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科幻小说 > 无声的证言 > 第47章 回家
    睁开眼,大片大片的稻苗挤入齐宏宇的眼眶,空气中也弥漫着淡淡的泥土芬芳。

    还有阵阵猪屎味。

    他瞬间有点儿迷茫,自己就借晨曦下了点酒,怎么就……

    噢,隐约记得自己好像去找仇教导报备回一趟老家,然后就到汽车站买了票。

    那没事了。

    “我TM回老家干啥来着?”齐宏宇敲敲脑壳,有种趁着酒醉把自己卖了的感觉。

    印象中,自从刚读小学那年外公外婆也搬到城里,自己就基本没回过老家了。上次回去还是十年前,外公外婆去世时,他和爸妈把二老骨灰送回去。

    二老没的有些儿戏,自驾跑去北国冰屋弄烧烤,然后双双死于一氧化碳中毒。

    但再仔细想想,继父和母亲去的也很突兀,越琢磨越迷惑,总感觉自己被疑云笼罩,以至于有些杯弓蛇影。

    希望只是在和空气斗智斗勇吧。

    感觉自己思路有些跑题了,他又赶紧聚拢精神,并很快想明白,他应该是回来探寻身世的。

    还没记忆的时候,母亲就带着他跑到主城了,据母亲说,那会儿他才刚出生,还没满月。

    母亲从没说过生父,他以前猜那个狗男人或许是在母亲怀孕时跑了。

    但齐清安没怀过孕啊。

    这次回老家,他就想弄清楚当年母亲是从哪弄来的自己,又为什么biu一下就跑山城主城区安家,再也不回去了。

    也正是因为她不回家,外公外婆才搬来主城区住,但印象里走动也不多。

    依稀记得,自己和外公长得还挺像的,尤其鼻子和眉毛,简直一模一样,反倒是和基因近乎一模一样的冉秋生找不到什么共同点。

    一路就这么想着,田野很快就被抛到身后,路上零星闪过几栋房屋楼宇,并渐渐密集起来。

    乡土气息依旧浓烈,但猪屎味消失了。

    山城很大,八万多平方公里,只比韩国小一圈,既有繁华的中心市区,也有发展势头强劲的县城,还有大面积的贫困村,乃至完全没被开发过的山林,一路上出现什么样的景象都不足为奇。

    十一点多,大巴才抵达老家县城。

    “所以回老家为什么不坐高铁,一个半小时就能到……”在汽车站门口,齐宏宇边吐着自己的槽,边嗦着小面,还边打量着这座完全没印象的县城。

    相比山城,这儿地势相对平坦,高楼大厦鳞次栉比,城市建设规划的相当不错,仿佛置身大都会一般。

    可惜城区范围太小,唯有长江两岸巴掌大点地方,肉眼就能看到边缘,城区和乡下存在一道明显且突兀的分割线。

    嗦完面条,他也靠着万能的网友找到了回家路径,一抹嘴就再次登上城乡巴士。

    颠簸一路,再下车,就是两点了。

    顶着艳阳,望着小路上的羊群,齐宏宇满脸迷茫。

    他完全不知道自家有什么亲戚,本想先去乡政府或者派出所问问,然而导航把他带到了山上……

    “MMP我就不该这么贸然回来!”想着,他左右瞧瞧,终于在羊群尾巴处瞧见个人影。

    齐宏宇赶紧小跑过去,开口问道:“带锅,问个事,派出所啷个走噢?”

    一面说,齐宏宇一面习惯性的打量着眼前的男人。

    他戴着顶破草帽,佝偻着身子,穿件发黄的白色背心和裁了一截的迷彩裤,胳膊皮肤稍显松弛但肌肉还扎实,脚下踩双解放鞋,皮肤黝黑,看着大概有六十岁。

    最有特色的是他的脸,或者说那颗脑袋,方方正正,又布满沟壑,像个木头桩子。

    出于礼貌,齐宏宇目光只一扫而过,然后停留在他鼻尖处。

    听到招呼声,男人也看了他一眼,嘴一咧,唇边的横纹炸开,瞧着竟有些狰狞可怖。

    齐宏宇自认不以貌取人,但看着他这模样心里还是有些不适,幸亏能很好隐藏住,脸上不露分毫,甚至还挂着假笑。

    “派出所?在山那头,顺着路一直走就是了,有点远。”

    回答完男人又问:“小伙子不是本地人吧?去派出所做啥子?”

    想了想,齐宏宇有保留的说:“去办点事,我爸妈没了,要去销户。”

    “哎?”

    “我生在这儿,不过很小时就跟爸妈到城里了,一直没回来。”齐宏宇又解释说:“刚刚才从县城坐车下来。”

    “那你下错咯,要在山那边下车才对。”男人说道,跟着凌空一甩羊鞭,呼喝两声,把掉队吃草的羊赶前去,又说:“跟我一路吧,我正好也过去。”

    齐宏宇想想,他不算太赶时间,有个伴也好,便点点头。

    这男人看着挺可怖的,但人似乎还热心。何况自己也是大男人,还是个警察,也不怕他什么。

    男人再次咧嘴,笑问道:“小伙子,你爸妈叫哪样名字?住在哪点?”

    “我老汉不是这里人。”齐宏宇说:“我妈叫齐清安,南沟村的。带锅咋个称呼?”

    “齐清安?噢!勒个女娃娃啊!”男人露出回忆的神色,然后眯眼笑了起来。

    他该是笑的很灿烂的,但配上这张脸,看着更可怖了,令人生畏。齐宏宇甚至能想象到,这里人恐怕都是拿他来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儿的……

    但他认识自己母亲,看上去好像关系还挺近?

    尔后他又满是感慨:“啷个年轻,就这么没了……讲起来她还是我堂姑,你这声带锅叫的没错。”

    “哎?”齐宏宇一脸懵逼。

    路上捡了个亲戚?

    “我叫齐平路,你喊我平路锅就好,叫带锅也行。”他说道,接着又补充说:“记得你才出生没得几天,就让勒个女娃娃带走了,不认识我也很正常。你们这些年在城里过的咋个样?还行吧?”

    “还行。”齐宏宇回一句,同时在心里嘀咕:前一嘴还说堂姑,后一口就又成了女娃娃,看来他们亲戚关系也不是很近,怕隔了好多代了,再过去那么多年,怕什么也记不清了。

    不过左右无事,问问也好,齐宏宇便问:“带锅,我想问你点事儿……你跟我妈熟吗?”

    “熟啊。”齐平路点头:“南沟村每一家我都熟。”

    这话齐宏宇本能不信,以为只是吹嘘。

    然后就听他说:“我是南沟村的村支书,当了三十年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