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漂亮的他不说话 > chapter 50
    林慕安悻悻的闭上了嘴,垂下眸子再也不敢要打包了,长长的睫毛搭在脸上,偶尔轻轻颤抖一下,像是受惊的蝶翼。

    木棉轻叹一口气,认命的去给他拿打包盒。

    临走之际,木棉再度把他的围巾拉了上来,这次捂得更加严实,眼睛下面一块全部被围巾遮住,看起来就像大半张脸被淹没在毛线中。

    头顶帽子再次压低,饱满的额头和乌黑的眉尽数被遮住,只剩那双乌溜溜的眸子裸|露在外面。

    木棉身子后退稍稍拉开距离,左看右看,实在是教人难以认出。

    她满意地拉起他的手,往教学楼走去。

    外面的人比起方才时多了一倍不止,抱着书匆忙走过的女学生,骑着自行车飞快越过的男同学,还有三两个挽着手臂并肩走着的女孩子。

    脚边小花坛中开着不知名的花,常绿的树木在太阳下散发着生机,耳边传来欢声笑语。

    一切看起来都是如此的朝气蓬勃。

    林慕安牵着木棉的手,开心得像个二十岁的孩子。

    两人来到教室的时候,人已经坐满大半了,木棉拉着他从后门进去坐到靠窗的那个角落。

    她让林慕安坐到里侧,然后低头发着信息。

    很快就看到了那三只的身影出现在教室门口,木棉朝她们招了招手,宋棠眼睛一亮,拎着手里的书就走了过来。

    然后目光在看到旁边那人时顿住。

    与此同时,林慕安立刻身子一僵。

    木棉从她手里拿过书,平静开口:“好了,你可以走了。”

    “哎,不是,你旁边这位——”她不死心的追问。

    木棉朝李君使了个眼色,那两人马上拉着宋棠走远了。

    “她怎么和男孩子长得这么像…”旁边传来闷闷的声音,木棉侧头,林慕安正鼓着眼睛瞪着前面那个还在频频回首的宋棠。

    木棉面色平静的翻开书,回答:“对呀,就像你生来就这么漂亮一样。”

    身旁那人瞬间安静,哑口无言。

    年轻的讲师夹着书本走了进来,象征性的环顾了教室一圈,然后开始授课。

    木棉低头认真做着笔记,稀薄的阳光从窗边玻璃透了进来,打在身上暖意洋洋。

    耳边回荡着熟悉且陌生的讲课声,明亮的教室坐满着学生们,阔别多年,再次在这样的场景下和她并肩坐在一起。

    林慕安忍不住低头,悄悄地眯起了眼睛。

    教室很安静,同学们都在一脸认真的听课做笔记,放在桌上的手臂突然传来重量,木棉垂眸,林慕安正把脸枕在上面睡得无比香甜。

    层层缠绕的围巾松开一点,露出底下一片白皙的肌肤和嫣红的唇,长长的睫毛安静地搭在那里,浓密而卷翘。

    木棉轻轻地勾起嘴角,无奈摇了摇头。

    下课铃声响起,绷了一节课的精神终于松懈下来,教室里开始传来细碎的说话声,手机的提示声,嬉笑和打闹声。

    林慕安依旧趴在那里,睡得一脸安然。

    帽檐把额前碎发压低,有几缕过长发丝遮住了眼睛,木棉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帮他拨开,眼神专注而认真。

    原本打算起身的前排三人,默默对视了一眼,又坐了回去。

    中午午休的时候,还是逃不过被质问的命运,木棉单独定了个小房间,待点完菜服务员出去之后,她伸手摘掉了林慕安的围巾。

    然后是帽子,乌黑的头发被压得有些凌乱,木棉抬手帮他细细整理着。

    弄完之后,侧头便看到了对面那三张呆滞的脸。

    安静半响,才看到宋棠咽了咽口水,盯着他的脸试探出声:“请问,你认识一个叫林慕安的明星吗?”

    “我就是。”林慕安面无表情的点点头。

    几人顿时又变成了鸦雀无声,眼睛睁得大大的,犹如见到了某种惊恐的事物。

    许久,三人呆呆的眨了眨眼睛,面色方才恢复正常。

    李君打量着两人,谨慎而迟疑的问道:“那你们…是什么关系,”

    木棉愣住了。

    脑海闪过无数个词条,却不知该如何解释他们的关系,有过无数个动情而亲密的瞬间,却没有真正的告白和接受。

    此刻,耳边却传来了一道声音。

    “男女朋友。”

    一瞬间,脑海中像是炸开了烟火。

    木棉控制不住的牵起了嘴角,弧度越来越大,她眉眼弯弯的侧头,看着他,四目相对,两双漆黑的眼里,脉脉情意满的仿佛快要溢出。

    对面三人顿时感觉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席间,趁着她们结伴去洗手间的时候,木棉忍不住捏了捏身旁那人的手,含笑小声的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变成男女朋友的。”

    “难道不是一直都是吗?”他认真的反问,木棉咬住了唇憋笑,须臾,又有些不甘心的质问。

    “可是你都没有说过喜欢我。”

    “我喜欢你”,他毫不犹豫的回答。

    “那你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她笑逐颜开。

    林慕安极其缓慢的眨了眨眼睛,思考片刻,然后微微蹙起眉头。

    “我不知道。”

    或许是你把我按在墙上亲上来的那一刻,又或许是烧得神志不清时的那一碗粥。

    也可能是在更早更早之前,每天放在桌上的早餐,和你脸上温柔的笑。

    阳光就不知不觉中洒了进来,开始驱散层层雾霭。

    那一刻你脸上的笑容,温暖又诱人。

    就如同飞蛾生来喜爱火光,我开始情不自禁的想要靠近你。

    木棉对他的这个答案明显不满意,微嘟着嘴闷闷地挑着碗里的饭。

    一缕碎发落了下来,挡住了脸颊,林慕安伸出手,帮她挽到耳后,然后俯身,在那双红唇上轻碰了一下。

    他含笑开口:“从我愿意吃你买的早餐开始。”

    那个时候并不知道,现在想想,或许从愿意接受她的示好时,就已经软了心肠。

    .

    可能是因为上午睡得太多了,下午时林慕安格外精神,在底下小动作不断,拉着她的手不住把玩,低着头神色无比认真。

    像极了他拿着手机玩游戏的样子,专注又沉迷,脸上带着一抹孩子气。

    木棉一边听着课,一边任由他闹着,半支着头唇边泛起懒洋洋的笑意,眼底亮晶晶的,宛如流光溢彩。

    她喜欢这样的林慕安。

    玩了半会,他好像有些无聊,随即趴在桌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木棉任由他看了会,终于受不了伸手把他的头扭了过去。

    林慕安不满的嘟囔几声,然后拿出手机开始打游戏。

    混杂着日光,干燥的空气,纸张翻动的声音,时间就这样悄然流逝,于傍晚西斜时分,结束了一天的课程。

    木棉拉着他,慢慢走回那个暂时能称之为家的地方。

    沿海城市,海鲜种类繁多,街边小巷,随处可见摊贩叫卖,林慕安盯着那些平日少见的鱼虾贝类,几乎挪不开眼。

    “想吃吗?”木棉问他。

    他立刻忙不迭地的点头,眼睛睁得大大的,里头是一目了然的渴望。

    待回到那个小房子的时候,两人手里已经多了好几个黑色袋子,木棉进门便开始挽起头发,换鞋做饭。

    厨房里的东西一应俱全,木棉拿出新买的围裙,刚一上身,林慕安便立刻跑过来帮她系好带子。

    然后垂着手站在一边,询问她需不需要帮忙,脸上的神情看起来乖巧又温顺。

    “不用了,你去洗澡吧”,木棉皱眉上下打量着他,随后开口:“赶紧把你这一身衣服换掉,看得我心烦。”

    不知怎么,自从两人相遇之后,每次见他,从头到脚都是一身黑色,偏偏脸又生得极白,两种颜色交织在一起,黑与白的极致。

    第一眼便让人难以忘记。

    但木棉不喜欢,她最喜欢的,是看他穿着宽松舒适的棉质白T,脸上带着慵懒温暖的孩子气。

    而不是凛冽的,森寒的。

    林慕安闻言有些怔愣,随后垂下头打量着自己,一边看还一边嘟囔:“很丑吗?”

    “恩!非常”,木棉重重的点头,回答。

    林慕安抬眸不满的瞪了她一眼,随后立刻腾腾腾的跑去了浴室。

    不多时,便换上了宽松的毛衣长裤出来,黑发濡湿,浑身带着未褪的热气,木棉百忙之中抽空打量了他一眼。

    恩,深蓝色的毛衣,浅灰色裤子,勉强过关。

    “去吹头发”,她淡淡吩咐。

    饭菜上桌,已经华灯初上,天空变成了一片灰蓝,远处仅剩一抹残霞,海风从阳台上灌了进来,吹起窗边白色飘纱。

    干净漂亮的少年站在客厅中央,黑亮的瞳孔映着橘色灯光,斑驳而明亮。

    木棉忍不住轻轻弯起了嘴角。

    林慕安就这样住了下来,白天跟着她去学校上课,晚上打游戏睡觉,放假的时候,木棉会租一辆小电车,带着他围绕着这个不大的小岛环行。

    冬日萧瑟,但这座南方的城市依旧美丽如画,高大翠绿的椰子树,灿烂明媚的阳光,大片盛放着的花朵。

    他们游览着人烟稀少却景致特别的公园,穿过大大小小街道,品尝无数新奇的小吃。

    在傍晚日落时分沿着海岸线骑行,风吹在脸上,带着腥咸的海水味。

    时间过得飞快又酣畅,有些东西在被刻意忽略着。

    直到赵迪找上门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