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书网 > 其他小说 > 棋魂之以神之名李光彬 > 第一百七十章 输赢
    “请多多指教!”

    “请多多指教!”

    比赛开始两人相对而坐,讶木心里的紧张并没有消减半分,即使开赛之前自己已经告诉自己不要紧张,可是依旧没有任何作用。

    讶木可不是新人,对局紧张这样的事情可能要追溯到他刚刚成为职业棋手的时候了,那个时候的他带着老师的期望和对未来的向往。

    来到这个陌生的棋坛,心里怀揣着对未知的恐惧和不安,可是今天他竟然再次感受到了那模糊不定的感觉。

    老师的语气中安慰中带着对他的不确定,和谷的劝告中隐藏着对这个对手的畏惧。

    和谷曾经与藤原真纪在棋院里,那时候他们的关系很好,也曾向他介绍过自己的朋友在棋院中实力最强,且一定能够成为职业棋手。

    可后来他一路走来没有任何败绩,就像和谷所说实力最强。

    比赛开始讶木因为心中有所压力,所以开始便选择了求稳,不过毕竟是经验丰富的棋手,即使一开始便选择守势,但是丝毫看不到任何的破绽。

    但是如果你以为他会一直这样缩在龟壳,那你就想错了,虽然短暂的心理落差影响着他主动进攻的进取心,可是若是对方一旦有破绽便会立刻发动总攻。

    而藤原真纪带给他的压力,的确和他猜想的没有差错,与外面所传的酷爱战斗但是布局十分精密,并且擅长发现对方的漏洞。

    讶木心里十分庆幸,选择了退守而不是习惯性的猛攻,没有露出太多破绽以至于在开局前期就丢失了优势。

    当双方的局势胶着到了中盘之后,藤原的黑子下出了一手拐吃,而白子也并没有丝毫示弱选择了跳。

    只是这里却是藤原真纪留下了一个陷阱,若是讶木选择吃掉这块肥肉反而会丢失主动权。

    讶木的额头慢慢变得湿润,他眼神的注意力全部逗留在棋盘之上,心里庆幸:“刚刚若是贪图这块实地,所损失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刚刚若是没有选择跳而是飞的话,可以硬生生的吃掉黑子的大龙,可是就这样也是藤原真纪有意留下的陷阱,就等着请君入瓮呢!

    藤原真纪的目光中闪烁过诧异,他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够舍弃这么大一块实利弃之不要,自己所留下的陷阱并没有那么生硬。

    他不知道的是从对局开始讶木便让自己打起了十二分专注,不会轻易选择落子。

    若是其他对手,这里恐怕就可能会被眼前利益所蒙蔽双眼,同样讶木也在惊叹藤原真纪的胆大心细。

    弃子争先,可如此魄力舍弃这么多黑子作为诱饵,同样做好了精密的筹算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藤原真纪并没有太过惊讶,因为这不不过是暴风雨来临前的淅沥小雨而已,果然在讶木避过前面的陷阱,黑子选择飞时,选择了提子,白棋大龙被杀。

    原来藤原真纪早已经料到对方不会如此轻易的上当,一环套一环如果对方不中计那么后面还有陷阱等着他。

    讶木额头被擦干的汗水又变得冷汗涔涔,提子的手紧攥着在心里默默说道:“还是上当了,我以为躲过了他精心所设下的陷阱心里就放松警惕,没有想到真正的后手在这里!”

    他仔细的看着棋盘,他刚刚如果没有上当没有傻乎乎的提,而是选择了靠,那么局部而言是吃棋的手筋妙手,黑子就只能将错就错的舍弃这枚作为诱饵的黑子。

    而这样他能让对方吃个哑巴亏,吃鸡不成反食一把米,可是这样的陷阱他并没有看出来。

    “和谷,你说的没有错,这家伙是真的强,即使我这么警惕可还是中计了!”

    而黑子在吃下这片白子后便算是占据了这块实地,吃掉的白棋几乎都是干目价值并不是很大,所以这盘对局还能够继续。

    只不过讶木失去了上半部分的优势,让对方占据了彻底的主动权,若是还不能挽回局面依照这个形势会被对方一直拖到最后也翻不了身。

    “啪!”

    随着藤原真纪的落子,讶木露出了诧异的表情并不是这一手有什么多大差错或者妙手,而是严格意义上来说这是一手疑问手。

    疑问手是指不够妥善而值得推敲的一手棋,是指不明显的失误,与一般的恶手不同。

    但是有前车之鉴在先,讶木当然不会继续上当,他选择了一种比较稳妥的下法,在实战中将计就计的老实粘住,静等对方黑子来吃。

    这一手算不上是讶木的转守为攻,而是算是他的一次小小试探,若是黑子真的选择了粘住吃棋,那么接下来的变化,会被白子所占据主动,一旦上当算是白子的一次小小的反攻了。

    藤原真纪自然是一眼就看出了讶木的小小心思,对方想要以其人知道还之其身,也要看自己会不会上当。

    面对这种处理方法无非只有两种,粘或者退而粘明知是陷阱他自然不会傻傻往里面跳了,他选择了退。

    对面的决策在讶木看来虽然在他的意料之中,可是眼中依旧有着难掩的失望,他在心中期盼一个如此年轻的少年,应该心中难免会有些傲气,应该会被短暂的优势迷失双眼下出错手。

    明显他的愿望泡汤了,黑子选择了退而白子虽然占据了一些实地的便宜,但是想要飞封的手段也就不成立了。

    这样的局面如果还要继续硬要飞封,得到的结果只有一个那就是黑子非常俗手的黑子尖之后扳出,那么白子便没有任何办法了。

    俗手是指从表现上看与正常下法相差无几,到实际是错着是不高明的下法,特点是有利于己方但是对对方更加有利。

    而讶木自然十分明白对方会一眼看出,再作出这番就有些画蛇添足的意味了。

    而实战中藤原真纪已经脱先,而白子已经落了后手形势明显不利,而黑子抢占了上面的大场,而黑子的跳看起来是疑问手,可实则却是胜负手了。