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三十五只崽
    三十五只崽   

    陆星寒的表白向来有分寸,说完一句甜的,哄得她脸色薄怒微红,马上转移话题,事无巨细开始讲自己跟她分开的一早上都忙了些什么,音调温温软软,各种小事描述得绘声绘色,让人心里熨帖。

    

    林知微不知不觉被他绕住,听了下去,虽然手上的动作没有停顿,看起来好像严肃认真,其实眼角早已淡淡染上笑意。

    

    秦思思略长的美甲压进手心里,难以置信地扫视满屋子,发现所有人竟然淡定自然习以为常,更是羞恼得眼前发黑。

    

    她众星捧月长大,哪个男人不是前后围着她打转。

    

    小小一间造型工作室,顶头老大都要在意她的脸色,这个小队倒好,从领队到打杂的,谁也不把她放在眼里。

    

    男团刚红,难道不怕这种私下里乱七八糟的亲密举动被曝光吗?

    !   

    秦思思咬着唇悄悄掏出手机,调到相机想把眼前一幕拍下来,被警惕心很强的袁孟一把按住屏幕。

    

    袁孟把她拉远,原本还带笑的胖脸也阴沉下来,“你懂不懂规矩?

    任何合作的工作团队,跟我们成员的接触期间都不允许私自开手机。”

    

    秦思思脸色涨红,“那林知微怎么可以?”

    

    她明明看到了,林知微随便摆弄,根本没人管她。

    

    袁孟理所当然说:“你不用想着跟小林老师比,她是例外,如果你再有企图私拍的这种大忌行为,我直接跟你们工作室谈违约赔偿,你也会在整个行内臭了名声,奉劝你一句,既然来了,就好好听领队的话,再办错事,我们星火娱乐可不会姑息。”

    

    “你知道我是谁吗?”

    秦思思要气炸了,妆容精致的脸略显狰狞,“我警告你——”   

    “打住,”袁孟摆摆手,无条件站在陆星寒和林知微的阵营里,“别跟我说这些,对我们公司而言,你只是个实习的造型助理而已,如果私拍客户的事传出去,无论你是谁,都再也别想在造型师圈里混。”

    

    说完不再搭理她,很潇洒地回去围观陆星寒化妆。

    

    一小时后,男团打理妥当准备启程。

    

    造型小分队随即整理好东西,全员集合,何晚查看机票信息,提醒大家,“咱们的航班稍晚一点,等他们走后再出发就来得及。”

    

    有同事随口问:“肯定又是特价机票吧?”

    

    何晚拍拍她,“不然呢?

    你出任务还想坐个头等舱?”

    

    大家气氛愉快地互相一笑,不等多聊什么,还在气头上的秦思思先受不了了,她本来环着胸站在人群外,听完三两步挤过来,“什么特价机票?

    那种小公司的小型机?

    经济舱?”

    

    听语气都嫌弃得不行。

    

    大家纷纷翻白眼,富家小姐哦真是比不了,何晚不耐烦说:“我们出来就这个待遇。”

    

    秦思思不满,“没人提前跟我讲过,我早知道是这样,不可能和你们一起走。”

    

    “那样的环境飞整整四个小时,开什么玩笑,”她不客气地拨开何晚,追到林知微旁边,“我身体不好,受不了吵闹,我要单独订机票,到了再汇合。”

    

    身体不好跟什么外景组?

    坐什么飞机?

    身体不好还脸色红润踩着高跟鞋健步如飞?

    

    林知微按工作室的明文规定静静回答她,“所有成员,出任务必须服从领队安排,掉队可以,我没意见,但自动退出,回去领罚。”

    

    “你——”   

    林知微朝门外一抬手,“请便。”

    

    秦思思攥住自己十几万的限量款小包,强压住气焰,转了转脑筋。

    

    她拨拨头发,挑衅地扬起红唇,故意放慢语速,提高音量,说得大家都能听清楚,“vivi姐,你不就是花不起那份钱吗?

    要不这次机票我全包了吧,带你们坐一次头等舱体验一下,不需要从工作室走账,我买单。”

    

    林知微不是假清高要面子吗?

    诱饵抛出来,不答应的话,别的成员很可能心里会对她有怨言,埋下内斗的引子,答应的话,更是能面对面好好踩踩她的脸。

    

    秦思思算盘打得好,这世上有钱不能解决的问题,不能收买的人心么?

    如果有,那一定是钱不够多。

    

    林知微都气笑了,后面造型小分队也个个义愤填膺,大家撸袖子忍不住要群起攻之的时候,已经出去的陆星寒又从门外折了回来,目光直落在林知微身上,嗓音清清冽冽,语气一如既往带着点小撒娇,“知微,等你好半天了,怎么还不出来。”

    

    “……你还没走?”

    

    “我在等你啊。”

    

    “等我干嘛?

    这次分头行动。”

    

    他糯糯地“嗯”了声,“我跟袁哥早就提前打好招呼了,团队可以分开走,但你不行,天气热了,我身边需要寸步不离的跟妆。”

    

    林知微听见“寸步不离”四个字,就知道小崽子又要作妖了。

    

    “快来不及了,咱们走吧,”陆星寒干干脆脆搭上她的肩,“其他人有何晚老师带队负责,你乖乖的,跟我一起,去坐——”   

    他唇一勾,目光斜向人群,笑得肆意,慢慢咬出三个字,“头等舱。”

    

    小分队以何晚为首,同时接到寒哥递来的信号,齐刷刷伸手表示,“去吧去吧,放心走,我们自己可以的!”

    

    说到这里,林知微哪还听不出陆星寒是特意进来找事儿的。

    

    要换平常,她肯定不顺着他。

    

    可她今天很生气,正好不想反驳,一些小小的坏心眼儿也被陆星寒给勾了出来。

    

    四下安静,全在等她的反应。

    

    她眼神本能地跟陆星寒对上,彼此眼里璀璨着的,是极其相似的微光。

    

    林知微慢悠悠挺起背,轻咳两下,淡定说:“客户有特殊要求,没办法,我只能听命,你们单独走吧,还有,千万别辜负了思思的好意,她初来乍到,既然这么诚恳想请大家一起坐头等舱,那就别推辞了,免得她伤心失望。”

    

    事态发展完全超出秦思思的预想,她手心紧抓的包带快勒进肉里了。

    

    林知微对何晚强调,“晚姐,把原来订的特价机票退掉,等思思买新的,我先去现场应付,如果你们耽误了时间,老大追究下来的话,不用怕,把实际情况原封不动复述给她听。”

    

    何晚手速超快,扬扬手机,笑盈盈说:“退完了,虽然特价票退的少,但为了头等舱,咱认了。”

    

    林知微满意点头,“非常好,”她看向秦思思,温温柔柔一笑,“思思,破费了,咱们现场见。”

    

    陆星寒恰到好处把她一揽,特别顺手地摸摸她长发,转身临走时,余光有意无意在造型小分队里扫过。

    

    大家训练有素,整齐划一对他拍拍胸口,竖大拇指,保证让老大放心!   

    等陆星寒领着林知微一走,何晚才恍然惊觉,妈蛋!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陆星寒竟然把全组都收编成了他麾下小弟的!   

    这小狼崽子简直有毒!   

    有毒的陆星寒刚一出门,就被林知微无情拍掉了乱搭肩的手,“别趁乱搞小动作!”

    

    陆星寒软哒哒“嗷”了声,“知微你打我。”

    

    “你真的跟袁孟说要我随身跟妆了?”

    

    “早说了,怕你不同意才没敢提前透露,不过不用跟妆,是跟机,要是能和我坐一起就更好了。”

    

    林知微瞪着他,半天说不出话,责怪渐渐褪掉,漫上一些挣扎,“……我刚才,是不是有点过分啊?”

    

    陆星寒微怔,看看前后没人,把她牵到离化妆室不远的小隔间里,脚一勾带上门,俯身一把搂住她,在她背上温柔稳定地轻抚,“过分什么?

    我家知微最好,最心善,也最喜欢委屈自己替别人着想,你这样做够宽容了,买几张机票算什么,要是换我来处理——”   

    他声音变森冷,很快收住,不想吓到知微。

    

    林知微额头抵在他胸前,心里像得到了某种甜热的药,渐渐安定下来,冷静也跟着上线,发现自己又不小心偎在他怀里了,刺到了似的往后一跌,手忙脚乱挥开他,耳根通红,“快,快走!别让大部队等!”

    

    说完用力揉揉耳朵,慌慌张张推门冲出去。

    

    陆星寒摸摸心脏的位置,刚被她靠过,还存着温度,他默默满足,舌尖舔舔唇,愈发显得红润熟透。

    

    很棒,这点温度,够他熬过飞机上无法施展的四个小时了。

    

    五月的西南苗寨已经彻底入夏,下飞机一路过去,沿路茂密绿植遮天蔽日,空气闷热湿润,浸着蒸腾出的草香。

    

    小分队其他人是在当天傍晚赶到的,何晚绷着正经脸跟林知微汇合,等一到没人的房间关起门,再也撑不住,拽住她哈哈大笑,根本直不起腰,“秦思思这一路的脸色——哈哈哈哈——你刚才也看见了吧,比外头那些树还绿!”

    

    “今天飞过来的航班,就剩两趟了,头等舱一点折扣没有,票价一张就差不多八千,咱全组亲眼看着她刷卡,可能这些钱对人家大小姐来说不算什么,可架不住让她吃瘪的痛快啊!”

    

    “还有还有,她啊——”   

    何晚话没说完,有人敲门,探头进来的是小分队里的同事,表情略显纠结,“知微姐,有个人找你。”

    

    林知微奇怪,怎么神秘兮兮的,“谁啊?”

    

    “那个……”她退开些,有种被迫背叛了寒哥的不自在,“不是我告诉他你在这的,我俩正好在门口碰上。”

    

    林知微走过去,“到底是谁?”

    

    门一推,一道高大身影站在外面,换掉以往常穿的正装,一身简单干净的短裤短袖运动鞋,随意扣着帽子,眉眼俊雅,气质干净,比起印象里,更显得年轻温润了几分,根本不像三十出头的样子。

    

    他如释重负笑了,“知微,终于见到你了。”

    

    “……秦然?”

    

    作为赞助商,他来得未免也太早太勤快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