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崽崽 > 九十三只崽
    九十三只崽   

    陆星寒找来不少五颜六色的小零件装饰在雪人身上,“微”用不上的才给“崽”用,他还特别注重颜色搭配,不能丢了微微造型师的脸面。

    

    不知不觉间,细雪逐渐变密,结成碎小冰片,落在防寒服上沙沙作响。

    

    他没觉得时间过多久,可再抬头时,天空颜色深了不少,像浅灰里泼了薄墨,混混沌沌还没来得及搅匀。

    

    风也开始隐隐刮脸。

    

    气温在持续降低。

    

    不太对。

    

    陆星寒本能地拿出手机想给林知微打电话,按了几下没反应,才想起来天气太冷,手机自带的低温保护启动,开不开机。

    

    他有些不安,虽然来之前把这里的气候了解了不少,但毕竟没亲身经历过,况且目前的体感温度已经远远低于资料上给出的往年平均气温,他心里没底。

    

    陆星寒起身回到酒店大堂,想找当地人问问情况,前台小哥看到他身上的落雪,主动提醒,“先生,建议暂时减少室外活动。”

    

    “是不是要变天了?”

    

    小哥安抚笑笑,“最近确实不太稳定,经常有些突发的小风雪,不过都属于正常范围,很快会过去的,不用担心。”

    

    陆星寒拧眉,“确定?”

    

    小哥毫不迟疑,“放心吧,不出半个小时太阳肯定出来。”

    

    陆星寒回头望向窗外,雪没有继续变大,他点了下头,注意到墙边置物架上有两种小手册,一种是低温生活常识,一种是雪地遇险的自救和救援。

    

    他一样拿一本,回楼上房间,先把手机暖过来充充电,准备再下楼冲去花园里,在手机失灵前快点把两个雪人拍下来。

    

    万一被风损坏多可惜。

    

    堆好的情侣款,等微微回来的时候,至少要有照片给她看。

    

    等待充电的时间里,陆星寒把两本手册仔细通读,他聚精会神,一时没注意到外面的雪势忽然猛增,大团棉絮般扬下,被风吹得狂舞。

    

    大雪劈头盖脸,迅速在林知微身上覆了一层。

    

    许黛在她旁边,没太系紧的围巾被风呼啦带起,差点掀飞,林知微急忙按住,飞快给她扎好,蒙着口鼻大声说:“老师,天气太不正常了!”

    

    喊出来的话一大半淹没在呼啸声里。

    

    话音刚落,拍摄团队那边两台架设稳固的摄像机一起被吹翻,砰砰栽进雪堆,惊呼咒骂全被噪音淹没。

    

    前两天也有短时风雪,但程度轻微、持续很短,稍微坚持一下就过去了,目前的势头明显不对。

    

    许黛抬头看看越来越黑的天色,摇摇晃晃拽住林知微的手臂,“跟紧我!”

    

    今天的拍摄任务刚启动不久,模特们衣服才换到第二套,此时大家都意识到不安全,纷纷往身上套棉衣,猛挥手朝宣传片的总导演示意。

    

    “先回去吧——”   

    “风雪太大了没办法拍!避一下不可以吗?”

    

    “再等下去恐怕有危险!”

    

    总导演有点不甘心中途刹车,每天的工作量是固定的,今天耽误了,意味着整个进度都要拖延,他掏出全组唯一一台极地环境专用的电话,想打给酒店里留守的同事问问情况。

    

    没等接通,又一阵更强劲的烈风袭来,导演二百多斤的彪悍身体被刮得一踉跄,电话脱手甩出老远,顷刻就被雪盖住。

    

    他脸色彻底变了,连滚带爬去找,然而雪地飞速被风抹平,连痕迹都没留下。

    

    下一秒,组里携带的几个GPS定位器先后闪起刺眼红灯,这种定位器雪地专用,能感知温度和雪量压感,在突破限度时会警报提醒。

    

    导演惊慌大吼:“走——快走!去乘车点!”

    

    一声令下,全组各团队尽可能收整还没被刮跑的东西,用最快速度往四五百米外的乘车点赶。

    

    林知微努力控制着呼吸频率,不让自己体力消耗太大,同时还不忘护着许黛。

    

    许黛今年四十过半,健康状况一般,本身又不耐寒,没有风雪都不太好过,何况在这种恶劣天气下。

    

    “你顾好自己!”

    许黛喘着朝她喊。

    

    林知微说不出话,拉住她加快脚步,凭记忆直奔她和许黛来时坐的那辆雪地摩托的停放位置。

    

    这个时候,她们隔着护目镜已经看不清天地的分界。

    

    狂风卷着刀片似的雪遮天蔽日,整个世界罩入昏沉,末日一般的场景震得所有人头晕目眩。

    

    酒店周边的情况没有旷野里严重,但所有窗户和门都开始咯吱作响。

    

    陆星寒疾冲下楼,经过楼梯转角时,一眼瞥到后院花园里并排的两个雪人,眼瞳当即一缩。

    

    七零八落,两顶帽子交叠着埋在斑驳雪地里,只有大红的毛球露在外面。

    

    酒店大堂里乱作一团,各种肤色的住客聚在门边张望,电话铃起此彼伏,人人言语里都透着焦躁。

    

    前台小哥被指使着来回跑,险些迎头撞到陆星寒身上,他转身想溜,被陆星寒一把抓住肩,“现在什么情况!”

    

    小哥面无血色,支支吾吾说:“恐怕是暴……暴风雪……”   

    陆星寒五指钢铸似的扣紧,“刚才不是说正常范围?

    !”

    

    “我也是今年才来这边工作的,以前没经历过不清楚,可是最近几天确实是很快就好了!”

    小哥解释,“连电视台的天气预报也是五分钟前刚发布明确预警的,这次暴风雪是突然袭击,谁也没想到会这么急这么可怕。”

    

    陆星寒甩开他,“进雪地的团队是不是有留下的人?

    在哪!”

    

    小哥迅速给他指了指,“听他们说GPS信号往回移动了,应该没事。”

    

    留在酒店的以品牌方的人居多,造型团队剩一个年轻男孩留守,他正在紧张地来回踱圈,一眼看到陆星寒,完全惊呆,“陆……陆星寒?

    !”

    

    陆星寒看到华人面孔,直冲他过去,“她们返程了吗!”

    

    男孩抬起定位监控器,愣愣回答,“分给咱们造型组的GPS在知微姐手里,信号动了,肯定——”   

    陆星寒抢过来看,心跳轰然一空,“没动!停住了!”

    

    男孩不相信地凑过去一看,“哎,怎么停了!”

    

    陆星寒一秒都不等,攥紧监控器,戴上护具直接大步往门口走,顺手在门边悬挂的摩托车钥匙里摘下一把。

    

    旁边掌握其他定位信号的品牌方负责人也认出陆星寒,他们曾经建立过服装赞助关系,有过一面之缘,他立刻跟上去阻止,“陆,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是要干什么?”

    

    陆星寒侧头冷瞥,“救人。”

    

    负责人不解,扯他手臂,“我们的拍摄组有你认识的人?

    现在外面能死人的你知道吗!”

    

    “我当然知道!”

    陆星寒一把挡开,眼底血色狂涌,厉声低吼,“我爱人在里面!”

    

    整个嘈杂大堂顷刻死寂。

    

    “等等——等等,”有人举起同样的监控器高喊,“不止一个,所有人身上带的信号都停了!说不定是他们太匆忙携带不方便,或者落在了雪地里,不一定是出事!摩托车自带的信号是在往回移动的,而且其中还有几辆更快,已经要到了!”

    

    “先别冲动,至少等车回来!很可能都安全!”

    

    负责人忙说:“是啊,我不清楚你爱人是哪位,但等她平安回来,你却跟她错开,到时候怎么办?”

    

    陆星寒五脏六腑火烧一样。

    

    燃成灰烬,滚在泥里,再被狠狠碾压踩烂,掉进万丈深渊也不够此刻折磨的万分之一。

    

    紧握的摩托车钥匙深深硌进皮肉里,他一动不动盯着窗外肆虐的风雪,守着微微会回来的方向,用尽力气才能站得稳。

    

    他不能失控,他还有必须要做的事。

    

    陆星寒勉强保持冷静,“有没有救援队?”

    

    负责人面露难色,“有是有,不过官方的距离远,这里是私人救援队,现在是最危险的时候,而且大家是否遇险也不确定,不适合马上去,他们也在观望中。”

    

    “好,不救援,”陆星寒牙关咬紧,“教学总能做吧?”

    

    “你……”   

    “所有需要做的事,现在教给我,需要用的东西,卖给我,”陆星寒一字一字,带血双瞳扫过大堂内所有人,“如果她有任何危险,你们做什么决定与我无关,我去找她!”

    

    人身上带的信号都停了。

    

    林知微弓着身,把GPS定位器吃力地塞进贴身衣兜,稳妥放好。

    

    开远的摩托车队伍很快消失在前方昏天暗地的风雪中。

    

    几分钟前,她们到达乘车点,发现来时的摩托车居然少了三辆,问过才知道,是有些下步拍摄的必需品落在酒店,安排了人返回去取。

    

    没想到危机瞬息即来。

    

    等车回来根本不可能,目前只能带尽可能多的人先走。

    

    摩托车是专门载人用的,算上驾驶员,一辆最多能挤四个人。

    

    生死关头,没人再谦让收敛,不要命地往车边爬,生怕被落下。

    

    许黛喘得太厉害,林知微拉着她走得略些慢,等赶到车边时,位置几乎全被占满,男人们避开视线,半点没有帮她们的意思。

    

    林知微理解,这时候谁都要保命,她也没把希望寄托给任何人,拽紧许黛挨个车摸过去,终于找到一辆只坐两个人的,但这两人体型偏胖,生怕重量超标,谁都没吭声叫她们。

    

    她先把许黛推上去,车上已经很满了,驾驶员在风雪中大吼:“快点快点!要走了!”

    

    许黛怕她掉队,赶紧把她拉到前面。

    

    车队缓慢开拔。

    

    天地融成一片。

    

    然而开出一百米,摩托车就纷纷罢工,寸步难行,驾驶员急得死命喊:“太重了!雪深开不动!先来后到,最晚上车的下去!要不然都得完蛋!”

    

    尖叫声顿时炸起,驾驶员马上补充,“没有GPS的说话,给你们一人留一个!我们把人送到就回来接应,直着往前不远有个避难屋,你们去那等!”

    

    许黛只迟疑了一瞬。

    

    就在这一瞬里,林知微按住她,护目镜后的双眼柔亮依旧,她的声音本该吹散在风里,但却字字扎进许黛耳朵,“老师,你坐着,我下去。”

    

    许黛一下子受不住了,用力攥住她的手,“不行!你才多大年纪!我……我半百的人,比你见过的多,比你经验足,我留下没问题。”

    

    林知微望了望回程的方向,心口缩成一团。

    

    造型小组的GPS原本就在她手中,她不再耽搁,果断跳下车,“老师,就是因为您年纪比我大,我不能把您留在这。”

    

    “快走吧,你们安全到了,他们才能返回接应,”林知微语气坚定,嗓子却忽的哽住,顿了顿才大喊,“星寒……星寒来了!他在酒店里!”

    

    许黛愣住。

    

    说话的功夫,摩托车重新启动。

    

    林知微不敢流泪,朝许黛嘶声吼:“告诉他!我不会有事!我一定平安回到他身边!”

    

    除了林知微,剩下的几个人都是被强行踢下来的。

    

    大家抱团凑在一起,漫天风雪里犹如最渺小的沙尘。

    

    雪深盖过小腿,林知微带好GPS,努力把身上的护具整理扣紧,俯下身迎上暴雪,回头招呼绝望的同伴,“快点去避难屋,我们谁都不会出事!”

    

    绝对不会。

    

    她跟星寒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怎么可能结束在雪地里。

    

    还有很多话没跟他说。

    

    他辛苦赶来,她还没来得及给他拥抱,告诉他以后不再分开。

    

    说好的哄慰,一点都没有实现。

    

    她必须毫发无损,赶回他的面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