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五十一只崽
    五十一只崽   

    林知微眼睛闭紧,其他感官同时麻木,只有嘴唇像过了电,全身血液涌高,呼啸着聚在那里,跟他亲密无间地彼此交融。

    

    她手上的汗把他衣角攥湿,膝盖撑不住,退了半步,他立刻呼吸凌乱地追上去,箍紧她,拼命往怀里压。

    

    唇酥酥烫烫,被他一下下怜爱地碰触。

    

    陆星寒心跳剧烈到胸口发疼,难耐地扣住她的后脑,略微抬高承接自己,舌尖润湿她紧张到干涩的唇瓣,试探着破开防线。

    

    林知微的包背在身前,夹在她跟陆星寒中间。

    

    里面的手机震动好一会儿了,暂停几秒,响铃和震动声再次大作,重复几次,锲而不舍,渐渐唤回林知微的心神。

    

    快要窒息了。

    

    她重喘着睁开眼,陆星寒颤巍巍垂下的睫毛根根分明,每扑闪一下,都要命地挠心。

    

    唇上炽热潮湿,他很快要入侵进来。

    

    手机又响。

    

    林知微身上一抖,低了低头,陆星寒抬起她的下巴,不依不饶地痴迷覆盖。

    

    “星寒……我有电话……”   

    她的要求迅速被他哑声吞咽,“不管它。”

    

    “打很多遍了,肯定有事。”

    她有气无力推了推,推完自己都觉得像是欲拒还迎,陆星寒果然耐不住,吐息更烫。

    

    但也因为她躲来躲去,只吻到了唇角。

    

    铃声响得让人心焦。

    

    陆星寒修短的指甲往掌心扣了扣,把她拦腰抱起,走到天台入口的木椅边坐下,让她坐在腿上,牢牢掐着她的腰,才肯松口,“接吧,我听着。”

    

    “……我又不会跑,你不用这样。”

    

    “万一呢。”

    

    她就让人这么不安?

    

    林知微瞪着他,他目不转睛,倾身逼近,“再看我,我还亲你。”

    

    ……好,还是赶紧接电话吧。

    

    手机拿出来一看,林知微心就沉了,来电人是陈令仪,正好一通自动挂断,她看了下通话记录,六个未接,打算回拨过去时,第七个已经打进来。

    

    “陈姐——”   

    “你在干什么?

    我打了这么久你怎么才接?

    不是工作时间就可以拒接老板电话吗?

    机票已经订好了,如果因为你耽误,我可——”   

    理直气壮说着“非工作时间”,却不给任何余地,上来就一通劈头盖脸的指责。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陈令仪对她忌讳成这样?

    

    林知微拧眉,手指收拢,不打算继续无条件忍她,刚要打断,陆星寒蓦地伸手到她耳边,抽出手机,直接淡声接听,“你找她什么事?”

    

    陈令仪生生卡住,惊觉这声音熟悉,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

    

    他语气漠然,“陆星寒。”

    

    陈令仪一惊,男团可是目前工作室里数一数二的大客户,得罪不起,尤其陆星寒这种重量级的存在,她虽然疑惑,但马上把态度放软,“知微跟你们在一起?”

    

    陆星寒安抚地顺着林知微的背,冷冷问:“今晚学校毕业典礼,小林老师过来跟妆,你不知道么?”

    

    “她没说过……”   

    “就算没说,她也是专门签到我们团里的,要给她安排额外工作,是不是应该提前问过我经纪人的意见?”

    陆星寒字字逼人,“不管订的什么机票,退了,我们今天结束会很晚,不方便。”

    

    陈令仪措手不及,怎么也没想到林知微刚出院会跟男团,尤其是跟陆星寒在一起。

    

    可陆星寒不是众所周知的乖巧可爱好说话吗?

    怎么初次接触下来,跟表象完全不同,竟然是个难惹的。

    

    陈令仪心里憋闷,但清楚他说得没错,合约期间,林知微第一隶属的确是男团,男团没有需要才可以抽空做别的,她只得好言好语。

    

    “不好意思,我以为你们在考试休假,的确不知道毕业典礼的行程,但这单是我提前跟知微打过招呼的,那边点名要她,合同都签了,没法换人,”她主动让步,“我现在就跟袁孟联系,机票可以往后推,绝对不影响你们。”

    

    陆星寒没时间跟她多废话,转而给袁孟拨过去,袁孟惊讶,“小林老师,你怎么——”   

    “是我。”

    

    “星寒?

    !我说你跑哪去了,原来是——”   

    陆星寒交代,“袁哥,造型工作室那边很快会跟你联系,不管对方提什么,你尽管刁难,别太容易答应。”

    

    他知道袁孟会懂,不多解释,说完挂掉,顺手看了下未读信息,的确有张一个半小时以后的机票,又等五分钟后,新的信息过来,机票改了,变成明早七点。

    

    至少不用深夜出发,他不放心。

    

    林知微本来有气,结果被陆星寒的两通电话化得七七八八,瞧着他一脸严肃,忍不住心一松笑出来,“解决掉啦?

    这么厉害。”

    

    陆星寒表情还是不好,把她搂住,“我是你男朋友,我能护着你,以后她再刁难,你就用我做借口,哪天不想留了,干脆出来自立门户。”

    

    后面的话林知微没太注意,“男朋友”三个字简直是无形的烤炉,快把她全身烫熟了。

    

    身份自动升级,响当当的,就差刻个牌子挂胸前。

    

    她有点不好意思承认,努力强撑,“小狼崽子……什么男朋友……”   

    陆星寒垂下头,小委屈地咬住她耳垂,“嗯?

    不是答应了要我么?”

    

    天台楼梯下面,守门的小弟们有些骚动,纷纷压着嗓音朝上喊:“寒哥!寒哥!巡夜的保安往这边来了!”

    

    林知微惊跳起来,赶紧坐直,把陆星寒也摆正。

    

    学校里还有兴奋的高三学生没有走,能听到说笑声,天台下面人应该不少,保安按时例行巡逻各个教学楼,高三楼是最后一个,接下来就要清场锁大门了。

    

    林知微从他腿上下来,清清嗓子,“你别跟我一起走,容易被人发现,我先下楼,让袁孟过来接你,然后我就回家了,明早的飞机。”

    

    陆星寒看着她,“我今晚走,明天公司开始训练,要趁暑假连续出几首单曲。”

    

    林知微点头,往后退两步,“那就……下次综艺见。”

    

    她抿唇,转身,刚迈开腿,陆星寒跟上来从背后拥住她,扭过她的脸吻在唇上,“知微,我只亲了一半,还剩一半的。”

    

    等林知微晕乎乎出校门,发现星火娱乐的车提前在那里等,把她一直送到楼门口,她回到家,扔下钥匙倒在沙发上,怔愣好一会儿,终于后知后觉地懂了陆星寒说的是什么意思。

    

    她抓起抱枕盖住头,翻来覆去,又踢腿又嗷嗷叫,折腾许久才安静下来。

    

    窗外月光漫在林知微的脸上,照亮染红的皮肤,她眼里含水,手指按着唇。

    

    高考结束的晚上,被自己养大的弟弟按在学校天台上亲吻。

    

    没人时搂着她索求无度。

    

    出门后就是风头大盛的当红偶像。

    

    这种事,还真是够玄幻,也够……刺激的。

    

    隔天一早,林知微经过两个小时的飞行落地,在机场跟何晚她们汇合,这次是位歌坛小天王的新歌MV,请了爆红流量小花来做女主角,背景设定是大学校园,需要干净纯美的学生气。

    

    打造年轻小生小花这一块,林知微的名气口碑圈内知名,所以才专门点到她,非她不可。

    

    何晚跟林知微一见面,先上来摸她额头,“没事了吧?”

    

    林知微笑着转一圈,“特别健康。”

    

    昨晚陆星寒大半夜的下飞机,还给她约好某知名医院的体检,千叮万嘱要她回来马上再去做一个,简直小题大做。

    

    想是这么想,但嘴角忍不住带了笑,何晚摸摸下巴,敏锐地发现不对,贴近她身边,小声问:“我说,这次从江城回来,你是不是有点不一样了?”

    

    林知微故作正经,“有什么不一样的。”

    

    何晚双手夸张地在她身边抖啊抖,打造出手动闪光效果,“满身恋爱光辉呗,一看就知道成功认领了某只小狼崽。”

    

    林知微作势要打她,何晚哈哈笑,露出老姐姐似的欣慰笑容,她还是头一次看见知微这么活泼,终于有点二十出头小姑娘的样子了。

    

    所以工作室里的那些糟心事,何晚就没有立刻跟她说。

    

    让她多高兴一阵是一阵。

    

    林知微关于这次MV拍摄,提前得到的消息比较少,上了车才知道拍摄地点竟然是陆星寒考取的音乐学院。

    

    她心情不禁有点起飞,进校门就觉得格外不一样,明明跟外面同样品种的树,也偏心地认定校园里的更绿更茂盛些。

    

    MV拍摄间隙,她拍了几张学校的照片发给陆星寒,可小崽子一整天下来就匆匆回复两三句,其他时间全在忙。

    

    ……跟男团偶像相处的烦恼!   

    林知微有些忐忑自己无形中的转变。

    

    她在根本没意识到的时候,似乎跟随了陆星寒的引导,从“姐姐”,走到了“女人”。

    

    MV剪出来最多五分钟,但拍摄用了整整一天,到夜里才结束,收工时,音乐学院里除了宿舍区热闹之外,教学区早已一片宁谧。

    

    林知微收拾好东西,和何晚的并到一起,打算跟她回今晚落脚的酒店,刚要上车时,手机叮铃一响,老实了一天的陆星寒终于发来一条微信。

    

    “知微,我有礼物给你。”

    

    林知微愣住。

    

    他紧接着发第二条,“礼物放在图书馆了,今天非取不可,你不用跟别人走,过后我安排人送你。”

    

    林知微抬头张望,她们所在的拍摄地跟图书馆临近,那边尚未闭关,灯光亮着,还有零星一些刻苦的学生在辛苦奋战。

    

    什么礼物啊,神神秘秘往图书馆里放,不知道又是托谁帮的忙。

    

    她唇弯起,跟何晚打声招呼,等大部队离开后,才深吸口气,压压心跳,慢慢往图书馆走,迈上台阶时,第三条微信过来,“从左侧楼梯上二楼,放在存包的储物间里了。”

    

    图书馆的储物间很大,里面的储物柜摆了五六排。

    

    林知微顺手关上门,问他,“号码呢?”

    

    他迅速回复,“先往最里面一排走。”

    

    储物间里空荡荡,林知微莫名有些紧张,越走越快,禁不住小跑起来,马上要靠近最后一排时,脚步声响起,一道熟稔刻骨的修长身影慢慢踱了出来,他摘掉帽子,嘴角含笑。

    

    她心口猛地一震,一下子收不住往前跑的势头,直挺挺地迎头撞上去。

    

    陆星寒早有准备,敞开自己宽松的长外套,把她正正好好往怀中一扣,严丝合缝收进衣服里,紧紧罩住,托抱着藏进储物柜后。

    

    林知微心脏狂跳,一把揪住他的衣襟,“你怎么,怎么会来?”

    

    他埋在她颈侧,贪婪汲取她的气息,“想你。”

    

    她思绪乱成一团,一时分不清该说什么,匆匆记起他微信里的借口,“那我的……我的礼物呢?”

    

    陆星寒低声笑,磁性撩耳,夹杂叹息,“我等不到录综艺,提前把你男朋友带过来了,如果这份礼物不够,那还有……”他微凉的唇落下,从她泛热的脸颊辗转到唇边,“还有剩下一半的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