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三只崽
    三只崽   

    林知微刚要起身,被陆星寒阻止,“我去开。”

    

    外面穿制服的送货员核对单据和门牌号,确认无误后把打着缎带的纸盒递上来,“您预订的生日蛋糕。”

    

    陆星寒接过,在门口发怔,不敢相信地在“预定客户,林知微”几个字上翻来覆去看。

    

    林知微上前把蛋糕盒子抢下,“别傻看了。”

    

    陆星寒总算反应过来,喉咙深处发出小动物似的闷闷呜咽声,扑上去从背后缠住她薄薄的肩膀,“你还记得我生日!”

    

    林知微拗不过少年紧箍的力气,挣了两下纹丝不动,干脆放任他去了,“你十八岁生日,我怎么能忘。”

    

    本来她是打算明天回来的,被他艺考的突发事件打乱了计划,但也算歪打正着,下飞机时她收到了何晚发来的微信,工作室太忙,要她明天中午之前务必赶回去。

    

    刚想把航班时间跟陆星寒交代一下,一偏头,意外对上他水洗过似的漆黑眸子,乌润含光,深不见底,正目不转睛凝视她。

    

    她像不经意地撞进了某处深潭里,一时溺住,说不出话。

    

    眼神相碰,陆星寒睫毛轻扇了下,清冽声线里掺了些沙,“十二点之后,我就是成年人了,你不能再把我当小孩。”

    

    林知微晃过神,手上乱了的动作马上恢复稳定,“那要看你够不够成熟。”

    

    陆星寒绕到她前面,“怎么才算成熟?”

    

    她想了想,慢慢说:“比如好好读书,既然选择了,就认真学音乐,不要被娱乐圈诱惑,更不能在大学毕业前随便签公司——”   

    顺着他的话,把要求都提了,算是对他艺考无声的让步。

    

    陆星寒垂下眼,唇角轻轻勾了勾,破天荒地没有回答。

    

    林知微只当他是默认了,把蛋糕先放进冰箱,又找出冷冻的肉块和面粉,“我给你做煎饺,蛋糕留到晚上吃。”

    

    是晚上,不是明天。

    

    话里的深意陆星寒立刻听懂了,他扭开头,半张脸躲进暗影里,把情绪藏起来,和往常一样的语气问:“该不会只住一晚吧?”

    

    “有突发情况,明天上午的飞机。”

    

    林知微拎起冻肉的包装袋放进冷水里解冻,擦干手,娴熟地拢起垂在胸前的长发,在头上轻快地扎出一个蓬松的小丸子。

    

    有些浅黑碎发不听话地荡在她脸侧,更显得肤白若雪,滑润似凝脂。

    

    陆星寒的眼睛不由自主追着她,喉咙轻轻动了下,“……好。”

    

    “这次很乖啊,”林知微夸他一句,朝卧室走,“我先去换衣服。”

    

    “哦……啊?

    !”

    

    现在就要换衣服!   

    陆星寒略显灰暗的眼瞬间灿亮起来,刚才的失落一扫而空,他屏住呼吸,悄悄跟过去,靠着墙默默数秒。

    

    没到三分钟,卧室房门里不出所料地传出一声提高了音调的急促责问,“陆星寒,我家居服怎么回事!”

    

    陆星寒得逞地扬了下眉梢,不说话。

    

    “陆星寒!”

    

    他捂住嘴,依旧不吭声。

    

    “陆小崽——”   

    很接近了!   

    林知微只穿着内衣,纤腰细腿在灯光下白得直发亮,她手里提着染了大片墨水的家居服,脸色涨得发红,一时激动,不经意就把从前念叨了好多年的小名给勾了出来,“陆小崽!崽崽——我衣服是不是你弄的?

    !”

    

    陆星寒终于如愿以偿听到“崽崽”两个字,眯起眼,忍不住翻了个身,正面趴在墙上,爽得双手在墙面挠啊挠。

    

    他挠够了,退开两步,装作刚刚跑过来,哒哒哒停在门口,可怜巴巴扒住门板解释:“上次你走之后,我回来拿过一次书,顺便洗衣服,想把你的一起洗了,没想到不小心……”   

    趁着林知微怪他前,他急忙说:“为了补救,我给你买了新的,料子特别软,就在下面的抽屉里,已经洗过了,干净的,你直接穿。”

    

    里面暂时安静了,隐约传来抽屉拉动声和细小的衣料摩擦声。

    

    林知微在推门前做了半天心理暗示,不断给自己重复,她是姐姐,可靠的、让人信服的姐姐!不能因为一套衣服就崩人设!   

    很好,拿出气势来,严厉点,对,就这样!   

    抬头,绷住,推门。

    

    其实前后不过几分钟而已,陆星寒却莫名难熬,算着时间差不多了,赶紧大步退到墙边,小媳妇儿似的低下头。

    

    门缝渐宽,他心跳如鼓。

    

    出来的——是穿着非常合体的深粉色萌系家居服,松松扎着丸子头,脸色嫩红的娇美女孩。

    

    她哪里还有半点姐姐的成熟威严,尚未卸妆的柔媚双眸里含着薄薄的怒,鼻尖和额上沁出一点细汗,修长的天鹅颈下,胸口在不断起伏。

    

    陆星寒脑中轰的大响。

    

    “你哪来的钱买这个!”

    

    林知微一开口,人设不倒,依然很严格很实际。

    

    她给的零花钱是有限的,出去艺考一趟下来都不一定够用,哪还有闲钱。

    

    陆星寒紧紧盯着她,极力控制着呼吸的频率,掩饰地低咳两声,“……少吃几顿饭就有了。”

    

    林知微一听更气,踮起脚用力掐住他滚烫的耳朵,“你再敢省饭钱试试!”

    

    陆星寒疼得嗷嗷叫,顺势攥住她的手,“不敢了不敢了——”   

    林知微不给面子地抽出来,又在他脸颊上狠狠揪了下,才把手里那套穿了三四年的特价中老年款家居服泡进水盆里,准备试试还能不能挽救。

    

    晚饭过后,等陆星寒主动把衣服晾好,已经八点多了。

    

    林知微问:“我们吃蛋糕?”

    

    陆星寒装作很忙,趁机偷瞧她,“再等等。”

    

    林知微上网刷了一圈今天电影节的话题和评论,小花的造型广受好评,打了个非常漂亮的翻身仗,多角度照片张张光彩照人,她彻底安心了,一看时间,九点,于是又问:“吃蛋糕吧?”

    

    “我还不饿。”

    

    吃完她肯定就要回房间了……   

    磨磨蹭蹭拖到十点,陆星寒怕再晚她太累,才插上蜡烛,挨个点了火。

    

    盈盈烛光里,两个身影都镀满了暖色。

    

    林知微穿过光雾去看他,从三岁到十八岁,跌跌撞撞拉扯着走到今天,竟然已经过了十五年。

    

    “许个愿吧。”

    

    “能实现吗?”

    

    这一次,她笑得温柔,“当然能。”

    

    蜡烛熄灭,打开顶灯,陆星寒知道她吃不多甜食,用勺子舀起一小块递过去,林知微犹豫两秒,张嘴含住,“就这一口哦。”

    

    她指指玄关处的手提包,“你的礼物。”

    

    包里有个牛皮纸包着的盒子,陆星寒没有蛮力撕,按折痕拆开,是最新上市的苹果手机。

    

    他喃喃:“太贵了……”   

    林知微在他头上揉了下,“我现在能赚钱。”

    

    能赚钱,却连一套舒适合体的家居服都舍不得换,如果不是他搞破坏,她大概还要再穿好几年。

    

    夜深人静,陆星寒坐在书桌前,聚精会神给手机贴钢化膜,膜就在礼物盒里,林知微提前都备好了。

    

    贴完以后,他走出房间,无声无息打开林知微的门,门没锁,而她已经熟睡。

    

    黑暗里,陆星寒轻手蹑脚靠近床边,不敢多看被子里的人,拿起床头桌上的手机就往外撤退,把门原封不动关好。

    

    他跟林知微的手机,从来都是互相随便看,没有任何隐瞒。

    

    四下幽黑宁谧,唯有台灯照亮小小的范围,陆星寒把林知微旧手机里的所有资料全部备份,转到刚贴了膜的新手机里,电话卡也换进去,最后连桌面壁纸和图标排列都复原得一模一样,再抬头时,已经凌晨三点多。

    

    陆星寒揉揉后颈,在新手机上设置好早八点的闹钟,放回到林知微的床头桌上。

    

    他打算退出去时,楼外正巧有车匆匆开过,雪亮灯光晃在窗口,透过帘子漫过林知微的脸。

    

    她毫无设防,呼吸匀称,饱满的嘴唇水润樱红,枕上的长发绸缎一样。

    

    很快黑暗重临。

    

    陆星寒却再也控制不住燥乱的心跳,他双手攥紧又松开,仍旧抵不过胸中那些恣意生长的藤蔓,越缠越紧,难以呼吸,唯一的解药,只有他心底最深处,疯狂恋慕着的人。

    

    他闭了闭眼睛,缓缓俯下身,唇轻颤着,小心翼翼碰在她温热的脸颊上。

    

    心蹦到了云端,又像跌进深渊。

    

    陆星寒狠狠扣住手心才勉强冷静,不舍地抬起,过了半晌,声音极轻,极哑地说:“知微,这才是我的十八岁礼物。”

    

    他回到自己房间的单人床上,睁着眼躺到天亮。

    

    七点刚过,他就拨了个电话,“我生日到了,满十八,可以独立签约。”

    

    对方非常高兴,约好时间和地点,挂断后,陆星寒起身洗脸,把家里整理好,留了张纸条,揣上林知微满是划痕的旧手机,悄悄出门。

    

    脚步飞快地下楼时,陆星寒乱七八糟地想。

    

    知微,对不起啊,你那些要求我做不到,为了靠近你,我又要去作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