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棋魂之以神之名李光彬 > 第七十八章 升段赛
    二间高挂,这种特有的下法在日本富田弥生是第一次见到,他无法揣度对方的用意未知意味着危险,他想起昨天老师在道场与他说的一番话。

    “富田,你的实力升段本不应该这么困难的,只是你每次紧张的时候总是畏首畏尾的,即使能赢得到最后还是输了。”

    富田弥生暗自在内心下定决心:“我要果断一点,如果一个一个新人都不是对手,我还有什么颜面站在老师面前。”

    富田弥生选择了下黑5无忧角,藤原真纪依旧没有多做思虑第六手仍然选择了下在了二间高挂。

    此时的富田弥生,心中已经是决然的选择面对结果,心中一旦没有了压力自然也不会太过踌躇,他选择稳扎稳打接下来依旧是选择无比坚实的下法,这是他的一贯的风格。

    白子继续落子,选择了下在大飞守角对方的这一手,让富田弥生有些意外对方屡次下出让他意想不到的一手棋,常人一般在这里都会选择下在无忧角这样对于白子的局势更加有利些。

    双方各行其事,两人的下法截然不同,若说富田弥生是传统下法,可是藤原真纪的年代更加久远,富田弥生是传统的日本围棋下法这也是多数人的下法,小目,无忧角开局从1到13都是稳定角部,后面才向边路发展而中腹则在暂不考虑。

    也自然符合金角银边草肚皮的日本围棋理论,而藤原真纪却与之不同选择了先占星,着重考虑向外发展,而后面的高挂有控制中腹的意思,接着便是交换损地,这样的目的十分明显便是为了中腹的发展有利,这符合了中国围棋的高者在腹,下者在边,中者占角。

    下到这里从局势上来看,中盘白棋有七目半的优势此刻已经在不知觉间已经占据了上风,即使富田弥生的棋风稳固可依旧无法摆脱陷入劣势的局面。

    当然因为现代围棋的改革,座子制的废除古棋并非就完全贴合现代的围棋,他算是融合了现代围棋理念以古代围棋为主,做出的改变所以说古代人的智慧根本不会比现代人逊色丝毫。

    如藤原真纪所下的小目定式和三三,在座子棋时代是没有小目而三三没有定式的。

    结果不出所料,中盘之后在藤原真纪的稳定的发挥下,富田弥生依旧没有任何机会挽回局势,最终藤原真纪以极大的优势赢得了比赛。

    富田弥生有些颓废的低着头,像是使出全身力气和对方说完了敬语,选择了离开了考场也没有选择和对方选择复盘了。

    他失败了!再次失败,第三次升段赛的失败击碎了他那不是很坚强的内心,出了门眼睛里的泪水再也无法掩藏,虽然说他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可是依旧无法忍住泪水。

    内心的悲伤仿佛此刻必须通过泪水才能倾泄,门外的师兄木谷四段正在门外等候着他。看见了他的表情,木谷也心中了然了。

    “别难过,今年总结失败的经验争取来年一定能够升段成功!”

    木谷劝慰的说着,手掌拍了拍他的肩膀,富田弥生擦干眼角的泪水抬头看向面前这个面相敦厚的男人,这是他的师兄天资比他高很多,虽然很羡慕木谷师兄但是从内心来说一点也未曾嫉妒过,因为木谷师兄为人很好在师弟们失意的时候多会站出来加以安慰。

    “我觉得我今年的发挥还不如去年,今年我的对手是一个初段小孩,一看就知道是去年定段成功的,可是我却输的好惨!”

    “去年定段的小孩吗?那可说不准,听老师说过围棋界可是出现了不少了不得的年轻人,对了,他叫什么名字!”

    木谷思索着,脑海中想起了老师的话语,想起当时老师的神情可不仅仅是后生可畏那么简单,更像是想起了对手一样认真!

    “嗯……”

    富田弥生思索起来,刚刚进去的时候他一直被对方的姿态所吸引,没有认真的看过对方的名字呢!

    脑海中灵光乍现,他有些结结巴巴的说:“他…他好像叫藤原什么的?”

    木谷十分肯定的回答道:“藤原真纪!”

    富田弥生肯定得点了点头:“对,就是这个名字!”

    木谷叹了口气说“富田,你也不用太过自责,即使老师知道也不会太过责怪你,回去我们复盘下你的对局,我要看看这个藤原真纪的实力到底如何!”

    “师兄,这个藤原真纪到底是谁?”

    富田弥生对于木谷的话听的是半知半解的,脸上满是大写的问号。

    “你知道名人之子,塔矢亮吧!”

    木谷点了点头:“我知道,前几年便听说他的实力堪比职业棋手,好像去年定段成功了不过这和塔矢亮有什么关系!”

    “那一年塔矢亮是初段第二名,藤原真纪是新初段第一名且在新初段比赛中打败了塔矢名人,那一场比赛老师亲眼看完了两个人的对局!”

    原本以为是自己疏忽大意,可突然明白自己是因为运气不佳拍到了一个好像最强的对手,说是时运不行还是技不如人呢?

    “哎,两者都有吧!”

    人自然有先入为主的念头,他从输棋到出来仍旧将自己归结成状态不佳,突然醒悟过来对方的有几手或许是意有所指。

    “师兄,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想起对方在这盘棋下出了几手不明深意的几步棋?”

    木谷:“是吗?那我们快回去你慢慢的说给我听,让老师帮助你复盘一下当时你们的对局!”

    另一边,藤原真纪对于这场胜利没有表现多少欣喜,倒不是他已经将输赢置之度外了,而是他脑海中仍留在那盘棋上,那盘棋验证了他的思想没有错误,但是还不够需要大量的实战来验证才更加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