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九十只崽
    九十只崽   

    从梯子上下来,林知微的脚就没能沾到地。

    

    陆星寒还没醒,手臂搂得死紧,她被困着不太能动,试探转了下身,腰腿酸得差点哭出来。

    

    她停下来缓了缓,扭头看到床头一小坨圆润可爱的东西。

    

    眨眨眼认真一瞧,红晕立刻从耳根漫到锁骨。

    

    兔子尾巴……   

    她揪着那根尾巴往枕头底下塞,塞到一半,陆星寒带着睡意的沙哑低笑在身后传来,搂过她亲亲,“别藏了。”

    

    林知微小动作被当场抓包,懊恼地轻轻踢他,“你过分!”

    

    陆星寒任她踢,蹭蹭她的脸,把她团到胸前,捧起脸鼻尖相碰,“宝宝,是你先要我命的。”

    

    林知微瞪他,凑上去用力咬他一口,咬完看着红红牙印又后悔了,摸两下,纠结问:“……疼吗?”

    

    “疼,疼死了,”陆星寒眼里含笑,秒变黏人无害小狗崽,“快给我吹吹。”

    

    表情特别纯良无辜。

    

    林知微信他才有鬼,抱紧小被子,“……阴谋。”

    

    陆星寒彻底笑开,起身强行掀开被子给她按摩腰腿,她身上还敏感,到处躲,被他抓回来,“听话,揉揉就不酸了。”

    

    等林知微舒筋活血了七八成,享受地眯起眼,陆星寒才下床,把她裹紧被子抱住,放到沙发上,“我去做饭,小兔子乖乖待在这,你离远了我难受。”

    

    林知微抗议,“我不是小兔子!”

    

    陆星寒长长“哦”了声,摸摸她头发,“好——小兔子不在,那美少女在这里好不好?”

    

    林知微缩了缩,躲进被子里。

    

    这么撩人,超过分!   

    昨晚备好的食材没来得及做,全在冰箱,陆星寒端出来依次下锅,很快有香味飘出,明显厨艺又上涨不少。

    

    林知微爬起来穿好衣服,挨近他身边,已经出锅的两道菜色泽浓郁,勾得人食指大动,还在锅里翻炒的正噼里啪啦爆香,看着就饿。

    

    她惊奇,“你还有空练厨艺。”

    

    陆星寒添了半勺醋,侧身亲她,“老公的必备技能,比你做的好吃才行。”

    

    她笑,“这有什么好比的。”

    

    陆星寒扬眉,“这样你才能放心把做饭的事交给我,”他凝目看着锅里,不觉认真,“从小到大,你做饭的次数太多了,以后我来。”

    

    小时候被当做小保姆一样照顾全家人,长大一点后又捡回了他。

    

    这些年过来,她的辛苦根本数不清。

    

    林知微忍不住环紧他的腰,怀里抱着二十一岁第二天的他,不禁想起三年前,他十八岁的第二天,心脏猛一跳,正色说:“星寒,你跟星火娱乐的合约到今天期满了。”

    

    陆星寒点头,“是期满了,但巡演还剩两场没结束,真正斩断关系要等半个月后。”

    

    他语气转冷,“故意安排的,就想多拖延半个月,越临近到期,公司态度变得越离谱,现在居然开始挽留我,拿着他们所谓的好资源来卖人情,可惜,我想要什么都能靠自己拿到,早就不需要了。”

    

    需要的时候,被踢在一边。

    

    以为他没背景没后台,肯定走投无路,只能乖乖被踩进尘埃里做垫脚石。

    

    等到发现他的前路无法阻挡,出乎意料地踏破层层阻碍直接跃到了金字塔顶,转眼间解约在即,公司又换了嘴脸,不愿意放人,妄图拿点甜头将过去的行为一笔勾销。

    

    陆星寒把最后一盘菜盛出,回身揽着林知微去餐桌,“公司一直以为,三年时间足够让我带红梁忱,再把我变成炮灰销声匿迹,没想到梁忱扶不起来,而我能赢到最后,到了期满他们才真正觉得慌神。”

    

    “更重要的是,”他把筷子递到她手里,“星火娱乐背后的主公司近期好像出了问题,袁哥打听到的情况,是他们的两个顶梁柱相继曝丑闻,不是私生活混乱就是毒驾撞人,损失巨大,所以这个时候,我突然变得重要了。”

    

    林知微拧眉,“如果他们打定主意不想放你,软的没用,恐怕下一步——”   

    陆星寒抬头一笑,“来硬的吗?

    我走的路他们伸不上手,其他能威胁人的无非就是黑料,我没有见不得人的事,不怕他们。”

    

    见不得人的……   

    林知微垂眸,戳了戳碗里的饭。

    

    陆星寒尽收眼里,把两把椅子拉到无缝对接,一手搂住她的腰,一手夹了菜喂给她,目光温柔,“还有件事要告诉你,赵导那边进展很大,只差一点了,等我需要的全部到手,我会马上让袁哥安排正式曝光,把你受的委屈彻底洗脱干净。”

    

    他看得痴迷,探身吮掉她唇角的酱汁,“到时候,我们公开,没人再能拿任何借口质疑你伤害你。”

    

    林知微睁大眼,她懂他的心,但仍旧盯着他强调:“星寒,现在是你的事业高峰期。”

    

    甚至是个小顶峰,能走到这一步的,谁不是力求稳妥,生怕出错。

    

    她不急的。

    

    “你想护着我,可我更想光明正大护着你,”陆星寒笑着,“我坚持熬到今天,要的就是现在的事业高峰,拿来配你。”

    

    “所以不用担心,我们的关系不会变成星火娱乐利用的工具,还有其他可能被歪曲的细节,我都会提前做好防备,你什么也不需要担心,承认我就好。”

    

    他眼尾可怜垂下,攥紧她的手,“你要是不答应,明天我就罢工了。”

    

    林知微满腹的话被他最后两个字挡住,“……罢工?”

    

    “嗯!”

    他重重点头,“老婆不给公开,生无可恋!”

    

    陆星寒才是软硬兼施,生怕她迟疑。

    

    林知微失笑,心里蓦地松开,到了这个关头还迟疑什么,坦坦荡荡在一起,是她和他唯一想要的。

    

    忍耐过的煎熬过的,够多了。

    

    她不再犹豫,捏捏他的脸,“好好好,公开,但稳住,必须一步步来。”

    

    陆星寒眼眸瞬时灿亮,扑上去一把抱紧她,激动地喊:“我叫老婆你没有反对!”

    

    ……等等!这个是重点吗?

    !   

    陆星寒巡演的倒数第二场是六天后,地点在飞行三个半小时的沿海城市,林知微避开大部队,暗中跟随。

    

    原本的那位直男造型师被临时放假,林知微没露脸,戴着帽子口罩,叫来何晚和小分队全员顶替。

    

    大家默契十足分工,一切贴身工作都由林知微完成。

    

    陆星寒饶有兴致看着熨烫好挂在活动衣架上的某件上衣,满含期待问:“微微,那件衣服真是你亲手做的?”

    

    林知微正给他系扣子,顺着看过去,点点头,“课程中途接触了一部分服装设计,当时做好的成品里,其他都很一般,就这件完成度最高,很适合你。”

    

    陆星寒不满她对自己的评价,“哪有一般的,你就算不学也做得很好,小时候给我做的那些衣服,我根本舍不得穿。”

    

    “你这是自带滤镜。”

    

    “是真的好,我到现在还小心收着,和新的一样,除了——”   

    他说得忘情,忽然顿住,唇抿成线,睫毛落下。

    

    除了……被扯坏的那件。

    

    知微给他做的所有衣服里,有件冬天的短大衣他最为爱不释手。

    

    当初在舅舅家时,他夜里抱着它,汲取着知微残留在上面的气息才能勉强入睡,每天起来叠得板板正正压在枕头底下,没想到被表弟注意,故意偷走去穿。

    

    他发现时,表弟套着他珍爱无比的衣服,随便滚在雪地里打雪仗,旁边小孩儿问他,“你这外衣好看,你妈给你新买的?”

    

    表弟满不在乎嗤笑,“什么啊,我妈能买这破衣服吗,我家那个拖油瓶的,天天宝贝儿似的搂着,我偏要给他弄脏。”

    

    说着往灰突突的脏雪里一靠,衣服立马脏污大片。

    

    他眼睛充了血,不要命地冲上去把表弟摁倒,骑在身子底下发了疯地狠狠揍,边狠戾,边流泪,哭着要把衣服抢回来,可拉扯的时候太用力太着急,传来了缝线破裂的可怕声音。

    

    舅舅听说打架了,领着好几个大人赶过来,一脚把他踢到旁边,抱起自己儿子心疼哄慰。

    

    他搂着坏掉的衣服,身上挨了好几下,小兽似的见谁打谁,后来被拳打脚踢脱了力,颤抖着窝在雪里蜷成一团,还不忘把衣服紧紧护在怀中。

    

    从那天起他就病了,高烧得神志不清,舅舅怕他死了要负责,把他丢到不正规的小诊所里,他梦里总看见知微在他旁边,醒来就什么也没有,熬了两天实在想得受不住,鼓起勇气打电话给她。

    

    他不奢望见到她,更不敢设想跟她走。

    

    只要能听她说一句“我也想你”就满足了。

    

    但他太怕了,如果电话里,知微说“别找我,我一点也不想你”。

    

    他一定会马上死掉。

    

    可是电话接通后,知微说的是,“崽崽别怕,我现在就去找你。”

    

    浑浑噩噩撑到深夜,看到知微披霜挂雪进来的身影,他连滚带爬冲上去死死抱住,哭都哭不出声音。

    

    想她,喜欢她,爱她,全身心都完整属于她。

    

    他那时虽然一无所有,但他也想用尽未来所有的一切,去换跟知微再也不分离。

    

    林知微看看左右没人,担心摸摸他的脸,“星寒?

    想什么呢?”

    

    陆星寒回神,眼睫动了动,上前一步,俯身抱紧她,“……这次跟许黛走,早点回来。”

    

    林知微神色一松,“你在想这个啊,好——”她拍拍他,“肯定早回。”

    

    一周而已,跟两年多比起来,短到可以忽略不计。

    

    陆星寒软下嗓音,指着衣架,“我要先穿你亲手做的那件。”

    

    林知微给他理好配饰,笑着答应,“可以,等开场结束,第一轮就给你穿。”

    

    演唱会中间,林知微偷溜到前方舞台边,小粉丝一样捧心看他唱歌,跟别人一起尖叫大喊,等一段快结束,她再跑回去准备下段的换装,多次往返也不觉得累,反而精力充沛,乐在其中。

    

    最后一场演唱会间隔的时间和之前相同,也是六天。

    

    但演出当天,是林知微跟随许黛启程去往加拿大的日子。

    

    陆星寒没办法去送,开场前的准备阶段里,一直坐在角落抱着手机给她打电话,“微微,你要去的地方我了解过了,这个季节能看极光。”

    

    “我们落地就要开始忙,”林知微刚托运完行李,边走边说,稍有些喘,“不知道有没有机会看到。”

    

    她笑着补充,“如果看到了,一定拍照片给你。”

    

    想到她现在跟自己远隔千里,陆星寒胸口窒闷,喃喃说:“照片怎么够……”   

    照片不够,视频不够。

    

    所有美好的,他都想和她一起看。

    

    林知微要过安检,不能继续打电话,轻声说:“星寒,我挂啦。”

    

    陆星寒正要说话,休息室门板一动,袁孟神色复杂走进来,让开一点,露出踟躇在门口的,一张熟悉的脸。

    

    梁忱。

    

    今天是巡演收尾,男团毕竟还没正式解散,容瑞和梁忱仍是他的队友,合情合理来给他做嘉宾。

    

    袁孟斟酌说:“梁忱说有急事找你。”

    

    梁忱眉心紧锁,配合袁孟的话郑重点头。

    

    这么一来一往间,林知微的电话已经挂了。

    

    陆星寒看了梁忱一眼,慢慢起身,“什么事?”

    

    门口总有人来回经过,梁忱欲言又止,虽然怵他,还是咬咬牙走进来。

    

    “星寒,你跟我出来一下,”梁忱想拽他又不太敢,压低声音,“我真有重要的事,不耽误你多少时间,就几句话!”

    

    陆星寒跟袁孟稍一对视,抬手示意一下。

    

    袁孟明了,快步退出休息室,把门关紧,顺便支开附近的工作人员,留给他绝对安静的空间。

    

    陆星寒淡声说:“不用出去,这里就可以。”

    

    真剩他们俩,梁忱反而更紧张,额上直冒汗,心里头七上八下,一时想不起该从哪说起。

    

    陆星寒也不催促,低头解开手机锁,点出林知微的微信对话框,给她发了一条,“宝宝,等我结束过去接你,我想和你一起看极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