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十三只崽
    十三只崽   

    面包口感干涩,甜味很淡,牛奶冰凉,握在手里不敢喝。

    

    林知微有些费力地吞咽,脑中没闲着,反复琢磨该怎么跟老大说,类似错误,初犯她能一笑而过,但再犯,并且波及整个小分队,不能原谅。

    

    有后台又怎么样呢?

    

    特权不是用来有恃无恐犯错的。

    

    她又咬了一小口,口红被面包蹭掉些许,露出里面发白的本色,胃里皱缩着抽来抽去,极度渴求热的东西填充。

    

    冷汗也不听话地沁出来,在发迹额头细细密密。

    

    她实在咽不下了,蹲在地上,头埋进臂弯里,刚想闭上眼睛歇歇,手里紧抓着的面包忽然被人抽走,一只温热手掌搀住她往起带,她脚一软,差点跌进他的怀抱里。

    

    “喂!你——”   

    林知微甩手要躲,无比熟悉的气息先一步压过来,她满身防备顿时散了。

    

    陆星寒侧脸绷紧,让她先靠广告牌站好,回身走到栽种花草的水泥矮台边,放下盒饭,把外套脱掉,对折几下铺在上面,摸了摸觉得不够厚,还要继续脱毛衣。

    

    林知微赶紧拦着,“不用了!”

    

    陆星寒该不听话的时候绝不听话,三两下把带着体温的毛衣垫上,扶她坐下,把沉甸甸的盒饭放她手里,“快吃,热的。”

    

    他细心地打开盒盖,筷子递上。

    

    林知微低头一看,菜满得快溢出来,冒着热气,心里不禁酸酸涨涨,鼓起一串小泡泡。

    

    “你还没吃——”   

    陆星寒拿起她咬了两口的面包,几口就吞下去,拍拍手,把空袋子亮给她看,“吃过了。”

    

    “那我也吃不下这么多。”

    

    “没关系,”陆星寒看她脸色略微好转,终于露出一点笑,弯着桃花眼,“你多吃点肉,剩下的给我。”

    

    说完,他把牛奶攥在手里,双手合住,人工加热。

    

    林知微知道小崽子有时候很固执,拒绝也没用,只能加快速度吞咽,剩了大半时推给他,“还没凉。”

    

    陆星寒只穿一件白衬衫,长腿曲起,蹲在她脚边,仰头望着她,声音软腻了些,“再吃个鸡腿。”

    

    “吃不下了。”

    

    “知微——你听话嘛——”   

    林知微抿抿唇,夹起来咬住,陆星寒这才接过饭盒,把升温的牛奶插好吸管,“喝两口。”

    

    胃里不知不觉被安抚,林知微脸颊红润不少,起身先把外套抖开给他披上,“你也不怕感冒。”

    

    陆星寒笑,“我体质好着呢。”

    

    “上次咳嗽的不是你?”

    

    “……那是意外,”陆星寒垂下眼,嗓音不自觉变哑,“我以为你生气不要我了,吓出病的。”

    

    饭盒很快就空了,林知微戳戳他额角,“吃完赶紧把衣服穿好。”

    

    陆星寒乖乖套毛衣时,何晚绕了一大圈终于找过来,离远一看,眼珠快要蹦出来,“哎哎哎!光天化日干嘛呢!”

    

    一万种怼她的方式里,陆星寒毫不犹豫选择最喜欢的,他歪头,眸光水水亮亮,委屈说:“知微,何晚老师总是凶我。”

    

    何晚要吐血了,大步冲过来。

    

    林知微本能地把陆星寒往身后挡挡,朝何晚迎过去,拉住她手臂,“走吧,时间差不多了,咱们集合。”

    

    何晚的气焰被无情扑灭,心里嘀嘀咕咕跟林知微走,忍不住又回头看了陆星寒一眼。

    

    陆星寒没动,仍旧站在原地,黑眸转暗,笔直迎上她探究的目光。

    

    他唇角翘起一丝浅浅的弧度,用口型对她说了四个字。

    

    何晚脑中莫名一炸,久久回不过神,抓紧林知微的手,把陆星寒的危险系数直线飙升到最高上限。

    

    那四个字极其简单——“她是我的。”

    

    补给时段结束后,节目组来接应的工作人员召集全体出发,大件行李和设备找了不少小型脚蹬车来拉,人则步行朝深处的拍摄地点迈近。

    

    林知微胃里舒缓,不再闹腾,她终于有心思看看周围风景,唇上的血色逐渐恢复,小分队里偶尔说笑几句,大家的积极性很快重新高涨。

    

    “晚姐,你没事吧?”

    林知微碰碰何晚的手臂,从集合开始她就心不在焉的。

    

    何晚纠结死了,欲言又止。

    

    知微是她所有女性朋友里最叫人喜欢心疼的,她总惦记着帮知微找个稳重成熟的优质好男人。

    

    可现在横空蹦出个披着羊皮的狼崽子,跟知微又渊源匪浅,就算说什么,知微也不会相信,还以为她神经过敏。

    

    瞧瞧!正想着,前面那个鹤立鸡群的狼崽子又回头了!   

    哎呦糟心,她叹口气,“反正陆星寒——”   

    才说一半,林知微就猜到后面内容,笑着挽住她臂弯,“晚姐,你真的想太多了,他还是个小孩儿呢,很乖的。”

    

    小孩儿?

    只小五岁好吧!   

    何晚来不及争辩,目的地已经到了。

    

    她们脚下踩上石板路,身边出现年代感十足的老式民居,这里近海,空气湿润,下午太阳有些偏,光线变浓稠,给眼前自然风景保存完好的边缘小镇镀上一层厚厚的暖色。

    

    星火娱乐相关的所有人临时安排在客栈落脚,另两位MC已经到了,《今夜无眠》的五人固定MC组合正式碰面,仨小孩儿谦逊,俩前辈热情,坐在一起意外的和谐。

    

    同一时间,五位临时嘉宾也相继亮相,林知微站窗口随意看几眼,就见着人气爆棚的一线流量和正有新剧热播的当红小生,这两位刚好在门口碰面,墨镜挡着半张脸,谁也没理谁。

    

    剩下三位随后赶到,个个分量十足,看得出节目组和星火娱乐都铆足了力气,要一击打响招牌。

    

    “小林老师,准备好了吗?”

    袁孟过来敲门,“该开工了。”

    

    林知微点头,“走吧。”

    

    下楼时,袁孟拍拍脑门,“差点忘了,你们晚饭准备怎么解决?”

    

    林知微一怔,没等回答,袁孟继续说:“要是没特殊情况,一起吃吧!我们订了大餐,星寒说人多热闹,何况今天刚到,等先导片拍完大家庆祝一下,给以后开个好头。”

    

    果然是他……   

    林知微抿抿唇,问:“他还说什么了?”

    

    袁孟茫然,“别的没说啊。”

    

    林知微低头笑了,“好,晚上一起吃。”

    

    陆星寒知道她不愿意给人添麻烦,没把造型小分队吃不上饭的事说出去,倒用这种轻描淡写的方式,解决掉了她可能面临的问题。

    

    客栈虽然大,但毕竟入住的人多,地方有限,同时也是为了促进嘉宾间更快熟悉,节目组把化妆室安排在统一的一间大厅里,分十个小区域,既互相见得着,也不至于拥挤。

    

    林知微到时,已经有同事在熨烫衣服准备工具了,男团三个成员乖巧等化妆,另外几个镜面前,各路人马纷纷到场。

    

    化妆前,袁孟郑重其事跟林知微叮嘱:“对陆星寒,没别的要求,就俩字——”   

    林知微自动接口,“乖萌。”

    

    “哎呦喂小林老师,”袁孟激动得差点哭了,“你可真是太懂了!”

    

    陆星寒就在旁边听着,嘴角都抽搐了,但一发现林知微看过来,立刻把那点抽搐扭成笑容,给她尽情的甜。

    

    乖萌是吧?

    行。

    

    寒哥真乖萌起来,看你们受不受得住!   

    半个多小时后,三人清一色纯黑收脚长裤,配刚过脚踝的马丁靴,上身有所不同,容瑞强撑高冷,摸着英挺的深军绿短风衣直叹气,梁忱倒是很享受奶咖色,只有陆星寒穿着樱花粉,叉腰往灯光下一站,清新纯美得堪比少女漫主角。

    

    容瑞给他竖大拇指,“哇塞哥,美得嘞!”

    

    陆星寒趁林知微不注意,朝他凶,“滚!”

    

    袁孟满意得移不开眼,连连拍照舍不得放下手机,把三个成员往外面叫,“来自然光下看看,拍几张定妆。”

    

    直到他们出去,林知微还藏不住笑,陆星寒穿粉色简直太嫩太可爱了,特别像五六岁时候,小家伙大眼睛乌溜溜,软软糯糯抱着她腿叫“知微姐姐”的样子。

    

    她正饶有兴致回忆着,猛地“哗啦”一阵响,有什么东西翻倒在地上。

    

    “你到底能不能行!”

    随即爆发的男声充满不耐烦和嫌恶,“我让你跟过来是看风景的?

    !”

    

    他接着手一挥,桌边摆的各种刷具掉得到处都是,“我说怎么化你就怎么化!我到底适不适合用得着你废话吗?

    !”

    

    被训斥的女人唯唯诺诺,脸色煞白。

    

    此时化妆室里没剩几个人了,大家基本都已经收拾妥当离开,林知微她们要整理的用具太多,暂时没走,其余还有零星几个别家的助手在打扫遗留物,看到有矛盾,纷纷屏气,循着空快步往外溜。

    

    林知微跟何晚默默对视一眼,发脾气的男人就是她在房间窗口看见的那位当红小生,楚彦南。

    

    他出道早,沉寂好多年不得志,年龄不小了,前年终于有部剧爆红,他跟着身价倍增,势头强劲,女友粉无数。

    

    按理说这样经历的艺人一般都会谦逊珍惜,但楚彦南可能是压抑太久,一朝翻身,反而成了圈内有名的不好伺候。

    

    但毕竟如今咖位摆在那,只要不太过分,一般都敬着他。

    

    何晚边加快速度收拾,边悄悄跟林知微说:“大家私下都在传,他这次是挤掉别的嘉宾强行来的,你也听说了吧?”

    

    林知微摇头,她不爱关注八卦。

    

    何晚还想讲,楚彦南又是一声呵斥,比刚才语气更燥,“你还哭上了?

    !”

    

    他顶开椅子站起来,椅背朝后撞,化妆师本能一躲,差点摔了,旁边助理看得心惊肉跳,赶忙上去劝,“楚哥,别别别,她怀着孕呢,您千万别生气。”

    

    楚彦南并不买账,“怀孕怎么了!拿钱不就得工作?

    !”

    

    化妆师小声抽噎着辩解,“楚哥,您确实不适合画浓眉,我——”   

    楚彦南个子高,黑着脸冲她过去,嘴里低声咬着脏话,“废话还没完了是吧!”

    

    林知微她们实在看不下去了,刚想过去阻拦,节目总导演急匆匆推门进来,“楚彦南在不在?

    就等你一个了!”

    

    总导演定睛一看,搞半天妆还没画完呢,顿时脸色不太好看,但也不好明目张胆指责,只能耐着性子催促。

    

    可化妆师捂住肚子掉眼泪,被楚彦南一吓,腿发软站不起来,彻底工作不下去了,总导演急得头皮要炸,扭头看见林知微,大步过去跟她讲情,“是星火娱乐的造型师吧?

    帮忙救救急,给他把妆化了,再等天都黑透了!”

    

    林知微眉心微蹙,“导演,帮忙可以,但也要他配合才行。”

    

    楚彦南多少顾忌着导演,收敛不少,低哼了声重新坐下,“别管谁,按我说的画就成!”

    

    林知微知道这事没那么容易,扬手示意何晚别动,拎起化妆箱朝他过去。

    

    “您什么要求?”

    

    楚彦南翘起二郎腿,上下打量林知微一番,眼里透出些许惊艳,他扯扯嘴角,“眼妆好好化,轮廓加深。”

    

    林知微没意见,打开眼影盘,按他说的操作。

    

    她面无表情俯身,平常娇柔的脸显出几分凌厉的美,叫楚彦南眉梢一挑,声音压低,“眉毛太浅太窄,浓点。”

    

    就这张清秀挂的脸,化黑乎乎的大浓眉不是找死?

    最近男星间确实盛行,同是本期嘉宾的一线流量也这么化的,但那是因为人家长相大气啊!   

    风格不符强行尝试,不听劝不说,自己想博关注,还把闲气撒到孕妇身上?

    

    被扶到远处的化妆师难受地缩着身子,林知微看见,神色更冷,但还保持着专业素养,刷刷几下搞定,楚彦南探身看看,极度不满,“听不懂人话是吧?

    !我叫你化浓点!”

    

    再修一次,仍旧恶言恶语。

    

    林知微压着气,手上不再收敛,动作大刀阔斧。

    

    不就是大浓眉么。

    

    楚彦南看她长得漂亮,貌似还没脾气,嘴上更不客气了,“像你们这种野团队,以前化过的全是十八线小网红吧?”

    

    他目光顺着林知微小巧的下巴延到雪白脖颈和锁骨,露出个练习过上万次的油腻笑容,“给我化次妆,够你出去吹一年了,运气这么好,昨晚上烧香拜佛了?”

    四周近处没人,他放低音量,眼睛闲闲瞟着她,“还是——沐浴焚香了?”

    

    在他作势还要向下看时,林知微“啪”地合上眉刷,冷冷说:“好了。”

    

    沉默几秒。

    

    楚彦南一把按住桌沿,霍的站起来,凑近镜面,算得上精致的白净脸上,两条存在感极强的浓黑粗眉,形状标致、长短对称,技术上无可挑剔,可偏偏就像趴上去的异形毛毛虫,栩栩如生。

    

    他旖旎心思尽散,气得要爆炸。

    

    导演早就走了,他再没顾忌,转头对林知微狠狠开骂:“你到底会不会化妆!哪来的狗屁团队也敢随便往综艺里混?

    !别人画浓眉都提神,你敢把我化成这样?

    !我告诉你——”   

    话音未落,“砰”一声巨响。

    

    楚彦南本能一抖,嘴还半张着。

    

    所有人同时看向被大力踹开的化妆室大门。

    

    黑长裤粉卫衣的高挑身影立在那,灯光和外面浓墨重彩的夕阳交融,在他身上切割出明明暗暗的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