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五十三只崽
    五十三只崽   

    被亲到缺氧的林知微眼角都湿了。

    

    喘的声音自己听了也面红耳赤。

    

    她以前还总想,她这种清心寡欲的,大概需要一把火才能点燃,可没想到陆星寒一个吻,轻而易举就能让她整个瘫软掉。

    

    唇舌又烫又麻,身体里到处流窜着酥痒,再亲……再亲她要撑不住了!   

    强行别开头,陆星寒喉咙里滚动着低黯的喟叹,林知微把脸贴在他胸口,被他心跳震得起起伏伏。

    

    羞到想死,也甜到想死。

    

    一边恨不得撞墙,怨自己这么容易缴械,以前说的那些“不可能爱上你”啪啪打着脸,一边被他蛊惑得差点踮起脚主动亲上去。

    

    没救了。

    

    林知微捂着眼睛,手臂不自觉搂了下他的腰,哎——又窄又紧,肌理利落有力,刚长成的年轻身体好摸到流泪。

    

    等等!丢……丢死人了!   

    她咬咬牙,赶紧把手放下,短短几秒里内心戏挣扎了好几场,羞耻得想冲到阳台从二十楼跳下去。

    

    “我我我要睡了!”

    林知微趁着那点可怜的决心还在,迅速推开他,“袁孟说你这两天根本没怎么休息,你也快睡!”

    

    陆星寒磨蹭着她通红的脸,嗓音还是沙的,不得不提醒,“知微,才七点。”

    

    “……早睡不好吗?”

    

    “好是好,可是晚饭还没吃,你不饿吗?”

    

    哎,把这个忘了。

    

    家里什么也没有,做不成,只好叫外卖,等外卖的半个小时里,林知微根本没处逃,被他缠着挤进沙发压住亲,门铃按响时,他难舍地离开寸许。

    

    他开门不合适,知微软成水的样子更不可能叫别人看,他到门边,刻意压低声音,“放门口就好。”

    

    等到人走了,才把门开条缝拿进来。

    

    一转头,林知微整理好头发正义凛然,防贼似的防他,陆星寒失笑,招招手,“知微宝宝过来吃饭,再等要凉了。”

    

    吃到一半林知微突然反应过来不对,后知后觉抬头瞪他,“你也过来一起住?”

    

    “你要把我赶出去吗?”

    陆星寒不吃了,放下筷子,眼睛湿漉漉看她。

    

    “不是啊,我……”   

    小崽子立马笑颜如花,“不是就好,我知道知微肯定疼我。”

    

    林知微戳碗底,早晚让他套路死!   

    “最近行程越来越紧,我回来住的时候不会太多,”陆星寒不再逗她,认真说,“而且为了安全,袁哥在上面二十二楼给容瑞和梁忱也租了房子,对外好解释,进出不怕被看见,你别担心。”

    

    林知微点了下头,郑重看着他,“你不要影响到自己。”

    

    虽然没说透,但彼此都懂什么意思。

    

    陆星寒不吭声,心像被攥住,把她抱到腿上,沉声保证:“我不会让你受伤害。”

    

    下一期综艺的开启,意味着陆星寒伤愈回归,录制当天,微博上相关话题直冲到榜首,盖过了刚宣布恋情的老牌影帝,一时间不少娱乐营销号开始带节奏,暗示流量小生的组成即将重新洗牌,看陆星寒这势头,只要不崩,怕是要强势上位。

    

    最近人气略有低迷的别家粉丝纷纷感觉受到威胁,不甘示弱跳出来嘲讽陆星寒是个没作品没实力的综艺小生,卖脸卖人设,肯定昙花一现,节目播完就蔫了。

    

    像为了争口气似的,综艺录完三天后,男团新歌和主唱陆星寒的单曲相继上线。

    

    团歌有他参与词曲制作,单曲直接全原创,一改之前《宠物》的萌系风格,干净缱绻,超高完成度,半点不像十八岁的青涩作品。

    

    林知微坐在后台的男团休息室里,戴着耳机快把陆星寒的新单曲循环二十遍了,摘下来揉揉耳朵,可歌声还那么清晰,她怔愣两秒,才反应过来是整个现场的音响里都在播这首歌。

    

    哎,真是的,不能太骄傲。

    

    她抿唇笑笑,跟着轻轻哼,何晚从外面风风火火进来,打开休息室里的电视机,“马上到了!”

    

    造型小分队全被吸引过去。

    

    早在这期综艺录制前,男团就收到几大视频网站联合举办的年中盛典邀请,出道以来第一次正式的红毯加舞台,星火娱乐格外重视,今天一大早她们就跟着飞过来,先打理好红毯造型,等男团出发后,再提前赶到盛典后台,准备晚上的嘉宾席观礼和舞台。

    

    初次舞台,新歌首演,可想而知多重要。

    

    电视机反应几秒钟,自动切到红毯现场直播,前一组嘉宾采访结束,镜头马上转到红毯区外,场边高举手幅灯牌的粉丝们开始尖叫,媒体的镜头齐刷刷对准,加长轿车缓缓停下,车门开启,梁忱首先下车,接下来是容瑞,最后迈开长腿的是陆星寒。

    

    盯着屏幕的造型小分队集体沸腾了。

    

    同系列的纯黑西装,领型各有不同的浅米衬衫,妆发一丝不苟,近镜头快贴到脸,依旧毫无瑕疵。

    

    林知微目不转睛盯着被放大到整屏的陆星寒,领口处一枚古铜色羽箭形领针,是他上车前,她亲手别上去的。

    

    穿正装帅成这样!真是看不下去了!   

    何晚急忙去刷网上评论,一水儿的尖叫表白,粉丝路人对红毯造型超高好评,她高兴地正要给林知微看,休息室的门突然一动,高跟鞋声先后响起。

    

    谁?

    

    林知微惊讶回身,一时间空气凝滞。

    

    陈令仪一身大牌套装,手挽小包,慢悠悠推门而入,后面紧跟许久未见的秦思思,她下巴微扬,妆容精致,但眉梢眼角透着说不上来的某种疲惫。

    

    陈令仪拨拨卷发,嫣然一笑,“知微,后面的舞台装准备好了吗?”

    

    “好了,”林知微明白来者不善,平静反问,“陈姐,你们怎么有空过来?”

    

    陈令仪把秦思思揽到身边,“这位是你们秦总监,别人早见过了,知微,只有你病假之后还没跟她打过招呼,今天场面不小,我特意把她带过来,熟悉熟悉工作模式。”

    

    林知微直视秦思思,淡定点头,“思思啊,熟,不用重新介绍。”

    

    陈令仪摇摇手指,“身份跟以前不同了,当然需要介绍,以后她就是你们组的直属上级,包括接下来红毯结束,男团回来换装的过程,她会负责全程监督。”

    

    “还有,我知道化妆过程有直播,你不要太抢镜头,”陈令仪点着林知微,又补充,“多给思思露脸的机会。”

    

    说到这,林知微差不多明白了,今天盛典,全网最大直播平台会对各组嘉宾后台化妆的过程进行直播,原来秦思思是特意来的?

    

    的确,以陈令仪和秦思思现在的打扮,满身上位者气势适合出镜,不像她们这种纯工作的,淡妆平底鞋。

    

    在这圈里,造型师个人形象的经营也是热点,顶层小群体里,多数都有自己的人设,喜欢游走在镜头前,当半个公众人物那样处事。

    

    林知微不爱那些,习惯幕后。

    

    但想争取够档次的机会上镜,实属造型圈内常态,并不算奇怪。

    

    “vivi姐,”秦思思却有些反常,看起来并没有多么跃跃欲试,似笑非笑伸出手,指甲难得干净,洗掉了花里胡哨的美甲,“多指教啊,这么多人看着,可别砸掉工作室的招牌。”

    

    “秦总监,”林知微利落跟她一握,“只要您别添乱,绝对砸不掉。”

    

    秦思思手指一紧,浓妆大眼瞪着她。

    

    林知微把手一点点抽出来,没空跟她多争执,转头招呼何晚去忙。

    

    “行,人我送到了,你们好好听秦总监安排,我去其他房间打个招呼。”

    陈令仪随时不忘标榜自己在圈内的人脉,临走前,扫了林知微一眼。

    

    林知微不言不语跟她目光交汇。

    

    对视的两三秒钟里,陈令仪电话响了,她顺手接起往外走,回眸朝林知微翘翘嘴角,风情万种挑了挑眉。

    

    等待男团从红毯回后台的时间里,林知微带人准备服装,铺陈工具,完全拿秦思思当空气,偶尔余光掠过她时,发现她倒是安静得过份,除了眼神怪异地总在暗中瞄她之外,并没有像以前那样咋咋呼呼到处惹麻烦。

    

    可今天特意过来,只是为了对她说两句风凉话,顺便借机出个镜么?

    

    不会那么简单吧。

    

    “来了来了——”   

    时刻关注外面情况的同事拍着门板一喊,林知微立刻醒神,没空再想别的,大门拉开,把刚从红毯回来的大部队迎进。

    

    六月中旬,沿海城市天气已经非常热,男团身上西装加衬衫堪比受刑。

    

    换上开襟休闲装坐好,陆星寒朝不该出现的人斜了一眼,抬头无声询问林知微,林知微摇摇头,仔细给他把额角的汗慢慢试掉,轻声说:“别管她。”

    

    秦思思回工作室的事,她不想让陆星寒挂心,还没跟他提过。

    

    没想到会直面撞见。

    

    陆星寒眉心拧起,“……秦然不是把她带走管教了么?

    又放回来碍眼,他什么意思。”

    

    听听这语气,提到秦然俩字都恨不得咬碎了碾成渣。

    

    林知微在他后颈上安抚地摸摸,“他什么意思,跟我有关系?”

    

    陆星寒盯着她,半天才吐了口气,闷闷说:“没关系,一点也没有。”

    

    那也心里堵,不高兴,只要扯到姓秦的兄妹俩,尤其秦然,他就特别不舒服。

    

    林知微给他吹头发,透过镜面看着小崽子绷紧的唇线,知道他心里在意什么,无奈地捏捏他,俯下身靠近他耳边,脸上一本正经,声音却放得绵绵柔柔,温热气息直扑颈侧,“星寒,你乖点好不好?”

    

    陆星寒呼吸不禁一重,心猿意马,闭上眼睛调整,手臂垂下,贴着墙攥住她的手指,别别扭扭小声说:“那我要是乖……能不能提个条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