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八零追糙汉 > 第658章不想见谁就遇到谁
    到医院时,穗子已经睡了过去,烧一直不退,只能是打退烧针。

    于敬亭抱着她,看她因为打针哭得跟个小孩似的,迷迷糊糊的缩他怀里喊疼,给护士都看笑了。

    “怎么这么大人了, 还跟个孩子似的?”

    “她在我心里,永远都可以是孩子。”于敬亭一本正经地回道。

    单身的护士突然有点郁闷,国家怎么不给她发个这样的好男人?

    打了退烧针的穗子很快就退烧了,医生只说她是热伤风,给拿了点藿香正气水,说什么都不肯办住院。

    于敬亭只能在观察室陪着她,等烧彻底退了, 汗消了再带她回家。

    穗子烧退了后很快就醒了, 脑子里只留下了片段的记忆, 别的不记得,就记得她窝他怀里喊着不打针。

    穗子用手捂着脸,人生病时为什么大脑会控制不住行为呢,多丢人啊。

    “你丈夫可真是心疼人,给我们科室的小护士都看傻了,回来跟我们一直说。”路过的护士长停下,笑着说。

    穗子的手就没从脸上挪下来过,她感觉自己烧一次,智商直接烧成几岁的孩子。

    “你是不是喝了?等我会。”于敬亭看她一直闷着头不出来,以为她是出汗多了口渴,站起来就往外走。

    “你干嘛去啊,咱们又没带水杯。”

    “甭管了,老实坐着。”

    观察室里就剩下穗子自己, 这会已经是半夜了,空荡荡的, 有点吓人。

    窗户开着,夜晚的风吹进来, 穗子看着摇曳的树叶,看着看着,就出现了一颗人头。

    “啊!!!”穗子吓了一跳。

    “大姐姐,是我。”佟佟撑着从窗户外翻进来,这是一楼,窗户只有半米多高,很好翻。

    穗子现在最不想看到的就是他,想不到在这又遇到了。

    “这么晚了,你怎么会在这?”穗子见他只有一个人。

    “我妈妈住在那里。”佟佟指了指住院部的方向,“她的房间里还有别的奶奶,一直咳嗽,我睡不着,就出来走走。”

    “只有你一个人看着她吗?”

    佟佟点头。

    “我爸爸去外地拉货去了,明天才能回来。我爸爸可厉害了,他会开大汽车!”

    佟佟比了个开车的动作。

    穗子看着他,这孩子长得很漂亮,五官精致,很像女孩,跟穗子长得有几分相似。

    曾经, 穗子很喜欢看这个孩子,看到他就好像看到自己小时候, 但现在看到这张脸,她只觉得心里压得慌,莫名的想逃避。

    于敬亭拎着个桃罐头回来,看到佟佟也在,眼睛眯了起来。

    “他怎么回事——草,忘了。”

    他想起来了,这小崽子的妈妈就在这住院。

    于敬亭虽然不知道是什么让穗子心理压力如此大,但大概率是跟这个崽子有关,早知道还不如多背着她走一会,换别的医院。

    “你哪儿来的回哪儿去啊,别跟这待着。”于敬亭撵佟佟。

    佟佟很怕于敬亭,但他又对穗子有种说不出的喜欢,很想待在穗子身边,于是小心翼翼地问。

    “叔叔,我哪儿惹您生气了吗?”

    “叫她姐姐,喊我叔叔?小破孩儿老子看你哪儿都不爽,麻溜走,别让我踢你。”

    “算了,别跟他这么凶。”穗子看佟佟快哭出来了,拽了拽于敬亭。

    于敬亭瞪了眼佟佟,小破孩还挺犟,不走是吧?馋不死你丫的。

    “来,媳妇吃一个桃儿,吃完了咱拿这个装水喝,啊~”于敬亭用新买的勺子舀了块罐头,眼角的余光看到小崽子眼睛都直了,坏水蹭蹭往外冒。

    “看看这个桃儿罐头啊,晶莹剔透,饱满汁多,咬一口,真好吃啊。”

    他用这招欺负小时候的姣姣,可好使了。没有任何一个崽儿,能逃过吃的诱惑。

    只是姣姣被哥哥糊弄的次数太多,练出来了,能趁着于敬亭不注意把东西抢跑,佟佟比姣姣俨然是差太多。

    佟佟狠狠地吞口水,家里为了给妈妈治病花了很多钱,他已经好久没吃罐头了。

    几岁的孩子,自控力不像大人,于敬亭这么馋他,佟佟馋得眼巴巴的,一直抿嘴。

    穗子对这孩子心情再复杂,也不至于跟于敬亭似的这么小心眼,跟个孩子较劲,把罐头拿过来递给佟佟。

    “喂!我给你买的!”于敬亭想拦着,穗子摇头。

    “给他吧,我也不是很想吃。”

    佟佟接过来谢谢都顾不上说一句,大口大口吃了起来,连汤都喝了。

    “谢谢姐姐。”佟佟打了个饱嗝。

    “老子买的,你谢她?”于敬亭越看越觉得这孩子长得招人烦,看了就想揍几拳,也说不出为什么。

    “姐姐,你明天还来吗?”佟佟不敢看于敬亭,躲在穗子身后,小手拽着她的衣角。

    “还敢诅咒我媳妇继续生病?”于敬亭又想给他来几拳了。

    “我以后不会来了。”

    穗子的手搭在佟佟的手上,心一狠,把他的手从她的衣服上拽下来,不顾孩子有些忧伤的表情,转身跟着于敬亭离开。

    穗子没回头,可是她很想知道佟佟这会是什么表情,她能感觉到那孩子对她很依恋,但她现在已经有了新的生活,不想跟过去的黑历史再沾边。

    “甭看了,小崽子早跑了,一点礼貌都不懂,罐头给他吃了真糟蹋。”于敬亭没好气地说。

    “你怎么跟个孩子较劲?一瓶罐头而已。”

    “你要这么说,那我还真是要跟你较较劲,那崽子跟你到底什么关系?你都气出病了,别跟我说跟他没关。”

    “本来就没关系,刚,刚认识......”穗子眼神闪躲,满脸写着俩字:心虚

    “不说?行,他妈病房我也知道,我这就蒙着脸过去,给小崽子抓出来,先来一通组合拳,再捆树上来套无影脚。”

    于敬亭作势要走,穗子知道他的脾气,这位爷要跟人较真,可是不限男女老少,看不顺眼他真的会打。

    “你别过去,我说——其实,我曾经梦到我收养这孩子,但是没教育好他。”

    “就这点屁事?那有什么可闹心的,你瞅他,吃个罐头都不会说谢谢,一看就是白眼狼,当个屁放了就完事了。”

    “白眼狼?不,不是的,他特别孝顺我,但他做的其他事让我很自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