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皇上别闹 > 天道轮回
    因为七叔一家搬去了米国,整个华国区就归虞棠管。恰好虞麟该上小学,虞苗该上高中了,虞家人也就跟着搬来了帝都。

    帝都的名媛圈里,都是帝都上流社会的富家小姐,她们从小就认识,很难融入,不过这难不倒虞母。

    宋箫送了虞母一只血统纯正的布偶猫,特别漂亮,虞母很是喜欢,就借着猫的名义,在家里开了个宠物派对。把熟悉的、不熟悉的太太们都请过来,喝茶、聊天、攀比宠物。

    虞苗也穿上了新买的洋装,站在虞母身边笑眯眯地认识新朋友。

    “你这裙子真漂亮,款式没见过,是定制款吗?”周家的小姐笑着问虞苗。

    “嗯,这是两个哥哥上次去法国给我订的。”虞苗答道,见周家小姐身后还跟着几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便邀请她们到花园里去看自己的狗。

    提起自家的两个哥哥,虞苗很是骄傲地微微抬起下巴,果然收获了几位小姐艳羡的目光。她们家里有些也有哥哥,但像虞棠这么优秀的却是难找,况且还这么疼妹妹。

    虞家势大,这两年又被虞棠经营得很好,这些小姐们出门前都被叮嘱过要跟虞苗交好,自然也捧场,纷纷夸赞起虞苗的衣服来。

    “你不是只有一个哥哥吗?怎么说两个哥哥?”周家小姐不明所以地问。

    虞苗抬手,把在院子里疯跑的哈士奇招过来:“另一个是我嫂子,你不知道吗?”

    “哎呀,你忘了,他哥哥就是皇上啊!另一个当然就是皇后娘娘啦!”一旁的钱家小姐笑着说道,弯腰摸了摸哈士奇的脑袋,“它叫什么名字?”

    “张孝仁,”虞苗跟大家介绍自家的狗,“它可聪明了。”

    “什么?”钱家小姐瞪圆了眼睛,“你说,它叫张孝仁?哈哈哈哈哈,这谁起的,哈哈哈……”

    钱小姐名叫钱薇,祖上是东北人,长得高大,性子也豪爽,听到狗的名字,就忍不住大笑起来。

    哈士奇皱着眉头看眼前的这群姑娘,眼白多眼仁少的狗眼,不怎么友好地瞪着,但配上那张毛茸茸的脸,看起来一点也不凶,反而傻透了。

    “诶,这狗绝育了吗?”钱小姐对这狗很感兴趣,搓着狗头问虞苗。

    虞苗愣了一下,才想起来自家狗已经好几岁了,竟然一直没有绝育:“没有呢。”

    “我哥最近也养了只哈士奇,过两天我把它带过来,让他俩配种吧!”钱小姐很是兴奋地说。

    “好啊,好啊。”虞苗点点头应承下来,没有注意到,一旁的张孝仁那如遭雷击的狗脸。

    晚上,宋箫和虞棠过来吃饭,虞苗便过来询问两个哥哥的意思。

    “哥哥,可不可以给张孝仁找个老婆呀?”虞苗有些不好意思,这狗是哥哥的,要配种应该经过哥哥同意,她今天一时兴奋,就应承下来了。

    “噗——”宋箫刚喝的一口水差点喷出来。

    虞棠看了看窗外孤独望月的哈士奇,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当然可以。”

    “说起来,张孝仁最近两年都没有发|情过。”虞母给宋箫夹了个鸡腿,又给虞麟夹了一个。

    虞麟默默地啃了一口鸡腿,同情地看了一眼颠颠跑进来要骨头吃的狗,如果千年前张孝仁知道自己会沦落到这步田地,不知道还有没有勇气反对皇上娶男妻了。

    《月下箫棠》的网络剧最近特别火,有些人上班的时候都忍不住摸鱼看。

    “皇上!”剧中,穿着侍郎服的乔苏被单独叫到御书房,本以为会有什么大事商讨,却不料被穿着朝服的慕辰给攥住了手腕。

    “今日天寒,宋卿没有多穿点吗?”帝王那修长有力的大手,牢牢箍住小侍郎的手,慢慢向上摩挲。

    小侍郎明显有些不知所措,身体微微颤抖着想往后退,被皇帝一把抓住,搂到了怀里。

    “皇上,别!”乔苏惊呼一声,被那人按在了书桌上……

    这是当时拍出来,但是后期的时候剪掉的情节,毕竟太露骨了,即便是网剧也不太行,虞棠坐在老板椅上,一脸严肃地盯着电脑。

    “你来就是看剧的吗?”宋箫坐在沙发上,无奈地看着虞棠。这家伙半晌跑过来,说有事找他,看到剧组过来交剪辑样稿,竟然就这么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虞棠面不改色地关了电脑,勾勾手指示意宋箫过来。

    宋箫走过去,就被虞棠一把抱住,按倒在书桌上:“喂!”

    “后面呢?他俩有没有拍下去?”虞棠把脸埋在宋箫的脖颈间,吸了口气,但是味道太诱人,忍不住舔了舔。

    “怎么可能。”宋箫推了推他,这可是正经网络剧,衣服都不能脱的!

    “啧啧,”虞棠有些失望,“回去咱俩把书中剩下的剧情演完,嗯?”

    宋箫红了耳朵,抬眼瞪他:“你到底有什么事?不说我要去开会了。”

    虞棠这才想起来自己来找宋箫做什么,拉着他就往外走。

    钱薇牵着自家的狗下车,虞家的管家彬彬有礼地将她请进去。

    “嗷呜——”她牵着的,是一只年轻的哈士奇,毛色油光水滑,身体健壮,非常漂亮。

    “这是你家的狗狗啊,它叫什么?”虞苗笑着跟狗狗打招呼。

    “黏黏,”钱薇无奈地说,“这是我哥取的,因为它小时候特别黏人,其实到现在也还是这样。”

    话没说完,黏黏就开始在虞苗腿上蹭脑袋,绕着她转圈。

    “真可爱。”虞苗笑着说。

    坐在不远处凉亭里喝饮料的虞麟,看了一眼脚边睡得昏天黑地的张孝仁,摇了摇头。

    一阵汽车的轰鸣声过后,漂亮的宝蓝色跑车停在了门口,一条大长腿迈了出来。

    “那是……”钱薇看过去,就见两个极为英俊的人,穿着同样款式的西装,慢慢走过来。

    “哥哥!箫哥!”虞苗打从知道宋箫不喜欢“嫂子”这个称谓,就改口叫哥了。

    “哥哥好。”钱薇起身跟两人打招呼。

    “嗷呜!”黏黏看到宋箫,又开始绕着宋箫转圈圈。

    “不好意思,这狗就这毛病,看到长得好看的人就会黏上来。”钱薇抽了抽嘴角,这蠢狗,真是丢死人了!

    虞棠有些不乐意,瞪了那狗一眼。

    然而,普通的哈士奇并不能像张孝仁那样,看得懂皇帝陛下的喜怒,依旧欢脱地绕着宋箫转,并试图把狗头贴到他腿上。

    “不是说要给张孝仁相亲吗?”虞棠开口说道,他让虞苗在哈士奇要配种的时候告诉他,说是怕虞苗遇到危险,其实就是回来看热闹。

    “对哦,虞麟,把张孝仁拉过来!”虞苗想起正事来,抬头叫虞麟。

    虞麟放下手中的饮料,踢了踢脚边的狗,把它抓起来:“张孝仁,给你娶媳妇了。”

    张孝仁被吵得一个激灵醒过来,不明所以地看看虞麟,被牵着走过去,一只年轻的、油光水滑的、傻兮兮的狗,就这么骤然映入眼帘。

    黏黏看到张孝仁,立时高兴地凑过去,兴致勃勃地去嗅它的尾巴根。张孝仁却是炸毛了,低吼着警告黏黏滚远一点。

    然而,作为一只锲而不舍的哈士奇,黏黏丝毫不受影响,依旧一脸兴奋的样子去追张孝仁的尾巴。

    “这年头的母狗都这么主动啊。”虞麟一脸“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样。

    “黏黏是个公狗呀。”钱薇眨眨眼。

    “啊?”这下子,不仅虞麟,连同宋箫、虞苗都瞪大了眼睛,张孝仁也是公狗啊!

    话音刚落,就见黏黏一脸兴奋地抱着张孝仁的腰,提枪就要上,眼看着一场狗伦惨案就要发生。张孝仁忍不住大声嚎叫,转过头来就要撕咬黏黏。

    “嗷呜呜!”该死的蠢狗,看清楚,老子是个公狗,公狗!

    “嗷呜?”黏黏一脸不解地歪头,看起来不怎么明白,这个新见面的媳妇怎么这么刚烈,伸着舌头跑过去,舔了张孝仁一脸口水,然后,再次试图往它身上爬。

    两只狗于是开始了疯狂的追逐和被追逐的游戏,绕着虞家宽阔的草地满院跑。

    “糟了……”钱薇不忍直视地捂脸,她之前没有问张孝仁的性别,也不清楚老哥家狗的性别,就把狗拉来了,路上发现是个公狗,就想着配不成玩耍一天也好,谁知道,自家老哥这狗……如此骨骼清奇!

    “噗哈哈哈哈……”虞麟实在忍不住了,蹲在地上哈哈大笑起来。

    宋箫也忍不住趴在虞棠肩膀上,闷笑出声。

    虞棠拍了拍宋箫的后背,饶有兴味地在他耳边说:“这就叫,天道好轮回。”

    张孝仁在被公狗追的路上眼含热泪,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嗷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