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六十只崽
    六十只崽   

    林知微自己过得不容易,但从来没把陆星寒当过累赘。

    

    八岁时候见着他刚搬来,就觉得是个精致好看的小宝宝,忍不住弯下腰逗弄,被他不认生地扑上来亲脸颊。

    

    从那以后,总能看见他小小一个孤零零游荡在门口,眨巴大眼睛水汪汪瞧她,瞧得人心里软绵绵,林知微会过去把他抱起来,揉揉脑袋,摸摸软乎乎的小肚子,问他饿不饿。

    

    陆星寒其实总吃不饱,可是当着仙女姐姐的面不好意思说。

    

    后来那次,家里留的面包饼干都吃完了,妈妈还不回来,陆星寒两天没吃饭,差点饿晕,被林知微发现带回家喂了肉包子,他才开始过上了以前想都不敢想的好日子。

    

    小区里的大人们经常议论,说陆星寒妈妈不是个正经女人,精神也不太正常,天天在外面游荡不回家,谁提到了都要意味深长“啧啧”两声,连带着看陆星寒的目光也怪异探究,还有些吝啬的怜悯。

    

    那时林知微不太明白深意,只知道陆星寒每天饿肚子太可怜,但她家里的食物定数定量,多了少了奶奶都会过问,偶尔给他吃一两次还好,如果频繁了,肯定要被发现。

    

    她不敢明目张胆,就偷着从自己的口粮里面省出来给陆星寒吃,怕他不要,还骗他说是多出来的。

    

    奶奶有时候会摔筷子,大骂她,“越来越能吃!就应该把你关乡下猪圈里!”

    

    她当没听见,把吃的悄悄藏起来,每天最轻松快乐的事,就是溜出家门照看陆星寒,看他狼吞虎咽。

    

    这样维持了一年多,家里的气氛突然变得紧张,过了好几天林知微才搞明白原因,妈妈又怀孕了。

    

    本来快要走到尽头的夫妻关系随之缓和,刚平静不久的奶奶却无法接受,开始变本加厉地折腾,这回倒是没空针对林知微,开始转头瞄准了儿媳肚子里的孩子。

    

    老太太一根筋地想,上次要不是怀孕,儿子根本不会娶她,好不容易盼着要离婚了,不能再让另个孩子成为绊脚石。

    

    后半辈子能不能舒舒坦坦跟着儿子享清福,就看这婚离不离了。

    

    等到怀孕四个月的时候,夫妻俩感情有了升温的趋势,眼看着儿子无微不至,心里眼里全是媳妇,成天低声下气拼命讨好,老太太阻止无效,心态越发扭曲,趁着家里没人,进主卧翻出儿媳的孕检单,看到B超显示还是个女儿,她更加无所顾忌,当即下了狠心。

    

    一周后的中午,林知微捂着小饭盒准备出去找陆星寒时,听到走廊里传来一声惨叫。

    

    吓得她冲出门一看,惯例这个时间下楼散步的妈妈摔倒在楼梯拐角,捂着肚子表情痛苦,奶奶正居高临下冷笑,还在说:“你长不长眼睛?

    下楼也能摔跤?”

    

    四个月的孩子成了形,需要引产,等手术做完一看,是个蜷缩着的小男孩。

    

    老太太这才脸色白了。

    

    她老思想根深蒂固,觉得小丫头没就没了,要是个孙子的话,另当别论,可没想到B超结果也能有误。

    

    林知微的画家妈妈出院后正式谈离婚。

    

    爸爸死活不同意,跪地上哀求,还拽着老太太一起认错道歉,老太太哭喊得整栋楼都能听见。

    

    离婚手续拖延到第二年。

    

    双方谁也不肯让步,全家又作又闹没有安宁,林知微领着陆星寒在夹缝里生存,直到那个晚上,她把冰箱里冻了许久的鸡腿拿出来炖了一个,奶奶气急败坏冲进来,把剪刀丢向她,被陆星寒用小身体挡住。

    

    后来林知微才知道,就是那天,妈妈出轨给初恋情人的事被发现了。

    

    在老太太眼里,自己儿子好得无可挑剔,怎么能被一个她看不上的女人背叛,满心恶气全发泄给了小孙女。

    

    离婚终于无可挽回。

    

    爸爸一夜之间性格大变,头发白了一半,整天酗酒,老太太就坐在旁边哭嚎,骂他不孝,被个狐狸精祸害这么多年,连自己亲娘都弃之不顾。

    

    林知微发现她竟然毫无波动,生下她,放养她,离开她,谁也没来征求过她的意见,妈妈拎着行李离开的时候,也只是摸摸她的头淡淡说:“跟你爸好好过。”

    

    她忍不住追了两步,小声问:“妈妈,你不要我吗?”

    

    妈妈回头笑了下,笑容很冷,“要不是因为你,我怎么会嫁给他?”

    

    林知微愣住,又是因为她。

    

    好像所有人的不幸福,都是因为她。

    

    她已经长成十来岁的大姑娘了,模样甜美,性格平和,会家务,学习好,努力变成这样,可依然被当做家里的不幸之源。

    

    只有陆星寒几年如一日缠在她身边,仰着脸不厌其烦夸奖,“知微你真好看”、“知微你的手好软”、“知微你煮的开水都是甜的”……   

    他总爱蹲在她腿边,把头垫在她膝盖上,黏糊糊说:“你是全天底下,最好最漂亮的小姑娘。”

    

    林知微被他逗笑,揉揉他的短发,“我是姐姐。”

    

    他一本正经,“姐姐怎么了,姐姐也是小姑娘。”

    

    陆星寒上学以后,每天不管同学笑不笑话,沿路回家绕着小道去捡垃圾桶里的塑料瓶卖,一星期攒几块钱,给知微买楼下小卖铺最好的雪糕吃,还抽着空帮小区门口的果蔬店跑腿,送一趟给五毛,他勤快又灵活,从来不多嘴,赚的还不少,一个月下来,都能给知微在夜市上买条白裙子了。

    

    可惜他也不太懂,均码号的裙子有点大,看见知微腰上松出来的那一块,他内疚得蹲进墙角,直掉眼泪。

    

    林知微又笑又心疼,“哭什么。”

    

    “我给你买的礼物,”他手臂蒙着眼睛,抽抽搭搭说,“不好看。”

    

    林知微手特别巧,把他拉到身边,拿剪刀给裙子刷刷裁掉几块,改完再一试,正正好好。

    

    陆星寒看直了眼睛。

    

    林知微把裁下来的布料编成简单花样,缝在他小短裤的侧兜上,他高兴得搂着短裤一晚上睡不着。

    

    她想,别人都不重要了,被人嫌恶也没关系了,她有崽崽就好。

    

    爸爸日渐颓靡,工厂效益一天不如一天,奶奶也心力交瘁,只要他们在家,不是争吵就是单方面的发泄,林知微总要躲出去,捂住陆星寒的耳朵。

    

    两年后妈妈回来了一趟,来通知他们,她要随初恋情人出国了,以后再也不回来,报复似的把老太太气得面无人色,走之前,她跟林知微说:“别想着见我了,你这么懂事,这么独立,以后也肯定能好好长大,是吧?”

    

    林知微点头,“是。”

    

    她眉眼温柔了一点,第一次露出母亲该有的温柔,“你有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我买给你当纪念。”

    

    林知微低下头,“马上期末考试了,如果我考得好,给我买个八音盒好吗?”

    

    听说班里的小姑娘,妈妈都给买了八音盒。

    

    她考全班第一那天,妈妈如约出现在校门口,把蒙着灰尘的八音盒递给她,匆匆说:“店里最后一个,你自己擦擦凑合玩,我走了。”

    

    说完上了车,绝尘而去。

    

    林知微用手心把灰尘抹干净,抱在怀里跑回家想藏起来,被奶奶一眼看见,冲上来抢下,“谁给你的?

    !是不是你那个妈?

    !狐狸精——就是狐狸精!让你拿东西回来引诱我儿子记着她是不是?

    !”

    

    她怒骂着举起手臂,把八音盒“啪”地往地上一摔,四分五裂,里面跳舞的塑料小人断成两截,磕磕碰碰掉在林知微脚边。

    

    这个八音盒,连同妈妈最后的印象、少女仅存的小小期待欣喜,一起变成碎片,收进不见光的袋子,压进箱底。

    

    林知微少有地哭出来,抹着眼泪想,她不要做谁的女儿,谁的孙女,她只做崽崽的姐姐就好了。

    

    爸爸的抑郁情况越发严重,被医生建议停工休养,奶奶吓得要疯了,比爸爸更加神经质,铁了心要带他会乡下生活散心。

    

    家里只剩下林知微一个,她从没活得这么自由过,按时上学放学,做饭跟陆星寒吃,教他功课辅导作业,晚上各自回家关门睡觉,直到那个周末下午,她跟着陆星寒去拿作业本,进了他家的门,看到门口放着两双陌生鞋子,卧室里传来男女的调笑声。

    

    陆星寒那位长得美艳的妈妈衣衫凌乱走出来,倚在房门边,风情万种,“小丫头,领他走吧,阿姨把他送你了,我跟我男朋友在家,有他不太方便。”

    

    林知微心脏剧震,拽起陆星寒夺门而出,郑重其事跟他说:“那个家不要随便回去!你以后过来跟我住!”

    

    陆星寒看着她,眸子黑漆漆的,坚定点头。

    

    林知微记起邻里间的闲言碎语,也亲眼见识到了美艳女人换男友堪比换衣服的速度,说什么也不肯让陆星寒再回去。

    

    女人开始频繁带人回来,偶尔在走廊遇见她,叼着烟呵笑,递给她钱,“小丫头,不能让你白养他。”

    

    好像身边所有人都是乌烟瘴气。

    

    林知微把陆星寒护在怀里,用纤纤瘦瘦的小身板,撑起只有她们姐弟两个的安稳小家。

    

    高二升高三那年暑假,爸爸从乡下回来了,黑黑瘦瘦,气质阴郁,几乎换了个人,奶奶气急败坏在身后追着,依旧喋喋不休,“你王叔家的二丫怎么了?

    一看就是个听话的!肯定老老实实知道孝敬老人!”

    

    “还有村支书家的小闺女,话都不敢大声说,那娶回家还不是随便揉搓?”

    

    “哪个也不满意,你是不是要气死妈?

    你到底要找个啥样的?”

    

    啥样的,没几天,整个小区全知道了。

    

    他为了跟老太太对着干,干脆搭上了人尽皆知的不正经女人,邻居家陆星寒的妈妈。

    

    老太太直接背过气去,哭得惊天动地,能骂的脏话全都骂尽。

    

    她抓不住正主,但能逮住陆星寒,死命扯着他的手臂哭嚎:“妖里妖气的狐狸精,全是狐狸精!你们要害死我儿子!都该死!怎么不去死!”

    

    林知微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

    

    她不愿意陆星寒去接触的人,难道有朝一日,要变成她跟他共同的妈妈?

    

    小女孩心里的别扭难受,一下子不知道怎么面对陆星寒,也不想知道任何家里的消息,趁着暑假,背上小行李上了大巴车,去乡下找唯一能够投奔的小姑。

    

    小姑是做老师的,每到寒暑假,都会在乡下住一段时间。

    

    没想到到了车站,陆星寒随后就跟过来,不言不语在她身后一起上车,坐她旁边,用力搅着手指,眼里全是惊惶。

    

    “知微,你别丢下我。”

    

    林知微心里乱七八糟,扭向窗外不看他。

    

    他声音更低,哑得不成句,“你别丢下我。”

    

    她不忍心地一回头,陆星寒一张小脸儿煞白,眼睛红得像小兔子。

    

    他才十二岁。

    

    回到乡下,陆星寒成天寸步不离,她找容瑞和村里别的孩子玩,他就孤零零站在边上,湿着眼看她。

    

    林知微的孩子缘一直很好,村里的小家伙全围上来缠着她,哄都哄不过来,陆星寒不吭声,默默跟着。

    

    等到晚上,他不知道去了哪,林知微放心不下出去找时,看到他一个人蜷在草垛边上,把自己缩成灰扑扑的一小团,抱住瘦瘦的肩膀,咬着嘴唇哭得浑身发抖。

    

    林知微心里碎成渣。

    

    想了想,觉得是她自己不讲道理,父母怎么样是他们的事,陆星寒什么也改变不了,干嘛要被她这样冷落欺负。

    

    她叹口气,轻声喊:“崽崽。”

    

    陆星寒抬起头,身上直打颤。

    

    她张开手臂,“好了,不丢下你,过来。”

    

    他傻傻看她,眼泪往下流,呜咽了一声,跌撞爬起来冲进她怀里。

    

    林知微把他拎回屋子,洗了脸睡觉,夜深人静看着他梦里还一抽一抽的样子,觉得无所谓了,她不能不管他。

    

    她也舍不得不管他。

    

    可假期结束,爸爸并没有像她想象中那样,选择跟陆星寒的妈妈有更多发展,好像只是为了惹奶奶生气似的,故意在她眼前晃。

    

    某天实在气急了,老太太破口大骂许久,歇斯底里指着他们吼:“滚!有能耐你们就给我滚!别让我再看见!”

    

    但老太太无论如何没料到,这一撵,就是永别。

    

    两个人一起出去旅游,旅游团不够正规,满载的小巴车在山路上发生意外事故,翻下山崖,整车近三十人,无一生还。

    

    老太太精神崩溃,一病不起。

    

    神志不清时,看见失去父母的林知微和陆星寒,嘴里还在骂着最难听的脏话,顿足捶胸大喊:“狐狸精害死我儿子!你们这两个扫把星,这辈子也别想过得好,等着以后受苦受难,你们都该死——你们全都该死!”

    

    好几年过去。

    

    往事早已蒙了厚厚黄土。

    

    她绝症缠身,生命所剩无几,仍未觉得自己做错任何事,匍匐在铁床上,干枯手掌死命拍打,把开水泼向孙女,对无辜的孩子咒骂摔打,模糊不清嘶声吼着同样的话,“狐狸精!全都去死!我儿子都是被你们害的!”

    

    林知微蒙住眼睛,不想再回忆任何过去的画面,更紧地依偎进陆星寒怀里。

    

    小姑揪心不已,起身把薄薄门板关得更紧,看看窗外昏暗天色,忍住哭腔,柔声说:“微微,星寒,别留这里了,我带你们去后屋。”

    

    离这处房子不足一百米的距离,小姑另有套干净的屋子,是她以前假期过来暂住用的,当初林知微高二暑假跟陆星寒一起回来乡下,住的也是这里。

    

    格局相同,依然左右两间,收拾得整洁清新,床上被褥一丝不苟。

    

    小姑吸着鼻子,“待会儿我把瑞瑞和你们同行的朋友一起叫来,晚饭在这边吃,晚上住的话,微微,你睡右边这间,星寒,你跟瑞瑞一起睡左边那间,行吗?”

    

    陆星寒开口,嗓音还是哑的,但字字清晰笃定,“小姑,我跟微微住。”

    

    小姑怔了两秒,目光转向林知微,见她没反驳,摇摇头放松一笑,“嗨,看我,还把你们当没长大的小孩儿呢,好好好,那这房子就留给你们,我把瑞瑞和别人安排其他地方。”

    

    “不用那么麻烦,我们不是——”林知微咬咬唇,倒有点不好意思,怎么解释好像都欲盖弥彰。

    

    小姑眼里涌上丝丝喜色,“不麻烦,微微做得对,星寒是个好孩子,从小就知道对你好,这都什么年代了,就算年纪轻点也没什么,小姑为你们高兴。”

    

    林知微还想解释两句,她答应陆星寒同住,真的只是想跟他在一起而已,没有——   

    陆星寒直接揽过林知微的腰,郑重对小姑点头,“小姑,你放心,我会疼她,把她保护好。”

    

    小姑眼睛又湿了,拍拍陆星寒手臂,“哎,我放心。”

    

    “还有容瑞,”他认真承诺,“你应该知道了,我们在一起工作,我会带着他好好走正路,你也不用太牵挂他。”

    

    小姑这下是真的哭出来,连连点头。

    

    晚饭做了六道农家菜,都是大盆大锅端上来,袁孟和小助理吃得根本停不下来,饭后,小姑另外找了就近的房子安顿他们,袁孟自然不会让小姑吃亏,软磨硬泡留下了不少钱,还特别嘴甜地把容瑞从头到脚夸了个遍,哄得小姑一直笑。

    

    入夜后,天色些许转凉。

    

    院门早已锁紧,林知微把行李箱里的生活用品摆出来,准备洗漱睡下,一回头发现陆星寒不在屋里,她转身出去,看到他高高的影子停在院里大草垛旁。

    

    听到声音,他在月色下抬头朝她笑,“这草垛比原来堆得更高了,那时候你跟别的小孩玩,冷落我,我就蹲在这,特别绝望,哭得想去跳湖自杀。”

    

    “还好意思说,”林知微端着小水盆,“没出息。”

    

    “我就是没出息啊,”陆星寒扬起眉梢朝她走近,“所有出息都用你身上了。”

    

    他到她跟前,把盆接过来打了些水,单手端着,扶着她的头转向自己,轻轻亲一小口,“回屋,洗脸,睡觉。”

    

    林知微被他勾起的那点回忆轰的一散,不禁抿出笑意。

    

    要不是陆星寒长得太帅,这画面活脱脱一幕乡村爱情故事。

    

    林知微收拾好自己,铺好床,抬手摸摸他脸,“你是不是还带妆呢?”

    

    “好像是,早上你给我化的,走完机场没动过。”

    

    “来,我给你卸掉。”

    

    陆星寒腻到她身边,她换了薄薄软软的家居服,带着暖香,他把下巴垫在头上,“累,躺着卸可不可以?”

    

    他按着她坐下,自己麻利躺上床,枕在她腿上,“就这样。”

    

    林知微捏捏他鼻尖,“真是累的?”

    

    他弯起眼,“其实不是,就想离你再近点。”

    

    林知微低下头,棉片敷上他脸颊,轻声问:“烫到的地方还疼吗?”

    

    他摇头,呼了口气,在她紧致平坦的小腹上蹭蹭,“不疼,”他切切望着她,“如果你能亲亲,肯定好得更快了。”

    

    林知微又拿两个棉片盖住他眼睛,“全是歪心思,从哪学来的?

    嗯?”

    

    “不用学,”他转转头,隔着家居服在她身上吻了下,“都是本能。”

    

    陆星寒伸臂一捞,环住她,顺手把水盆抢过放床边,手上用力,干脆利落把人搂上床,被子一蒙,熄掉灯,俯身覆盖过去,捧住她的脸含住唇。

    

    “我今天吓到了……”林知微喘不过气时,他吻着她的唇角低喃,“你差点受伤,我要是反应再慢一点……”   

    他想到那个画面就后怕,不敢再多说,胸口猛烈起伏着,嗓音暗哑,“以后我得把你守得更严,任何有危险的人,不许你再接近。”

    

    林知微无力地躲着他的唇,太热太急了,到处撩着火苗,“好,我不接近……”   

    他亲到耳垂上,磨蹭细滑的皮肤。

    

    林知微犹如跌进深海,急速下沉。

    

    不行,真的不行。

    

    她努力清醒,强行捏着他下巴移开些许,薄弱月光里,他眼里跳跃的火灼得人全身滚烫。

    

    “好了——”   

    陆星寒唇是湿的,水光脉脉,低声唤她:“微微。”

    

    林知微心口轻颤,“你干嘛——干嘛也这样叫我?”

    

    “以前不想跟她一样叫,怕你想起来不开心,”他一眨不眨盯着她,“但是今天开始,我要把那些不开心覆盖掉,偏要这样叫你,叫到你习惯,叫到你只能想起我。”

    

    他俯下身压得更紧,吻能把人灼伤。

    

    炙热手掌不由自主移下去,拂开家居服,搂住她的腰。

    

    “微微——”   

    他嗓音哑得听不清。

    

    林知微略仰起头,用力掐掐手心,深吸口气,不容反驳地用力抓住他的手。

    

    “陆星寒!”

    

    “陆星寒。”

    

    “……星寒?”

    

    覆在身上的人僵住,隔了好几秒,委委屈屈往她颈窝里一埋,闷得快哭了,“我……我不可以吗?”

    

    林知微张口喘着,尽力平息躁动,半晌抓抓他头发,“当然不可以。”

    

    他艰难地撑起身,目光烈烈看她。

    

    “难受?

    不乐意?”

    

    “……嗯。”

    

    “那也不可以。”

    

    他费力调整着姿势,把她摆到更舒服的位置,可怜问:“可是,为什么?”

    

    林知微蒙住脸,咬咬牙,这种问题要怎么说?

    

    小崽子才十八,亲亲抱抱也就好了,再要说别的……未免太早了吧?

    !   

    陆星寒难受得不得了,缠着她长声问:“微微,微微,为什么啊?”

    

    林知微被他问得熬不住,推开他蹭来蹭去的头说:“还能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太小了!”

    

    瞬间窒息。

    

    鸦雀无声。

    

    呼吸都没了。

    

    怎么……怎么回事?

    

    林知微有点懵,她,她也没说什么啊?

    

    陆星寒半天才喘上一口气,忍无可忍抬起她的脸,逼她跟自己对视,牙齿磨得有声,“微微,这话不能乱说的!你连看都没看过,摸都没摸过!”

    

    语气严肃激烈得堪比尊严被冲击。

    

    林知微瞪着他。

    

    脑子里某根弦终于后知后觉,“啪”一声轻轻搭上。

    

    她神经蓦地一跳,狼狈地挣开他,团着被子刷刷刷躲远,伸手怒指他,“小狼崽子!我说的是你年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