,不出意外地,木棉听到了那个熟悉的名字。

    “没想到林慕安竟然变成了明星了…”

    “是呀,不过他长得这么好——”

    “就是明明可以靠脸吃饭,为什么要用才华!”

    那人说完忍不住笑了起来,端起桌上的酒杯轻啄一口,随后目光和不远处的木棉对上。

    他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不自然的抿抿唇,眼神朝面前的几人示意着。

    与其同时,耳边响起了她的声音。

    “不好意思,我去一下洗手间。”

    待木棉的身影消失,眼前的几人才反应过来,面面相觑几秒,随后小声开口议论着:“当初他们是真的好啊…”

    “对呀,真是一点点看着林慕安变化的。”

    “没想到最后会是这样…”

    他们连连摇头叹息,忽的,其中一个人露出了八卦的神态,一脸神秘的俯下身子,悄声道:“说起来,我还想起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说啊?”另外几人连连催促。

    “那次林慕安把林珩推下去的时候,我刚好在现场,听到了他们吵架的原因…”

    “天哪!这简直是我们学校十大未解之谜之一,这么大的消息你竟然瞒了这么多年!”

    “行啊,隐藏够深的——”

    “不是”,他一脸焦急的解释:“这件事情不能随便说出来的,况且当初我也答应他了…”

    “好了,我们不想听。”

    “对,赶紧说原因!”那几人语气焦灼的打断他。

    “其实高二的时候林慕安和木棉一起住过一段时间。”

    “哇哦!”

    “这么劲爆!”

    “看不出来啊,他们那时候才多少岁啊!”

    “你看看,就知道你们会是这个反应,这都过了这么多年了,要是当时在学校的时候被传出去了的话,那还指不定会变成什么样子。”

    “林珩就是拿这件事情威胁林慕安的。”

    “后来没过多久,他就出国了。”

    “你们不知道,我从来没见过林慕安低声下气求一个人的样子。”

    “他当时站在我面前叫我别把这件事情说出去时,我都恨不得指天发誓以表忠心!”

    “切——”

    “那现在还不是说了…”

    “这不是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话说我是不是应该告诉木棉啊,她应该是不知道这件事吧…毕竟后来两人好像闹得挺僵的。”

    那人忧心忡忡的询问。

    “我觉得还是算了吧,你看看现在,都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

    “就是,说不定人家已经放下了,你一说心里又堵住了。”

    “恩,我也觉得,不要说了。”

    其他几人一脸深沉七嘴八舌的出谋划策。

    “好吧…”

    “对了!这件事你们不要乱传啊!”

    “好了好了,知道了。”

    吃过饭,一大帮子人依旧情绪高涨,于是又到楼上KTV开了个包厢续摊,木棉坐在角落里,看着他们表情夸张的鬼哭狼嚎。

    她无声勾了勾嘴角,端起桌上的酒杯轻啄一口。

    方芸和徐静另一边头抵着头兴奋的点歌,旁边空了的沙发突然陷了下去,木棉侧头,明灭的灯光下,李秦脸色看起来竟然无比复杂。

    她忍不住轻笑出声,调侃:“怎么啦,没抢到话筒寂寞伤心冷?”

    他破天荒的没有搭腔,盯着木棉看了半响,方才轻声开口。

    “我早上…在清园遇见林慕安了。”

    木棉怔愣,随后立刻反应了过来,蹙眉迟疑,“他妈妈是葬在那里的,不过今天好像…不是她的忌日。”

    “是他爸爸的。”

    “什么?!”木棉难以置信,她无法言喻此刻的心情,只是鼻头瞬间发酸。木棉无法想象,这些日子里他是怎么度过的。

    “什么时候的事?!”强忍着眼眶里的酸涩,木棉镇定的问。

    “好像就是去年国庆吧…”

    “我们也就随口聊了几句,不过…他看起来变了很多,第一眼的时候我都不敢叫他。”

    李秦实话实说,脑海不受控制浮现出了清晨的那一幕。

    天气阴沉,细雨蒙蒙,安静空无一人的墓园,他穿着一身黑,身影清瘦,缓缓从台阶上下来。

    巨大的黑色雨伞遮住了他大半张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进,仿佛能和这阴沉晦暗的天气融为一体。

    若不是那下巴弧度太过精致熟悉,李秦都不敢轻易的开口叫住他。

    那样子的林慕安,就像回到了刚入学的时候,不,比起那个时候还要阴冷几分。

    “那他当时,回来了吗?”木棉立刻想到了自己大二刚开学的时候,就是那段时间过后没多久,开始忙得天昏地暗,以至于没有发现他的异样。

    现在想想,好像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两人就失去了联系。

    “应该回来了吧,毕竟这么大的事情。”李秦蹙眉,迟疑回答。

    木棉沉默了下来,情不自禁的陷入了深思。

    如果他回来了,为什么没有来见她。

    这中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还有,这一年多,他到底是怎么过来的,明明是这么一个厌恶别人议论自己外貌的人,为什么…会变成明星。

    从聚会回来,木棉一直都没有从那个消息中缓过神来,她试着不断地拨打着那个烂熟于心的号码,依旧是那道冰冷的女声。

    发出去的消息还是石沉大海。

    木棉开始疯狂在网上搜索着他的行程,不知道辗转了几个网站和追星软件,才看到了他的消息。

    下个月十号,会有一支广告在S市举拍摄,早上八点抵达双崎机场。

    于此刻开始,时间仿佛变得无比漫长而又迟缓。

    既害怕见不到他,又害怕见到他,然后哪怕只是远远的望上一眼,便觉得满心都是欢喜。

    木棉没有其他企图,她只想站在他面前,亲口的问上一句。

    为什么一声不说,就消失不见。

    十一月十号,天气晴朗。

    南方的冬天来得晚,即使已近初冬,阳光依旧明媚的动人,树叶翠绿,在背后蓝天的衬托下,养眼又美好。

    木棉早早的就起床,洗漱完之后直接打的前往机场。

    此时七点,外面空地上已经聚集了一大片人,少女们穿着统一的服装,各自手里拿着标牌横幅小卡片,有些脸上还贴着小图案,神色都是雀跃兴奋而激动的。

    木棉看着眼自己身上的牛仔裤卫衣板鞋,莫名觉得有些异样。

    临近八点,人已经多得吓人,木棉夹杂在里头,被挤得有些站立不稳,她奋力的往出口处挪动着,低头注意着脚下。

    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阵激动地叫声,人群全部往一个方向涌去,木棉抬头,看到了那个不远处被簇拥着的少年。

    他穿着黑色外套,脸上戴着墨镜帽子,帽檐依旧被压得极低,挡住了大半张脸,下巴的弧度极为冷峭。

    木棉仿佛已经看到了他面无表情的模样。

    耳边是狂热的呼唤,无数人在大声叫着他的名字,一声一声,激动而兴奋,让人战栗不已。

    脑海几乎是控制不住的闪现出一个念头。

    “林慕安!”伴随着这个名字脱口而出的,是汹涌而至的泪水,模糊不清的视线中,那个少年,好像侧过了头。

    还未看清他脸上的神情,骤然一股重力从身后传来,木棉脚下立刻站立不稳,在下一刻,控制不住的狠狠摔到了地上。

    后面的人仿佛没有察觉到异样,依旧前赴后继的往前挤着,手掌被人踩过,身体不知道被踢了多少次。

    木棉立刻护住了重要部位,耳边是尖叫连连,甚至越来越高涨,几乎到了声嘶力竭的程度。

    一片混乱中,身体蓦然被人抱起,还未反应过来,头顶立刻被盖上了一件外套。

    视线变得无比黑暗,熟悉而陌生的气息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